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四章困阵成形断粮水,两路分兵求转机
    赤凤军军内成风冤案方兴未艾,于静海之外,早有一只军队集结。

    此刻正值凌晨时分,苍穹之上只留零星星光,东方尽头更是无尽彩霞渐渐升起,正是一日之开端。

    徐徐阳光洒落人间,具是落在那一匹匹战马之上,更令那漆黑的铠甲锃亮无比,徒添几分肃杀之气;映照在那一个个刚毅的脸庞之上,也让这自北方草原而来的劲旅,透着刚锐之气;就连他们身上所携带的兵械,也在这耀眼夺目的光华之下,带着秋瑟之气,一切全都透着淋漓杀气,直插云霄。

    忽必烈俯瞰着自己的军队,只觉得胸膛之内,莫不充盈着执掌天下的豪情壮志。

    他知晓,眼前的这些军队只需要在自己的号令下,便可以如同一把利刃一样,摧枯拉朽将所有挡在眼前的一切全都摧毁,不留一丝一毫。

    兵锋所指,万民臣服。

    在这乱世之中,军队便是真理。

    而今时候,忽必烈千辛万苦,方才自治下拉出的这只军队,就是他未来执掌天下的最根本的基础,也唯有把握住军队,他才能够实现自己年幼时候的野心,更能让他登顶至高之位。

    正是因此,忽必烈明白今日一战的重要性。

    他必须要胜利,唯有建立在摧毁赤凤军的基础上,他的能力才能够被确定,他的地位才能够稳固,他的统治才能够安稳,也唯有如此方能吸引他人人杰,纳入会中为他所用。

    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今日时候。

    忽必烈知晓此战乃是自己关键一战,不免心绪磅礴,只因为这一次的对手和他往常的对手不太一样。

    这赤凤军首领不仅仅是女子,而且实力也相当惊人,其一手创造的赤凤军自起事以来更是数度和强者交锋并战胜对方,如此这般已然接近神话,寻常军队断难抵抗。

    “我是否能够战胜对方?”忽必烈心中想着,“铿锵”一声自腰间拔出弯刀,弯刀斜斜对准天空猛地一劈,喝道:“出发!”

    话甫落,万马奔腾,宛如那浪潮奔涌的海水一样,具是朝着赤凤军冲来。

    这番动静,早有人探知,并且传给军中众人。

    萧凤顿时紧张起来:“看来对方是真的打算开始行动了。”虽是距离主帐还有数里之地,然而于脚掌之下,她已然可以隐隐约约感受到那自地面之下传递过来的震动。

    这震动撼动大地,亦是撼动了整个赤凤军。

    “出了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去看看?”

    “……”

    有士兵衣衫不整的走出来,他们的眼中尚且带着茫然无措,朝着营外看去却没有看到任何动静,这里距离蒙古大军还有数里之遥,他们还无法看到对方的身影,只是从地面之下传来的震动声中,可以感受到远方那股越来越强烈的震动,就好像有什么上古凶兽要朝着这边冲来一样。

    在这时,以李齐、任志、刘天孚等人为代表的中华教教导士们也走出来,朝着眼前的士兵吩咐道。

    “所有人立刻穿上铠甲,不得有误。”

    纵然有人对这情况胆战心惊,但是在他们的安慰下也纷纷安定下来,将自己所拥有的铠甲、武器以及随身物品全都装好,并且开始一个个组成军阵,就等着迎接着对方的攻击。

    蒙古骑兵威震天下,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然而赤凤军火器精锐,亦是属于一流水准。

    如今时候,两强争锋,正是决一胜负的时候。

    果不其然,等了约莫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于草原尽头早有一个骑兵自那遥远的边际线之中冒出来。

    他那头盔上熟悉的红缨,还有跨在肩膀之上强劲的复合弓,手上也是拿着一门圆筒状的铁杆,应当是蒙古仿制铳枪所研制出,能够被装备在军中,其威力自然是不用说了。

    随着四蹄攒动,这蒙古骑兵的身影完全出现在众人目光之中,其胯下的战马也还在继续奔驰,而他也开始将手中武器撩起来,就等着靠近众人之后,将这坚硬无比的狼牙棒砸的对方的脑门之上砸下来。

    紧随其后,又一个蒙古骑兵出现,、两个、三个……直到整个草原都被这密密麻麻士兵所占据。

    连绵无尽、遮天蔽日,如此阵势更是令忽必烈心中快慰,曾经郁结其中的心结也消失无踪,而现在只需要杀了萧凤,那他便可以借此名震天下,到时候百官臣服,整个天下便可以于掌中操控了。

    忽必烈想着这一点,不禁笑了起来,抬起头远远眺望赤凤军所在之处。

    只见在这个时候,在那赤凤军阵前,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战壕已然成型。

    这些战壕并没有多深,仅仅达到人胸口之处,不过却相当宽大,足以容纳一个人蹲在里面,绕着整个军营一圈,足以将所有人全都圈进来。由内而外,这样的战壕大约有三个。自驻扎在静海之后,参谋部一直都调集人马挖掘战壕,好确保主阵阵地的稳固。

    然而自来到这里直到现在,他们才经过了不到三四天时间,还远远没有昔日太原城时候那样的坚固。

    “这便是赤凤军所构建的战壕吗?”

    忽必烈望着这连绵纵横的战壕,轩眉已然皱紧。

    杨惟中凝望远处,于战壕之内人影憧憧,显然已经有人进驻其中。

    他稍微有些紧张,低声回道:“没错。这就是战壕。”

    “果然。最了解自己的就是敌人。这赤贼倒也激灵,居然想出了这样的方法。”忽必烈不由捏紧手中缰绳,显然对赤凤军感到厌恶,尤其是对那萧凤充满着憎恨。

    这样的阵势他并非是第一次见到,昔日首次出现在太原城的时候,便让素来以攻坚为能的史天泽为之奈何、寸进不得,而在历经数次战斗之后,这赤凤军更是将战壕之法完善了许多,更弥补了往常时候的缺陷,也成为了曾经纵横天下的蒙古骑兵的梦魇。

    纵然眼前这战壕只是临时挖掘,但是也依旧让所有士兵为之胆寒。

    躲在了战壕之中,就意味着能够躲开骑兵所射出的,而藏于地面之下,也足以避开冲锋而来的骑兵,而那深入战壕之中的人影,更是犹如魅影一样,让人根本就无法捉摸,弄不清楚对方位置所在。

    可以说若骑兵陷入其中之后,便会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彻底打垮,再无任何逃生可能。

    正是因此,所有的骑兵都明白一个真理,那就是莫要闯入战壕之内,否则绝路难走。

    忽必烈既然知晓这一点,那自然就不打算下令骑兵冲锋,徒然作此丧命之举,所以他便询问身边的杨惟中:“既然如此,那依先生所言,我等应该如何行动?”

    “依我看。我等可以绕着这静海外围,也挖出一道战壕来。这样便可以将对方完全隔绝,并且断粮断水,进而逼迫对方自陷死地。”杨惟中朗声诉道。

    忽必烈感觉有些恼火,问道:“不能强行突进吗?”

    “不能!”杨惟中摇摇头,眼中透着决绝。

    忽必烈咬紧嘴唇,死死盯着杨惟中许久,方才回道:“那好吧。既然你决定这样做,那就依照你的想法去做。”随后便挥动马鞭,让身下战马载着他走入军中,那九斿白纛还在汲取力量,尚且需要他护持。

    杨惟中自是不理这一切,只是死死看着遥远的赤凤军军阵,暗道:“纵然你们如何强横,但是我在这里发誓,定然要将尔等彻底剿灭。以免尔等再次祸乱天下。”

    数次交锋,他也知晓以赤凤军的战斗力,仅凭忽必烈麾下的五万人马,是很难打下来的。

    就算是打下来,至少也要付出一半以上的牺牲才有可能,而这样的牺牲并非他们可以承受的,当然也不是这个时代任何一只军队所能够承受的,除了赤凤军!

    赤凤军军制毕竟师承现代军队,通过中华教的日夜洗脑和训练,萧凤已经在军中建立了基本的民族主义观念,虽然还有一小撮人心怀不轨,但是对底层士兵的掌握,远超其他军阀的想象,可以说凡任何人想要反叛,都会立刻发现自己陷入一片泥泽之中,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参谋部的设立,更是将军中英杰全数集结起来,足以确保任何行动都按照指令行事。

    宪兵部的设立,亦是起到稳定军中秩序,确保军中秩序即使是在任何状态,都可以维持下去,并且不崩盘。

    这样的优势,并非忽必烈麾下仅仅将部众集合起来,然后依靠个人魅力组织起来的旧式军队所媲美。

    赤凤军之中,萧凤纵使短暂离开、甚至是陨落下去,依旧可以继续运转下去,但是忽必烈若是死亡,那他麾下士兵便会树倒猢狲散,彻底成为一滩散沙。

    两者差距犹如天渊,也正是决定两军究竟谁能存活下去的根本缘由。

    虽是明白这一点,但是萧凤也知晓眼前被围困的危机若不解除,赤凤军终究还是有可能走入穷途末路。

    于是她便来到了参谋部之中,询问诸人:“依照眼下态势,尔等以为应该如何?”

    “禀告主公。根据我们派出的探子显示,对方现在主力正驻扎在二十里之外的大邱庄。而且对方也派出麾下士兵,准备绕着咱们大丰堆庄挖掘战壕,意图借此斩断我们和外界的联系。其中尤其以东方的团泊洼为主要干线。因为这团泊洼乃是我们取水地方,若是被对方截断,那我们的水源就会被彻底断绝。”赵志指了指眼前的沙盘,脸上带着忧愁。

    “另一边则是自德归镇开始,一直衍生到沿庄镇,其目的乃是为了阻隔我等和河间府潜伏下来的虞诚、杨禅联系,获取从对方输送过来的粮食。若是被他奸计得逞,那么我们的粮道和水道就会被彻底截断,届时没了粮食和水源,便会彻底陷入危机之中,再无转圜余地。”

    萧凤问道:“不能阻止吗?”

    “对方派出大量的骑兵巡逻防守,其士兵皆是身穿重铠,能抗百步以外铳枪射击,其配备有手炮等诸多利器,足以确保自身居于不败之地。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实在是难以和对方抗衡。”赵志摇摇头回道。

    若是蒙古骑兵冲击战阵,他们完全能够确保击败对方,但若是在平原地带进行马战,那赤凤军就会处于下风。

    更何况自诸如铳枪、虎蹲炮以及克虏炮之类的火器出现之后,不仅仅赤凤军开始针对这一点进行各种针对性训练,就连蒙古大军亦是开始进行诸多改变,譬如褪去链甲、锁子甲之类的防止兵刃的铠甲,换装上更适合阻挡子弹的板甲,进而抵消赤凤军的火器优势。

    萧凤略显惊讶,暗想:“没想到这蒙古倒也机敏,居然这么快就开始适应战场的变化,弄出这种重装骑兵了吗?”虽是如此,她却担忧若是这样下去,只恐自己军中生乱,便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们的对策是什么?”

    赵志解释道:“按照我们的想法,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开和中原的联系,这样才能够保证士兵体力。所以最好派出一支军队,突破对方突围,进入文安亦或者是大城,进而和虞诚他们取得联系。如此一来,便可以借助虞诚等人的力量,内外相合打破对方的包围圈。”

    “既然如此,那便按照你们的计划行事。”萧凤听罢之后,便满意的点点头。

    说实在的,她的战术经验并不比眼前几人多,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所欠缺,正是因此所以在军队初建时候,萧凤才会一意孤行成立参谋部,好为自己出谋划策。

    粮食、饮水,包括天气、地形、装备、士气等等,在这中古时期位于冷兵器朝着热兵器转变的时代,都是足以影响一个战争结果的重要因素,而作为一位将领,他唯一且最重要的手段,那就是把握住一切的因素,然后尽可能的为自己争取一切优势,直到踏上通往结局的道路之上。

    而在最后,也只能依靠天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