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七章两军汇合议军事,九斿白纛索魂咒
    翌日,天朗气清。

    率领大军踏入临城,忽必烈不免皱眉,只因为眼前城池之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烟。

    “那些家伙跑到哪里去了?”嗔怒之下,忽必烈不免感觉愤怒。

    似这般被玩弄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子。

    杨惟中凝望远处山川,说道:“依我看,他们只怕藏到了这山川之中!”

    “山中?那群家伙倒是会躲避,居然藏到那里去了!”忽必烈双眉倒竖,却是透着恼恨:“先生。你应当知晓,自大名府出发之后,我军粮草所带的并不多,路途又是没有补给。如今这般折腾,只怕军中粮草最多支撑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我若是不撤退,则军中定然会因为无粮而生乱。届时,只怕便是对方反扑时候。”

    杨惟中朗声笑道:“无妨。我军粮食不多,那对方就有很多粮食吗?你既然知晓这沿路农庄皆以抛弃,自然应该知晓对方直到现在,也没有粮食了。所以我等只需要按兵不动,则对方自然会露出马脚来。”

    “希望如先生所言。”忽必烈叹声气,却道:“但对方若是执意逃走,我们又该如何?”

    杨惟中继续说道:“这个我早有预料。那赤贼既入临城,则其转移方向有三。一者越过十万大山,进入平定州;二者北上如高邑,自沃州而走;三者南下走内丘。第一个路途遥远,其中皆是山路,难以补充粮食,以对方所携粮草断难支撑。二者所过之地,皆是农庄之地,乃是上佳之选,但有速浑察驻守真定府,届时只需让他驻守高邑,自然能够切断对方前进路线。而我们只需要把守内丘、唐山,便可以切断对方第三条路线。如此一来,对方便成为了瓮中之鳖,到时候无论她上天入地,都断然没有逃走的可能。”

    “此计甚好。”忽必烈立时大喜,立时便召集军中之人,准备分封命令。

    待到众人齐聚之后,他望见众人便不免皱眉眉梢,问道:“李信何在?”

    军中之人忽必烈莫不是铭记于心,知一看便知晓究竟有谁没来。

    这一问,底下立时便有一人站出来,正是昔日曾经率领八千兵马和赤凤军交战的古与。

    他一脸懊恼,张口回道:“那人之前正在自家帐营之内,说是身体不适、不便前来。既然如此,那我便去将其叫来?”

    忽必烈不禁露出几分厌恶:“不用了。既然此人就连我的命令也敢无视,那便削去他千户之职贬为百户,以儆效尤。”话音铿锵,自是不许有人存有半分抵抗的心思,旋即神色一凛却是喝道:“还有。你给我记住了,这一次务必要确保内丘安然无恙,不得再有昔日蜗皇宫那般事情出现。知道了吗?否则的话,我要你提头是问。”

    “属下自然明白!”

    被这一喝,耶律古与身躯一颤,立时俯首回道,回转身时候心中已然有了打算,准备将那李信斥责一顿。

    提及蜗皇宫一事,杨惟中立时露出可惜来,自旁边劝道:“殿下。说起那蜗皇宫,也该是我的疏忽。若非我以为那赤妖会被那蜗皇宫所困,否则如何会招致今日祸端?至于那李信。殿下莫要忘了,当初若非此人冲出阵来,击退赤凤军。否则我是断然无法将那姚枢救出。你可莫要因小失大,反而寒冷将士的心。”

    忽必烈微微颌首:“我自然知晓!”

    “殿下既然说了,在下也就不多言,至于之后的事情,以殿下智慧应当知晓如何去做。”杨惟中继续说道。

    “这是当然。以剿灭赤凤军为名,行扩张实力为主,如此一来方能够扩展自己的根基,进而问鼎天可汗的宝座。先生所言,在下不曾忘却。只是先生,为何还不让我出手?以你我的实力,将那赤妖歼灭并非难事,为何还要我继续坐以待毙?”忽必烈说及后面,却是有些困惑。

    在出发之前,杨惟中曾经吩咐过,让他始终维持人阶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得暴露其地仙的实力。

    如此做法,自然让忽必烈感觉极其疑惑。

    杨惟中缓声说道:“殿下之敌并非妖女,实乃当今可汗。那可汗与你有杀父之仇,岂会将天可汗之位传授于你?而且更有阔端助阵。此人实力非凡,早入地仙多年,亦是多年征战,在军中颇有威名,更是当今可汗之子,亦为可汗逝世之后天可汗之位最佳继承者。以你的实力、地位以及势力,能和此人争锋吗?”

    被这一说,忽必烈立时哑然,摇摇头说:“不能!”

    他虽是自有聪颖,更有杨惟中、姚枢两人辅助,但因为不曾掌管军事,向来只是治理麾下百姓,故此在军中名声不显,除却了眼前这些人之外,便没有别的人了。

    若要以这般实力企图对抗皇子阔端,那就当真是痴人说梦。

    杨惟中劝道:“既然如此,那皇子便更要韬光养晦了,以免被当今可汗盯住。不然的话,以当今可汗之手段,只怕你便会有生命威胁。莫要忘了你大哥蒙哥。他便是因为展现出一身天赋,结果被送入西征部队之中,至今尚且不知生死。”

    “我明白了。”宛然一叹,忽必烈只好作罢。

    至于那耶律古与,自回到帐营之中后,想到那李信今日未曾前来,让自己被主公谩骂,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撞入其军帐之内。

    只是一掀帷帐,他便嗅到一股大麻的味道,定眼望着那脸色红润的李信,又想起之前曾经见到的那个脸色苍白之人,就起了疑惑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了?怎么这里味道这么大?”

    “没什么。只是一些祛除疲劳的香薰罢了。”将袖中藏着的大麻取出,李信递出来,脸上也是堆满笑容:“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一点。”

    耶律古与晃了晃脑袋,回绝道:“不用了,谢谢。”出于本能,他觉得这香薰或许存在问题,所以也没敢要。

    “你不要就可惜了。要知道,这可是好东西啊。”李信晃着脑袋,满是可惜的将大麻重新塞入袖中,宛如将其当作了珍宝一样。

    “算了。反正我找你也不是为了这事。”耶律古与虽是感觉李信神情有些古怪,但是也没有多想,便道:“你给我去通知所有的士兵,告诉他们今天下午吃过饭后立刻出发,目标内丘。”

    李信立时颌首回道:“我明白了!”随后便退下去,开始着手安排事情。

    如此这般,整个围剿形式便已经成型。

    其中速浑察自北方压迫而来,而他们则是以临城为中心,分别在内丘、唐山、隆平、柏乡四城设下驻军,每一个城池都有两千兵马,合计八千人马确保整个防线万物一失,而内丘的把守将领正是耶律古与和李信。

    至于忽必烈则是亲自率领剩余的两万两千千大军驻守临城,进而对赤凤军形成莫大压力,确保对方不得不依照自己的计划行事。

    围剿之势已成定局,只需要全员出动,那对方便会以雷霆之威,彻底歼灭赤凤军。

    当然,如此行动也需要速浑察的配合,而速浑察所在的真定府距离临城只得一百五十余里,以蒙古骑兵的速度,只需两日便可抵达。

    这段日子以来,忽必烈也持续派出麾下骑兵进入山中,试图找出赤凤军所在,无奈这临城之中地形太过复杂,始终无法找出赤凤军所在,只好等到速浑察率军前来,届时集合两军力量,定然能够彻底歼灭赤凤军。

    两日一过,得到了传令兵的消息之后,忽必烈立时率领麾下部众前往高邑,准备迎接速浑察。

    速浑察面对忽必烈,也不敢懈怠,立时便领着大军,直接前往约定的地点。

    待到看到那熟悉的满是络腮胡子的脸孔,忽必烈满是高兴的说道:“好兄弟,你可让为兄等急了。”说罢,已然迈开步伐,便将速浑察抱在怀中,显得极为亲切。

    速浑察亦是哈哈大笑:“得到兄弟的请求,我又岂敢懈怠。这不,现在就将麾下全部兵马带过来了。一共三万人,定然能够将那赤凤军彻底击败。”指了指身后大军,更是气势十足。

    “那是自然!”

    忽必烈连连颌首,两人对视之中,轰然间爆发出笑声来。

    等到停歇之后,忽必烈神色忽然黯然,却道:“虽是如此,但是那赤凤军素来狡猾,若要铲除此人,只怕还需要费点心思。届时只怕只怕还要麻烦你了。”

    “无妨!”速浑察朗声回道:“那妖女叛上作乱,杀我族民。我早已经气愤不已,若非有大汗指示,不得擅离职守,早就挥师南下剿灭这个妖女。只可恨那史天泽无能、张柔无德、李元复无行,竟然让这妖女逃了出去,甚至进入这里祸害我族民。依我看,那两人难辞其咎,唯有以死谢罪。而这些汉民?”说到此时,他却是凝眉扫过旁边的杨惟中,嗤笑道:“他们素来奸猾,你可莫要和这些汉人混在一起,要不然那天就会和那两人一样,被他们给卖了。”

    话语之中皆是不屑,很明显速浑察对汉人的感官向来不好,否则也不会当着杨惟中的面,还说这种明显是透着歧视的话。

    杨惟中不免皱眉,反驳道:“将军,此言不妥。那史天泽、张柔两人自筚路蓝缕时候,便承蒙圣恩投入麾下,在剿灭金朝时候可谓是付出大功。若无他们襄助,只怕我等现在还无法在这中原之上立足。阁下以奸邪称呼,莫不是太过了?”

    “什么太过了?”

    速浑察双眉一凝,已然透着敌意:“他们既然知晓那赤凤军危害甚重,却让那妖女逃了出来。我便是指摘一下这两人又有什么不可能的?依我看,这群汉人就合该处死,也免得占据草原,让我等无法在这里纵横驰骋。”

    “你!你这厮心里面难道就没有一点百姓了吗?”杨惟中不免嗔怒,反驳道。

    谁知晓速浑察混不在意,继续说道:“你是说那些汉人啊。”目光透着耻笑,又道:“这天下是咱们兄弟们打下来的,这天下当然得给咱们兄弟享用,啥时候轮到这群贱民了?他们只需要将粮食、财物叫出来便可以了,别的可就不能妄想。不然的话就莫要怪罪我的枪不锋利了。”

    被这一说,杨惟中险些喘不过气来,正要继续争辩时候,却被忽必烈给阻止了。

    他对着速浑察劝道:“我知道你向来瞧不起汉人。但是你可别忘了,若要维持军队,这汉人所种植的粮食、生产的布匹、铁器之类的东西可是必需品。若是没有汉人,你看这些东西都从何而来的?所以以后你回去的时候多收敛一些,莫要在做那些事情了。”

    被这一训,速浑察这才恢复下来,回道:“我自然知晓。”

    “那便好!”忽必烈回道,旋即想起自己之前所吩咐的事情,就问道:“对了。当初时候我要你带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兄长所言,小弟岂敢不停。那九斿白纛在下已经带来了。”

    速浑察朗声回道,嘴角之处更是带着一缕自信,当然也有些不以为意:“只不过那女子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让兄长你要我将这东西带来?”顿了顿,他想着手中九斿白纛的厉害之处,便道:“要知道这九斿白纛乃是我爷爷所传,其中所蕴含的能力超乎想像,能够锁定对方位置,令其无法逃脱。那妖女能够被这物所困,倒也算是她的福分了。”

    “若是这样那边好了。只需你助我铲除赤妖,那我定然会助你向天可汗请求,让他允你继承王爵只为,并且彻底掌握这九斿白纛!届时你成就地仙一流,定然能够在诸部之中扬名立万,重振往日木华黎纵横天下的英姿。”忽必烈双目一闪,透着几分兴奋。

    自张柔、史天泽两人败退之后,他便知晓赤凤军的能力,地仙修为不用说了,光是那个玄阳至心珠的存在,也没有瞒过他的探察,其目的正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战胜赤凤军。

    正是因此,忽必烈方才力邀速浑察,其目的正是为了那九斿白纛。

    这九斿白纛拥有锁定目标的异能,凡是被其锁定了,便无法逃出其攻击,只能束手待毙,乃是昔年木华黎去世时候,以一身玄通灌入随身携带的白纛之内,方才形成的。

    速浑察亦是笑容灿烂:“放心吧,我定然助你擒下赤妖,彻底剿灭赤贼。”

    “没错。这一次定要让那赤妖知晓我黄金部落的厉害。”忽必烈亦是狂声笑道,透着对赤贼的愤怒。

    位于两人身后,三万大军听到两人之话,亦是朗声喝道:“生擒赤妖,彻底覆灭赤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