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大殿上群臣斥责,露锋芒蒙哥掌军
    被这一吓,堂下之人好似被吓破了胆子,整个人无比失神愣在远处,竟是一言不。天『籁小说Ww』W.『⒉

    “启禀陛下!”自窝阔台身侧,那总是随侍左右的蒙哥却缓步走出,朗声说道:“是关于赤贼的事情。根据他的报告,那赤贼目前已经兵进真定府。而按照现在状况,只怕真定府已经落入对方手中了。”

    听到这事,窝阔台扫过史天泽、张柔两人,更显怒容:“看你们两个干的好事!”

    自他登基以来,先是覆灭金朝,后是派遣拔都西征覆灭欧洲等国,如今时候更是准备南下征服宋朝,孰料就在其志高意满以为能够彻底征服天下时候,却不知从何处冒出了一个赤凤军。

    这赤凤军不仅仅搅得中原是一团糟,就连整个蒙古乃至于远至欧亚大6另一端的远征军,也被波及到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莫不是他眼前的史天泽、张柔两人所造成的。

    可以说若非这两人在征服金朝时候立功甚多,其势力在整个中原一代也是盘根错节、关系甚是深厚,只怕窝阔台现在就有可能将史天泽、张柔两人处死。

    “臣!无话可说。”

    被这一说,史天泽、张柔两人具是面色羞赧,不由得低下头不敢辩驳,以免的再次触怒眼前的这位整个世界权势最盛的可汗。

    而立于两侧的文臣武将,亦是对着他们两人指指点点,隐隐中透着几分鄙夷,就连话语之中也带着嘲笑,仿佛实在嘲笑着这两位,竟然就连一介女子都比不上。

    窝阔台却更是生气,蓦地自王座之上站起来,甚是烦躁的走来走去,望见这两人更是恼恨,便伸出手指对准两人,连连骂将起来:“你们两个当然无话可说。以九万兵力攻击一万兵力,结果却是一败涂地,这就是你们两人给我的答案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拿掉你们的脑袋?”

    “没错。就这两个汉人,早就该处死了。还留着干什么?”

    “纵然立下再大功劳又如何?还不是汉人一个?跟咱们根本就不是一路。”

    “当初假惺惺阻止咱们屠城劫掠。说实在是,还不就是为了自己着想?”

    “还说什么为天地公理?笑话,那可是咱们攻下的,怎么就不能掠夺了?”

    “私筑庄园,自训士兵。若是再不处置,只怕这两人也会变成赤贼。”

    “……”

    便是旁边朝臣也是纷纷窃窃私语,话语之中更是透着歹毒,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遮掩,就是这么不断的侮辱着昔日曾经的同僚,只因为此时此刻,这两人早已经彻底失势,就算是今日侥幸保存自己的脑袋,只怕日后也再也无法恢复从前的辉煌了。

    被这一说,史天泽、张柔两人无话可说,皆是俯下脑袋:“臣等甘愿受罚!”

    如今时候,他们两人因为未曾剿灭赤凤军,可谓是立下滔天罪行,可以说唯有以死谢罪了。

    “好!好!好!你们两人既然甘愿就死,那我现在就满足你们。来人……”

    三声大喝,窝阔台立刻高声喝道,旋即就要下达命令。

    “可汗!”

    似有惋惜撇过远处垂下头的两人,蒙哥却是挺身而出,正好挡在两人之前。

    他看着身后跪坐在地的两位老人,不免感觉心中悲怜,便说道:“依小臣以为。两位老臣虽是有罪,但他们昔日也曾在我蒙古麾下开疆拓土,立下赫赫战功。可以说,我蒙古能有今日,实乃这两人之功。若是将他们两人处死,只怕会让整个中原难以自保。”

    窝阔台虽感诧异,不过见到劝谏之人乃是蒙哥,便不免迟疑了片刻,若是他人倒也罢了,眼前这位毕竟曾经是拖雷之子,也是最有可能继承汗位之人。

    其余诸人眼见有人插足,不免诧异起来,也是连连劝道,什么秉公处置,什么战败之罪,什么丧地之辱全都道出,只是为了置张柔、史天泽两人死地。

    窝阔台虽是不解,却也不是那等会被人摆布的愚蠢之人,立时挥挥手让众位大臣闭嘴,按耐住心头怒火,问道:“哦?那你说说究竟是什么原因?”

    “可汗。你可知晓那赤贼所打旗号是什么?”

    蒙哥斜眼扫过旁边的列位文武百官,借着方才缓缓诉道:“‘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还我河山、复兴华夏。’,可以说其目的便是为了打倒我们,进而彻底统治整个中原。殿下,你若是执意要将两位老将军处死,只怕便会让整个汉人彻底失望,以为要对他们下手。届时再被那妖孽蛊惑,只怕他们便会倒戈相向,反而成为那赤贼助力。到时候我等别说剿灭那赤贼了,便是我们是否还能够统治中原,也还是一个问题。”

    “哼!那些华夏之人向来愚蠢,如何能够和我长生天麾下的战士对阵?”

    另一边,却有一人略有挑衅的扫过蒙哥,言辞中颇为放肆。

    他叫做孛儿只斤贵由,乃是窝阔台之子,因为常常见到蒙哥跟随在窝阔台身边,所以心中便对蒙古充满嫉妒,每一次都要跟蒙哥作对。

    蒙哥凝目一看,立刻便解释道:“贵由。你可知晓那汉家之地不比我等所在的西北苦寒之地,其地肥沃无比,三到五亩之地便可满足一家五口生存。正是因此,所以在中原之处,汉民人口繁多,纵使经历数次战乱,依旧有上千万于众。而我朝人口不过数十万,便是控弦之士也只得十万人众。若是当真和汉人对阵,这点兵力当真不多。”

    “呵呵。若是这样,那你且说说你口中所谓的汉人,究竟是如何将大好河山先是送给了金朝,现在又被我们所统治?”贵由再次说道,目中透着鄙夷。

    蒙哥一皱眉,又是喝道:“但是若非史天泽、张柔两人,我等如何能够占领这中原之地?若是因此而怪罪他人,只怕那些汉人便有可能认为我等意图心存诡计,为求保命之下,定然会背弃我等,投入他人麾下。到时候中原不再我等手中,又该如何?”

    目光灼灼看着对方,蒙哥神情一片肃然。

    被这一说,窝阔台也有了一些想法,虽是有那贵由劝阻,他却也没有怎么搭理,便问:“那你觉得如何?”

    “依我看。不如将功抵罪,夺取他们两人军职、功勋,令他们两人执掌地方政事,安抚汉地百姓。一来能够彰显陛下仁慈,二来也可以借此稳定民心,以防再次出现赤贼这般状况。”自口中缓缓诉说自己的想法,蒙哥脸色始终平静如一。

    窝阔台不禁皱眉扫过史天泽、张柔,昔日的两人是如何的潇洒,然而今天他们却极其狼狈,宛如丧家之犬一样。

    窝阔台微微叹息,脑中这两人忠心耿耿、为国效命的场景历历在目,心中顿生无边懊恼,旋即回道:“那好。那我便按着你的想法,放他们两人一条生路。你们两位各自退下,记住务必给我确保治下安宁,不得在生赤贼之事。否则,我定然会取下你们两人头颅。”随后,他撇过还跪在殿上的两人,不免嗔怒起来:“你们两人还不快滚?还留在这里,是嫌丢人现脸吗?”

    直到这一刻,史天泽、张柔方才敢缓缓立起身子,苍老面庞之上透着几分感恩,低头回道:“多谢可汗宽宏大量,饶过我们一命。皇子之恩,等同再造,我等必然铭记于心。”语毕之后,他们两人方才转身离开此地,徒留一个孤零零的背影,被满朝文武看在眼中。

    “虽是如此。但是那赤贼终究还是大祸。”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窝阔台这才平息胸中怒焰,又重新坐会座椅之上,双眉紧皱透着懊恼:“列位。有谁能够助我铲除此女?”目光之下,落在殿中一人身上,便道:“巩彦晖,你乃中原出生,对中原之事素来熟悉,更兼勇武非凡。既然如此,那你可愿往?”

    巩彦晖身躯一抖,立刻便后退一步,低声回道:“这!小臣实力微弱、资历短浅,实在无法担当此任。”

    他是自家人知晓自家事,自然明白以自己的能力,决计无法剿灭就连张柔、史天泽两人都未曾剿灭的赤凤军,所以一见窝阔台谈及此事,便想要退后一步,以免招惹上身。

    乍闻这说辞,窝阔台顿时一愣,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这巩彦晖虽是勇武,但是其实力、资质以及战绩,和史天泽、张柔两人实在是相差甚远,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

    “唉!”想及此处,窝阔台不禁懊恼起来,“若非我蒙古主力在拔都的带领下正在西征,短时间内难以回援。而我子阔端也正在和南宋纠缠,无法回援。否则如何能够让这小贼这般猖狂?只可恨拔都不再此处,否则那赤妖如何能够嚣张至今?”

    说道西征,那却是他五年之前所下的决策,其名为长子西征。

    以成吉思汗之孙拔都任统帅,诸王子贵由、蒙哥等从征,因为各支宗室均以长子统率军队,万户以下各级那颜也派长子率军从征,所以被称为“长子西征”或“诸子西征”,而这次西征的主要目标则是钦察和斡罗思等地,待到日后甚至远及欧罗巴诸国,并且抵达埃及之地,可谓是横扫欧亚大6。

    而在这次西征之中,可谓是汇聚蒙古全军精锐。

    不仅仅包括拔都、不台、郭侃、绰儿马罕等等地仙人物,其中也集结了蒙古绝大多数精英分子,便是正在大殿之内的贵由、蒙哥两人,也曾经在这次西征之中历练过。

    只可惜西征军队太过深入,已然抵达欧洲区域,若要召回的话,一来一回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而现在距离西征军队回归尚有半年时间,根本就没有足够时间回来,进而解决赤凤军。面对这般状况,窝阔台虽是有心灭贼,无奈手上大半力量全在外面,根本就没有可用之兵来抵抗赤凤军。

    面对这般状况,朝中之人也纷纷噤声,不敢言以免成为矛头所指的对象。

    却在这时,堂下仲威却盯着众人诧异目光,自朝臣当中站出来,朗声说道:“启禀可汗。在下以为,有一人可堪重任!”

    “谁?”

    虎目凝视,窝阔台威势立生,大有若是不合心意,便会斥责之色。

    仲威虽觉身躯压力甚大,却依旧挺直腰杆,回道:“再在下眼中,昔日托雷之子蒙哥,可堪重任。”

    “他?”窝阔台顿感诧异,却是转过头望向蒙哥,似乎带着困惑:“他行吗?”

    “据臣所知,自西征归来之后,蒙哥已然勾连长生天,修成玄通之术。以他现在实力,足以和赤妖对抗。”仲威缓缓诉道,话音一转却是透着几分懊恼,又道:“而且可汗,那赤妖曾经是暗害托雷之人,昔日便是此女暗中潜入军帐之内,以毒药毒死托雷。这件事情,萨迦寺萨迦班智达也曾知晓。既然知晓那杀父仇人便在眼前,想必蒙哥定然是心存恨意,直欲杀之而后快!既然如此,那不如让蒙哥率兵前往,一抗赤贼?”

    “原来如此。原来那杀我弟弟的妖女还没死,她竟然还活着?既然如此,那更留不得这厮了。”

    窝阔台似是想起了昔日托雷音容,脸上顿时现出几分苦楚,便是目中也不由得落下几滴泪来,待到拭去之后他立时提振精神,期望眼神望向蒙哥,说道:“既然如此,那剿灭赤凤军的事情便交由你。”

    蒙哥立时单膝跪下,应声回道:“属下定然不负可汗期望,必将彻底剿灭赤凤军。”

    “你有着心思就好。但是正所谓将无兵不行。你虽是久经考验,已成地仙之躯,但是手下却并无分毫兵马。”

    窝阔台这才松了一口气,满是期颐看着蒙哥,旋即下达命令:“既然如此,那我便将仲威麾下兵马,还有包括张柔、史天泽麾下剩余兵马也一并交由与你,再加上巩彦晖、术虎乃、刘中以及应州郭胜、钧州孛术鲁九住、邓州赵祥,还有钦察部叛部俘虏也一并交由与你,合计兵力三万,务必确保将那赤凤军给我灭掉。”

    且闻可汗之话,自朝堂之内,一应将官纷纷年走出,皆是拜倒在地:“臣等必然不负可汗期望,剿灭赤凤军!”

    声音隆隆,震得整个宫殿都簌簌抖,似是为眼前这一幕也感觉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