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章祭长生圣旗生辉,入农庄成风中计
    保定之内,蒙哥正在谋划攻击。天籁小说Ww

    另一边,忽必烈也未曾歇息,准备和蒙哥一起,彻底覆灭赤凤军。

    而在帐营之中,除却了忽必烈、姚枢、杨惟中几人外,尚有浑察立于此地。几人在这这个时候聚,便是为了商议明日时候,又该如何应对赤凤军。

    却见忽必烈一脸忧虑,对着浑察问道:“我曾经和你说过,若要对付那赤贼,须得带上九斿白纛,不知你可曾将此物带过来?”

    “启禀殿下,我已让将此物带来,就放在军帐之外。”浑察叩回道。

    忽必烈顿露惊喜,赶紧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妨先带我前去一观?”需要知晓,这九斿白纛乃是成吉思汗蒙古帝国的徽旗,是譬如玉玺一般的存在。

    据《蒙古秘史》载:成吉思汗于丙寅年“在斡难河源头,建九脚白旄纛做皇帝”。另据《元史太祖本纪》记载:“元年丙寅,帝大会诸王群臣,建九斿白旗,即皇帝位于斡难河之源。”这是蒙古人次对九斿白纛的记载。从这时候起,蒙古人在和平时期、庆祝时刻都立九斿白纛,将其视为民族和国家兴旺的象征。

    自此之后,九斿白纛便成为权利象征,非是寻常之人能够掌握,更无法动用其中存着的长生天之力。

    而为了确保九斿白纛的安危,更是在平日时候设立有专职的守卫官,以免其受到损坏,如今时候浑察便是其自其爷爷木华黎手下,继承了这九斿白纛。

    浑察自然不敢懈怠,立时便领着忽必烈走到一处帐营之处。

    只见军阵中间,一杆松木支撑的长枪正插在地上,约有十三尺长,而这个这便是主九斿白纛,又称之为主苏勒德,而在离住苏勒德一丈五距离的地方,四面、四角之处也一样竖起八柄类似的长枪,这些却是副苏勒德。

    在主苏勒德的顶端,有一个足有一尺长镀金三叉铁矛。

    这三叉铁矛象征着火焰,三叉矛头下端为“查尔”,通常都是用金银等金属物品支撑,而在“查尔”边缘则是将无数银白公马鬃编织在一起,形成长长的缨子。八柄陪苏勒德,用马鬃搓成的“呼和纳楚格”与主苏勒德一起连接,进而起到加固主苏勒德的作用。

    陪苏勒德的长枪则为九尺长,矛头与主苏勒德一样。

    似这般布置,自然预示着蒙古大军意欲天下的野心。

    走到这九斿白纛之前,忽必烈不复之前面临属下时候的桀骜之色,自身侧取过随侍士兵递过来的香烛还有祭品,他走到了这九斿白纛之前,将杯中之酒尽数洒下。

    随后,他却是弯下膝盖,缓缓地跪在地上,异常恭敬的对着眼前的这至高圣物磕下了头,言辞举止之中,更无丝毫懈怠,唯恐在什么地方做错,以至于招惹了那高高在上的长生天。

    瞧着这一幕,姚枢不禁皱眉眉目,却道:“你说这九斿白纛,当真有殿下所说的那么厉害吗?”

    “不知道!”杨惟中摇摇头,透着困惑:“但是我却分外在意,你说殿下在这个时候祭拜这玩意,究竟有什么意思?毕竟这九斿白纛纵使厉害,终究不过是一个死物罢了。若是将胜利寄托其上,只怕是缘木求鱼。”

    他乃是儒者,向来以为子不语怪力乱神,所以虽对眼前之境并不是时分在意。

    “若是如此,你却是担心了。这九斿白纛威能十足,亦是当年木华黎仗着横行的利器。如今我军中再添此物,定然能够将那群赤贼彻底击溃,再无转圜之机。”姚枢却是劝道,瞧着那正恭恭敬敬拜倒在这九斿白纛之前的殿下,自是充满坚定信心。

    这一次,已然做好万全之策,决不允许之前的事情再度生。

    杨惟中却并未接受,瞧着那九斿白纛,却不觉得升起几分恼意,低声诉道:“非是如此。只是我却担心,殿下这番行为只怕大打折扣,并不被军中之人所在乎。”

    “为何?”姚枢奇道。

    杨惟中解释起来:“你说我军中士卒究竟是蒙人多,还是汉人多?”

    “若以百户及其以上,当以蒙人多。然而若以底层士兵而论,当为汉人多。”姚枢稍稍考虑一番,旋即回答道。

    他自掌军一来,对这些资料熟悉无比,自然知晓目前忽必烈麾下兵马构成比例究竟如何。

    “既然多为汉人,那在这里击败这九斿白纛究竟有什么意义?这九斿白纛对蒙人来说,或许代表着至高的王权,但对于赤凤军来说,这所谓的九斿白纛,只怕便是负有深仇大恨的敌人了。而在这个最关键时候,咱们的主帅却在这里击败我等敌人?”杨惟中仔细一想,更觉荒谬不止。

    姚枢喟然一叹:“若是不这样你又以为应当如何?你应当知晓,那妖孽身具异能,能与转瞬之间挪移身形,最是难缠。若是没有这九斿白纛,如何能够锁定对方身形?”

    “你这说辞倒也没错,却是我多想了!”杨惟中顿时一愣,旋即一叹。

    而在忽必烈击败之后,这九斿白纛却也展现奇妙变化。

    但见四周八杆副苏勒德迎风展开,长缨也似违逆了重力一般,具是上扬形成一个圆盘。

    这圆盘之内,似有氤氲青气孕育其中,而受到阳光一激,这氤氲青气越浓厚,却自周围众人身上,抽取了一道道绿色之气纳入这氤氲气团之中,令这气团越浓厚起来。

    直到似乎再也支撑不了的时候,整个氤氲青云,却被那长缨一阵吸摄,旋即整个纳入木杆之内,令整个木杆也似重获新生一般,便是那斑驳树皮,亦是焕然一新,透着温润光泽,几乎以为是刚刚砍下来的。

    随后,自“呼和纳楚格”之中,顿有万千青芒经由其中,却是完全纳入中央的主苏勒德之中,令其宛如是用玉雕饰而成的,透着一股庄严神圣之色来。

    “长生天在上!”

    见到这番变化,忽必烈忍不住心头欢喜,又是赶紧诉道:“小子忽必烈,今日祭奠祖先,只求长生天能够庇佑我等,让我等能够一逞神威,彻底歼灭赤贼。”

    话甫落,主苏勒德变化骤起。

    不仅仅是忽必烈的身体,便是周遭每一位蒙古士兵皆是升起莫名变化。

    自每一道身影的当中,皆是升起无数青芒,这些青芒具是聚集于八个副苏勒德之上,随后更沿着固定的“呼和纳楚格”纳入中央的主苏勒德之中,并且一起被汇聚在中央的那氤氲气团之中,并且被骤然腾起的熊熊火焰所灼烧,直到被整个炼入铁叉之中,令整个铁叉也变得晶莹璀璨、宛如玉石一般。

    握住枪杆,忽必烈顿生血肉相溶之感,旋即高声喝道:“诸位,且随我一起诛灭赤贼。”

    紧随其后,所有人纷纷高喝,张狂战意勃然而起,更是直冲云霄,震慑四方。

    …………

    蒙古两军皆以准备妥当,就等着找准时机,起雷霆一击。

    然而此刻,赤凤军之内,却透着几分鬼氛之气来。

    自巡逻归来之后,成风却见那石固身形鬼鬼祟祟,便感觉疑惑,待到将手中之事交由其他人接管之后,便纵身跟去,以为此人是否暗中勾结敌人。

    如今时候,赤凤军置身于这四面楚歌的状态下,由不得他不做出这番猜想。

    一路上,成风先是沿着小路走了约有数里之遥,等到越过三条小河,进入一个村庄之后,他顿见眼前目标失踪,便走入村庄之内开始寻找,待到走入一个民房之后,鼻息之中先是嗅到一股血腥之气,待到掀开帷布走入其中,顿见在这房间之内,正有一个女孩躲在其中。

    且看这女孩一脸惊惧,下体不着寸缕,更有点滴血丝混着乳浊之物撒落地上,手中更是握着一柄匕。

    她见到成风踏入其中,顿感惊慌,连忙便举起手中匕,朝着成风整个刺来。

    成风正在疑惑之中,乍见有人袭击,只将手一抓,便将那匕拍去,旋即递出想要将这奇怪女子擒下,岂料等到他的手触及身躯时候,却陡感这女子身躯一震,旋即软到在地,嘴角之处鲜血淋漓,显然是死了。

    “该死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脑中一片混沌,成风望着地上女孩,顿感自己似乎陷入一个已然预设的陷阱之中。

    果不其然,随后便从门外有数人走进来,其中一人对着他大声喝道:“好个贼子,没想到你私下里竟然是这般狂徒。主公明明三令五申,不得强抢民女以及乱杀平民。岂料你却为一己之私,竟然将这女子囚禁于此,日夜宣淫,如今更为了掩盖证据,意图杀人灭口?你这厮,当真是人面兽心的家伙。”

    乍闻此声,成风惊诧,立时便见到自己日日夜夜所怀疑的石珪,而站在其身边的,就是他先前怀疑而跟踪的人,当即喝道:“石珪,你莫要污蔑。她不是我杀得?”

    石珪冷哼一声,又道:“不是你杀得,那她为何死在你的怀里?而且看起模样,分明是事先被你所奸污,否则如何会有这般轻生之举?”

    被这一斥,成风亦感恍惚,想着之前场景,也以为怀中女子,乃是自己所为。

    他又见石珪、石固等人身侧,又有赵志等众多参谋随同,不免张了张嘴:“诸位,你们要相信我。”然而低头看着那沾染在自己身上的鲜血,他不由得又低下了脑袋。

    赵志苦笑几声,回道:“成风!事到如今,证据确凿。我虽是有心帮你,但是就目前的状况,只怕你少不得要在宪兵司走上一趟。”

    “可是我!”

    成风顿感恼火,又想辩驳起来,阐述自己之前未曾做过这般事情。

    但是赵志却摇了摇头,直接否决了成风的解释:“这些话你和我说没用,所以你还是停下来,等之后和宇文威说罢。毕竟他才是负责这些军纪之事的负责者。按照规矩,我是应当退避三舍的。”

    “我明白了。”

    成风顿感气馁,不觉低下脑袋,透着懊恼。

    他死死捏紧五指,瞧着远处石珪等人,不免感觉嗔怒。

    本以为能够找出对方通敌的证据,孰料转眼间,自己就被这几人设计陷害,如今时候是否能够在军令之下保全性命都是问题,更勿论要将揭穿这些人的阴谋诡计。

    成风摇摇头,脸上似有苦楚,又似乎透着无奈,吩咐道:“左右,将成风参谋抓起来,待会军营交给主公处置。”在几人的监视下,他唯有做出这样的决定,方才能够让在场的众人服气,也让萧凤明白自己所制定的诸多条文,并非妄言。

    军法无情、不偏不倚;唯有如此,方能确保赤凤军内部稳定。

    赵志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只能这样做。

    一行人很快的就押着成风回到军营之中,然而相较于往常时候欢快场景,今日时候却透着几分诡谲,更是让人感觉压抑,弄不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而在军帐之内,萧凤依旧俯在地图之前。

    “赵志,又生什么事情了?”萧凤撇过走进几人,又重新看向手中地图,仔细研究着下一步的动作。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忙碌着如何应对蒙古战争,而在接连数次战斗之中,自身也是耗损甚多,就想要好好的歇息片刻,孰料在这时候这军中之事,却始终未曾断绝。

    反而因为诸多原因,让这矛盾越演越烈。

    被这一瞪,赵志等人顿感惧意,旋即便低下头,却是透着几分害怕:“启禀主公,我等不敢说。”身形瑟瑟抖,很显然是感到害怕了。

    这些日子,他们也知晓萧凤的性情和手段。

    若是平日时候,对待麾下之人倒也算是仁慈,但若是属下触怒其制定的刑律,甚至是直接展露出诸如欺瞒、诓骗之举,那少不得被训斥一番,而视情况而言,更是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什么事情,有什么不敢说的?”萧凤更觉疑惑,再次逼问道。

    “嗯!既然主公要问,那我便再次诉说了。只是在这之前,还请主公莫要生气。”赵志这才缓缓抬头,仔细的斟酌着话剧,然后说道:“今日时候,第四旅麾下副旅长正在巡逻时候,现成参谋长正在一间废弃的农庄之内逡巡。故此,他好奇之下就前去探寻,孰料……”

    说到这时,已然透着几分迟疑。

    “怎么了?”萧凤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