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三章乱世中凡人飘零,追踪来蒙军再现
    “你这小子懂什么?还不快将席子盖上,也免得惊扰爹爹的亡魂。更新最快”

    三叔却是嗔怒起来,一张手便朝着毛仁峰抓来,想要将他扯开,以免惊到那死去的亡魂。

    毛仁峰一抬手拍开三叔,便对着众人说道:“各位请看,爷爷胸口此处的创伤呈现出筛子状。”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塞入伤口之中,却是从中找出一粒约有米粒大小的碎铁,将这沾满血渍的铁渣丢入地上之后,又是从别的伤口弄出这样的铁渣,数量足有数十个。

    指着这些碎铁,毛仁峰回道:“而这些碎铁便是杀死爷爷的凶手,但是那赤凤军所用火器却并非如此!他们是用一整个锻造而成的精铁打制而成,所以很坚硬,轻易间不会崩裂。其威力也远超想象,寻常木板根本抵挡不了,会被直接轰出一个窟窿来。若是那赤凤军行凶,那爷爷的胸口便会被整个打穿,而不是呈现出这般模样来。”

    说实在的,若非他当初跟随王践行等人一起去剿灭水匪,见识到那些铳枪的厉害,只怕也无法看出这其中的破绽来。

    被这一说,那些本是恼怒的毛氏族人皆是纷纷顿住,似有所思。

    “这三伢子向来聪慧,或许他说的没错?既然如此,那姑且相信他一次?”

    “这能相信?别忘了那赤凤军前脚过来,老祖后脚就死了,说不是赤凤军做的,谁信啊。”

    “当然要信啊。你不信又如何?以我们的力量,能跟赤凤军作对吗?”

    “唉。不管是谁杀的,老祖毕竟还是死了。没了老祖,咱们之后的日子又该咋活啊!”

    一行人纷纷叹息,却是透着处于两难之间的无奈。

    他们既不像张柔、史天泽那样因为自身才华而立足于庙堂之中,也无法如萧凤这般仗着一身实力造反、静儿颠覆整个世界,而在两难的选择之中,他们也只能够随波逐流,任由别人摆弄罢了。

    有时候,能有个安谧生活,都算是不错了。

    三叔见到众人皆是迟疑下来,脸上焦急一闪而过,又是喝道:“那又如何?或许是那赤凤军暗中作假也说不定?那妖女贯会弄虚作假,谁知晓此人脸下会藏着什么心思?也许是对方害怕落下把柄,方才使用别的火器呢?”

    “但是三叔!你也未曾侦查过了,又如何确定这事便是赤凤军所为?”毛仁峰脸上愠色十足,也不顾叔侄辈分,立时反驳起来。

    那三叔不甘被压制,便反驳起来:“但是你别忘了。那赤凤军上万兵马,每日粮食消耗便是我们数倍有余,就连鸡鸭鱼肉也是上千只、上千只的消耗。为了养活他麾下士兵,那厮又如何不会做出这等事青来?”

    “我知道!”毛仁峰高声喝道:“正是因此,所以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就更需要维持理智,断然不能妄自判定便是他们做的。别忘了对方实力惊人、势力庞大,若是以这等莫须有的事情招惹对方。届时不说是否能够为爷爷报仇雪恨,便是我等是否能够安然度过此劫,也犹未可知!”顿了顿,毛仁峰死死盯着三叔,语带威胁的说道;“至于三叔还有在场的各位,有自信能够挡住那只曾经击败张柔、史天泽的赤凤军?”

    这番辩解,就似一锅冷水一样,哗地一下让礼堂之内的众人皆是心头一凉,沉默下来。

    沉默一会儿之后,又有一人走出来,对着毛仁峰说道:“三娃子!你是我们族中最厉害的天才,若是依照你来看,那杀害爷爷的凶手是谁?”

    “大叔,我不知道!”捏紧拳头,毛仁峰眼中黯然,却是咬牙切齿的喝道:“但是不管如何,我都会找出此人的!”

    大叔微微颌首,肯定道:“那好。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务必找出真凶。知道了吗?”

    在毛安逝去之后,这毛官营村的村长,便有此人负责,如今时候他既然说话了,那其他人自然也没有意见,皆是纷纷附和起来,便是那始终反对的三叔也没有质疑。

    当然,这件事情对于毛仁峰来说,也甚是棘手。

    而他本能的感觉,爷爷的死亡或许便和那些水匪有关系。

    “也许,我应该请求王践行他们帮忙?”

    毛仁峰暗自想着,便离开村子朝着远处赤凤军驻扎之地奔去,孰料等他来到之后,眼前除却一片荒芜,还有满地烧尽的柴火炭灰之外,便没有别的东西了。

    “那些人莫非离开了?”

    心中诧异,毛仁峰正欲离开时候,却见远处正有几人飞奔而来,脸上顿时一喜,便迎了上去,问道:“王兄!我本以为你会就此离开,没想到你居然还留在这里?”

    “我身负主公所托,尚有事情未曾完成,怎敢轻易离开此地?至于主公他们,则是为了躲避那追随而来的蒙古大军,故此早在清晨的时候便撤离此地了。只留下我等在这里,负责此地的情报事宜。”宛然一笑,王践行只见毛仁峰脸上现出焦急之色,便问道:“只是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起来怎么这么焦急?”

    毛仁峰摇着头,苦笑道:“王兄!实不相瞒,昨夜时候除却了那水匪袭营的事情外,我那爷爷也被歹人所杀,为了能够找到杀人凶手,故此才来央求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帮帮忙。”

    王践行立感诧异,问道:“你爷爷死了?”

    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他跟随萧凤身后进入毛官营村之内,那毛安尚且是身体安康,怎么一转眼就死了?

    “没错。就在昨夜,被人暗杀了。”毛仁峰颌首回道。

    王践行再问:“那能否确认是谁杀得?”

    “不能!”摇着头,毛仁峰倍感苦恼。

    整个案情扑朔迷离,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招惹不了任何一方实力。

    王践行无奈回道:“若是这样那就难办了。但是你有什么线索吗?”

    “有!你还记得之前的水匪吗?我怀疑他们便和我爷爷之死有关。”毛仁峰捏紧拳头,眸中透着恨意,让人毫不怀疑,若是那杀人凶手在这里的话,他便是立刻爆发出雷霆之力,只为了一雪前耻。

    王践行愕然无比,旋即苦笑起来:“水傀阴罗煞?这厮实力惊人,可不是咱们能够战胜的。”

    “但是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毛仁峰咬紧嘴唇,透着执着。

    见到此人如此执着,王践行虽欲推脱,但是一想到自己之前被分派的任务,就起了一些心思,劝道:“你放心吧,我会帮你报仇的。但是此事错综复杂,我们还需要冷静一下,四处找找是否还有确凿的证据。知道了吗?至于我们的身份,只怕还需要麻烦你帮忙,让我们不被那鞑子发现。”

    “自当如此。”

    毛仁峰微微颌首,以示了解。

    一行人旋即从这驻扎之地离开,未曾留下半点的痕迹。

    …………

    一列军队匆匆忙忙踏着号角来到此处,望着这满地狼藉,不免皱起眉梢。

    “好一个妖女,倒也机灵。居然这么快便发现了咱们的动静,又被他们给逃了!”

    忽必烈脸上现出懊恼之色,显然对那赤凤军相当碍眼,就因为萧凤这一逃,他麾下的三万骑兵又得出动,继续追缴萧凤了。许久未曾灭掉赤凤军,这一点已经成为他的心头大碍,也是维持整个华夏安危的重要举措。

    杨惟中无奈摇头,一抬头便见天空之中一只信鸽落下,取下上面的飞信翻开之后,便回道:“根据线报,那赤凤军已经攻下了任县,目前正朝着唐山前进。”

    “唐山?”忽必烈乍闻这消息,不免透着几分不耐:“那妖女怎的如此讨厌,始终避而不战,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杨惟中劝道:“若是依照目前状况,仅凭我们一军之力实在是难以歼灭赤凤军,不如殿下书信一封,请求他人率军襄助?比如说,目前已经接手真定府的速浑察大人。此人乃是木华黎之子,一身武艺惊人。虽非地仙境界,然而配合乃祖所留之九白纛,也足堪战力,应当可以和那妖女对抗。”

    “速浑察?”

    忽必烈神色不耐,略有焦躁的说道:“你说我当真要向此人请求援兵?”言辞之中,不免带着几分排斥,显然对那速浑察略微有所排斥。

    杨惟中颌首回道:“没错。我听说当今可汗曾派遣使者至他麾下,就见此人相貌堂堂、威容凛然,有将相之才,更兼风流倜傥故而被时人认为素有奇才,其麾下士兵莫不是军容严整、纪律严明,以至于被可汗认为此人能够如同乃父一般,成就地仙之境。若有这般人物襄助,则那赤凤军定然会完全覆灭。”

    “即使如此,那边依你所言吧。”想了一想,忽必烈自感实力不足,只好让杨惟中前去处理此事。

    而后他只见远处炊烟缭缭,不免感觉腹中饥饿,便道:“如今士卒奔波劳累,不妨前往那处,也好填饱肚子再说。”话毕,便领着大军朝着毛官营村所在之地奔去。

    行了约莫半个时辰,这数万大军已然来到毛官营村之外,将这个小小的村落团团围住。

    察觉到村外变化,村中之人莫不是心惊胆颤,只敢缩在房屋之内瑟瑟发抖,唯恐糟了罪。无奈之下,继承族长之名的大叔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村外,低声问道:“不知列位前来此村,小的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我军行至此地,因为士兵饥饿难耐,故此前来此地。尔等速速准备好吃食,让我们填饱肚子再说。”

    杨惟中、忽必烈也没曾出面,只有一个小小的先锋官走出来,对着那毛大叔喝道。被这一喝,毛大叔身躯一颤,立时便屈身起来,说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话音落下,已然叫来包括毛仁峰等人,将村中煮好的吃食全都端出来,一一送到那蒙军之内,好让这些幸苦许多的士兵吃饱喝足。

    而那些妇孺具是藏在屋中,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她们也不曾露面,以免糟了这些莽汉的毒手。

    相较于赤凤军的秋毫不犯,蒙古的这般行径,才是整个华夏大地的常态。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忽必烈一扫村中景象,就起了心思想要查看一下这里的状况,孰料等到进入礼堂之中,就嗅到一股尸臭的味道。彼时正值春夏交接之时,尸体容易**,故此虽是死了不到半天时间,但是那尸臭味道已然显露出来,又岂是让刚刚吃过饭的人嗅了,更是倒胃口。

    被这尸臭味道一熏,忽必烈不免就感觉心情差了许多,也不管村中之人如何辩解,就让人将毛安的尸体从礼堂之中拖出去,随便找了一个地方丢了出去。

    这期间毛仁峰盛怒之下想要报仇,无奈村中之人顾虑蒙军势大,他的大叔和三叔等人一起出手,将毛仁峰给阻下来,以免因为此事而惹上蒙军,其中所引起的恩怨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当然,忽必烈被这一弄,也没有心思继续观赏,更因为着急剿灭赤凤军,也没有在这毛官营村多加休息,相当迅速便开拨了,朝着远方任县奔去。

    望着远去的大军,毛仁峰双目赤红:“好个鞑子,当真是禽兽不如。若是日后有机会,我定然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华夏有云:死者为大!

    他至亲至信的爷爷被这般对待,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善罢甘休,只能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要让这些嚣张的鞑子受到惩罚。

    至于他爷爷是怎么死的,却是被丢在一边,因为在面对蒙古这个庞然大物的时候,他们所谓的个人恩怨已经并不重要了,必须为整个村的存亡而让位。

    王践行在一边看着,也是倍感无奈。

    他也是被这群鞑子从故土赶出来,又如何能够帮助毛仁峰复仇呢,只能在一边劝道:“你现在实力不足,根本不宜和他们正面对抗。不如我们先藏起来,等待以后再想办法吧。至于你爷爷,他现在已经这样子了,最好还是入土为安吧。”

    说罢,几人一起合力,挖了一个坑,将毛安的尸体埋了下去。

    而望着远处的蒙古大军,几人也是心思翻涌,开始想着之后又该如何行动。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