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二章定方略谋局未来,做向导请君入瓮
    舟楫忙碌,士兵们正将自大陆泽湖心岛上发现的粮食以及各类财宝搬入军营。

    这些事情自有专门之人处置,所以王践行也就稍微有了一点空暇时间,正在湖边散步时候,他却注意到毛仁锋却神色怅惘,怔怔望着湖面。

    “怎么了?”王践行走上前,问道:“从小岛上回来之后,我就看你沉闷不堪,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毛仁锋双目茫然,自嘲道:“没什么。只是我感到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如果你当我是朋友的话,请告诉我!”王践行蹙眉问道。

    相较于之前那朝气蓬勃的少年,此刻的毛仁锋就和那迷路的旅人一样,透着一股茫然。

    嘴唇紧抿,毛仁锋先是低头望着地上,随后似是下定决心,蓦地抬头看着王践行,说:“你知道我爷爷是谁杀死的吗?就在之前攻打水匪,我发现了真凶!”

    “真凶?”王践行正欲庆祝,却发现眼前挚友那近乎痛楚的神色,便不免感到悲哀:“难道说……”

    “没错。正是我三叔!是他杀死了爷爷!”毛仁锋无力垂下,不禁握紧了双拳,牙齿也不自主的咬紧双唇,甚至咬出了血痕来。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他要当村长,并且投靠蒙古,所以就和水傀阴罗刹勾结在一起,策划了这一切。其目的,正是要协助蒙古,彻底歼灭你们赤凤军。”

    “原来是这样?”

    王践行听罢之后,这才感觉背心一阵发冷。

    先以杀死老村长为由撩拨赤凤军和毛管营村的关系,并且让那毛三叔顺利掌握毛管营村,然后由水傀牵制赤凤军,进而让蒙古大军赶来,进而将整个赤凤军一举歼灭。

    若是这两人计划成功的话,那他们赤凤军纵使不会覆灭,也会被整个重创。

    天见可怜,幸亏赤凤军军纪了得,这才没有惊扰到村民,从一开始便避开了整个阴谋。

    “那你三叔呢?”沉默良久,王践行终究忍不住疑问问道。

    这人对他们赤凤军抱怀敌意,可不能轻易放过。

    毛仁锋立时愣住,旋即回道:“他死了!被掉落的石头给砸死了。”

    “原来是这样?”王践行愣了一愣,旋即叹了声气,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吧!”

    “我明白!”

    毛仁锋脸色黯然,怔怔望着那辽阔水面,波光粼粼的浪潮拍打着河岸,荡起阵阵浪花,更不知吞了多少故事。

    那人既然死了,曾经的事情也就这样随风去吧。

    “唉,希望你尽快走出来,别被这阴影给困住了。”

    轻叹一声气,王践行深深的看了毛仁锋一眼,便自行离去。

    此刻的毛仁锋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只有等想通之后,才能够走出困境。

    约莫走了一顿饭的时间,王践行忽的想起自己之前的打算,就打听了萧凤目前所在的位置,想要知晓自己的这位主公是否愿意帮助自己。

    大抵是为了舒缓心情,此刻萧凤在处理完军中之事之后,便来到了大陆泽边上,脸颊被那轻许的微风抚动,总算是稍微感觉到一丝安宁。

    “主公!”来到此地,王践行不免紧张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的那些想法是否可靠,而且还是在如今赤凤军最为脆弱的时候选择离开,不得不说这在别人看来,几乎就是等同于背叛行径,所以他方才会有这般迟疑,生怕被拒绝。

    萧凤似是早有察觉,早已经转过身来,脸庞甚是温和:“你所想的萧月、萧星早已经告知我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尽情的畅所欲言。”

    王践行这才放松下来,“那边好。”深吸一口气随后便侃侃而谈:“既然主公已经知晓我的想法,那不知道主公是否愿意支持?毕竟若要在这里驻扎下来,少说也得数百人马,否则是断然无法将此地全数控制住的。”

    “当然可以。”轻轻颌首,萧凤回道:“你也知晓。经过一番战斗之后,我军中有部分士兵身体出现状况,他们只怕是无法继续参加战斗。所以你若是想要足够的兵力,大可将这些士兵留下。他们虽是无法继续战斗,但是历经数次和蒙古的战争,其经验相当丰富。若是配合火铳以及此地地形,那便足以自保无虞。”

    王践行心头一喜,旋即拜服:“那在下多谢主公!”

    “先别急着说谢。”萧凤摇摇头,忽的问道:“你且跟我说说,关于那些农庄,你打算如何控制?”

    “控制?”王践行顿时一愣,旋即透着几分懊恼之色:“这也是属下所困惑的。毕竟人心思变,我就怕会有部分农庄不受控制,以至于导致之后的事情。”正是这一点,让他始终没有把握,在这个处于蒙古腹心之地的地方建立根据地。

    萧凤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你可以考虑中华教。”

    “中华教?”王践行神色一愕,旋即恍然大悟:“你是要我传教?”

    “没错。正是传教。”萧凤颌首回道:“你在这里,完全可以将中华教的教义传播出去。凡是想要得到庇护的,就必须要加入中华教,否则的话便会被排斥在外。当然,那些新近加入的教士你也需要严守把关,除了有相应的教士作为举荐人外,还需要经过三到五年的审查。如此一来,便足以确保不被外人侵入。”

    王践行恍然大悟,却旋即透着几分困惑:“若是这样,那会不会太慢了?”

    “驱逐蒙古,复兴华夏,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非一年两年就能够成功的。当然,为了帮助你做事,我会安排马云冬以及杨辉帮你。马云冬熟知蒙古内部情况,而杨辉向来性格谨慎,到时候你们三人一起努力,应该能够在这里站住脚步。”萧凤又是说道。

    王践行立时一喜,要知道那王动曾为蒙古降军,和蒙古打交道可以说是经验丰富,而杨辉亦是曾经深入敌营,将敌人情报传递出来,也算是有勇有谋,若得他们两人帮忙,则建立根据地的事情便会更为顺畅。

    虽是如此,他却有些困惑:“但若是那些农庄想要叛逃呢?”

    “很简单。你只需要规定,只有身为中华教教士,才能够执掌农庄。当然,为了避免这些执掌农庄的独大,那就必须确保每一个农庄的庄主都要有五至七人,并且在进行决策的时候需要得到全员表决以及来自你们三人的批准。如此一来,那便可以确保多数农庄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萧凤斟酌片刻,虽是感觉有些不妥,但是她只好继续说道:“关于如何那些掌管农庄的人,你也需要时常以学习教义为名召回。若有背叛嫌疑,就地处置。这一点,你在这里拥有足够的权利。而且我也不会干涉!”

    说实在的,如此权力已然等同于裂土封疆,然而若要让王践行他们能够顺利扩张,那就必须给与足够的权利,如此一来才能够展现出主观能动性,进而给与蒙古莫大的打击。

    在这非常时候,也只有行非常之事了!

    听完这些事情之后,王践行只觉得心潮澎湃,几有登高疾呼的冲动,立时拜服在地:“在下定然不负主公所望,在这里开拓一片疆土。”言罢之后,他便转身想要开始自己的行动,却在这时萧凤忽的出声:“你且停下,我有一物要送给你。”

    莫运内劲,萧凤却自体内逼出一道黑白交错的光粒、浑如太极阴阳一般,然后说道:“此乃昔日战国时代纵横家所留玄种。当日我击败孔元措,炼化衍圣公圣力之后,这东西便沉入我体内。这东西于我无用,今日便赐予你。借着这玄种,你若是努力修行,日后应当也有成就地仙时候。”

    王践行更觉愕然,满是惊诧:“这东西,莫非当真要给我?”

    昔日时候,他见到萧月、萧星逞威击败水傀阴罗煞时候,曾经一度感觉绝望,以为自己是决计不可能达到她们这般程度,孰料转眼间却听闻主公说自己还有机会,如此情形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自然!”萧凤微微颌首:“我一向赏罚分明。你既然助我剿灭那水傀,获得足够的粮食,那便将此物曾与你又何妨?”话甫落,只将素手一动,这玄种立时脱手整个纳入王践行身躯之内。

    黑白劲气交错、阴阳变化浮现,立刻便让王践行如坠丹炉,感觉身躯犹如被烈焰焚烧一般,旋即更似置身于寒冬炼狱之中,幸亏旁边有萧凤以清净琉璃焰护持,否则他断然是承受不了这庞大的力量的。

    待到结束之后,王践行身形甫一落地,立时感觉身躯轻盈无比,宛如灵雀一般,仿佛有翱翔天际的感觉。

    这一下,便让他突破人阶,就此纳入真元境,这玄种果真有其奇妙之处。

    “去吧。”指了指远处汪洋,萧凤诉道:“你的才智应当不仅仅限于赤凤军之内,唯有走向更为广阔的世界,才能够开拓出自己的人生。记住了,莫忘初心!”

    “主攻在上,臣万死不辞!”

    紧握双手,王践行只感一身澎湃之力,旋即单膝跪地。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之前一直以为萧凤不过是实力强盛,故此能够有今日成就,然而看今天表现,那豁达胸襟当真是非凡人所能企及,也许正是这般坦荡方才令其麾下聚集如此之多的英豪吧。

    他站直身体,昂首阔步朝着远处走去,而那远处便是他的归宿。

    萧凤待到王践行离开之后,方才长叹一口气,又是侧目望着北方,说道:“接下来便是你忽必烈了。身为曾经历史上一统中国的元朝缔造者,你会给我什么样的表现,这一点可真的是让人期待啊。”话甫落,哪里还有她的身影存在。

    …………

    马蹄阵阵,扬起万千尘土,自远方踏着雷声而来,须臾间整个毛官营村已然被蒙古大军重重包围。

    见到这番场景,毛大叔虽感不妙,但是身为一族族长,他却也只有硬着头皮强撑着走出去,低声问道:“列位将士,不知今日再来,究竟有何要事?”

    自军中立时便有一骑冲出,手持长枪径直对准毛大叔,低声喝道:“你知道那赤贼究竟藏在哪里吗?”

    毛大叔被这长枪一指,双足战战兢兢,颤着声音回道:“禀告将军。小、小的实在不知!”

    “不知?你若不知,那今日便死在这里。”那骑兵冷哼一声,就作势举起长枪要落下来。

    被这一吓,毛大叔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跌倒在地,双股战战更有浑浊液体流下,当真是臭不能闻。

    自其后,毛仁锋跨步上前,却将那长枪挡在身前,低声回道:“各位军爷!我叔叔昨夜受了风寒不禁吓,若有什么可以问我!”

    “你?”

    微微侧目,忽必烈上下看了毛仁锋,不禁赞道:“你这厮倒是个汉子。当然,你若是说不出什么来,那就莫要怪我无情!”

    “小的明白!”

    头颅深深低下,毛仁锋虽是屈服,但也透着几分不卑不亢:“昨夜时分,那赤贼驻扎在距离我们村中七里之外的平乡。如果你们想要知道他们的去向,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平乡?”

    不远处,忽必烈忽的发声,念叨了两句。

    杨惟中却忽的问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在下不才,也曾修行过一段时间。所以便曾经前往那赤贼所在位置,好确保他们不会威胁到我们村。”毛仁锋缓缓诉说起来。

    杨惟中稍有迟疑:“原来是这样?”

    “既然如此,那你且在前方带路!”

    忽必烈一扬手中马鞭指向远方,一对狼目透着审视,从头到尾扫过毛仁峰的身躯,如斯气势压迫的毛仁锋几乎有呼吸凝滞的感觉。

    毛仁锋连连呼吸几下方才撑住身体,回道:“启禀殿下,在下这就开始。”随后便走在队列之前,领着身后一干人马朝着远方赤凤军转移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