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九章论赤贼耀卿解惑,灭赤凤兵进静海
    且不说大都之内动静,单是那正在围剿赤凤军的蒙哥,日前便处于困顿之中。天籁小说Ww』W.』⒉

    安坐营中,蒙哥听罢探子所传讯息,轩眉紧皱透着疑虑:“你确定那赤贼当真困守在静海?”

    “我曾经数次派遣士兵前往侦查,确定赤贼真的就藏在静海。”仲威垂下头颅,异常的肯定。

    他自父亲赫和尚拔都为赤凤军所灭之后,便一直矢志复仇,无奈赤凤军行踪诡谲,总是于千钧一之计避开大军锋芒,带着整个蒙古大军在这华北之地四处绕圈子,故而让他们特别头疼,一直到现在方才将赤凤军围在静海一带。

    其余人听了,亦是纷纷叫道:“这赤贼当真狡黠,居然数次避而不战。”

    “没错。每次明明都看到了对方的军阵了。孰料一眨眼的功夫,对方便迅消失。这赤贼当真可恶至极,居然一直逃到现在。”巩彦晖亦感恼火,骂了起来。

    张弘范亦感恼怒,诉道:“我本以为这赤凤军只是火器厉害。熟料其军纪竟然可怕至斯。唉,若是当初能够在潞州歼灭此女,如何招致今日之罪?”

    “既然如此,那诸位以为如何?”蒙哥静坐其上,看着众人问道。

    “小臣以为,我等应该立时出兵,以求能够彻底歼灭这赤贼。”仲威立时进谏道。

    巩彦晖却不禁皱眉,赶紧踏前一步,说道:“启禀殿下。小臣以为不妥。目前军士奔波深苦,已是疲惫不堪、更兼口干舌燥、腹中饥饿,实在难以激战。不妨权且休息一日,待到后勤物资补充上之后,自然可以一鼓作气彻底歼灭赤凤军。”

    “休息一日?若是那赤凤军再次逃脱呢?别忘了在新城一战,我等便因为你的建议让那赤贼逃脱出去。”木乃虎轻蔑一笑,瞧着巩彦晖不免面部含煞,显然是不坏好意。

    张弘范顿感几分杀机,又见巩彦晖望向自己,便立时挺起胸膛走出来,朗声回道:“末将也以为应当暂缓一些时日。要知晓那赤贼向来狡黠,其统领更是身具挪移之法,能以通天彻地之能,凭空挪移士兵。我等之前,曾经数次遭逢空营,便是这妖女所为。若是贸然进军,只恐中了对方空城计。”

    “空城计?”孛术鲁九住面有冷笑,却是讥诮说道:“依我看,分明便是你等逡巡不战,心有不诡罢了。”

    张弘范勃然大怒,喝道:“我父亲曾和那赤贼相斗,以至于损及功体,不能再动用真力。我兄长亦是殒命潞州。可以说,我和那赤贼实有血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求有朝一日能够一雪前耻。你这厮反而污我一家清名,究竟是作何道理?”

    被他一说,包括仲威在内,莫不是齐齐闭嘴,哑口无言。

    其余人,譬如刘中、郭胜、赵祥之辈,亦是一般应和起来:“我等以为也应当如此。毕竟那赤凤军太过狡猾,实在是应该慎重一点。”

    此番争论,并非这些将领疑虑,实在是因为如赤凤军这般军队,委实少见。

    无论遭遇什么样的处境,对方都始终避而不战,就算是短暂的将对方困于一隅之地,但是在被打穿之后,对方也是毫不留恋,依旧纵马狂奔,直到彻底远离战场,并且摆脱身后追兵,以至于众人以为这赤凤军是否就是鬼魅附身,方有这般能力。

    他们也尝试过别的方法,比如说将麾下兵马依照一定数量,分布在广阔的平原之上。

    无奈兵力分散之后,单凭一只兵马实在难以和赤凤军对抗,这个战略也宣告失败。

    “停下脚步,等到后勤跟上?”蒙哥沉思下来,轩眉亦是皱在一起,细想这其中关键,苦思片刻之后,又问张德辉:“耀卿,你以为如何?”

    张德辉立时一愣,扫过身侧诸位汉将,不免心中叹气。

    这些时日,他也明白军中问题,以仲威为的蒙古将领,和以巩彦晖、张弘范的汉家将领,本就存在隔阂。

    若是和往常一样,凡军队所到之处,莫不是国灭城破,那因为众人皆有所得,倒也罢了。但是现在屡次用兵却分毫没有斩获,那军中矛盾便开始凸显起来,如今时候这两人争论便是如此。

    “依臣所闻。若要剿灭赤贼,非是兵势能为。”

    在心中仔细斟酌片刻,张德辉缓声诉道:“这赤贼之所以能够纵横中原,并非其兵势多强、火器出众。若以兵力而论,我等十数倍于赤贼;若以火器而论,历经数年时间也有万余门,纵使质量稍逊一筹,然数量之上已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诸位,尔等可知晓为何这赤贼,却始终扑之不灭、缴之不亡?”

    “还请先生赐教!”

    蒙哥想着这几个月的战事,不禁喟然一叹,脸庞之上已有几分倦意。

    时值七月流火之日,历经两月赤凤军一路北进,自蠡州兵进任丘之后,又是来到文安之地,之后为了避开两军围剿之势,便直接北上进攻保定,自攻破保定之后便一路西进,先入雄州、再入新城。当然,那蒙哥亦是带领麾下人马穷追不舍,两支军队便在新城打了一仗。

    其中萧凤以玄阳至心珠乾坤挪移之法,于涿州之中安置一只军队,星夜奔驰直接攻击对方后勤之地,让对方自乱阵脚。

    进而给赤凤军争取足够时间,自蒙哥军威之下逃了出去,随即两军聚于固安之地,继续东进夺取水清,本欲借此北上直取中都,无奈蒙哥自北方压阵而来,只能重归霸州,先是击退忽必烈之军,其后又是沿着信安一路东进,直到现在已然来到了静海之地。

    当然,蒙哥也率领麾下大军进驻信安,而忽必烈也兵驻会川,就连那浑察亦是追尾而来,进抵文安,在南北以及西方三个方向皆以驻扎大量士兵,而东边便是辽阔无垠的大海的情况下,就等着一举出动,彻底剿灭赤凤军。

    战争持续至今,整个蒙古大军已然有两万人为之牺牲,便是赤凤军也因为连番战争损失了多达上万人。

    然而即使如此,那赤凤军却似有无穷之兵,每一次战斗都有无数士兵涌入,仿佛没有任何损失一样,当真让人吃惊不已。

    蒙哥更是明白,就算此战能够一举覆灭赤凤军主力,然而只需要那一位万民敬仰的真凤娘娘在,这赤凤军便可以随时随地,再次席卷而来,而他们根本就无法对抗。

    “殿下!”张德辉缓声回道:“依臣所见,这赤贼之所以能有今日威能,仅仅是因为他们得了民心!”

    蒙哥顿感困惑,双眉皱的更紧:“民心?”

    “民心?这算是什么玩意?”至于仲威、木乃虎以及孛术鲁九住几人,却是露出几分鄙夷来。

    他们乃是蒙古将领,自统帅军队征战四方之后,其麾下不知杀了多少黎民百姓,根本就不会将这民心放在心上,如今听来反而感觉可笑。

    张弘范、巩彦晖几人瞧着这几位蒙古将领,亦是不自觉的翘起嘴角,透着几分耻笑来。

    “没错,民心。”灼灼目光看着蒙哥,张德辉声音显得特别沉重,“在赤凤军未曾到来之前,在这中原汉地之上。众多的黎民百姓,莫不是受到军阀欺压、世家横行以及蒙古诸部压迫,稍不注意就会横死街头。”语及蒙古诸部时候,他瞧着身侧蒙古诸人,不免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稍稍的鼓足了一些勇气,方才敢继续朝着下面诉说。

    “置身其中,让所有人的莫不感到压迫,几有窒息之感。而这种朝不保夕、命悬一线的感觉,诸位可曾想过,他们的感受究竟是什么?”

    扫过在场众人,张德辉不免透着几分遗憾。

    要知晓在他诉说之前的现状时候,那蒙古将领莫不是不以为意,便是汉家将领也只是稍稍露出一丝恼怒起来,很显然对于这群戎马一生的将领来说,明白底层百姓究竟置身于什么样的生活环境,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只不过,蒙哥却露出几分沉思来,这倒是让张德辉有些欣慰。

    于是他继续说道:“但是赤贼来了。杀鞑子、求生存;打土豪、分田地。话是粗暴了一点,但是却点名了其中的关键。也正是因此,这赤贼就在这里站稳了脚步,并且得到了这些黎民百姓的支持。只是因为这赤贼所行之事,虽是匪夷所思,但是因其所行所为,在这中原之上的黎民百姓,也终究有了一口生气。”

    “这个和我们剿灭赤贼有什么关系?”仲威冷哼一声,逼问道。

    张德辉不禁摇头,却为这些蒙古将领的短视而感觉好笑,继续说道:“当然有关系。因为得了赤贼的帮助,那些人便开始帮助他们。凡是我们所路过的每一个村庄,都有赤贼的眼线,凡是为我们提供粮食的苦力,全都是他们的奸细。我们的一举一动全都曝光在对方眼中,你叫我们如何战胜对方?”

    “不过区区贱民,我等只需杀之便可。”木乃虎一脸不屑,更显凶煞之气。

    “杀?”

    张德辉冷笑连连:“如何杀?莫要忘了,久居此地的汉民几近千万有余,仅凭我等麾下不足十万之众,如何杀完?更何况那赤贼尚且存在,亦是绝非我等所能歼灭。若如你之所为,我等凡杀一人,便有十人投入赤贼之中,届时赤贼定当以十倍还之。便是我等士兵能以一当二、当三,如何能够以一当十?”

    被这一斥,木乃虎顿时一愣,只好闭嘴。

    且看着在座诸人露出沉思模样,张德辉这才朗声回道:“我等兵力虽强,却是有限,只会越战越弱。那赤凤军兵力虽弱,然却有无数黎民百姓源源不断涌入,只会越战越勇。若是继续僵持下去,待到强弱逆转之日,便是我等身死魂灭之时。”

    “我当为何那赤贼缴之不灭,原来却是这般原因。”蒙哥听罢之后,已有恍悟。

    “没错。”张德辉这才回道:“你可知晓,我先前为何曾经釜山安排那一场华夏合符之事?”

    蒙哥顿感疑惑,之前那一场釜山之事他在之前就已然知晓,便是那一场令合符现身之事,也是多亏张德辉事先安排,方才展现出那令人疑惑的神迹异象,其目的便是为了能够一收汉人之心。

    如今想来,蒙哥不免有些诧异,问道:“根据先生所言,莫非不是为了助我收服华夏吗?”

    “正是。然而正所谓合符之事,双方皆因履行合符之事。殿下既然自诩华夏之主,那边应该履行华夏之事。”张德辉却忽然俯下身子,对着蒙哥恭敬一拜,口中高声喝道:“如今时候,唯有设百官、定律令、安抚众生,方能让这华夏之民安稳下来,不至于被那赤贼所趁,谋夺了整个天下。”

    这一拜,立时便让军帐众人纷纷惊诧,亦是默不作声。

    他们历经战火岁月,自然知晓在连番战乱之中,这中原之地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而那些黎民百姓所需要的究竟又是什么,但是为求一己之私,这些人终究还是不愿自己实力受限,甚至有刀兵之灾,故此所有人全都缄口不说,以为如此便能够蒙骗过关。

    但是赤凤军终究还是出现,并且以最猛烈的姿态,朝着所有人展开了反扑。

    “你之所言,我自然明白。先生还是起来说话吧。”

    蒙哥赶紧走上前,将张德辉搀扶起来,心中亦是充满矛盾。

    这些日子,他又何尝不知晓这些事情,只是自成吉思汗起兵一来,整个蒙古莫不是以军功为荣耀,以为如此方能彰显一个人的能力,而在整个族中比他强的人大有人在,就连他麾下的人,亦是不缺支持现状的人。

    在这种上有压制、下有牵制的状况下,蒙哥若要贸然改变这一切,那当真是困难至极,至于其中错综复杂的状况,实在并非他一人之力所能为的。

    更何况眼下时候,剿灭赤凤军方为要事。

    故此蒙哥便解释起来:“然而现在赤贼肆掠,更是恣意传播谣言蜚语,乱我蒙古根本。若要让黎明百姓有个安生,还需要先解决这赤贼一事,唯有如此方能让众人腾出手来,解决苍生疾苦之事。”

    “好吧。既然殿下已然应允,那老臣便先行下去,静候佳音吧。”

    张德辉顿感懊恼,只好托言身躯疲乏,自帐中离去。

    他亦知晓若是不剿灭赤凤军,又会出现什么事情,但毕竟是心念苍生,未免让自己心中悲苦,也只好远离此地,以求一个心安罢了。

    待到张德辉离去之后,蒙哥这才缓过心神过来,又道:“各位。我知晓你们奔波这些日子,也已经疲倦了。但是敌人和我们一样,而且更加疲倦。”扫过眼前众人,他自所有人那疲惫不堪的脸庞之上,分明瞧出了一丝倦意。

    “殿下,在没有剿灭赤凤军之前,我等皆是枕戈以待,就等着一雪前耻。”

    众人齐齐喝道,更显几分高昂之气。

    这一刻,他们等待的实在是太长了,长到所有人都感觉疲倦还有懈怠,甚至最初出的目的都忘却,以为自己就会永远继续这般模样来,但是在众人的努力之下,终究还是将那支军队逼入绝境,而在之后便是真正剿灭赤凤军的关键时刻。

    蒙哥自是知晓这一点,因此他便沉住气息,朗朗之声鼓舞着在场的将领。

    “既然今日对方自陷静海之地,那么接下来便是我等一举歼灭对方的良好时候了。各位——”扫过帐中之人,他朗声回道:“现在传我命令,即日起立时出,兵进静海。务求一战,彻底歼灭赤凤军。”

    “殿下命令,我等定然不负所望!”

    一时间,众人全都单膝跪地,话中更是透出高亢战意,只求在这一战之中能够一雪前耻,让那赤凤军知晓昔日纵横欧亚大6的蒙古大军,并非浪得虚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