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八章破突围重归鸡泽,入沼泽初逢水傀
    “你再说一遍!”

    满怀惊诧,忽必烈一脸震惊盯着李信。

    忍不住心头怒火,他自身侧取过马鞭,兜头就是朝着李信打来。李信也不敢躲避,只能强撑着挨了几下鞭子,鞭子甚是厉害,直接就将衣衫给撕开,在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来。

    忍着痛,李信一边呻吟着,一边回道:“内丘。就在昨夜时分,内丘被赤凤军攻下来。守将耶律古与已然身亡,只有我一人从赤凤军团团围困之中闯出来。”

    “赤凤军?昨日时候我尚且见到他们正在临城附近游荡,为何不过是一昼夜的功夫,就跑到你那内丘之处了呢?”忽必烈却是不信,继续逼问,盯着李信此人已然透着怀疑:“莫非你这厮没有出力,方才让那赤凤军夺了内丘了吗?”

    以临城为中心,内丘、唐山、隆平、柏乡四城乃是其包围圈设置地点,所起到的作用是为了能够稍微抵御赤凤军,进而给临城主力争取有利时间,进而将赤凤军给彻底歼灭。

    孰料此刻内丘却已然失陷,这一来那他辛苦设置的防线,岂不是彻底崩溃了吗?

    “禀告殿下。”

    李信解释起来:“当时候正值深夜。我因为尿急,故此起身出去上厕所。孰料在这时,忽有一人闯入军营之中。此人实力极强,只一下就直接将包括耶律古与诸人尽数杀死,更有一阵诡异音律传来,让全军战士皆是昏昏沉沉,没有任何抵抗便被拿下了。幸亏我尚在营外,夺了一匹战马逃了出去,否则的话只怕便见不到陛下了。”

    杨惟中双眉拧紧,显然对这突发事件感觉困惑:“应该是萧月、萧星两人出手。这两人曾经和姚枢对上一面,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地仙之境。以她们两人实力,解决内丘之人轻而易举。”

    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确定下行动方案,并且快速进行,看来那赤凤军也算是人才济济了。

    另一边,那速浑察亦是诧异,张口问道:“若是这样,那我岂不是空来一场?”

    “差不多吧。依照现在的情况,只怕那赤凤军已然朝着南方转移,冲破了我等的包围圈了。历经数次战争,对方俘虏的战马也有四五万,其移动速度并不比我们差。若是对方深夜便离开此地,那现在只怕已经抵达任县了。”杨惟中满是愁容,显然对自己辛苦谋划却功亏一篑而感到懊恼。

    自以为势在必得,孰料却一拳打空,这般感觉当真难受。

    忽必烈亦是懊恼至极:“若是这样,那这次只怕便只能作罢了。”一转身便跨上战马之上,对着速浑察回道:“若是这样,那就只有我亲自带队继续追赶赤贼了。这一次他们能逃出包围圈,下一次可就未必了。”

    “若是这样,那我应当如何行动?”速浑察立时问道:“是跟你们一起行动吗?亦或者是继续驻守这里?”

    “你?你若是不嫌麻烦,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忽必烈随口应道,却见那杨惟中摇着头,否决道:“不可。依我的看法,将军你无需跟随我等,完全可以自己行动!”

    速浑察略显诧异:“为何?”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军队多了,他们自然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战胜赤凤军,为何杨惟中却持否定意见?

    “原因很简单。因为人一多的话,那行军速度便会减慢。若是这样,我等便难以追上赤凤军。无法追上赤凤军,又谈何剿灭赤凤军呢?”杨惟中缓缓解释道:“正是因此,所以我觉得将军大开自领军队,自宁晋入南宫,然后由洛水直接截住对方前进方向。如此一来,定然能够争取到足够时间,让我们两军将对方彻底困住。令其再也无法逃脱!”

    速浑察估摸了一下时间,张口问道:“若是这样的话,那只怕需要一旬时间方可。在这十日之内,你们能够将那赤凤军逼入合击地点吗?”

    “这是自然!”“忽必烈朗声回道:“十日之后,我定然会让那厮知晓我们的厉害。”言罢,已然挥动手中马鞭,驱策身下战马朝着远方掠去。

    那赤凤军是昨夜时分行动的,而此刻正是中午时候,等到动员全军出动时候,只怕也已经是傍晚时候了。

    而在这古代时候,士兵因为缺乏胡萝卜素,所以大多数都是夜盲症患者,夜间根本难以行动。萧凤因为是医生,所以一早就让军中士兵大量使用蔬菜瓜果,并不惧怕夜行、夜战,正是因此所以才能在一昼夜之中转移,进而攻占内丘。

    所以蒙古大军最快也只能是明天早晨出发,足足落后一整天时间,如此距离足以一个城市的存亡。

    忽必烈一想到赤凤军在他治下可能做的事情,便感觉心惊胆战的,唯恐落后了一个脚步,以至于白白牺牲自己的子民。

    …………

    鸡泽县,毛官营村。

    默默望着远处村庄,萧凤叹了声气:“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看来还要和他们打个招呼啊。”毕竟军中粮草所剩不多,若是不再补充的话,那只怕会陷入危险之中。

    她可不愿意自家军队因为饥饿,而变成那白骨路上面的那群食人魔。

    而在身侧,王践行却是露出几分迟疑,说道:“主公。按照我的意见,我们现在只怕不宜进入其中!”偶然间翻转眼球,偷偷撇着萧凤神色,他却是有些忐忑不安。

    “为何?”萧凤奇道。

    硬着头皮,王践行无奈说道:“因为他们村的村长毛安死了。村中的村民怀疑是您干的。”

    “哦?”“噗哧”一声,萧凤却是笑了起来:“这有什么依据?”

    “因为那毛安死于火器当中,所以那些人怀疑是我们存心强夺村中粮食,所以就对我们存在敌意。”王践行解释起来。

    萧凤了然:“原来是这样啊。既然如此,那就更应该进入其中,将我们的来意解释清楚。要知道,我们可是打算在这里开辟根据地的,若是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而坏了名声,那可就补好了。”旋即她便踢了一下白麟,载着自己朝着村中走去。

    等到白麟站定之后,村中的村民皆是见到萧凤到此。

    他们的神色略显惊讶,也带着一些恐惧,当然更是畏惧其身上那一股磅礴的力量,所以每一个人皆是紧闭嘴巴,不敢有任何言语。

    “列位!”

    萧凤扫过周围众人,朗声说道:“我已经知晓你们村村长之死。对于他的死我很遗憾、也很愧疚,毕竟他是在和我见面之后,并且死在了火器之下的。论理来说,想必我赤凤军之人嫌疑最大。正是因此,我向列位保证,无论他是谁杀的,赤凤军都追查到底,为大家主持一个公道。无论杀他的是鞑子,还是我赤凤军之人,都会逮出来绳之于法。”

    慷锵有力的声音,立时便让所有人都满怀诧异看着萧凤。

    若是别的军队,来到这里之后,依仗武力强抢粮食不过寻常,掠过女子也是寻常,至于杀人的什么的,也是司空见惯。

    如今时候,眼前这女子却说什么要主持公道,如此态度当真让人感觉稀奇,以为其中有诈。

    只是可一不可二,第一次或许作假,那第二次就未必如此了,难道此女当真打算为和赤凤军并无关系的村长支持公道?

    想着这一点,毛大叔便走出来,虽是双腿瑟瑟发抖,但他却强撑着身躯看向萧凤,问道:“若凶手当真是你的人呢?”

    “当然会将其揪出来,绳之以法。那人违背三大纪律,自有取死之道。若是让这等人在我军中厮混,那还如何彰显我军乃是仁义之师?”萧凤紧蹙双眉,姣好面容更显几分神圣之色,立时便让众人皆是信服。

    若是一人有这操守也就罢了,但若是能够约束其部众,也遵守这纪律,那就当真是不可思议。

    听到萧凤说了这话,毛官营村众人便已然信了大部分,他们已经遭遇了太多苦楚,所以一旦遇到真正对他们好的,虽不敢说是推心置腹,但是一个信任却已然种下。

    待到众人退下之后,萧凤这才松了一口气,见到王践行依旧立于身侧,便问道:“这些日子,你在这里的工作做的如何?”

    “禀告主公。此地还残存的农户太少,我们还无法完全恢复当地的农村生产。”摇着头,王践行露出几分懊恼。

    萧凤讶然:“农户太少?这是什么原因?”此地自战国之时,就已然有人在这耕种,更兼土地肥沃、水源充足,一直都是产粮大户,其中生活的百姓少说也有数万余人,然而这里却毫无一人?

    “根据我们的调查。他们全被水傀阴罗煞给绑走了!”王践行长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安静之后,方才吐出真言。

    萧凤不禁皱眉,又是问道:“水傀阴罗煞?是上次的水匪吗?”

    “没错。正是这人。我们怀疑毛官营村村长毛安,也是被这人所害。其目的便是在于撩拨其村民和我等之间的矛盾,进而起到挑拨离间的可能性。”王践行朗声回道。

    “哦?敢在狮子头上动土,看来那厮也是一个胆大的主儿。”萧凤嘴角不禁挑起一抹微笑来:“那你们确定对方的位置了吗?”

    王践行立刻便露出几分羞赧:“对方藏身在大陆泽之中。那大陆泽方圆百里,里面皆是沼泽和密林,若要寻到对方老巢所在之地,只怕很难!”

    “无妨!既然知晓此人,那我们只需要设下陷阱,将对方诱出来便可以了。”

    萧凤笑容更甚,又是说道:“而且你不觉得那水傀阴罗煞能够在这里盘踞多年,其营地之内就没有一些积累吗?只需要将那些积累取出来,届时不仅仅能够解决我们粮草的问题,而且也可以一扫这个祸害,让周围的百姓皆是知晓我赤凤军的威名。届时他们若是愿意加入我们,那此地的根据地可成矣。”

    王践行听了这话,立时恍然大悟:“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准备。”言罢,已然退下去,准备开始琢磨着用什么手段,将那水傀阴罗煞亦或者是他的部下给诱出来。

    那阴罗煞能够在此地盘踞至今,要么是拥有什么玄妙奇术,要么是拥有什么神兵利器,若要将此人引出来、亦或者寻找出其隐匿之地,那可并非易事啊!

    王践行接受了这个任务,自然知晓其中难处,眼下时刻也只能够四处搜索查看,看看能否找出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

    “或许,我应该去找一下毛仁峰,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线索?”

    在这时,他甚至想到了那位曾经帮助过自己的那位青年。

    …………

    大陆泽上,一叶扁舟惊起波澜。

    仔细看着眼前之景,毛仁峰双眉紧皱,凝目掠过旁边茂密丛林,口中念叨:“先前我曾经见到有人闯入这里,为何现在却未曾见到?”

    自其祖父逝去之后,他便开始注意村中动静。

    毕竟能够在村中不动神色杀了祖父,那行凶者定然是熟悉之人,所以毛仁峰便暗中潜伏起来,想要找出那人。正如他所料的,果不其然在深夜时候便有一黑衣人进入村中意图掘出祖父已然葬下的尸身,愤怒之下毛仁峰自然挺身而出,虽是阻止了那人动作,但也因为势单力薄被那黑衣人逃走。

    毛仁峰自然一路追去,直到进入大陆泽,甚至是深入到这里也未放弃。

    只是他刚刚来到此地,却不见了对方身影,这一点倒是有些怪异。

    小舟越发深入沼泽深处,毛仁峰不禁皱眉:“怎么起雾了?”只见眼前水汽越发浓郁,甚至沾湿了衣襟以及袖子,便是天空中那一轮正当中央的太阳,也被这越发浓郁的浓雾遮住阳光,让人看不清楚远处的动向。

    忽闻一阵迷香入鼻,毛仁峰立时惊住,低喝一声:“糟糕,是瘴气!”正欲运起玄功抵御,他却陡然觉得真元一滞,竟然感觉身躯一软,险些跌倒在地,依着这般模样,很明显是中毒了。

    毛仁峰正欲盘腿运功抵御瘴气,却忽闻一阵呼啸之声,睁眼一看便见数根藤条宛如毒蛇一般,直窜而来。

    藤条只是植物,断然无法如鞭子一般四处挥动,很明显这藤条乃是受到人控制的。

    “是水傀阴罗煞!”

    “铿锵”一声长剑入手,毛仁峰如何不知目前自己处境,立时挥剑劈向那藤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