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一章入监狱成风醒悟,设法院恩怨自解
    “启禀主公。成风他——”

    被这一吓,赵志身躯一震,本欲解释清楚,然而一见萧凤此刻模样,就觉得心中害怕,不免压低声音答道:“他出事了。”未免触怒萧凤,他刻意将其中关键给隐藏起来。

    萧凤这才恍悟过来,赤目一转落在石固之上,喝道:“你看到的是真的吗?”

    石固顿感紧张,身子有些哆嗦:“是…是的!属下亲眼所见,完全属实。”话语顿了顿,又指了指石珪还有赵志,回道:“具体场景,两位长官也看到的、千真万确!”

    “他——!”

    心神一震,萧凤只觉胸口堵堵的,念及成风昔日那也算是骁勇善战的身姿,不免感觉痛惜,话音之中更是充满痛苦:“他怎么就做出这种事情来了?”

    自颁布三项禁令之后,萧凤便一直很在意这项政策的推动,为此还特意设立了宪兵,直接归属于萧月统辖,进而钳制全军上下,务必确保军中纪律。

    孰料这个危机时候,她本来视之为爱将的成风却闹出这种事情。

    这当真是让萧凤倍感痛苦,更不知晓自己究竟是应该挥泪斩马谡,亦或者做那徇私舞弊的奸臣!

    “主公!”石珪立时走上前,却是张口劝道:“若是主公感觉不妥,完全可以下令,将成风包下。以主公威名,我想军中士兵应该是不会在意的。”跟随其后,一行士兵亦是纷纷跪在地上,口中念叨:“恳请主公网开一面。”

    石珪看起来虽是热心,然而萧凤一念之前此人曾经和成风争执模样,便不免感觉恼火,对那成风更是愤怒,就问道:“我闻你曾经和那成风交火,没想到今日时候,你却在这和他为他求情?”

    “我与他之前的确是有些争执,但是毕竟战友一场,更是历经生死,早将他视作兄弟。如今见到兄弟陷入困境之中,我这做哥哥的,自然要好好助他一臂之力。”石珪立时解释起来。

    “战友之情吗?”

    “没错。我与他毕竟相识一场,岂有就这样心甘情愿看着他就这样白白死去?”

    “白白死去?但是你莫要忘了,此人可是强奸了少女。按照我军刑法,若凡此罪者,唯有死路一条。”

    “但是主公!”石珪顿感诧异,又是央求起来:“但是主公,成风可是您最得意的爱将。若是他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可惜了?依我看,不如权且将他关上一段时间,等到风声过去之后,在网开一面如何?此人也是赤凤军重要人物,若是因此而被处死,岂不是可惜了?”

    神色陡然变冷,萧凤却是忽的冷笑起来,口中亦是讥讽起来,对石珪嘲讽起来:“网开一面?你是让我打破自己所设立的规矩吗?莫要忘了,三项禁令是我定的,若是因成风一事而废弃。那这三项禁令又该如何推行。届时不论是谁,都可以以此为借口央求道放他们一条生路吗?”

    石珪一愣,旋即俯身拜倒,恳求道:“小臣不敢。”

    赵志亦感苦涩,瞧着萧凤冰冷脸庞,他已是害怕至极,便问道:“若是依照主公意见,那成风应当如何处置?”

    “送交宇文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蓦地捏紧拳头,萧凤只觉得胸中怒气更甚,身躯之外更是隐隐有怒焰蒸腾,让人只感到如遭火焚。

    石珪、赵志等人无奈之下,只好自主帐之中离开,开始将成风扣押起来,准备送到宇文威那里。依照现在的状况,只怕这个才是最佳的选择吧。

    很快的,成风就被投入监狱,等待着审讯。

    牢狱之中,成风低垂着头,眼中更无半点光辉,自当日被抓住时候,他便是这番模样,始终是一言不发。

    赵志也是一脸难堪,瞧着眼前好友,更是透着不可思议问道:“成风,你确定那女子当真不是你杀得?”

    他毕竟和成风相处多年,熟悉彼此性情,若非是亲眼所见,也不相信那女子乃是成风所杀。只是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他亲眼看到那女子倒在成风脚下,纵使心中存有万般无奈,也决计无法忽略那一身皆是血液的少女。

    “我若说不是,你会相信吗?”

    一声轻吟传入耳中,赵志顿时一愣,那少女凄厉模样依旧在脑海之中盘旋,纵使他摇着头,也无法挥去:“我,我不知道……”双手蓦地攥紧,似是要询问什么,却旋即松了下来,回道:“但是你心中想必也有答案了。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若是告诉我,我愿意帮你。”

    监狱之内,成风猛地抬头,双目直愣愣瞧着赵志,之中闪烁各种光辉,似乎有什么想要诉说的,只是待到开口时候,却只是化为了几个句子。

    “不了。待我向列位道歉,也向主公道歉,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

    “我知道了!”

    赵志喟然叹气,只觉眼前朦脓,点滴泪水已然涌出,便举起袖子拭去泪水,随后转过身来,朝着远处走去。

    既然赵志已经做好了抉择,那就按照他所希望的那样,继续去做吧。

    耳边之处,成风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双眼有些迷离,却是自言自语起来:“就凭眼下人证物证皆在的情况下,看样子我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没想到没死在敌人的手下,反而中了歹人奸细,死在了刑律之下?成风啊、成风!若非有赤凤军这场大风,你如何能够成就今日之境,但是这一次没了风,你终究还是要陨落下来。”

    他乃是赤凤军起事时候就加入的元老之一,自然知晓对于萧凤来说,纪律这种事情对赤凤军究竟是多么重要。

    可以说,若非一开始近乎严苛的纪律要求,赤凤军是断然无法走到今日这种程度的。

    成风虽是感觉心中苦涩,但也明白在这严苛纪律之下,自己是断然不会接受主公因为自己网开一面,不然的话那他们幸幸苦苦始终坚守的纪律,就会彻底变成一个可笑而且可悲的笑话。

    既是,他明明知晓自己是被人陷害的。

    但是在现在的确凿证据之下,成风依旧还是会被行刑,以强奸罪为名。

    这个时代并没有摄像录影,也没有dna检测,若要找出杀害那少女的真正凶手,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但就目前的人证以及物证的情况下,成风是唯一一个有作案嫌疑的人。

    毕竟,那个少女死在了他的掌下。

    想起记忆之中那无名少女,成风看着自己苍白手指,心中不免叹息:“若非我一意孤行,中了对方奸计,如何会让你也卷入这漩涡之中,成为他们陷害我的工具?既然如此,那就一命赔一命吧,希望在地狱里面相见之后,你会原谅我。”

    正在此刻,自远处却有阵阵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直到接近牢房时候,方才停下。

    “成参谋,是时候轮到你上场了。”看着那略显佝偻的身躯,石珪轻声笑道:“关于你的事情,主公已经全权交由宇文威处置。现在已经开庭,就等着你这位主角到场。”

    “哦?终于到这个时候了吗?”

    静静坐在座位之上,成风眼珠子一动,扫过正在外面的石珪,忽的冷笑几声:“既然如此,那就打开牢门吧。”

    石珪微眯眼睛,只见成风十分平静,就觉得心中有些不快:“嗯?没想到成参谋气色这般不错。是想通了吗?打算认罪服刑?”

    “只是如实陈述罢了。”成风立时皱眉,只因为感觉眼前这人那虚伪笑容异常厌恶,旋即冷笑一声,警告起来:“这一次,你做的很好我认栽。不过下一次就未必了,小心收好自己的尾巴,要不然可是会露出来的。”说罢故作样子扫了一下石珪身后,立刻就吓得此人朝后一退,似乎想要藏起什么。

    石珪这才发现自己有些胆怯,便重新站稳之后,又是回道:““认栽?成参谋这番说话,我却是听不懂了。我曾经也以为你乃是铮铮汉子,孰料竟然暗中做出这般事情,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摇着头,他微微弯腰,说道:“成参谋,请了。”

    “当然!”

    成风蓦地站起,在石珪的引导下,来到了临时搭建的法院之前。

    而在法院之上,宇文威早已经坐定,身边则是由曾生陪同,围绕着法院站着一溜的战士,他们手中莫不是握着铳枪,一来是防止有人前来搅乱法院,另外也是为了能够确保法院秩序,保证整个审问过程能够公平公正的进行下去。

    宇文威坐于案桌之前,指了指设在下方的被告台之上,说道:“成参谋长,还请你坐在自己应该坐着的地方。”

    成风微微颌首,在身边两位战士的监视下,一步一步走上被告席,然后坐定。

    说起这法院制度,却是萧凤所创,其中步骤多是采纳了现代法律制度,包括法官、检察官以及被告、原告之类的,全都有一套具体的流程,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最大可能的降低冤案、错案的出现,进而保证每一位被审判者能够享受到应该的公平公正。

    这个,也正是为何成风会信赖赤凤军,并不指望萧凤插手的真正原因。

    若是就连保护他们的法律都不相信,那他们又能够相信谁呢?

    而在另一边,包括辩论双方,以及原告等人,也全都一一就位,宇文威见到众人坐定之后,也宣布整个法院开席,然后就问道。

    “根据原告等人所述,你在昨日申时三刻时候于窝子口郎溪村之中,将一位年芳十七的少女奸污,并且为了掩盖证据,将此女杀害。为此,主公令我成立此次法院,以便能够彻查此事,所以还请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成风微微颌首,回道:“启禀法官,我愿意。”

    “请问你在昨日辰时三刻时候正在做什么?”

    “我正在履行职务,巡逻辖境之内的安全事宜,确保军中安全。这些事情,包括我麾下跟随的士兵张远、还有接受我工作的陈威都知晓。”

    宇文威微微颌首以示敬意,又看向走上证人席的张远、陈威,问道:“两位,被告所说之事,是否属实?”

    “基本属实。而且我相信成参谋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他不是这种人。”张远、陈威神情激动,已然开始辩解起来,看向不远处的原告更是透着愤怒,几欲将其彻底撕裂。

    石固等人皱起眉梢,露出一丝害怕来,口中亦是斥责道:“不是那种人?那他为何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而且还正好有一位少女出现在这里?你告诉我,若非被他绑来,那少女如何会变成这般样子?依我看,只怕这厮做出这等事情,你们也是帮凶。

    “肃静!”

    宇文威立时喝道,登时让双方全都冷静下来,见到石固等人喧嚣样子,更是喝道:“此地为法院,不得有任何惊扰法院的事情。而且尔等既无证据,那就不该以妄言污蔑他人,否则我定要治你们一个散播谣言的罪行。”

    这番话,立时让石固等人哑口无言,纷纷低下头来不敢回话。

    宇文威这才安静下来,又问“很好。那之后你又去干什么了?”

    “因为发现军中有敌人出现,所以我便一路追踪,企图将那厮抓起来。孰料等到郎溪村的时候,却发现那家伙消失无踪。为了找到那人,我便深入村中,这才发现之前的那个少女。”成风缓缓诉道,脸色异常平静。

    宇文威继续诉说道:“那这个时候,那少女是什么状况?”

    “她一身血污,朝着我走来。似乎是想要让我帮助,孰料等我靠近之后,不知道为何这少女突然暴走,其旁边取出一柄匕首想要杀我。我为了自卫,便打算将匕首夺取,无奈刚刚夺下匕首,那少女就因为莫名原因而死亡跌倒在我怀中。之后的事情你们就全都看到了。”成风继续说道。

    宇文威这才回道:“很好。根据仵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