<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七章兵危急战事已开,火狱现一人孤战
    “原来如此。”

    虽是面临萧凤含怒一击,姚枢却不紧不慢,反倒分析起来:“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传信的士兵,应当是你所指派的吧。先是以传国玉玺为饵,诱惑对方上钩,其次便暗中通报。未曾想,你这女子居然如此阴险。”

    萧凤只是笑道:“对付尔等奸佞之徒,唯有如此。”言讫,素手一扬烈焰已然纳入掌中,正是昔日一掌便重创孔元措的真炎灼世。

    这一招甫一现身,顿如烈阳入世,身后浮水如遭炙烤,立时现出滚滚热浪,宛如被彻底煮沸了一般。

    姚枢顿感热浪腾腾,便晓得今日时候,若是不尽展自己所能,断然无法自萧凤手下逃脱。

    “昊天圣令,诛邪不侵!”

    心思既定,他再也未曾遮掩自己一身真元,强摧体内儒门心法浩然正气诀,一时间浩然之气直冲云霄,陡然化作一方玉印,玉印甫一现身,立时便将姚枢罩入其中,将那灼世烈焰尽数挡住,却未曾伤到自己。

    “嗯?”

    诧异之下,萧凤嘴角微翘,却道:“没想到你这厮倒是有些本事。只是如今你自陷死门,如何还有生还之机?”掌中烈焰喷出而出,立时化作一轮灼世烈阳,轰然间便砸在那昊天圣令之下。

    这一下,正似陨石灭世一般威势极重,“砰”的一下立时让昊天圣令瞬间崩溃。

    受此一击,姚枢忍不住胸中蒸腾之气,“噗”的一声首现朱红,身形更似飞鸢一般,朝着远处飘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萧凤顿感诧异,以她实力攻破那昊天圣令轻而易举,然而若是想要将姚枢重创至此,却并无可能,心中一想立时料到此人不过是借着自己力量欲要遁逃。

    不欲让人就此离开,萧凤身形一展,便要揉身追去。

    孰料这时,整个地面忽起万千浩然正气,正似锁链一般飙射而出,却将萧凤死死束缚在原地,令其动弹不得。

    萧凤登时大怒,高声一喝:“破!”烈焰飙射而出,立时便将这些锁链整个烧化,随后猛力一挣,就让整条锁链砰然崩碎,不复所存。

    正欲继续追踪时候,天空之中忽传姚枢之声。

    “你若要追踪我,便不怕军中没人镇守吗?

    被这一说,萧凤立时怒了:“好个家伙,惯会逃走。”就目前来说,赤凤军之中底蕴委实不够,莫说是地仙这般能够撑起一方天下的人物,便是那可以人阶之高手,亦是缺少太多。

    可以说,若是萧凤长久在外不曾回去,那就赤凤军之内,便有土崩瓦解的可能。

    萧凤担忧军中情况,只好身化赤芒,自原地消失无踪,重新归入军营之内。

    果不其然,待到萧凤来到军营之中,便闻军营之外杀声震天,天空中一道道火箭四处飞窜,更有无数火红一闪而过,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方圆数丈有余的巨坑,宛如末日降临一般,要将一切全都摧毁。

    幸亏参谋部早有预测,早在危险出现时候,便疏散全军尽数藏入战壕之内,却是没有受了太多的伤势。

    不过忽必烈等人也下令军中骑兵出动,强行闯入阵中,想要将赤凤军尽数诛灭。如今时候,他们见到萧凤现身,竟然是奋不顾身,直接就手持兵刃、直冲而来。

    萧凤冷眉一凛,喝道:“找死!”

    赤焰冒出,立时便让周遭方圆十丈之内,再无生机。

    又见远处之人源源不断涌入,萧凤萧凤只见自己麾下士兵在这漫天飞箭、弹丸之下纷纷重创,再也忍不住心头怒意,高声喝道:“看来你们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了吗?既然如此,那边开始决战吧。今日时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万千赤芒凌空射出,却是纷纷纳入周遭赤凤军身躯之内。

    一瞬间,自战壕之内,无数士兵纷纷爬出,手持手中长枪,蓦地朝前一刺。

    这一刺战意无穷、这一刺生命无悔。

    立时便将蒙古大军生生挡在军阵之外,令其再也难以撼动这血肉铸成的城墙。

    萧凤这才送了一口气,正欲纵身再展威能时候,却闻苍穹之声,陡然便有一方圣印劈空再来,圣印似是孕有巍峨泰山之势,立时便扼住萧凤脚步,其后更道:“妖女,今日时候便是你丧命之时。”

    “是你杨惟中?”

    感受对方和姚枢身上类似气息,萧凤立时皱眉:“但是就凭你一人之力,还阻止不了我的脚步。”

    话甫落,忽闻万千鹰啸碧空,更有群狼咆哮不止,宛如在迎接着万兽之主一般,其后忽必烈也是一并现身,他看着眼前这娇俏女子,顿感心中一痛却是心生怜悯,诉道:“今日时候,你若是肯愿意放下兵械,我尚且能够饶你一命,然而你若是执意反抗,那边莫要怪我不留情面。”

    手中九白纛猛地一挥,立时便有万千气芒自那白纛之中射出。

    被这气芒一扫,周遭群鹰乃至于那狼影顿时消散,竟是纳入天地万物之中,却让萧凤顿感身形一滞,正欲催动玄阳至心珠自原地离开时候,却是愕然诉道:“怎么回事?为何我手中之物,却分毫不起作用?”

    “很意外吗?”

    忽必烈微微一笑,一扬手中九白纛,自这九白纛之中,玄气尽数纳入周遭天地之中,至阳玄心珠为之所扼,再也不复往日光泽。忽必烈朗声笑道:“为了封住你手中那物,我可是特意从当今可汗手中请出此物。昔日史天泽、张柔一战,可不会在今日上演。”

    远处,一道飞虹前来此地,正是昔日自沧州逃走的姚枢。

    他看着萧凤如今自陷困境,想着自己之前被赶得狼狈逃窜的样子,便气不打一处来,高声喝道:“纵使你威能再强,有我们三人再次,也轮不到你猖獗。浩然正气一笔写春秋!”手一挥,立时卷起道道尘土,旋即凝结起来,却是化作万千古纂文,一个个届时足有丈许大小,其中自然孕有无上威能,更有慑服人心之力,劈空中便朝着萧凤砸来。

    “狼辰千影噬天地。”

    “天元太极兵戈止战国。”

    另外两人亦是齐运强招,一者唤出无数狼影化作一条足有十丈有余的贪天巨狼直扑而来,另一人也将周遭无数兵刃收拢,却是凝结成一柄硕大兵刃,劈空中便朝着萧凤砸来。

    “哦?莫非以为就凭这般功夫,就像让我屈服?”

    萧凤虽觉惊诧,却临危不惧,尽提一身真元,整个人旋即便被无上赤芒所覆,隐隐中更有真凤隐入身后,随后万千烈焰炸裂,顿让方圆百丈之内,尽数化为炼狱焦土,竟然仅凭一己之力,便将那九白纛之力生生压住,令自己稍微有些动作。

    随后,一轮赤星居于顶上,更显烈阳灼世之烈。

    “想要杀我,那就让我看看尔等有谁由此胆量,能够挡我这赤星灭世的威能。赤星灭世一怒憾天下!”

    只待三招临身时候,赤星骤然落定,便见周遭地形顿生变化,宛如被无形之手所撕碎,一道道裂痕已然出现,自其中万千炙热火柱凌空射出,真如火山爆发一样,裹挟无数岩浆直欲要将所有一切全都覆灭。

    那贪天巨狼无可逃避,立时便被这岩浆裹住,哀嚎一声便消散于天地。

    而那万千上古纂文被这岩浆一烧,亦是瞬间变型,不复之前神威,就连那一柄硕大兵刃,也烧掉半截兵刃,再无之前斩天之威。

    一击之下,方圆百丈之内,尽成火狱之地,宛如火山现世,更显萧凤威能。

    其后熔岩再度喷发,却是朝着三人射去,齐运绝招挡住这炙热熔岩,三人皆惊:“此女实力当真可怖,断不可让此女继续留存世事。”内元再转,瞧着底下之人,目中更是紧张不已,唯恐一个不注意,便被此女给逃了。

    睥睨四方,萧凤虽是置身围困之中,却依旧昂藏七尺女子之身,傲视众人:“以尔等实力,便只有这般程度吗?”虽是如此,她却感觉怀中玉玺“砰”的一声,却是裂开数道裂痕,不免游戏担心,暗想:“若要击退对方,只怕还需要继续努力,只是这玉玺力量终有极限,却不知道是否能够支撑到那个时候。”

    之前那一招远超她本身实力极限,实乃萧凤以自身之力为引,汲取传国玉玺的力量,方才造成这番状况。

    若要萧凤在平日时候也能有这般威能,那却是力有未逮了。

    不过这般强运,却终究超过这玉玺所能承受,故此出现了崩溃模样,若是昔日秦始皇所持之物,可断然没有这般状况。也就是这传国玉玺乃是伪造之物,方才会有诸般限制,甚至有毁灭的可能。

    姚枢立时嗔怒,骂道:“这女子好个算计。却是故意将我等牵制再次,无法对赤凤军进行打击。”

    “这一下,却是我等无法逃脱。否则此女定然会引爆其脚下炼狱,将我军彻底淹没。”杨惟中亦是眉头紧皱,自有忐忑之心。

    至于那忽必烈,亦是面有懊恼:“素闻此女向来聪慧。如今看来,当真如此。这两败俱伤的手段,也只有这疯子才能使出。”

    他可知晓底下那炼狱之名并非虚妄,乃是萧凤以己身真力烧熔岩石所为,乃是货真价实的熔浆,而且因为其中孕有清净琉璃焰,故此可以被萧凤所控,进而化为足堪火炮一样的毁灭之物。

    若是萧凤将此物引爆,那这些岩浆就会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全数射出,将方圆数里之地化作真正的炼狱之地。

    当然,萧凤作为其操控者,自然是首当其冲,而直面这足以改天换地的一击,也只有萧凤自身那转死为生、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实力才能苟活下去,至于别人自然只有被这火狱炙烤的唯一结局。

    “怎么了?为何你们还不发动攻击?”

    萧凤立于岩浆之上,尽显睥睨之姿。

    三人懊恼之下,却只敢在周围围住,皆是任何一人都不敢踏入这炼狱之地。

    他们皆是晓得,这遍布熔岩的炼狱之地,实乃为萧凤所控制的一方天地,若是贸然闯入其中,莫说是有身中火毒之危险,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危,便是地仙也不例外。

    却在此刻,又见一道悍劲横亘长空而来,顿时逼得萧凤挥掌一拍,掀起无边岩浆,方才将这悍劲挡住。

    细眼瞧去,萧凤立时喝道:“是谁?”

    只见远处,忽有阵阵杀伐之声传来,空气之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漫漫尘沙之气,周遭亦是毫无动静,几乎和死亡一样,让人不禁想起那吞没一切的滚滚沙漠。被这黄沙一卷,漫天赤焰为之一扼,而靠近这尘沙的地方,其中火焰更是骤然消失,旋即化作一块坚硬冰冷的石头,不复之前的威能。

    如此异能,当真是匪夷所思。

    而在远处,一人缓步踏来,念道:“我乃蒙哥。今日之时,正是为了寻仇而来。昔日你杀父之仇,我今日定要你就此伏诛,否则难以向天下之人交待。”

    声音落定,黄沙尽散,竟然是硬生生的于火狱之中辟出一条道路,让那曾经沸腾的岩浆,也终于重新变成往日时候的岩石,当然也让藏在其中的蒙哥终于展现出来了。

    他看着眼前的萧凤,不禁叹道:“只可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天下为群邪所扰。我虽为女子,自然也有匡定天下之志,若你以为我不过寻常贼寇,那却是你大错特错。”萧凤嗔怒,立时反驳道。

    “虽是如此,那你昔日为何杀我父亲?”蒙哥不禁皱眉,又是质问起来。

    萧凤不免露出几分懊恼,高声喝道:“你知晓你父亲为我所杀,那你可知你父亲做了什么?昔日兴庆府全城皆殁,你以为就没有生还者?”瞧着对方困惑之色,她更觉愤怒:“你只知晓你父亲之死,却不知晓你父亲之恶。反而以此事质问我,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说道此节,萧凤更显厌恶,张口啐了一口吐沫:“如尔等蛮夷之徒,当真不识礼数,更无道理可言。今日既然来此,那就开杀吧。”

    如今时候,为了确保一击彻底覆灭赤凤军,忽必烈和蒙哥这对亲兄弟,终于也展开连手,欲要铲除眼前这位昔日杀害他们父亲的真正凶手。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