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章大陆泽剑气纵横,炫音出无所遁形
    “藏于小岛之下?看来那厮倒也有些本事!”

    萧月神色一愣,旋即笑了起来。

    王践行立刻恍然,旋即下令:“立刻派遣所有人下水,搜查岸边。若是那厮藏在山腹之中,那附近定然会有入口处。”

    “若是这样的话,那便合理了。”

    毛仁峰亦是恍然大悟:“那厮之所以能够在这大陆泽盘踞良久,便是因为藏身于这小岛腹中。若是有人前来围剿,他只需要藏在这岛腹之中,那边没有人可以发现。便是发现,也是难以攻破。故此才让此人盘桓至此。但是若要攻下此处,仅凭我等可能吗?”

    王践行胸有成竹,自信回道:“当然可以。这天下还没有我们赤凤军无法攻破的防御。”言罢之后,他立刻吩咐道:“所有人将武器准备好,如果找到入口,立刻随我一并攻入其中,彻底剿灭那厮。”

    “不必了!”

    却在这时,萧月却是嘴角含笑、双目如星,玉净面庞透着几分灼热:“既然那厮藏在这小岛之内,那们他们定然会再洞口之处设下埋伏,我等若是以此洞口闯入其中,那定然会遭到敌人攻击。如此让士兵受到损伤,那便不美了。”

    王践行有些诧异,问道:“那我等又该如何?”

    “很简单。只需要将这山岩给击穿便可以了!”

    笑容更甚,萧月却是朗声说道:“尔等且退到十丈之外,以免被波及了。而现在,就看我如何将这藏匿起来的老鼠,给轰出来!”话甫落,已然将体内剑心摧至极限,娇躯之上陡升冲天剑气,剑气直冲云霄,便是那正撒落而下的漫天暴雨,也为之一凝皆被这剑气冲毁,乌云也为之散开,洒下一片灼灼阳光。

    剑华越来越盛,几乎已然凝聚成型。

    手握这长达数十丈之长的断霄圣剑,萧月尽提一身真元,已然将这断霄圣剑凝练如一,汇成一柄只得寸许来长的小剑,口中轻诧一声:“断霄圣剑——一剑裂山河!”,旋即便将这小剑朝着小岛猛地一击。

    “轰!”

    但闻轰然之声不绝入耳,众人齐齐感觉脚下猛地一晃,几乎站也站不稳。

    而这小岛,却似遭受磅礴之力袭击,宛如地震一般,尘土飞扬已然遮掩住整个天空那个,而整个小岛亦是如同那蛋糕一样,在这锐利圣剑的兵锋之下,被切出一道道足以容纳人进出的洞口,而从洞口之中一阵阵惊慌之声全数冒出,很明显藏在这山腹之中的水匪也被这几乎等同于灭世一般的场景给吓住了。

    王践行心头一喜,立刻便身先士卒一步跨入洞口之内,喝道:“诸位,随我一起冲去其中,彻底剿灭盘踞这里的水匪!”

    紧随其后,包括严卫、毛仁峰等人,也纷纷跟上冲入那山洞之中,一时间枪声响起,立时便让躲在这山洞之内的水匪连连哀嚎,更显混乱。

    “好个妖女。我未曾打扰你赤凤军,你为何来此挑衅?”

    却在这时,万千潮水纷纷上涌,汇成一个足有十来丈高的浪头,而从山洞之中冲出一个身影,傲立于浪头之上,恶狠狠的看着萧月。

    只见他双手一挥,万道潮水纷纷朝着小岛涌来,似乎要将所有人全都淹没。

    萧月冷笑一声:“如同尔等水匪,戕害百姓、余毒生灵,自当人人得而诛之。”目光逼视,剑气更是强盛,顿时逼得那无边浪潮纷纷倒退,护住身后众人,旋即更是说道:“你若识相束手就擒,我尚可饶你一命,若是不愿,那就死!”

    话甫落,萧月周身顿时为清白剑气裹住,剑光一纵已然冲霄而上,一挥手百丈剑气立刻横扫而去。

    被这一扫,水傀阴罗煞顿感身躯如遭兵锋,寒意侵入骨髓,也不敢抵御连忙将身一转,却是纳入潮水之中,转眼间已然消失无踪,口中兀自不肯罢休,张口便骂。

    “好个妖女,你当我不敢杀你?待我将你擒下,非得将你做成那千人骑、万人跨的贱婢。”

    “哼!就凭你这四处逃窜的本事,也有此能力?今日之时,这里就将是你的坟墓。”

    萧月也是不肯罢休,拖曳锐利长剑,已然身化锐光尾随而上,神念锁定之下,透过重重水层已然锁定那水傀身形所在之地,便是一剑挥去。

    这一剑气势磅礴,立刻便将整个湖面整个切开,便是那布满淤泥的湖底,也被整齐划一的切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消失了?”

    略显诧异,萧月细细锁定周围湖面。

    却在这时,自其身后却有无数水珠汇聚,待到水珠汇聚成型,却是化作一道无形水网,几有十丈之宽,四面八方将萧月上下左右前后全数锁定,旋即便朝着萧月整个罩来。

    “刷刷刷!”数剑,整个水网立刻崩碎,却让萧月从这水网之中逃出。

    然而刚一逃出,于大陆泽湖面之中,数百道水箭凌空射出,虽是夏天时刻,这水箭却在空中时候便凝结起来,变成一柄柄锐利冰箭,皆是朝着萧月射来。

    这冰箭锐利非凡,不比那神臂弩弩箭差,寻常武者是断然无法承受的。

    萧月目光一凛,素手一挥,万千剑气劈面冲出,已然将那漫天冰箭尽数击碎,口中轻斥一声:“哪里逃!”旋即纵身飞跃,想要将那水傀阴罗煞抓住,无奈被这冰箭一阻,她却是再也无法锁定那厮的位置,只能让这家伙潜入这貌似无边无尽的大陆泽之内。

    她的圣剑锐利无匹,绝非凡物所能抵御,若是被伤到之后,不敢说是危及性命,但行动能力丢失两三成却是肯定的。

    然而在这漫天大湖之内,萧月若是无法锁定目标,那她的断霄圣剑便难以斩杀此人,再强的招数终究还是只有命中敌人,才能算是杀招。

    而若是让这水傀就此逃了,那他只怕日后便会报复赤凤军,为除后患萧月决意继续追。

    真元难以蓄持,萧月虽借惊人实力实现短暂留空的可能,但是毕竟长不能久,身形一晃已然朝着水中跌落下来。

    似是察觉到萧月动静,整个潮水立起莫名变化,一道漩涡已然冲天而起,转眼间便化作一条水龙张牙舞爪朝着萧月咬来。被这水龙一冲,萧月虽是仗着断霄圣剑锐利无匹,将其整个击碎,无奈真元尽数纳入断霄圣剑之内,难以控制掉落方向,“砰”的一声便被整个压入湖水之内。

    “嗯?”

    神念所到,萧月立刻感应到周遭森冷杀意,再度催动体内剑心,剑气自体内冲出,立刻便将周围三丈之内的湖水尽数迫开,露出一个空荡荡的圆形区域来。

    随后,断霄圣剑再度斩出,立刻便让那漫天潮水“砰”的一声,自上而下化作两半。

    在这断霄圣剑的神锋之下,便是流水也被整个斩断。

    未曾料到此节,那藏在湖水之中的水傀阴罗煞发出一声惊呼,旋即便压住声音,只是潮水之中,终究还是多了一点血腥之气来。

    嗅到一道腥甜血腥之气,萧月立时仗剑直刺,就要将那水傀阴罗煞击杀。然而那厮终究反应迅速,早就身形藏入潮水之中,迅速遁逃。

    “啧!这厮倒是贯会逃跑。”

    张口骂道,萧月纵身跃到旁边一颗柳树之上,眺望着四周,然而一想之前遭遇,就不免感觉嗔怒。

    若是在陆地之上,她早就将那厮给杀了,无奈在这大陆泽之中,更兼周围暴雨连绵,实在是太干扰视线,令她总是无法锁定对方身形所在位置,无法给与致命一击。

    正要追上去时候,却见远处萧星飘然而来,也是一样落在树冠之上。

    她见到萧月正欲冲去,立刻纵身前来一把拉住萧月,将其阻住旋即劝道:“姐姐,莫要冲动,不然的话会中对方奸计的。而且我们置身于这大陆泽之中,更兼下着暴雨,更是要小心谨慎。否则等你真元耗尽,岂不是就要变成待宰的猪羊,任由对方摆布了吗?”

    “我知晓。只是那厮贯会藏匿,我实在难以确定对方位置。”萧月恨恨回道,眉宇间透着恼怒。

    一想到那厮逃走可能造成的祸患,她便感觉心急,故此想要尽快解决此人,只是此人太过奸猾,直到现在都未曾暴露自己的身形,始终躲在湖水之中,窥伺两人。

    萧星宛然一笑,回道:“若是确定对方位置,我有方法。”手一招,周边柳条纷纷纳入手中,却是变成一只柳琴。

    柳琴旋即被她丢入水中,纵使被浪潮连连拍打,却依旧纹丝未动,很明显是被加持了玄通之力。如此这般,不一会儿整个大陆泽周围,便被萧星丢入数十个柳琴,星罗密布在这小岛附近,确保没有一处遗漏。随后,这柳琴便开始震动,一道道无形声波顺着潮水,朝着四周围荡去,直到扫到什么坚固的物体之后,方才会停滞然后被其余木琴所探知。

    “这是做什么?”萧月略显诧异,问道。

    萧星回道:“回声定位。根据姐姐所说,那蝙蝠便是用这种方式确定位置的。所以我便想出此招,进而搜索到对方位置。”此刻,她已经紧闭双目,全力以赴感应那木琴传来的信息,进而搜索到对方的位置。

    大约等了有数分钟之后,萧星忽的睁开眼睛,喝道:“找到了!”

    莫运玄功,只见远处数个木琴一阵嗡鸣,凭空中汇聚无边水珠,彼此勾连起来一道道水丝,水丝互相交错起来,却是硬生生化作一道以水线形成的罗网。

    罗网越来越小,最终只有丈许大小,却是将一人生生困住,并且将其从湖中生生拔出,终于展露在众人的眼中。

    “那便是水傀阴罗煞?”

    定神一看,萧月只感厌恶。

    只因为眼前之人身形甚是矮小,身上仅穿一见犊鼻裤,脸上阴森森的望着布满阴郁之色,两只绿油油的眼睛透着几分贪婪好色,头顶之上也只有稀疏头发,完全便和那水鬼一般。

    “你们两个贱婢,莫非以为这般手段,便能够挡住我吗?”这厮甫一现身,立时便催动手中一对分水乌梭,这一对分水乌梭之上陡然绽放无边光辉,却是将周遭潮水尽数吸摄而来,纳入那罗网之中。

    潮水越来越多,很快的便将整个罗网充满,然后让整个屏障越来越大,甚至渐渐的又崩溃之虞。

    这一刻,他却是想要汇聚无边水汽,将这屏障生生撑爆。

    被这一冲,萧星嘴角立刻沁血,这番隔空控制着罗网,令其不至于崩溃,实在是颇耗心力。眼看着那罗网渐渐有崩溃之虞,萧凤嗔怒一声:“哼!你以为你还有机会?”话甫落,身形已然化作剑芒,便要阻止水傀阴罗煞。

    “哈哈。你以为就凭你,能够阻挡我吗?”水傀阴罗煞冷冷一笑,猛地一催手中乌梭,漫天罗网顿时崩裂,无数潮水纷纷冲出,旋即就欲朝着远处飞奔而去。

    无奈正当身形前冲时候,他却感觉身体一滞,低头一看那无边水丝却是纷纷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根本无法动弹。

    而在远处,萧月已然纵身赶到,只见底下水傀阴罗煞那惊愕面庞,信手一挥断霄圣剑直冲而来,就将此人罩入其中。水傀阴罗煞却不甘心就此俯首,连忙将手中分水乌梭催动起来,漫天水汽凝结成盾,想要将这断霄圣剑挡住。

    无奈断霄圣剑实在太过锋锐,“砰”的一声便已然冲破盾牌,直直打在水傀阴罗煞胸前,令其口吐鲜血连连倒退,眼中满是愕然,更是透着困惑:“为何要杀我!”

    他未曾得罪赤凤军,也未曾襄助蒙古大军,如今赤凤军一来便将目标直指自己,这般祸事更让他困惑不解。

    直到现在水傀阴罗煞依旧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进而招致如今灾祸。

    萧月却未就此罢休,纵身上前猛地一挥:“纵兵劫掠,屠戮百姓。如此行径,岂有活命之理?”圣剑落下,立时便让此人枭首,只留下一具残破尸体,随着潮水一摇一晃,此人再也没有往日的威风,而这大陆泽也终于从此人阴影之下逃出来,重获新生。

    不远处,萧星已然运起轻功来到此地。

    她扫过那具尸体,不免透着几分无奈:“非是你无罪,实在是为了我赤凤军大计,唯有请你败亡罢了。”

    天空中,乌云开始散去,几许阳光落下,却是照在她们两人身上。

    圣洁如仙、皎洁如月,当真是翩翩仙子、浊世佳人,更是让人生出几分神圣之感,几乎以为乃是救世圣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