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三章谋叛乱费城中招,暗通曲某局未来
    成风冤屈虽是得解,然而对于石珪、石固等人而言,却并不代表着好事。

    这不,虽是夜深人静时候,石珪帐中却是灯火通明,其中更有人影来回走动,显得极其热闹。

    “我说你啊。我不过是让你想个方法,将那厮给弄走,省的那厮始终盯着咱们,让咱们啥都做不了。”石珪止不住内心焦躁,只好以踱步消解心中紧张,然而一看到那正盘腿坐着的弟弟一副忐忑模样,便感觉恼火。

    他早就暗中和蒙古有所联系,意图在关键时候倒戈一击,彻底颠覆赤凤军。

    孰料这赤凤军组织甚严,底层士兵有中华教组织,上层将士也有参谋部辖制,两相压制之下,寻常指挥官除了领兵打仗之外,根本就啥权利都没有,若要反叛那当真是天方夜谭,以至于拖到了现在。

    石固被这一吓,不免感觉委屈:“可是大哥。不这样的话,咱根本就搞不定那厮啊。”

    “那你以为就凭这种拙劣的陷害手段,就能够让那厮死了?别忘了这里是赤凤军,不是咱们以前待着的蒙古。”石珪声嘶力竭,大声的呵斥着自己的弟弟。

    受这一喝,石固身子蜷缩起来,却有一丝懊恼:“大哥,你说这咋办啊?要知道那成风可不是善茬,他一直都盯着咱们了。这一次咱们没将他弄进去,下一次指不定我就会被他给弄进去了。”一脸忐忑,他望着眼前的大哥,额头之上汗水直滴,透着内心的紧张。

    他们本就是心怀鬼胎,若是叫那成风发现之后,以萧凤的雷霆手段,只会是死路一条。

    石珪知晓这一点,所以便说道:“若是这样,那只怕我们就只有提前行事了!”

    “提前行事?大哥,你说的是要反了吗?”石固面露喜色,连忙问道。

    他早就知晓自家大哥心存反意,早有一天会从赤凤军之内叛出。

    毕竟这赤凤军之内规矩甚多,行事的时候莫不是掣肘万分,根本就无法尽兴,以他们往常习惯了的土匪气息,是断然难以适应这一切的。

    更重要的是,现在赤凤军正面临着蒙古三路大军围剿之中,随时随地都会彻底崩溃,毫无例外。

    石珪自然不断算随着这条破船就此牺牲,所以就暗中安排了陈顺,去和蒙古勾结起来,好在赤凤军覆灭时候保全自身,以免葬生于此。

    石珪将头点了几下,算是承认到:“没错,如今时候形势紧张,为了避免被那妖女发现,我们也只有先行行动了。”想及这里,他感觉自己实力有些薄弱,只怕需要援助时候,便想起两人来,挥挥手吩咐道:“你去将费城、梁成叫来,就说我有要事要和他们商量。”

    这两人乃是和他一样,全都是在潞州之后加入赤凤军的,如今时候负责第五旅的事物,也算是一军之长了。

    “我明白了。”

    石固转身离开,纳入黑夜之中。

    很快的,费城、梁成两人便走入军中,只见石珪此人端坐在上,心中虽是困惑,却也知晓此人深夜时候将自己等人叫来此地,并非是毫无缘由,便各自坐定之后,等着此人询问。

    他们乃是降军,如今时候更是成为赤凤军一员,作为昔日的敌人,自然会感觉紧张,几无等同于小儿闹市持金,为求生存,这三人也不由自主的经常聚在一起,或是商量事情、或是交换情报、或是分享战利品之类的,可以说这三人虽非是无话不谈,但也算上是亲密无间,为统一战线上的战友。

    果不其然,等到两人坐定之后,石珪立时笑意浓浓,问道:“近些日子,不知两位过的可好?”

    “有什么好的?还不都是那样子?”梁成撇撇嘴,没好气的回道:“一天到晚的就是训练训练,我都烦死了。”说道这里,他又开始抱怨了起来:“也不知晓这赤凤军究竟咋回事,居然就连营妓都没有。弄的我一肚子的邪火都没出发!”

    石珪嘴角翘起,带着一抹轻笑:“不是有那个什么忧国少女骑士团吗?听说那里女人挺多的,你去那里不就行了吗?”

    他可是知晓梁成这人,往常时候向来都是好色,凡其所到之处,皆要抢掠当地女子以为妾侍发泄**。只可惜赤凤军之内禁止骚扰当地之人,更是禁绝营妓,故此让这梁成难受无比。

    梁成没好气的摇摇头:“骑士团?你又不知道那骑士团里面的可都是正宗的郡主,一个个娇滴滴的,根本就不给我脸色看。妈的,若非没有那妖女护着,就这群婊子,全都该进妓院。”口中骂骂咧咧,很显然对骑士团的人并没有好颜色看,连带着对萧凤的感官也差了许多。

    “你也不能这么说。”

    费城顿时皱眉,显然对梁成之话有些反感:“那些女孩,和我们一样,全都是一群苦命的人。在战场之上,更是毫不胆怯。若非她们及时救护,咱们的那些兄弟,早就死了。”

    他作为一位指挥官,自然知晓在这群少女骑士出现之后,自己军中的伤亡率究竟降低了多少。

    若是往常时候,那士兵中了刀伤、箭伤,就只能等死了,但是在这些少女的精心照护之下,他们莫不是振奋精神,自死亡之爪之下逃生,并且带着曾经的战斗经验,重新归入军中继续作战。

    也正是这一制度,让赤凤军虽是面临强大的战斗强度,但是却始终维持着一定的老兵,而且越挫越勇。

    石珪微微点头,回道:“没错。咱们这位主公虽是苛责了,但是对底层士兵,那可当真是细心体贴啊!以至于现在很多的士兵都认为她乃是蜗皇转世、玄女化身,一个个莫不是顶礼膜拜,就差将其当作自己的母亲了。”

    这话说的虽是好听,但是在费城、梁成两人听来,却分外感觉懊恼还有一丝不悦。

    没办法,他们之所以能够在这乱世之内横行,所依仗的不过就是麾下士兵。

    但是现在,这些士兵莫不是舍弃他们转投赤凤军麾下,而且在粮食、军械被钳制的情况下,他们再也难以如往常一样,对手下的将士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一逞心头威风。

    “唉!这样下去的话,咱们迟早会被架空。”

    想着现在现状,两人莫不是低下头,透着几分黯然来。

    石珪见着两人神色暗淡,这才缓缓诉来:“也不尽然。若是两位愿意,我倒愿意帮助两位指点一条明路来。”

    “明路?你的意思是?”梁成顿时一惊,正欲询问时候,不由得压低了声音。

    而那费城亦是双目一亮,问道:“难道你准备?”

    “没错。若是再不反抗,到时候咱们手中毫无兵械,又如何抵抗呢?不如趁着现在手中还有一些兵权的时候,举兵起义、投降明主。届时荣华富贵、莫不是手到擒来。”石珪这才缓身素来,言语中透着几分诱惑。

    费城立时一震,旋即问道:“投降明主?依照你的意思,难不成我们应该降而复叛?若是这样,那叫众位士兵又该如何?别忘了,就咱们的那些士兵,早就被对方骗去,成为对方的棋子了。”想着这里,他只觉得心中烦杂,不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方才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

    石珪继续劝道:“放心吧。只是些许士兵,无需在意。但是若是这般下去,皆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手下没兵的情况下,你以为那厮还会如今日这般仁慈吗?”

    “虽是如此,但是贸然之中便说此事,终究还是太过突然了。而且你也不是不知晓,那女子虽是严苛,但是对部众向来关怀备至,我等如此行事,只怕会伤到她。”费城摇着头,带着几分抗拒。

    石珪、梁成两人见了,顿时皱眉,眼神也透着几分不悦来。

    “若是按照你这说法,那咱们就束手待毙?别忘了今日之事!当着众人眼前,明目张胆为那成风辩护,依我看这赤凤军也不过如此。”冷笑连连,梁成一脸的不悦。

    这成风奸杀少女却能够逃脱罪责,而他却要被百般束缚,啥都不能做,这般歧视性的对待,自然让梁成越发不满。

    石珪亦是透着诡谲之色,低声诉道:“而且你以为到现在,你还能回头吗?别忘了你我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若是想回头,那让我怎么办?”

    “那也不能这样。”

    费城只见两人神色诡异,顿感害怕,不禁叫唤起来:“正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自潞州一战之后,主公未曾以刀柄加害,反而宽怀仁德让我等加入军中,进而有一席之地。她对我等,实在是有再造之恩,若是做了这般事情,你叫这天下群豪,又该如何看待我等?”

    他也不是不知晓这两人性情如何,只是因为旧情尚在,所以想要拉两人一把,一方面是为了巩固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让这两人走入歧途之中。

    “呵呵!”

    只可惜石珪却分毫不屑,一边摇着头一边笑道:“忠义?这个世界,哪里还有什么忠义可言?说到底,咱们在这里拼命,求的不过就是光宗耀祖、飞黄腾达?这赤凤军眼下已被四面围困,再无任何生机。我若是再不谋求生路,难道随着这赤凤军一起送死不成?”

    被这一说,费城心神一震,不免低下了头。

    “而且你以为就你做的那些事情,她会原谅吗?”梁成阴森森的笑道:“关于成风强奸少女一事,你大可以问你的参谋李智甫,他会给你真正的答案。”

    费城登时愣住,低声喝道:“李智甫?他做了什么事情?”

    这李智甫乃是他的亲信,亦是他自参军之后,便一直相随的好友,两人关系可谓是亲密无间。

    石珪冷笑道:“没什么。我只是跟他说了一下关于那成风的威胁,央求他帮忙罢了。至于他究竟做了什么事情,你大可以问他自己。”

    听到这话,费城脸色立时煞白煞白,几乎像是涂了一层白灰一样,口中念叨:“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以他和李智甫的关系,届时若是被查出之后,铁定会被赤凤军以陷害同僚之罪所判处死罪,而且绝无任何幸免。

    “这样的话,你还想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石珪扬扬得意的笑着,届时若要实现他的计划,眼前这人手中的兵力乃是必不可少的。而在两人逼视之下,费城只得无力的低下头,双目几近无色,直到最后方才诉道:“我明白了,我听你们的。”声音几乎枯槁,再无半分感情。

    “那就好。”梁成这才收起笑容,细想之后自己应该所做的事情,便问道:“只是届时我等应该如何行动?”

    石珪回道:“我早已经和蒙古主帅忽必烈商议好了。明日时候,他故意自西边佯攻,届时我会向参谋部申请,率领大军前往抵抗。等到离营之后,便立刻以对方撤退缘由,继续追击进而占据大城。届时忽必烈会再次前出,斩断我等和主力的联系,而那个时候便是我等发力,控制整个军队的时候。”

    “为何这般复杂?”梁成双眉拧紧,透着疑惑。

    石珪解释道:“你应当知晓。我们军中除了曾经的属下之外,更有其他军士以及诸位教导士。譬如你们两人麾下的萧景茂,而我军中的郑元龙,皆是这般存在。若是我等轻举妄动,只怕这些人便可能啸聚士兵,反而容易坏事。所以首先要用计斩断两者联系,如此一来方能让我等计划顺利进行。”

    他这些日子一直深思熟虑,自然知晓赤凤军军中状况,其士兵大多都被军中的中华教指导员所影响,并非指挥官能够随便指挥,他们若要能够成功叛出赤凤军,便需要斩出这中华教的影响。

    但这中华教根深蒂固,若要彻底根除的话,便需要下狠手段。

    若是他们和主力相距太近的话,便很容易被参谋部以及萧凤发现,届时他们只需要随便派出一人,譬如萧月、萧星,甚至是直属于参谋部的神机营,便可以借助军中中华教的力量,轻易瓦解他们整个叛乱的计划。

    正是因此,石珪打算先行一步斩断两者联系,之后就轮到他见机行事了。

    梁成听罢之后,这才了然,口中连连笑着:“若是这样,那这赤凤军再无翻转之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