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九章寻旧友方知位置,聚船队深入大泽
    毛官营村,初阳时分。

    此刻阳光初升,正是一日劳作时候,村中的村民也开始忙碌起来。

    王践行踏入其中,想要自这村中探知是否有那水傀阴罗煞的痕迹,却见那暂摄毛官营村村长一职的毛大叔脚步匆忙、眉宇困锁,似是被无形之事所困扰。

    王践行立时上前,问道:“请问村长,请问您究竟有什么事情,这么惊慌?”

    “你是赤凤军的人?”毛大叔双目湛然,连忙拉住王践行的双手,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毛仁峰?你能不能帮我找找?”

    王践行心中咯噔一下,立时问道;“毛仁峰?他怎么了?”

    “唉。你是不知道。在你们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又有贼进入咱们毛官营村之中,企图将咱们村的祖宗坟给扒了。那小子嗔怒之下,直接追在贼后面,一路上也不知道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毛大叔连连摇头,继续说道:“这不,他他一整天都没回来了。唉,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要知道他可是二弟唯一的独苗,若是他也死了,那二弟可就彻底绝种了。”眼泪婆娑,显然是对那失踪未归的毛仁峰心存思念。

    “既然如此,那我便帮你一起找!”王践行应声回道,旋即便让身后跟随自己的一干人马纷纷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出毛仁峰的踪迹。

    于是,包括王践行几人还有毛官营村的众人,全都开始搜索毛仁峰的踪迹。

    四下搜索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终于在大陆泽附近传来讯息,一行人立时赶到,就见在岸边正趴着一人。此人衣衫破烂,置身于混水之中,丝丝血渍自其身体逸散而来,让整个场景触目惊心。

    毛大叔一见这场景,整个人立刻便慌了起来,赶紧朝着那人走去,翻开身躯一见自己熟悉的相貌,立刻嚎啕起来:“三娃子啊!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呢?你死了,让我怎么和你死去的二叔交待啊。”

    “怎么死了?难道他也糟了毒手?”王践行立感惊讶,旋即走上前去想要查看一下毛仁峰的伤势。

    只是将手摁在毛仁峰胸口之处时候,他却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波动,这股心脏跳跃的声音相当微弱,但是却也没有瞒过王践行明锐的触感。

    他一抬头,对着毛大叔喝道:“他还没死。他还有救!”

    “还有救?可是他……”毛大叔一脸困惑,抬起头看着王践行。

    王践行颌首回道:“没错。虽然身躯受损眼中,但是心脏还在跳动着,若是有我主公出手,他定然能够安然无恙。”

    以毛仁峰的伤势来说,相较于寻常人来说的确是等同于重伤,处于这种状态那就等于死亡了。但是若有萧凤再次,那这样的上伤势可断然无法取走性命。

    清净琉璃焰的神威,可不是虚传的。

    一行人立刻帮忙,将毛仁峰的身躯抬起头,送到了萧凤身前。

    萧凤听罢王践行的诉说,也应允下来,运起清净琉璃焰将毛仁峰裹入其中之后,就让其身体所收到的那些伤势纷纷复原,便是呼吸也变得流畅许多,只需要是稍微休息一下,便能够活动自如。

    时间流逝,转眼间已是星辰列空。

    这时,毛仁峰口中呻吟一声,这才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他这一动作,也立时便让旁边照料许久的王践行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脸雀跃的看着自己。

    见到这位好友苏醒,王践行忍不住心头欢喜,立刻便问道:“你怎么回事,为何会躺在岸边?究竟是谁打伤你的?”一番连问,立刻便让毛仁峰不禁咳嗽起来,也让王践行知晓自己太过焦躁,便按捺心思,嘱咐道;“你刚刚从昏迷中苏醒,体力尚且不支。若是感到累了,那边明日再谈。”

    “不了。还是现在就说吧。不然的话,只怕就迟了。”毛仁峰长吸一口气,方才按耐住心头触痛。

    他双目茫然,似是陷入之前场景,回道:“你可知晓我在那大陆泽之中见到了什么?”

    “水傀阴罗煞?”王践行问道。

    毛仁峰也是武学奇才,一身武艺亦是非凡,在整个毛官营村之内也是顶尖一流,在这里能够打伤他的,也就只有水傀阴罗煞了。

    长吁一口气,毛仁峰缓缓说道:“没错。”说完之后,却是露出几分苦楚,因为在昏迷之前,他还隐隐约约见到一个熟悉身影,只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伤势太重,终究还是没能看清楚对方相貌来。

    乍闻这个消息,王践行倒吸一口气:“你确定?”

    “千真万确!若非我拼死反抗,只怕我还未必能够逃出生天。”微微颌首,毛仁峰目中透着几分害怕。

    当时若非他急中生智,及时跳入湖中藏在湖底,只怕根本逃不过那人搜索,更勿论能够活下来了。便是如此,在耗尽一身体力之后,他也终于体力不止倒在岸边。幸亏有王践行等人相助,只怕他这一次便是在劫难逃了。

    王践行心中亦是愕然,仔细想着:“若是蒙古之人,那这一次恐怕就糟糕了。”

    不敢懈怠,他立刻便寻到萧凤,将此事告知萧凤。萧凤了解之后,立刻便让萧月、萧星两人出阵,以她们两人的实力足以应对寻常之人,便是有地仙出阵,也足以保全性命屋宇。

    得到萧月、萧星助阵,王践行立刻便开始搜罗小舟,并且征召士兵,准备潜入大陆泽之中,将那水傀阴罗煞给找出来。

    阳光已晴,小雨初歇。

    此刻已是清明时节,故此天气总是有些阴沉沉的,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而在这连绵大雨之中,也并非行军的良好时机,更非战斗的绝佳时刻,因为在大雨之中,弓弦会被浸湿而变得无力,刀剑会因为视线被迷糊,而无法看清楚目标所在。所以无论是赤凤军还是蒙古大军,俱是停止行军,而是在军营之内整训士兵,等待着战斗的到来。

    但在大陆泽边上,二十来条条小舟却是横列水面之上,静等着出发。

    大抵是因为雨势连绵吧,这水泽已然上涨许多,将一些沿岸农田都给淹没,眼前也是一片汪洋,宛如置身于大海之中。

    仔细查看了一下身上携带之物,王践行最后看了一下眼前众人,说道:“各位。关于这一次的任务,你们都知晓。那水傀阴罗煞实力非凡,不仅仅能够操纵控制植物攻击,也可以凭空制造毒雾,让人没有招架之力。所以我将这一次的行动分为两组,一组为侦察组、负责侦查对方位置所在,其负责人便是我、严卫以及毛仁峰。第二组则是援军,以主公所派来的两位主事为主,目的在于歼灭对方。这一点,你们知道了吗?”

    “我等知晓!”

    众人齐声喝道。

    王践行这才稍稍安心,又见身侧立着的两位俏丽女子,身形三尺之内,并无丝毫雨水侵入,尽显一身超绝功力。

    他心中赞叹之下,也连忙欠身感谢道:“这一次,还是有劳两位主事了。毕竟接下来对付那水傀,只怕还要仰仗两位出力。”

    “无妨!这一次来,师尊和我们说了,全部计划以你为主,我们两个只是协助,其目的不过是歼灭那盘踞在此地的水傀罢了,王教士无需挂碍。”萧月轻轻颌首,应声回道。

    “能得两位帮助,实乃我毕生荣幸。”

    王践行深吸一口气,又是扫过众人一眼,沉声喝道:“出发!”

    这一声令下,二十多条白线立刻冲去,依着毛仁峰所指示的方向,朝着大陆泽深处奔去。

    船队越来越深,而天空随着雨势强大也越来越暗,几乎置身于黑暗之中,可谓是双手不见五指。面对这般状况,王践行不禁皱眉,透出几分懊恼之色来。

    若是这般状况,莫说是找出水傀阴罗煞藏身地点,便是能否重新回归岸边,也是值得忧虑的事情。

    见此情况,萧月便侧目看向萧星,萧星立时点头,回道:“姐姐,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旋即取出身后木琴,双手开始拨弄琴弦,琴声立刻透过狂风浪潮纳入众人耳边,鼓荡着每一个人的心肺。

    这一下,立刻便让众人感觉眼前一亮,百丈之内犹如白昼,再也无法遮住实现。

    以琴声为别人加持诸般异能,从身躯愈合能力的增进,再到速度、力量加持,甚至包括幽暗视物、驱逐邪术、固心定本乃至于诸般祸心之法,这便是萧星九韶炫音的妙处,如今用来自然是让众人得此庇佑,不再惧怕那狂风暴雨。

    得此加持之后,毛仁峰虽感稀奇,但也知晓自己任务,便领着众人朝着大陆泽深处行去。

    也不知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越是深入大陆泽深处,四周围的藤蔓便越来越多,而那些插入水中的大树也越来越多,一个个枝杈和藤蔓彼此交错连接,都快形成一座座小小的岛屿,以至于将整个水面都切割开来,只能沿着那狭窄的水道继续前进。

    直到行到一处小岛旁边,毛仁峰才回道:“之前我遇袭的地方就在这里!”

    王践行仔细一看,便觉奇怪,问道:“你确定就是这里?”并非他怀疑,实在是因为眼前的小岛太过荒凉,上面孤零零的什么植被都没有,也没有可供藏身的山洞之类的玩意,就那么耸立在大陆泽之中。

    “我确定,就是这里。因为这里还有我留下来的剑痕。”毛仁峰指了指旁边一颗巨树,坚定的点了点头。

    众人望去,便见那巨树之上,正留有数道剑痕,剑痕深入纹理之内,透着几分刚劲之气。

    王践行眉头紧皱,苦苦思索起来,既然此地留有剑痕,那对方定然藏身此地,但是那能够藏身的小岛却毫无“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到那座小岛上去看看。或许他们在那小岛之上留有什么隐秘的机关也说不定。”

    一行人纷纷将船靠在小岛之上,开始踏足眼前的这个小岛。

    大概是久受水体侵蚀,这小岛周围已然被潮水冲出一个个沙滩,而岸边也是耸立着一块块巨大的礁石,因为长年累月的侵蚀,它们已然被冲出一个个嶙峋洞穴,被那狂风一吹,更是荡起一阵阵呜咽之声,似是鬼哭狼嚎,让人胆战心惊。

    王践行四下望了一下,只见这小岛之上并无丝毫人烟,便嘱咐道:“我们分散开来,查看一下这上面有没有什么洞穴。”

    一行人各自散开,开始沿着这小岛搜索。小岛并不大,方圆也就三十来丈,也就和足球场一般大小,所以很快的便被众人从头到尾彻查了一番。

    等到搜索结束,王践行询问诸人,却只得到众人摇头,这样反而让他更是困惑。

    萧月看着奇怪,便问道:“有什么发现?”

    “没有!在这小岛之上,我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就连可能遗留下来的人物粪便,还有一些篝火之类的痕迹都没有。在这小岛之上,应该没有人生存才对。”朗声回道,王践行感觉有些失望。

    他本以为只需要依着毛仁峰之前的走向,便可以找到水傀阴罗煞的藏身地点,未料到今日来到这里,却依旧是毫无发现。

    萧月指了指远处那些树林,问道:“会不会藏在那些树上面?”

    “不可能!”摇摇头,王践行否认道:“我看过那些树了。那些树基本上都是柳树。柳树无法长高,其树干也极为纤细,是断然无法承受住木屋的。而在这种狂风暴雨的情况下,靠着木屋是断然无法支撑起来的。那些人不可能居住在柳树上面。”

    “若是这样,那那些人躲在这里?亦或者他们并不在这里?”萧月不免皱眉,眉间透着一股懊恼之色。

    若是他们辛苦一番却无法找到那水傀阴罗煞,那这番行动很显然就会失败。

    而若要再组织一次探察,那更是不可能的。

    因为赤凤军还置身于危险之中,忽必烈还正率领着其麾下士兵朝着这边追来,依照时日算起来,只怕明日时候便要和蒙古大军展开决战。

    届时战争一旦开启,萧月、萧星定然会因为战事频繁而无法脱身,就连士兵也很难抽调出来,那个时候若要再搜查这里的话,是决计不可能的。

    面对这般状况,萧月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失败。

    就在这时,萧星却是对着众人摆了摆手,将指指了指脚下小岛,说道:“或许,他们藏在这下面?”

    “岛中。这可能吗?”萧月心其困惑。

    萧星微微颌首,笑道:“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每当潮水拍击河岸的时候,我便听到这岛中有回音产生,所以我觉得这个小岛可能是空心的。他们或许是通过某个藏在水下的通道,进出这个小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