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八章遇奸臣王着复仇,暗筹划计划已成
    这酒楼之事,终究只是一个插曲。┡e┡ΩwwΔw1xiaoshuo

    阿合马之所以来者,也并不只是为了听所谓的曲儿,而是为了更重要的目的。

    “唉。没想到这厮就这样的死去了?只可惜前线的将士却要受罪了。你们说这番罪过,又该如何偿还呢?”

    看着地上的尸体,阿合马虽是做出一副怜悯姿态,然而脸上却异常冰冷,更没理会旁边立着两人那苍白脸色,挥挥手便道:“来人!将他的尸体丢出去,省的留在这里,沾污了这酒楼。至于他名下的药铺也全都封了,里面的药材也充公。前线的战事正紧张呢,若是这批药材没有及时到,那枉死的士兵又该如何?”

    这一番歪理,自然无人敢辩驳。

    所以阿合马更是张狂,复又看向花和尚、恶肥蛟两人,问道:“至于你们两个?我先前吩咐你们两个办的事情办妥了吗?”

    这两人浑身一抖,顿感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颤颤巍巍的说道:“这个。还需要一段时间,短时间内无法完成?”

    “无法完成?”阿合马阖上双目,在心中想了片刻,蓦地睁开双眼,冰冷看着这两人:“有时间在这里饮酒作乐,却没时间去为国尽忠?我看你们两个,是没把我放在眼中吗?”右手运足十成力气,猛拍身边案桌,“砰”的一声,案桌顿时崩碎,更是让这两人两股战战,继续完全站立不住。

    “大大人吩咐的事情,小的现在就办!”

    嘴巴打着哆嗦,花和尚和恶肥蛟两人好容易才将话语说完全。

    “那还杵在这里干啥?还不快去!”

    阿合马又是一身嗔怒,吓得这两位赶紧屁滚尿流的滚出酒楼,生怕惹祸上身,也成为这厮的刀下亡魂。

    待到处理了这些事情之后,阿合马又带着自家的侍从从这酒楼之中离开,至于这酒楼里面曾经生的血腥场景,他却是分毫不理会,只是在乎自己是否完成了可汗交待的任务。

    针对西方诸国的长子西征,压服南朝的南征,还包括目前剿灭赤凤军的战事,现如今蒙古急需大量的钱财,好维持住整个局势,以免陷入崩溃之中。

    阿合马身兼重责,自是不敢怠慢,但是在其手下,究竟造就了多少罪孽,他却是说也说不清楚。

    远远见到众人离去,那三位士子嗟叹不已,虽是对那敢于行刺的关公甚是佩服,但终究还是不敢露赞许神色,只能各掩脸容,暗自叹道:“唉。没想到那么一位壮士,就这样白白牺牲了。”

    对那阿合马,他们亦是饱受压榨,眼见有人仗义行刺,自然是欢喜至极。

    但是眼见那位就这么死在眼前,这三人终究还是感到胆怯,只敢远远避开,以免让这祸事沾染到自己。

    “哼!”

    这时却闻一声不屑哼声传来,三人旋即便注意到不远旁,正有一位汉家子弟。

    此人也算是英武至极,鬓角如刀、双眉似峰,透着一股铮铮铁骨的豪气。只见他甚是不满瞧着三人,骂道:“你们三人只晓得在这里唉声叹气,又能做什么事情?”

    三人羞赧,只好垂下头,以示羞愧。

    其中白衣士子似是难以忍受,便作揖回道:“王著,非是我等惧怕,实在是那”话语一顿,分明便是害怕,只好稍稍缓了一缓,压住心头恐惧,方才回道:“那厮实力强大,所以我等才暂且忍让,以免让咱们也卷入这祸事之中。”

    “没错。这阿合马可是可汗近臣,非是我们所能匹敌的。”青衣士子亦是劝道,眉间紧蹙依旧透着紧张。

    另一位黄衣士子亦是劝道:“我等知晓你向来都是嫉恶如仇、好有任侠之风。然而此刻并非行侠仗义的时候,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吧,莫要因为此事牵连这里面来。”

    他们三人和眼前这王著乃是同乡,更是师从同一老师的同席,可以说是情谊甚浓。

    此番前来大都,一来避开战事,二来也是求取功名,故此三人相约在这酒楼之中相见,然后一起去谋求未来。只是这王著因为路上生了一些事情,故此晚了一步,未曾见到整个过程。当然,当初时候他们全都在场,以王著的性格,只怕断然不会让阿合马这般奸臣祸害百姓。

    需要知晓,王著的武艺远胜那关公。

    若是他再次,那只怕便不会只死一个病痨鬼了。

    虽是听了三人相劝,王著却也是铁骨铮铮,一甩袖已然转身离去,怒喝道:“哼!说得这般冠冕堂皇,不过一‘俱死’罢了!与你们三人同席,当真是我之耻。”

    话甫落,已然昂阔步,朝着远方行去。

    三位士子见了,虽是自惭形秽,却也为自己渺茫未来感觉茫然无措,也只好从这里离开,至于那些朝堂之事,以他们的实力,更不敢涉入其中。

    只是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而这世间又有谁能够堪破?

    自和三位老乡决裂之后,王著面有懊恼,待回到军营之后,便感觉郁闷。

    他本就身具武艺,自前来大都时候更是依仗武力,剿灭了附近的几个匪徒,由此被当今枢密副使张易看重,纳为麾下将领,并且授予千户一职,今日本来准备将那三位士子也一起引荐给张易,孰料路上却生了这种事情,却是坏了他原本的打算,这般遭遇也是让人懊恼。

    所以王著便自酒铺之中买了几罐酒,寻了一个隐秘密林之地,躺在地上独自一人喝着闷酒。

    正在此刻,却闻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怎生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呢?莫不是生了什么事情吗?”

    王著抬起头,立时见到一位和尚走到自己眼前,他也没站起身子,只是依靠着背后大树,继续朝着口中灌着黄汤:“高和尚。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邪乎,我都藏在这里,你都能找到?”

    这高和尚乃是他在参军时候,所遇到的一位奇人。

    听闻此人并非和尚,在参军之前乃是道士,最擅长的便是卜辞占卦,一身奇门异术也是了得。

    “我修有奇门之术,占卜你所在之处,也不过是轻而易举。”这高和尚也不顾及所谓佛门忌讳,只在王著身边坐定之后,手一捞便将一瓶酒捞过去,兀自朝着自己口中倒着。

    王著摇摇头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不妨为我占卜一下我的命运如何?”

    “你要我为你占卜?”高和尚神色一愣,旋即转过头瞧着王著,透着几分惊诧。

    王著伸展了一下身子,嘴角翘起,透着几分有趣来:“当然。你不是说你会奇门八卦之术吗!既然就连我的地方你都能占卜出来,那不妨帮我占卜一下,我的官运如何?”

    “那好吧,我就帮你占卜一下。”沉默片刻,高和尚微微颌,旋即自身边取出三个犀牛角制成犄角形卦筹,递给王著说道:“你若要我帮你占卜,那便将这三件握在掌心,心中默念自己所想要占卜的东西,然后丢出去便可。”

    “那好!我这边开始吧。”王著神色轻松,立时接过三个卦筹。

    将卦筹握在掌心之中,他闭上双眼在心中默默念叨着,等到感觉到了合适的时候,便将三个卦筹朝着地上一丢,就见这三个卦筹聚在一起,而三个犄角全都对准一点,形成了一个圆圈。

    高和尚扫过这图样,立时摇摇头,回道:“你这官运可不好啊。”

    “官运不好?如何不好?”王著问。

    高和尚回道:“官运止步于此,再无寸进可能,你说好不好?”

    “就只是现在这种程度?那还真的不妙。”王著睁大双目,似是感到惊诧,心中遗憾之下,不免有些失望。

    他向来自诩为少年天才,之所以加入军队,所求的也不过是建功立业以及光宗耀祖,如今时候这卦象却显示他止步于此,很明显乎了王著的意料。

    高和尚却蹙紧双眉,回道:“不过也并不仅仅如此。依着这卦象,更曾说明你日后定然可以青史留名。如此一看,倒也不赖!”

    “青史留名?这却是奇怪了。”王著笑道:“这卦象当真和你这人一般,明明都只是和尚,却会道士的手段。这般看来,岂不是古怪至极?希望你的占卜不要出错啊。”说罢,他摇了摇头,却是将脑中杂念甩去,整个人又复恢复之前的模样来。

    “我当然希望我的占卜不会出错。不过很可惜,在历次的占卜之中,我还没有见过一次失败的。”高和尚缓声回道,透着一丝神秘:“至于这卦象显示的是什么,待到日后你自然知晓。”

    “希望如此吧!”

    王著翻身躺在地上,一对黑眸却仰望着天空,心中一片平静:“如果当真如你所言,那我也认了。不过这次,我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

    高和尚微眯双眼,问道:“什么事情?”

    “杀阿合马!”蓦地转过头,王著盯着高和尚,一字一顿将心中所想尽数吐出。

    高和尚脸色一愣,透着不可思议看着王著:“阿合马?你居然想要杀他?”

    那阿合马是谁?

    他是当今大汗的近臣,掌管中原之地赋税之事的大臣,麾下奴仆多达上千,每次出行莫不是躲在重重士兵包围之下。若要杀这等人,那还当真不是能够轻而易举所能做到的。

    而眼前这人,却打算击杀阿合马?

    高和尚这才感觉有些紧张,低声问道:“那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你想要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人贪天下之财,为一己之私。其地百姓,莫不是受苦于此人。若是让这般奸臣苟活于世间,让无辜之人继续饱受戕害,那这世间的正义又如何?我之所以参军,非是为了飞黄腾达,亦是为了能够换天下一个清白。”蓦地高声喝道,王著更是兴奋不已,就想要现在就开始行动。

    “嗯!你当真如此?”高和尚再次强调道。

    王著点点头,回道:“当真如此!”

    “好吧,那你打算如何行事?”高和尚深吸一口气,又道:“毕竟那厮可不是一般人物,若是计划不周全,被对方瞧见了。只怕到时候,不仅仅你有生命安全,就怕你的家人,还有你的那些学子,也一样的会被牵连到。”

    “我明白。所以我秘密铸造了一柄铜锤。”王著却将衣袖一卷,自袖中露出了一柄铜锤来。

    这铜锤看起来可不小,足足和甜瓜一般大小,足足有数十斤重,若是将这铜锤使来,只一下便可砸碎脑袋,让对方顷刻毙命。

    仅仅因为见到了阿合马为祸一方,王著便已然秘密铸造出这铜锤,并且开始谋划刺杀阿合马的事情,不得不说这人当真是行动派的代表,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

    高和尚顿感无语:“你打算怎么做?用这柄铜锤砸碎对方脑袋吗?”叹声气,他又是开始解释起来:“说真的,击杀阿合马并不困难。此人乃是文臣,不比武将身具武艺,只需要任何一个修行过武术的人,便可将其格杀。唯一困难的,便是如何接近此人。要知晓,这人素来机警,身边始终跟着数十个侍从,平日里栖居的地方亦是府衙之中,戒备森严非是寻常之人能够擅入其中。想要靠近此人,方为最困难的。”

    “若是这样,那就只有设计让此人从府衙之中走出来了。”王著双眉微皱,想了一想便道。

    高和尚神色一愣,低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你可知晓当今可汗的两个侄儿蒙哥和忽必烈吗?”王著低声问道。

    高和尚回道:“当然知晓。目前这两人正率领麾下大军,意图剿灭那赤凤军呢。莫非你打算借助这两人的名义,将那厮给骗出来杀了?”

    “没错。”

    微微颌以示赞同,王著一想到当初所见场景,便倍感愤怒:“我打算到时候伪造皇子的谕令,让那厮从官府之中走出来,到时候对方定然会因为惧怕皇子之威而失去警惕。而我届时只需要乔装打扮成随身侍从,便可以在如今近的距离之内,将此人彻底击杀。如此一来,定然能够惩奸除恶,换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话语之中,更显出几分豪情,让人听着便感觉心血澎湃。

    高和尚虽是感觉害怕,但也倍感兴奋,便应和道:“若是这样只怕还需要好好计划一番,不然的话很容易出纰漏的。”

    “没错。”王著回道:“到时候只怕还需要你配合,方能助我一举骗过众人,将那阿合马彻底击杀。”念及当初惨状,他在心头已然下定决心,要让这奸佞之徒难逃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