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五章定三章整肃军容,献玉玺联盟已成
    日上三竿、朝事已毕。更新最快

    自殿上走下之后,蒙哥带着身后之人来到了军营之中,而这军营之内所有的士兵皆以准备完毕,就等着一声令下便可以出发。孰料在这个时候,蒙哥脸上顿时露出愁容,脚步也不觉停在远处,对着天空长叹一声。

    这一声叹,悠长无比,直入云霄。

    而整个军营之中,也被这声长叹所覆盖,人人皆是感觉心中莫名一恸,不知因何原因,眼中已然泛泪。

    紧随其后,巩彦晖顿觉愕然,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位新上司怎么了,便张口问道:“殿下为何长叹?”

    “我所叹的乃是这天下。本以为荡平诛邪之后,便能够海晏河清。孰料今日却有出现了一个赤贼?你说这黎民百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蒙哥满面愁容,似是在为这个天下而悲叹。

    巩彦晖立刻便道:“殿下仁德,我等自是佩服。只是殿下,我等什么时候出征?毕竟可汗已经下令,让我等立刻出发,好尽快剿灭赤贼。还天下一个太平。”

    “虽是如此。但是那黎民百姓素来愚昧,只怕他们未必能够接受。毕竟那赤贼之所以能够如此猖狂,便是因为之前他们误以为我等乃是蛮夷之徒,只会烧杀劫掠,否则如何会聚众造反酿成今日局面?”蒙哥却是摇摇头,脚步也不觉定住,目光怔怔扫过眼前诸人,话语之中若隐若现,目光之中亦是透着责备。

    很明显,蒙哥在责备眼前的这群将领。

    语及至此,其余人如何不知蒙哥心思?

    他们立时屈身拜倒:“我等定然紧随殿下之后,彻底剿灭赤贼!”

    “虽是如此,但若是那赤贼剿之不灭又该如何?”神情蓦地变得严肃起来,蒙哥却是厉声喝道:“今日事昨日种。若非当初尔等肆无忌惮,屡屡兴兵作乱,如何能够让这中原大地处处皆敌,莫不将我等视为仇寇?这一点尔等可曾明白?”

    被这斥责,包括巩彦晖、巩彦晖、木虎乃、刘中、郭胜、孛术鲁九住、赵祥等人皆是感觉身躯蓦地一沉,旋即便不由得跪倒在地,然后回道:“我等明白!”偷着抬眼看着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蒙古皇子,他们这才发觉眼前之人实力竟是超乎想象,完全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压服。

    “既然明白。那若要我率领,那么尔等便需要和我约法三章!第一:不得烧杀劫掠,第二:不得擅启兵械,第三:不得骚扰居民。这三件,尔等是否能够办到?”蒙哥这才收起威压,朗声回道:“若是能够办到这三件,我便能够带领列位剿灭那赤贼,然而诸位也需要听我号令,否则到时候就莫要怪我无情!”

    被这一吓,众人立时感觉心头一震,旋即回道:“属下定然遵守章法,绝不违抗殿下命令。”

    “这样便好。”蒙哥微微一笑,旋即就跃上战马,正欲率军离开。

    “敢问殿下可否耽搁一段时间,我等有要事相告。”

    却在这时,迎面却见史天泽、张柔两人快步走来,他们脸上犹自带着劫后余生的侥幸。

    毕竟这朝堂之上,若非是蒙哥那挺身支持的举动,只怕他们现在早已经被窝阔台以兵败为由,直接就枭首示众了。

    正是因此,等到朝堂结束之后,这两人立刻便来到此地,想要向蒙哥道谢。

    蒙哥心中一想便知晓两人事情,不由得停下脚步,对着两人拱手一辑,便道:“劳烦两位国公在此久候,只是不知两位找我有什么事情?”

    “刚才朝堂之上,多谢殿下出言方才保全性命。在下无以为报,只能略备一些薄礼,还请殿下笑纳。”张柔脸上带着谄媚,对着身后挥了挥手,他的两位儿子张弘范、张宏圣便走上前来,手中捧着一件东西。

    蒙哥不禁皱眉,却是稍稍退后一步,问道:“我只是作我该为之事,别无他想。至于尔等礼物,还请收回吧。只是两位日后治理地方时候,尚需精忠报国。如此方不负我保你们二人的苦心。”言罢之后,便连连摆手,想要推辞。

    “殿下仁德,乃天下之福。”

    史天泽神色恭敬,立时鞠躬赞道:“但是殿下若是想要剿灭赤凤军,只怕并非易事。毕竟那赤凤军骁勇善战,其首领九天玄女更是好谋善断、奸猾无比,绝非寻常敌人。殿下若要成功,若无此物只怕不行!”似是为了强调他的话音,居于其后的张弘范立刻走出,将那东西递了上来。

    此物正方在一见镀金托盘之上,上面放着一块镂金雕龙方巾,将里面的东西遮掩的严严实实的。

    “哦?”窝阔台立刻称奇,仔细看了一下这东西,便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居然有你所说的那般妙用?”

    张柔低声说道:“敢问殿下,严实、严武叔可知道?”

    “知道!”蒙哥回道:“据闻此人于前年时候,被那九天玄女麾下弟子玉面修罗一剑枭首,以至于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说罢之后,他似有疑惑又看了一眼那方巾,低声问道:“莫非此物和严实也有关系?”

    “正是如此。”张柔答道:“殿下。那严实虽是实力不济,但好歹也是堂堂一位地仙,岂会轻易间被那玉面修罗所杀?他之所以会被那玉面修罗偷袭,全是因为当时候他正处于重伤状态,故此难以防备。”

    “这事我也听说了。据闻乃是因为他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擅自接触传国玉玺,方才招致这般祸患。只是后来听说那传国玉玺是假的,所以才没有招惹出多大的争议。”蒙哥立时大悟,旋即问道:“莫非此物便和严实之死有关?”

    张柔微微颌首,神色已然是肃然无比,低声回道:“正是如此!”

    “诸位再次等候。”蒙哥了然,旋即冲着众人一摆手,便让所有人在原地等候,随后他便对着张柔、史天泽说道:“此处不便说话,我等换了一处再说。”旋即便带着两人来到自己的帐营之中,并且屏退身边之人,确认周围没有人窃听之后,方才面带警惕看着眼前的托盘。

    “究竟是什么秘密?”

    “是关于传国玉玺的事情!”

    听闻此话,蒙哥顿时愣住,旋即问道:“传国玉玺?”侧目望了一眼那被红绸盖住的物事,低声问道:“莫非此物便是传国玉玺?”饶是以他素来沉稳的性情,今日时候亦是带着几分欣喜若狂。

    这可是传国玉玺啊。

    凡是熟读历史之人,皆是知晓这传国玉玺究竟是什么东西。

    若他能够掌控此物,如何还会惧怕窝阔台,以至于现在还需要听这位杀父仇人的话?

    沉寂许久的心思,蒙哥这一刻也被这传国玉玺给掀起来了阵阵波澜。

    当日严实一时不慎触碰到了传国玉玺,虽是假的但是也被其中力量给完全重伤,如今以他才刚刚修至地仙的实力,只怕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传国玉玺反噬之力。

    深吸一口气,张柔回道:“也不全对。因为这东西,乃是传国玉玺的复制品!”

    “复制品?”蒙哥有些疑惑。

    若是复制品的话,那这传国玉玺的力量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张柔这才解释起来:“这件东西也是说来话长。当初时候我跟随大汗攻破汴京时候,曾经抄掠其典藏府库,这才从中发现昔日所存的一件地图。而这地图乃是昔年宋徽宗所制的艮丘之图,后经我仔细研究,方才发现这其中秘密。”说道这里,他不禁顿了一顿,有些害怕的扫过周围,唯恐被什么人所看到。

    “那这么说来,这里面只是传国玉玺的复制品吗?”按耐住心思,蒙哥这才恢复安静。

    张柔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个东西只是宋徽宗所仿造的复制品罢了。但是其中所蕴含的传国玉玺的力量却是货真价实。而真正的传国玉玺则是被封印于艮丘之中。若要将其开启,则需要十枚仿制品,方才将其开启,寻到藏在其中的传国玉玺!不过就算是假的传国玉玺,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也足以让寻常人受用无穷。”

    “十枚?那你找到了几枚?”

    蒙哥皱眉,抬起头掠过张柔脸庞,眼中透着几分疑惑。

    张柔回道:“在下自得到地图之后,便派遣麾下搜罗,目前也只寻到两枚罢了。”

    另一边,史天泽亦是回道:“我久经战火,也曾于偶然之间得到了一枚。当初也正是拜那传国玉玺所赐,方才成就地仙一流。”

    “这样的话,那边有三枚了。另外七枚又在哪里?”蒙哥再次说道。

    “据我所知。那李手中尚有一枚。正是当初令严忠济重创的。”张柔摇摇头,透着一丝遗憾:“至于剩下的六枚,据我所知应该有部分被那宋朝夺取。毕竟当初攻破金朝时候,便是我等和宋军联手方才成功。而其中秘密,应当只有当初的统帅孟珙知晓。”

    “孟珙?若是在他手中的话,那只怕就麻烦了!”蒙哥不禁皱眉,却是透着几分懊恼。

    这孟珙可谓是宋朝自岳飞之后,声名最盛的将领,一身武艺超乎想象,不仅仅昔日领军攻灭金朝,甚至在现在还屡次兴兵重创蒙军,便是那赫赫有名的窝阔台之子阔端,亦是数次被其挫败,不得不退避三舍。

    史天泽朗声说道:“我若所料没错。此人手中应当也有传国玉玺,否则其实力断然不会增进到如今地步。”

    “那当日严实又是怎么回事?”蒙哥又问。

    张柔接口说道:“正所谓虚不受补、充盈则缺。当日严实骤然受到冲击,短时间内难以压制,故此才有杀身之祸。但是殿下若是小心翼翼,以自身力量慢慢引导,自然能够汲取其中力量增进己身。当初我等受到那妖女重创时候,便是借助此物方才恢复伤势。虽是如此,但那传国玉玺和其庞大,以我等力量实在是难以将其炼化,故此便将此物送与殿下,期望殿下能够掌握此物,彻底剿灭那赤贼。”

    叹声气,他却不免透着几分落魄,感叹时代轮换,自己竟有被淘汰的感觉。

    蒙哥皱眉,却是为两人所思所想感觉忽的问道:“那那妖女是否也有这传国玉玺?”

    “应当没有。”

    仔细想着当日对决场景,史天泽更觉曾经和自己对决的萧凤的可怕,他的话尚且带着几分惧意:“这也正是那妖女可怕之处。能以双十年华,进抵地仙一流。此女天赋可见一斑。而且那女子更曾经诛灭孔元措、炼化衍圣公之力,后来也曾在蜗皇宫之处强破摩崖刻经得到蜗皇传承,其实力比之当初,应当更进一步。以目前殿下实力,只怕并非他的对手。”

    “所以你便将此物献给我?好助我增进实力?”

    蒙哥听罢之后,虽觉有些不悦,但是瞧着史天泽、张柔两人,却是透着几分赞许。

    他虽是听闻过这赤凤军厉害,却未料到在史天泽、张柔两人眼中,这妖女的实力竟然是如此强横,甚至将其当作了足以颠覆一切的敌人。

    一想到之后自己可能和这般敌人对阵,蒙哥也不禁感觉忐忑,生怕步张柔、史天泽两人后尘。

    “正是如此。”

    史天泽微微颌首算是承认,旋即便道:“但是殿下您也无须担心。只需殿下您将这三枚传国玉玺炼化,自然能够和那妖女抵抗。”

    蒙哥仔细考虑了一下,旋即便将那绸布掀开,露出其中藏着的东西,旋即将手放在这玉玺之上。

    果不其然,他立时便感觉自这玉玺之中有一股沛然巨力朝着自己涌来,其力量之强丝毫不逊色于一位地仙全力一击,便是以他的实力,也顿时生出身形被控、难以自持的幻象,几欲差点儿就控制不住体内力量,进入暴走状态。

    难怪当初那严实身躯僵硬,以至于被萧月偷袭了。

    蒙哥见到自己如今也是陷入这般状况,不禁哂笑起来,一挥手将三件玉玺收了,对着史天泽、张柔两人长辑一下,便道:“即使如此,那我便收了此物。而且日后若有什么所需,只怕还需要叨扰两位了。”

    史天泽、张柔两人忙不迭拜服下来:“臣等不敢。只是殿下日后若是功成,可莫要忘了我们啊。”

    今日时候,他们两人之所以前来此处,并且将传国玉玺的秘密双手奉上,便是为了能够让自己重新起来,好振兴家族。

    毕竟他们两人已然被那窝阔台所唾弃,若是想要东山再起,那就只有重新找一个新的靠山了。

    而眼前的蒙哥,自然是最佳人选。

    “这是自然!”蒙哥亦是明了其中关卡,旋即朗声回道。

    三人相视之中,具是透着说不清楚的默契。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