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六章得信笺方知中计,沧州内赤凤现身
    既已得到传国玉玺,两人立时便重归军营之内,谋划如何才能将传国玉玺送给李璮。

    于是王文统便来到忽必烈军帐之中,以筹划粮草为由,自领三百骑兵离开军营,准备前往益州李璮之处,前往讨要剩余的粮饷。忽必烈本就心存疑虑,虽是应允下来,却令姚枢暗中调查。

    待到踏上路途时候,王文统和李彦简方才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

    如今时候,他们只需一路朝着南方前进,便可以将自萧凤之处所得传国玉玺,安然无恙的送达目的地。

    然而正等两人离开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后,那张宏却手持一件信笺,信步走入军帐之内,面有焦急的说道:“启禀殿下。臣有要事禀报!”

    “何事?”

    忽必烈不禁皱眉,手中依旧拿着一卷兵书,双目细细盯着。

    张宏立时问道:“请问王文统何在?”

    “王文统?你找他做什么?”忽必烈奇道,却是将眼睛自手中兵书挪开,瞧着张宏。感觉张宏神色诧异,他方才缓声诉道:“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此人前来此处向我禀告,以筹谋粮草为由离开军营。你要找他,莫非是有什么事情?”

    “王文统?他已经叛逃了?”

    张宏顿时惊住,大喝一声,立时让忽必烈紧张起来,眉梢立时皱紧:“叛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宏旋即便将手中信笺递上,诉道:“就在之前,臣正在军营之中巡逻时候,有一位百户将此信函交予我,说是他在巡逻时候发现有外人潜入。将那人格杀之后,从此人身上搜出这信函。因为这信函之内藏有重要事情,而他又位卑言轻,故此将此物呈给我,希望我将此信函送与殿下,以免遭逢大祸。”

    “信函?这里面写的究竟是什么?”忽必烈心生疑惑,接过信函缓缓打开。

    张宏亦是声音沉重,诉道:“其中所写,乃是赤贼首领萧元凤与王文统暗通曲款的事情。”

    直到这时,忽必烈只一眼扫过信函之上的内容,便见于信函之上,赫赫写着一行文字。

    “吾闻乱世之内,正是群雄四起之时。

    自潞州有女萧凤者,兴刀兵屡挫锋锐,蒙古蛮夷莫不为之震颤,所到之处百姓莫不夹道欢庆,以为仁义之师。由此可见,那蒙古诸部才德不备、文礼不兴,终究蛮夷之徒,非是华夏之主。当世时,正是群雄竞涿、脱胶成龙之时,松寿公以为如何?

    今萧某特奉传国玉玺一枚,以为襄助,盼求成事之时。

    待到日后,吾愿与汝效仿昔日杨安、李全,共分天下。”

    “好个李璮,当真是心怀不轨。”读罢,忽必烈双目眦裂,猛地一拍身前案桌,顿令桌上物事尽数撒落一地。

    他心中虽是早已知晓那李璮定然有谋反一日,但是眼下毕竟剿灭赤凤军为重,故此心中祈望这李璮能够在自己剿灭赤凤军之后,方才展开行动,故此之前一直都以安抚为重,不敢有丝毫怠慢之时,怕的就是出现这种最糟糕的事情。

    孰料今日时候,忽必烈却乍然见到最坏的现状,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张宏俯首跪于地上,问道:“若是这样,那不知殿下如何打算?”

    “你!速令一千骑立刻南下,命令其地官兵立刻修筑城墙,以谋防御之事,务必确保将李全大军给我挡在济南之外。另外,速招姚枢入帐,我有要事和他商量。”来回逡巡片刻,忽必烈只在心中盘算了一下,立时下令。

    他也不管这信函是否有假,那李璮本就是心中有鬼,这乃是既定的事实,即使如此那便应该以最糟糕的事态做准备,忽必烈身居上位,自然知晓一切事情都不应该以自己假设为前提,凡事都需要做好万全准备。

    张宏立时走出帐营,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姚枢,姚枢听罢亦感惊诧,不过他早就心有准备,倒也没多少紧张的。

    待到走入军帐之中,姚枢立时听到忽必烈问道。

    “李璮已经谋反,你以为如何?”

    “启禀殿下。”

    姚枢只见忽必烈已是双目赤红,就晓得这件事对眼下状况,影响究竟有多强。

    彼时正值长子西征尚在万里之外无法回援,南征宋朝亦是为孟珙所挫,境内之中更有赤凤军持续流窜,现如今若是在添一个李璮作乱,那整个天下便要如同那沸腾的高压锅炉一样,再也难以压制了。

    念及苍生,姚枢立时屈身,朗声回道:“殿下某要惊慌,臣以为尚有转机。”

    “转机?”忽必烈略显惊讶。

    姚枢回道:“没错。依臣以为,此事尚有转机。若殿下以为,那李璮应该如何行动?”

    “和赤凤军里应外合,彻底剿灭我军?”忽必烈朗声回道。

    姚枢笑道:“没错。若是那李璮趁着我等剿灭赤凤军之时尽起全军主力北征,定然能够和赤贼里应外合,一举歼灭我朝大军,届时一路北上攻取居庸,届时中原与漠北便会被彻底隔绝,中原之地便可以尽数纳入此人手中,此为为上策。”说及此处,他忽然露出几分笑意:“只可惜那李璮虽有英雄之志,却无英雄之胆,不过一介投机小儿,我料他断然不会做次行径!”

    “为何?”忽必烈甚感疑惑。

    姚枢回道:“若他真欲成事。于之前时候,便应当以运输粮草为由,自背后夹击。如此一来,即可以粮草谋求赤凤军支持,更可趁此机会一举挫败我等军威。然而此人却依旧犹疑不定,由此可看此人不过投机取巧之辈,不足一哂。和那萧元凤相较,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即使如此,那先生以为此人接下来会如何行事?”忽必烈又问。

    姚枢回道:“依我看。此人或许会与宋连和,如此便可得到宋朝支援,进而固守疆土,若是派遣麾下士兵扰乱我军行动,令我等疲于奔命,或许尚有转机,此为上策。但若是此人只是出兵济南,静待众人支援,那不过是自困死地罢了,为下下之策,完全不足为惜。”。

    忽必烈继续追问:“那他现在准备如何行事?”

    姚枢断然回答:“走下下之策。”

    “若是如此,那我便放心了。”忽必烈心中一送,然而一想之前自己竟为王文统所欺,便气不打一处来,又道:“虽是如此。那王文统却与他人勾结,行此叛逆之事。彦诚公,还请你替我除掉此人,将他手中的传国玉玺也一并取来。”

    忽必烈早知传国玉玺机密,如今知晓这王文统手握此物却不献给自己,就有一种背叛的感觉,所以立时便让姚枢前往王文统离去之地,强夺此物。

    姚枢自是知晓传国玉玺重要性,便自军营之中掠起朝着远处奔去,其方向正是王文统离去之地。

    …………

    “嘿!船家!我们要渡河!”

    王文统略显着急,对着远处江面上的小舟。

    此地乃是沧州,亦是浮水所经过之地,只需要跨过此城,在向南行走约一百五十里地,便可抵达无棣,进入李璮所管辖的山东东路之地,届时他们方才算是完全安全。

    待到小舟到岸之后,李彦宏一脚踩在小船之上,转头问道:“爷爷。你不和我一起离去?”

    王文统摇摇头,诉道:“你先离去。我现在这里看看状况,稍过一会儿自然会和你汇合。”说完,他尚有一些担忧撇过身后,生怕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

    “我明白了。”李彦宏颌首回道,旋即就踏上小船,朝着远方行去。

    王文统看着那小船渐渐消失,方才放下心来,心想:“只需要此人渡过,那就万全了。”

    然而此刻,却自天空之中乍然传来一阵质问。

    “王文统。我奉殿下之命,前来擒你来了。”

    只见浩然正气冲天而起,顿令王文统身形一滞,几无动弹的可能,而在远处姚枢踏步上面,眉目之中皆是透着淋漓杀气。

    王文统脸上顿现诧异,旋即却化作一阵了然:“是你?”

    “没错!正是我。”姚枢朗声回道,目光掠过远方舟楫,却带着几分不解:“只是我却未曾知晓,你这厮竟然做出这般蠢事来。亦或者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话甫落,劲气再现,更令王文统身躯一沉,自口中呕出万千血红。

    只是一怒,便让王文统遭受这般重创,姚枢修为是了得。

    王文统却觉不忿,头颅微昂却带着几分执拗:“我自做出此事,便未曾想过逃走。你若是以为仗着这点实力,便可让我屈服,那你当真是痴心妄想!”

    “为何?”

    姚枢顿怒,只因为并未见到王文统露出那番求饶之色。

    细想此人之前诸般种种怪异之举,他更觉奇异,便不免有了一丝询问来。

    “哈哈哈……”王文统连连摇头:“你问我为何,我倒想问你为何?你这厮身为汉家儿郎,反而助纣为孽,如此行径,你便不会感觉羞愧?那忽必烈终究不过奴酋之辈,纵使学了一丝半点汉家典籍,如何能够将我等混元如一?逆子者,为何再次辱我?”身躯伤势虽重,他却依旧昂扬头颅,骂战不休。

    姚枢只见诉道自己痛处,立时骂道:“愚蠢。岂不闻入华夏者为华夏,出华夏者为四夷,那蒙古如今即已入主中原,那就是华夏之主。你这厮以出生、言辞而论,当真荒谬绝伦!若天下众生知你所为,定然要予你一个奸臣之名。”

    素手一挥,数道劲气吐出,立时打在王文统双腿之上,立时便让他再难支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鲜血溅满四周。

    “你说我好笑。我却要道你无耻。”

    王文统却是冷笑不止,又道:“所谓入华夏者为华夏?不过尔等畏强凌弱罢了。我昔日入军帐之时,那蒙古将帅烧杀劫掠,也未曾见他说什么,然而我不过晚了半日,就差点掉了脑袋。如这般公私不分,当真不过一奴酋尔。你这主子,你要便要,莫要栽在他人头上!”

    “你给我闭嘴!”

    狂怒、盛怒,姚枢愤怒之下,万千劲气立时飙出,直接打在王文统身躯之上。

    鲜血飞溅,一具残躯落入江水,且随江水一浮一沉,最终消失无踪,恰如之前话语再无任何痕迹。

    短暂一生,却是缔造辉煌之举,王文统这人,倒也算是有情有义。

    然而姚枢想着之前话语,又见遥远舟楫之上的李彦简,再未压抑心头愤怒,一挥掌已然朝着那小舟拍去。

    李彦简顿感惊惧,不禁将胸口玉玺紧紧握住,便是他的爷爷王文统都被一击格毙,以他修为是断然无法抵抗。

    孰料此刻,那玉玺却有星星赤芒飞显,转瞬间化作一只赤凤,双翅一震立时便将这沛然掌劲震碎。李彦简心中诧异之下,旋即就见于身前之处,却有一人悄然而立。

    但见此人飞星入眉、冷月如钩,眸中自有赤轮隐现,几许轻蔑挂在嘴角之上,一身赤红尽显高洁之态,正是赤凤军统领萧凤。

    李彦宏心中愕然,脑中忽现传说之人,不禁问道:“你是?”

    “没错。正是我萧元凤!”素手一招,李彦简怀中之物立时落入萧凤手中,盈盈一笑:“作为救下你的报酬,这东西便归我吧。还有,你若是不想死,那就快点离开,要不然等到战斗时候,我便没有心思保你了。”随后盯住远处姚枢,又道:“至于昔日恩怨,今日便让我一一清算。”

    “一一清算”之下,萧凤蓦地腾空而起,每一步莫不是应着每一字,不过四步便跨过百丈之遥,来到姚枢之前,笑道:“许久未见,你忘了曾经做过的事情吗?”

    “没想到你居然出现在这里?”

    姚枢亦感惊诧,想着之前种种事迹,他顿感诧异,低声问道:“若是如此,那之前的信笺便是你安排的?至于这传国玉玺,也是你故意做出的套?”凝神望着眼前女子,姚枢再无保留,尽提一身玄通之力,只求能够一抗萧凤。

    萧凤亦道:“当然。而且若非如此,你们又如何逼得那李璮反叛呢?现如今,局面已经开始明朗起来,当然也到了我们再次厮杀的时候了。潞州一战的恩怨,我会让你们一一偿还的。”

    清净琉璃焰尽数逼出,已然让萧凤置身于赤芒之中,宛如真凤临世,就等着发出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