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一章灭水匪缴获甚多,议未来开拓新路
    战事已了,天空中阴沉许久的乌云也渐渐散去。天籁小说WwW.⒉

    王践行远远望着这两位女子,心中惊诧不已,也不禁感叹在这貌似瘦弱的身躯之下,竟然藏着这般足以撼动天地的强大力量。而亲自教导出这两位巾帼英雄的那位主公,更是让人嗔目结舌,明白过来一个人若是坚定信念,究竟会爆出怎样的足以扭转天命的可怕力量。

    “两位主事!”

    收敛呼吸,王践行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朝着远处两人遥遥一拜:“岛中水匪已经被彻底剿灭,就等着两位主事确认这次的战利品。”只是脑中却是怅然若失,因为他知晓自己这一生,永远都无法达到这般境界。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这厮究竟搜罗了多少民脂民膏!”萧月嘴角微翘,透着轻蔑扫过远处漂浮的尸体,萧星亦是轻叹:“浮沉若梦、繁花易冷。纵使枭雄一世,终究不过一捧黄土。你便是能够纵横世间,又能享受多少呢?”

    两人身形微动,身似柳絮,自树冠之上飘然而下,足尖只在湖面踩了几下,便来到小岛之上。

    待到两人落定,便见眼前小岛之上,已然有上百人被捆绑起来,旁边则是手持铳枪的赤凤军士兵。

    这些水匪武器多数只是冷兵器,更兼没有纪律和组织性,所以在被赤凤军一轮打击,尤其是见到自家领都被诛杀,就纷纷失去了抵抗心思,被抓起来全都囚禁在这里。

    “所有人都在这里?”萧月不禁皱眉,透着几分厌恶。

    眼前这些人莫不是**上身、凶神恶煞,虽是因为被抓住而忐忑不安,但是那一对滴溜溜转的眼睛却甚是猥琐,让人看着就想要挖出来。

    王践行微微颌,回道:“没错。所有人一个都没逃走,全都在这里。”

    “那便好。若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让人知晓这里被我们所占据,届时只怕便会有麻烦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隐秘行事。”萧月微微颌,撇过远处那些水匪,轻哼一声:“至于这些水匪?将他们全部关押起来,正好作为开垦土地的民夫。”

    “在下明白。”王践行应声回道,旋即又说:“还有。之前我率队剿灭水匪的时候,听他们曾经说道此地有藏宝库!”

    “藏宝库?”萧月略显诧异,掠过远处水匪,问道:“找到了吗?”

    “属下已经找到。只是为了避免那藏宝库被人抢掠,所以只是派遣士兵把守,不许别人进入。若是两位主事愿意,可否随我进去一观:”王践行正了正心思,重新恢复沉稳,躬身应道。

    “既然如此,那你便带我们进去看看吧。我倒要看看那个所谓的藏宝库,究竟藏着什么东西来。”萧月颌回道,旋即便跟在王践行沿着之前打出的裂痕钻入小岛之中,进入了这个许久不曾重见天日的洞穴之中。

    洞穴之中甚是阴暗,更有一股潮湿之气,让人感觉湿漉漉的,挺不舒服的,就连空气也甚是浑浊。

    若非有新鲜空气自裂痕冲入其中,只怕是刚刚钻入这里面,这透着腐朽的气息,也足以让人彻底晕倒过去。点燃一把火把,王践行照耀着眼前的道路,开始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岩石,朝着深处走去。

    只见这小岛之内布满无数洞穴,一个个彼此勾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偌大的迷宫,足以容纳上千余人在其中生活。偶然有呼啸之声惊起,宛如鬼哭神嚎一般,让人心惊胆颤,却是狂风灌入洞穴、鼓荡所成。而在脚下,却是流水潺潺,显然乃是多年流水侵蚀而成,也便于取水。

    若是能够破开岩层开凿烟囱,便是在这里面灶火做饭也是有可能的。

    沿着这个迷宫行走,几人很快的便来到了一处洞穴之中。

    然而萧月一踏入这洞穴之中,便不免惊诧起来:“那厮果然罪孽滔天,竟然搜罗了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只因为在这稍显狭窄,仅有寻常客厅大小的洞穴之中,遍地都是金银财宝。

    在火炬的照耀下,这个洞穴之中堆放着的金锭、银锭以及各类银币、金币皆是释放出璀璨光辉,除此之外还有包括耳坠、手镯、项链、吊坠之类的饰也一并收罗其中,甚至就连玛瑙、翡翠、玉石之类的珠饰也颇为繁多,让人不得不感叹,这里究竟是从何处得来如此庞大的礼物呢?

    “这些东西,只怕除却了那官府存储之外,大部分都是附近居民的。”萧星轻轻一叹,却是透着哀伤。

    在她目光之中,那些耳坠、手镯、项链之上尚且带着黑色污渍,甚至还有一粒粒金牙也被收罗在这里,很明显这些珍宝的得来经历了一番斗争,否则不可能留下这些污渍的。

    再结合之前他们所看到的森森白骨,更是可以看出来其中一大部分的财宝,全都是从这些死去的尸之上得来的。

    或者是,那些人或许便是因为水傀的存在,才导致自己死在路上。

    萧月想着曾经见过的白骨谷之中的凄惨场景,不免感觉到几分哀伤,立时对着王践行喝道:“将所有金银财宝尽数收罗,然后用小船送到军中。记住了,任何人不得沾手,否则斩!”

    如此庞大的财宝,他们赤凤军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所以便打算将这些财宝全都转移,充为军用。

    毕竟来日方长,待到日后遇到什么危机的话,这些黄金、白银定然会派上用场。

    王践行立刻应声回道:“在下明白。为了确保这批财宝安全,在下会亲自将它们送回军中的。”眉宇间透着严肃,随后他又是迟疑了片刻,说道:“禀告两位主事,除了这些金银财宝之外,在下还另有现。”

    “什么现?”萧月饶有兴致的看着王践行。

    王践行立时回道:“那一处也是我偶然现的,所以还请两位跟我一起前往。”三人继续朝着深处走去,待到走到一处之后,陡见视野变得开阔,旋即就见眼前满是堆积的粟米以及小麦,满满的甚至将整个山洞全都堆满,部分甚至掉落水中,被那湍急水流带走。

    这些粮食虽是被水浸泡,出一股霉味,但是依旧让三人惊讶无比。

    若论乱世之中,什么最重要?

    那莫过于粮食了!

    这水傀阴罗煞在这聚敛如此之多的粮食,只怕所谋不小。

    萧月立时欢喜,脸上带着笑容:“若得到这么多的粮食,那我军便不愁没有补给了。”

    “正是如此。此地饱受旱灾折磨,其上农民早已经抛荒弃土逃难去了,短时间我们根本无法恢复农业生产。若是得到这些粮食,咱们便可以以这批粮食为根本,吸收附近残存的农夫,组织他们在这里垦殖土地,建立根据地。其中生产的粮食也完全可以屯于此地,以便日后行动。”

    萧星亦是赞道,看着王践行越欣赏,旋即便道:“王会长。你能为赤凤军建立如此功绩,主公定会不吝奖赏。说罢,只需要是我职责范围内的,我定然会助你一臂之力。”

    “那多谢主公恩典。只是在下心中尚有一个想法,不知该不该说?”王践行立时大喜,旋即却有露出几分为难之色,透着几分迟疑。

    毕竟他所言之事,只怕会触怒萧凤,甚至可能会让整个赤凤军也产生分裂的可能。

    萧星感觉困惑,便问:“既是想法,你尽可以说。主公心思豁达,纵然拒绝也不会怪罪于你。”

    “既然如此,那我便说了。”王践行深吸一口气,缓声诉说:“如今我赤凤军情形两位主事应当知晓。虽是数次击退敌人进攻,无奈蒙古势大,完全无法抵御。若是赤凤军有个万一,只怕咱们便有可能全军覆没!所以我想是不是应该留下一部分人……”

    顿了顿,他却是透着几分谨慎掠过萧月、萧星脸庞,唯恐这话会让这两人厌恶。

    果不其然,萧月脸色顿时差了许多,语带威胁:“你是想留在这里?”

    “姐姐。你莫要生气,且听他继续诉说。”萧星在旁劝道,亦是以目示意,让王践行继续诉说心头理念。

    王践行深吸一口气,又道:“我的意思是,将部分难以转移的伤员安排在这里,然后召集此地的农夫,伪装成百姓在这附近建立农庄。当然,名义上是村庄,但是实际上行的却是军屯之事!这样的话,我等便可借此机会潜入扎入蒙古腹心之地,只待有朝一日再回来的时候,便可以里应外合,一起击溃蒙古大军。”

    这番话语,却是他之前在听闻萧凤诉说根据地时候便产生的想法,如今时候见到这湖心岛之后,心中想法便越来越盛,直到现在方才开始成型。

    “你的想法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萧星仔细思索,旋即问道:“但是你要知晓,这其中光是隐瞒自己的身份便极为困难。更何况蒙汉有别,若是遭受蒙人欺压,你又该如何?”

    “这点无须担心。”

    王践行开始解释起来:“历经数十载战乱,这中原早已经满目疮痍。若是那蒙古想要长据此地,那便只有休养生息,如此一来方能培植民力,让自己能够统治整个中原。而蒙古之人粗鄙不堪,无法治理地方,定然要依赖当地族民。如此一来,我便可以借此机会,在他们治下安排奸细。届时培植力量、传递信息,更可以让我赤凤军继续扩大。”

    “此计虽好。但是若是被那蒙古之人现又该如何?你也知晓,那蒙古大军势力庞大,并非一般人所能抵御。”萧星又道。

    王践行又是满怀自信的笑道:“那又如何?你也知晓,蒙古人数不百万,其中可战之兵不足十万。我只需将此地农夫组织起来,每一位皆是配备简陋铳枪。他们若是赶来,我便会组织民兵抵御。若是十个百个或许不行,但若是成千上万,那就足以抵御蒙古大军侵扰。若是数量过十万,届时颠覆整个中原,也不过是反掌之间。”

    若非有火铳现世,他这个想法或许不行,但是如今火铳既已出现,那便足以颠覆一切。

    训练一位能够达到真元境的武者,非是拥有千亩良田之家,便无法支撑,而且还需要持续二三十年的投入,即使如此也不过是十之一二罢了,余下的莫不是庸庸碌碌,实在是无法成功。

    然而训练一位能够使用铳枪的士兵,却只需要十来斤钢铁、外加一些硫磺、木炭以及硝石,再加上一两个月的训练便可。

    一方充其量只有近千位,但是一方却过十万余众,甚至可能会达到上百万余民,这一点足以彻底颠覆这个世界原本的格局。

    当注意到火器被萧凤创造并且运用在战场之上后,王践行便注意到了这一点的变化,所以他打算留在这里赌,赌那些鞑子究竟能不能压制整个中原。

    萧星斟酌了一下,感觉自己几乎已经被眼前这人给说服了,于是她定了定心思,回道:“你这个想法虽是不错。但是却也存在诸多问题,比如说到时候各处农庄统合问题,还有各部隶属问题以及最重要的思想问题。毕竟人心难测,若是有人投靠蒙古,那到时候我等又该如何处理?”

    “这倒也是!”

    王践行仔细一想,也察觉到自己思索的缺陷。

    他光是注意到火枪诞生对武者的威胁,却未想到因此而带来的另一方面的变化,若是有人无法抵御蒙古人分化、瓦解,那他们又该如何?

    更为重要的是,如何统合整个中原百姓也是一个难点。

    他们毕竟还是要潜藏在暗处,所以注定无法如同官府一样直接派遣官吏,这样的话就需要换一种方式。

    若是类似于道教、佛教那样以宗教为纽带、以寺庙为核心的扩大影响的话,更容易被蒙古所针对,进而重演昔日全真教一途的覆辙。

    正是这一点,让王践行感觉有些头疼,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处理。

    这一次缴获颇丰,三人也不敢多做停留,以免横生枝节,所以很快的便调集兵力将这里的粮食搬走了五分之三,至于那些财宝却只拿了三分之一,万两黄金以及三万两白银作为军中备用,剩余的全都留在此地,作为开拓根据地的启动资金。

    待到所有事情全部完毕之后,那蒙古大军也已然追来,就等着和赤凤军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