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五章白骨连绵炼狱谷,生死挣扎存亡路
    腐败的尸体,还没有结束,随着路途还在继续被发现。

    有的尸体骨头都被打断了,有的尸体尚且还保留着原来相貌,但是更多的尸体却都存在着刀割火烤的痕迹,这些痕迹似乎预示着他们最终的结局,一个无法想象的结局。

    当然,光秃秃的树木依旧屹立在两侧,它们的树叶也早已经被摞下来吃掉,就连上面的树皮也被拔下来塞入了胃中。

    在这逃亡的过程中,凡是能填饱肚子的,全都会被利用起来。

    “咔嚓咔嚓”,这是骨头崩碎的时候响起清脆的声音。

    这声音也似那小锤一样,一次又一次打在每个人的心脏之上,让每一个人都沉默不语。

    他们并非铁石心肠,自然知晓之前的那条路究竟代表着什么,而在前方等待的自己又会是什么,但是仅仅是出于心头的一点念想,他们还是想要知晓,这条路的尽头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存在。

    果不其然,待到众人自略显狭窄的山道走出之后,便见到在山脚之下的河道两侧上面的场景。

    “天啊,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满是不可思议,在这一刻袁晔几乎感觉自己似乎置身于地狱之中,只因为眼前一幕实在是太过惊人。

    在那宽阔的河道边上,一排排的全都是骨头,腿骨和腿骨排列在一起,足足将整个河岸都排满了;胸骨被胡乱的堆在一起,足够数丈之高,不知道是有多少人;至于那头骨也被仍的到处都是,或是堆起来或是被丢到一边,空洞着的眼眶之内啥都没有,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天空;而在边上的大树上面,一具又一具的白骨被绳子拴着,将整个树枝都挂满,不知道挂了多少人的。

    一阵狂风吹过,似乎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人敢去猜想,也没有人敢去询问,因为他们全都知道,眼前这一切代表着人类沉沦之后,究竟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人间炼狱,名副其实!

    看着远处那炼狱,莫说是曾经直面死神的赤凤军战士,便是他们身下的战马也似乎感受到了他们的恐惧,始终在原地逡巡着,不敢继续前进。

    他们皆是看着袁晔,想要征求他的意见:“我们还去吗?”

    “去!为何不去?”

    和煦阳光落在身上,袁晔却觉得自己似乎置身于寒冬之中,从骨头一直到脑海之内,每一处莫不是感受到了那股至极的寒冷。

    他开始感觉恐惧,并非是面对那无法抵抗的敌人时候的恐惧,而是对于脚下那无底深渊的恐惧,也是对挡在狂风暴雨之前纤薄如蝉的雨伞的恐惧,感觉自己只需要踏出这一步,那么自己的世界便会在一瞬间彻底崩溃!

    这是害怕?

    亦或者是畏惧?

    袁晔不清楚自己怎么了,但是他感觉自己似乎即将戳破什么东西,进而见识到这世间彻底沉沦之后,都会展现出来的场景。

    “吁!”

    将手中马鞭猛地一挥,袁晔双目紧闭,只是握着手中缰绳,任由身下战马带着自己闯入这片禁忌之地。

    待到战马停下之后,袁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方才睁开了眼睛,天空中阳光和煦,让他稍稍感觉身体有些暖意,驱散了身体之上的寒意,当然刺目的阳光似乎也模糊了远处的场景,然而等到凝神望去之后,所见到的便只剩下了一个东西。

    白骨!

    白骨!

    白骨!

    白骨!

    白骨!

    白骨!

    白骨!

    一眼望去,所见到的,都是白骨。

    一排排的白骨被胡乱的丢弃在河岸边上,任由着山中溪水冲刷,白茫茫的一片,刺的人一片恍惚。

    拧过头不想看这场景,却见旁边那一具具的尸体一摇一晃,空洞的眼眶直愣愣的瞧着自己,随着风声吹动,更是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凄惨声音,似乎实在诉说着什么。

    俯下头,更是看见那一个个头颅被丢在上面,一个接着一个,就像是那铺路用的石板一样,延绵无尽直到远处。

    它们也是一样,用着那对空洞的眼眶对准自己,无论自己如何挣扎躲避,都无法摆脱眼前这白茫茫的一片,一片会让人彻底疯狂的白骨缔造的炼狱。

    置身此地,众人方知此地乃是炼狱,一个名副其实的炼狱。

    “这究竟是谁造成的?”

    满心困惑,更是害怕,被四周围这些白骨所环绕,每一个人莫不是感觉自己似乎被无尽的长枪对准,几乎想要现在就逃离此地。

    他们拼命的挥动着手中的马鞭,拍打着身下战马想要逃离此地,孰料战马刚一动弹,便将一个铁锅给踢翻。

    铁锅之中的脏水尽数泼出,却将里面那堆满着的白骨也一并豁出来,满满当当的洒落了一地,和着褐色的石子,特别的显眼。不用说,这些白骨也知道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而它们又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丢入这铁锅之内。

    “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一切的一切都在刺激着脑中的神经,袁晔忽的感觉身体一阵晕眩,扭过头不去看那只好重新闭上眼睛,然而耳边之处,那山风所带来的呼啸之声还在继续。

    这仿佛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响彻天边,立时便让袁晔眼前,似乎浮现出一副血色之图。

    跪倒在地上的妇人还在哀求,然而那手中握着刀斧的汉人却已然抛弃了怜悯,只剩下最后一丝的贪婪挥下斧子,然后在对方那有气无力的挣扎下砍掉大腿,丢入旁边的铁锅之中。

    等到里面的肉汤被煮熟之后,那些聚集在铁锅旁边的人纷纷欢呼一声,便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入其中,唯恐落后一步。

    若是抢到了,那就会发出一阵欢呼之声,若是没抢到,便会彻底绝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一脸狰狞,手拿刀斧朝着自己走来,手起刀落再无任何生息。

    而这样的场景,持续不断的发生,并且似乎没有个尽头。

    直到最后,血色遮掩了一切,以至于将整个泥土都染红了。

    当然,这里的一切早被山上流下的汦水冲刷干尽,然而那白森森的一切却还未被遮掩,它还留在这里,向着众人宣告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是旱灾!”

    这一声诉说,立时便让袁晔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在去年时候,在这中原之地,便发生了一起覆盖包括河东南路、河北西路等地的旱灾。

    而就因为这一场旱灾,整个地区的庄稼全都因为没有降水而彻底绝收,当时候若非他们赤凤军绞尽一切力量,调集民力挖掘沟渠,并且提前筑造潞州漳河水库,否则是决计无法度过这一次旱灾的。

    但是这里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蒙古人不善生产,更不知晓如何治理生产,降低旱灾的影响,至于赈济灾民更是没有可能。

    更何况他们还在这个关键时候和赤凤军开战,为了满足粮食所需,自然要强迫之下农民缴出最后剩下的粮食,只是为了能够让他们战胜赤凤军。

    用来养活自己的粮食被收去,种下的庄稼也因为旱灾而绝收,历代久居此地的百姓终于无法忍受饥饿,于是只有抛弃多年耕种的田地,带着最后的绝望朝着远方奔去,想要寻找一个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地方。

    但是粮食本就不多,更兼路途遥远,又如何能够支撑所有人呢?

    于是,在这浩浩荡荡的大军之中,首先被淘汰的,便是那些年老体弱的老人。

    相较于那些年轻男子来说,他们太弱了,弱到根本无法保护自己所携带的粮食,所以在被抢走粮食之后,他们虽然竭力想要继续跟着大部队,但是体力终究还是不止,倒在了地上,最终变成袁晔初期所遇到的那些零散尸体。

    但是骚乱还在继续,粮食的消耗也随着日程,越来越长,终究还是消耗干尽了。

    没有了粮食的话,终究还是要填饱肚子,所以他们便一路上采摘食物,从路边树叶再到树皮,甚至是碎石之类的东西,总之能够让肚子填饱的全都往嘴里面赛,直到塞得满满的再也塞不下去,塞到整个人再也撑不下去,最终成为河中的那具腹中塞满各种东西的腐尸。

    等到能搜集的食物也吃光了,那就只有另外寻求下一个充饥的食物来源。

    因为只要能活下去,那就有希望,若是没有了希望,那就真的是一片黑暗了。

    置身于黑暗之中,这些灾民终于就连最后的底限也被打破,那些年幼稚童终于也被盯上了。

    人食人肉、易子而食,也终于变成了现实。

    于是,那些年幼的稚童被丢入了山沟之中,他们根本无力抵御男子的侵害,只能躺在山沟之中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然后其瘦小的身躯最终被刀割下身上那仅有的一点肉,塞入腹中充饥,也吞掉了最后的一点人性。

    也许在这过程中,有过挣扎,也有过反抗,但是等到死亡,这些所谓的反抗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那些反抗者终究彻底消失,成为了那沿途之上的白骨,其身上的血肉也成为剩余之人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等到到了河谷时候,最后的疯狂终于开始了。

    在这一刻,那些人再也没有了最后的限制,开始了一场狂欢,一场本应该只存在于地狱之中的狂欢,但是却最终因为生存的压力,而彻头彻尾的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死亡、生存。

    两者向来对立的存在,如今却如同太极图一样,是如此的和谐而又充满讽刺。

    大批大批的老弱病残被杀死,不管是被砍死,又或者是被吊死,甚至是被砸死,仅仅是为了他们身上那最后的一些东西,等到所有能够被杀死的人死亡之后,他们的尸体被一个个肢解开来,并且被切下身上的肉丢入锅中,然后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碗中的食物。

    就着人肉,喝着人血,这群最后的胜利者终于抛弃了一切,进行了最后的“盛宴”。

    等到盛宴结束之后,他们走出了那个山谷,最终投向远处,去寻求最后的生存之地!

    风声还在咆哮,那是死亡者最后的哀嚎?亦或是丧失人性之后的疯狂?

    无人知晓!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在这天灾之前,人的力量竟是如此渺小,根本就对抗不了这近乎冷漠的乱世。

    光秃秃的树木依旧屹立在两侧,当然它们的树叶也早已经被摞下来吃掉,就连上面的树皮也被拔下来塞入了胃中,只是为了能够暂时填饱肚子。

    白森森、血茫茫,两处场景交汇一处,尽数形成眼前这人间炼狱。

    “我们回去吧!”

    待到这一切终于呈现在众人眼中,他们只剩下最后的畏惧。

    身子一晃一晃,他已然没有兴趣去驾驭身下战马,只想要逃离身后的那个炼狱之地,那种环境只要进入其中,便会立刻让他感觉特别的不舒服,只想要从里面逃出来。

    也不知晓究竟跑了多久,等到战马停住之后,袁晔方才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唯恐在看到那些白森森的白骨。

    却在这时,自远方忽的吹起一阵狂风,虽是晴空万里,然而在眼前却被一团团黑色东西所遮住,望起来就像是下着黑雨一样。袁晔伸手一抓,方才感觉握起来有些绵软,低下头一看,方才知晓自己手中那团黑色东西是由无数头发缠绕而成的,吓得他赶紧丢了,不敢去探寻这些头发究竟是从何而来。

    而在天空,这一团团黑发纠缠在一起,随着狂风越飘越远,就似那一条条冤魂一样,死死地盘踞在天空之中,让人倍感绝望。

    “喂,长官。你看远方——”

    有几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远方大道。

    袁晔这才注意到,在那通往远方的大道两侧,如之前河谷之中的那些白骨,更不知晓究竟存在多少。

    它们全都是趴在地上,头朝着南方之地,即使是在临死之前,四肢还在挪动着,想要逃避自身后紧追不舍的死神,但是这死神已然将整个天空都笼罩住,又如何能够逃走呢?

    赤地千里、伏尸万里,白骨盈野、生灵涂炭。

    这,便是乱世吗?

    恍惚之中,袁晔方才明了,自己置身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