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八章现玉玺波澜再兴,忆往事沉疴难解
    眼见佛像已灭,萧凤这才感觉心中怨气消散许多。?

    毕竟这所谓的大悲菩萨,总是让她想起当初那个恣意妄为,屠戮自己麾下士兵的那个妙善,入籍你时候被整个砸碎,也算是一了宿怨了。

    正当离开时候,却闻一位士兵忽的叫疼:“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这般烫手?”

    禁不住,他手上拿着的金珠立刻跌落在地,在地上滚了几滚之后方才停歇,而其表面之上,更有斑斓之色浮现,旋即便消失无踪,重新变为之前的古拙金色模样来,望起来也就是寻常的刷了金漆的寻常石珠。

    他望着那足有拳头大小的金珠,顿感奇怪:“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不像是铜铁金属之物?”

    毕竟这金珠拿着时候甚是轻松,并无应该的重量感,很明显并非密度极高的黄金、亦或者是铜铁之物筑造而成的,应该是某种中空的木质材料。

    “是舍利子!”

    不远处,萧凤顿起诧异,将手一挥已然将这舍利子摄入手中。

    她曾经得过大兴国寺所遗留舍利子,自然一眼便认出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好奇之下就将此物摄来。

    “只是这舍利子竟然有这般大小,倒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萧凤双眉紧皱,漆黑双眸死死盯着手中舍利,却是透着几分困惑。

    自万象文集之中,她可不曾听到过历代有哪位高僧能够有这般本事,凝结出这般体积的舍利子。

    寻常僧人能够凝结出蚕豆大小的已然算是得到高僧,若是能够炼出珠子一般大小的便堪称绝世高人,便是那名震寰宇的王重阳,所凝结的金丹——玄阳至心珠,也仅仅和鸡蛋一般大小。

    如眼前这足有篮球一般大小的舍利子,那可真是前所未有。

    要么,便是这舍利子之人乃是一位绝之人,要么,便是这舍利子之内只怕藏着什么东西!

    想及此处,萧凤眸间红光一闪,熊熊烈焰再次袭出,就将这舍利子罩入其中,烈焰焚烧之下这舍利子终究还是支撑不住,“砰”的一声整个破碎,却自其中露出一物来。

    赵志一见,立刻称奇:“是一枚玉印?”心中困惑,却见自家主公神色大变,脸上竟然现出诸般或是惊喜或是恐惧的诡异神色,不禁想到:“这玉印难不成有什么奇妙之处吗?”

    收起玉印,萧凤忽的落在远处的缘法上人身上,问道:“我问你,你可知晓有何人曾经再次圆寂吗?”

    “第十三代主持,也就是我的太师尊,他便再次圆寂。”缘法上人浑身一颤,立时回道,至于那金珠他虽是见了,却也没有什么别的神色,仿佛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是北宋末年吗?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会在这里现这东西。”

    萧凤双目微眯,口中念叨了一下,便一转身就自此地离开,准备回到军营之中,仔细研究袖中的玉印,至于身后诸人却是浑然弄不清楚自己的主公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

    走入真定府之内,萧凤神念一扫,身形一闪再现时候,已然来到阳和楼之上。

    这阳和楼横跨于南大街之上,其下左右正有两个洞口可供行人来回,上面乃是一个开阔宫殿式建筑,足以容纳数十人再次御敌,是绝佳的守城之地。

    只见那城头之上,萧月正神采风扬的念诵城中百官罪行,而随着她的动作,那些贪官蛀吏、土豪劣绅皆被一一推出,然后于枪响之中变成尸体,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在这城头之上就多出了数十具尸体。

    打土豪、分田地,这般手段不能说是多么正义,但是对于目前的赤凤军来说,却是最好的赢得当地百姓支持的方式。

    为此,萧月在王践行等人卸职之后,便直接接下来这等事情来。

    只是今日,萧凤一扫那横呈一片的尸体,却不免皱起眉梢,心中暗想:看来昔日场景影响终究还是太过深远,需要好好磨一下性情,否则若是这样便去冲击的话,只怕便会心劫骤起,反伤己身。心中虽是担心,脸上却无分毫动静,便是叫道:“萧月。你且将手中工作交给冷锋,随我来一趟。我有事情要找你。”

    “姐姐又有什么事情了?莫不是关于敌人行动的关系?”

    萧月虽是不解,却也只好将卸掉工作,跟着萧凤一路前行,直到进入真定府之外的一处密林之中。这密林深邃幽静,除却偶有鸟啼蛙叫之外,就没有了丝毫人迹,乃是一个绝佳的谈话地点。

    停住脚步,萧月立时问道:“姐姐,你叫我来究竟所为何事?”

    “唉!”一声长叹,萧凤神色顿起惆怅,望着那清瘦许多的容颜,不免疼惜起来:“这些日子,也是幸苦你了,让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来。”

    萧月眉间骤起困惑,满是不解:“弟子不幸苦。只需是能够助主公成就大业、驱逐鞑靼,弟子这点罪业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是说这个。”摇摇头,萧凤只觉疼惜,又想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便说道:“只是从今日起,你手上的工作暂时停一下。知道了吗?”

    “为什么?”话语脱口而出,萧月满是诧异。

    自接任这件事情直呼,她不能说是夙兴夜寐,但也是兢兢业业,向来不曾错漏过一见冤案,以免败坏赤凤军名声,然而此刻却被萧凤给叫住了?

    这其中,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萧凤摇摇头,紧皱的眉梢透着她心中的不安:“并非你做的不好,实在是因为以你现在状况,若是强行冲刺只怕有性命之虞。你应当知晓,以你现在的状况,其实是处于一种极不安定的状态吗?”

    “姐姐,您说的莫不是?”萧月立时哑然,脸颊之上透着几分羞愧。

    萧凤微微颌,神情越担忧起来:“你和你妹妹的天赋相当不错。在常人之中,也算得上是上上之选,更兼心智坚定,乃是习武的最佳人选。但是问题也出现在这里。因为幼时关系,你和你妹妹皆是身心受创,便是日后我竭力弥补,但是创伤便是创伤,是很难痊愈的。你妹妹性子柔韧倒也罢了,但是你却因此好走极端,所以让我甚是担忧。三番五次,若非我及时相救,只怕你早已经命丧黄泉,这一点你可曾记住?”

    自出山一来,她可是将萧月那一次次历险皆是看在眼中。

    虽是每一次都化险为夷,但是总是看到萧月那濒临绝地的模样,却依旧让萧凤担心不已,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帮助其精进实力。

    “可是姐姐。”萧月不禁撅起嘴巴,嗔怒道:“我若是不出手,只怕到时候死的便是我!”

    “我明白!也是我实力不济,所以才让你如此操劳了。”萧凤愁容未消,看着那清减许多的容颜,心中怜悯之意愈盛,不由伸出手将其抱在怀中,素手轻轻拦住那纤细腰间,鼻中细嗅着那犹如空谷幽兰般的清香,不免感觉心思稍稍安定了一会儿。

    然而只有在这时,她才察觉怀中女子却是如此瘦弱,让人不禁怀疑怀中的这位,便是那个叱咤风云的玉修罗。

    拦住怀中女子,萧凤轻咬耳边,呢喃诉道:“但是你有的时候也得考虑一下自己,切莫如此冲动。若是陷入危险之中,会让我担忧的。”

    “姐姐!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我们不拼命的话不行!”

    被这一抱,萧月顿觉身子半边都酥软下来,脸上的坚冰也似柔水一样消融下来。

    萧凤身子一僵,旋即苦笑:“我明白。但是你要知晓,你和萧星,乃是我唯一的牵挂。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可并不能算好,自潞州一战之后,身体内的沉疴积累太多,便是我也无法尽数祛除。毕竟那些伤势乃是和你剑心一体,剑心一动自然会牵引伤势,让你无法尽展实力。”

    若论潞州一役,萧月所付出的不要太多。

    阻挡妙善屠戮赤凤军战士,勇闯粮库意图烧毁粮库,直到最后抵御对方袭城之举,数番战斗皆是充当主力,并且每一次都是以摧残性命为基础,直到最后悍然引动剑心之举更是凶险万分,之后若非萧凤及时现身,以清净琉璃焰护住身躯,非得落个剑毁人亡的下场。

    萧月听闻此言,眼中神情黯然许多:“姐姐,莫非我的状况真的这般严重吗?”

    “没错。”

    萧凤回道:“那断霄圣剑锐利无匹,当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御。然而刚强易折、并非长久之道,你的性格也是如此,向来冲动、难以自抑。若是强行催动断霄圣剑,只怕身躯难以支撑,会有命陨可能。正是因此,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潜龙勿用之理,非是如此实在是难以控制那断霄圣剑。不然的话,我便是将你的实力强行提至地仙一境,只怕你也无法控制住这股力量。”

    萧月只是默默听着,虽知这话语乃是指责,但她听着却觉得无比甜蜜,毕竟这体贴的话儿萧凤向来不会说,更不会展现出来,也只有如她这般亲密之人,方才知晓这藏在坚毅面庞之下的那一颗脆弱的心。

    只是听到之后,她却是惊愕起来,“姐姐,你说什么?你有方法,将我的实力再次提升一个等级?”

    也无怪乎萧月惊愕,实在是武学一途最重根基,若要进抵更高一重的境界,非得打造好一个牢牢地基础不可,所以每一步都需要循序渐进,便是你手握灵丹妙药、身负绝世武功,也得一步一步来,无法避免那些必须走的途径。

    然而今时,萧月却听闻自家姐姐说有方法,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

    萧凤自怀中掏出之前得自隆兴寺的玉印,展现在萧月面前,缓缓诉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当便是你曾经所诉说的那宋徽宗所伪造的传国玉玺吧。”

    “没错。就是这个!只是这东西怎么到了姐姐手里?”萧月仔细一瞧,立时惊住。

    眼前的这一枚玉印,和她曾经所见到的那一枚玉印无比相似,完全是一模一样,根本瞧不出有丝毫的不同之处。

    萧凤深吸一口气,素手握住手中玉印,默默开始感受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朗声说道:“此物乃是我自隆兴寺所得和那一枚玉印并不是同一个。而从这玉玺之中,我可以感受到一股沛然之力。这股力量虽是驳杂浑沌,却胜在浩渺无穷,仿佛没有一个尽头。若是将其力量导出,并且炼入你和萧星体内,自然能够让你们两人的实力突飞猛进,进抵地仙一流。”

    “姐姐今日找我来,莫非便是要以此物助我提升实力?”萧月这才恍悟,望着这玉玺已然透着几分炽热。

    在这危难时候,她自然认为自己最需要的便是提升实力,好能够帮助萧凤铲除那些奸佞贼寇,还天下一个清净。

    “没错。”萧凤微微颌:“只是你现在状况并不好,需要等你悟通其中关卡,我才能够助你炼化其中力量,进而提升实力。毕竟你现在实在难以控制断霄圣剑,若是一个不小心反而危害到自己,那就不妙了。所以我便让你暂时放下手中之事,收敛心神修行一段时日,等到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再行提升之道也不迟。”瞧着萧月那混不在意的模样,萧凤心中更觉忐忑。

    她也知晓如今赤凤军实力不足,若是能够多出一位地仙,自然能够减轻其余人的负担。

    但是萧凤更知晓,以目前萧月的状况,并不适合就这么突破进入地仙之境,否则也只会如同妙兴、孔元措、妙善那般,在使用玄通之力的时候露出老大破绽,反而被袭杀。

    这般矛盾,自然让萧凤甚是为难,不知应当怎么办。

    萧月自是晓得这一点,不免嗔怒起来:“但是我离开之后,宪兵部以及情报司又该交由哪些人处置?”

    “那些事自有冷厉、孙峰、宋恩负责。其中冷厉曾为罪犯,最善追踪之事;孙峰乃是狱卒,最善审讯之事;而宋恩乃是仵作,足以侦破案件真相。这三人实力虽是不及你,但若以手段及对敌人的了解而论,却非你能匹敌。有他们两人坐镇,应当足以震慑他人。在其后,更有我支持,应该是没有人有意见的。”萧凤旋即回道。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如今赤凤军架构已成,各个部门都已经运转起来,即使是短时间缺了一人,也能够补充上来,维持整个赤凤军运转不至于崩溃。

    正是因为知晓这些事情,所以萧凤才有打算让萧月暂时休息片刻,暂时交给他人处理,进而为萧月提升等级做好完全准备。

    至于萧星?

    她性子柔韧,早已经踏破心劫,所习的九韶炫音琴也是以增益己身以及他人威能,纵使无法突破地仙,也足以确保不至于伤到身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