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深夜中又逢异变,湖中岛歼灭水匪
    自得萧凤指示,王践行等人便开始着手进行屯田之事。天籁『小说WwW.『⒉

    而为了防止有贼寇骚扰,萧凤也给他们各自配上上好的铠甲和武器,一行数十骑足够确保自身的安全。

    然而在这偌大鸡泽之中行走半日之久,王践行却始终未曾见到半点人影,望见周遭繁茂树林之中蛙声响起,河渠之内流水潺潺,便是那阡陌农田之内,也是布满野草,透着荒凉之色。

    他便哀叹起来:“我本以为此事能够迅完成,却未料半日之内,却并无丝毫痕迹。难道此地当真被抛弃了?”眉宇皱起,皆是透着无奈。

    “依我看并非如此。我曾经在附近的农田之中搜罗过了,虽然那些农田早被抛荒,并且长满野草。但是在这农田之内,我却现有部分人畜粪便的痕迹,想必在这附近应当有人家在此繁衍。”肖林摇摇头,回道。

    他乃是农家子出生,自然知晓应当如何才能够耕种稻田,故此一早便去查看此地状况,然而除却了一星半点的之外,那边什么都没有。

    袁定问道:“若是这样,那他们为何不曾现身?”

    “大概是以为咱们是土匪吧。所以为了避灾,就未曾现身了。”叶峰回道。

    “若是这样,那为何那毛官营村却未曾躲避?”袁定又问,却是对那毛氏一族倍感疑惑,当初随同萧凤前去那里的时候,他便开始怀疑这毛氏一族是否便暗藏玄机了。

    王践行对着袁定摇摇头,回道:“那毛官营村人口甚多,多达数千人众,并非野果、牲畜所能满足。更何况他们乃是名门之后,族内自有一定保命之法,自然无需避祸。至于那些百姓,势单力薄、无法抵御,除了藏匿起来也无别的方法可言。”

    严卫不免叹气:“唉。都是那些鞑子弄得,结果让我们也无法如愿以偿。”

    “没办法,这世道便是如此,我等也只能尽力而为。”王践行无奈摇头,又见远方晚霞染红天际,便回道:“只是现在天色已久,我等还是回道军营之中歇息,莫要在这旷野之中逗留吧。”

    其余几十人纷纷回道:“我等知晓。”

    彼时战乱经常,乡村之中百姓多已隐匿无踪,实在是难以搜寻,亦有匪患流窜,专以劫掠路上商人为生,为了安全着想,他们只好回到之前驻扎地方,准备歇息,等到第二日的时候再行调查。

    待到落日已下时候,却自军营之外传来人讯,原来却是那毛官营村之人前来此地。

    王践行不敢怠慢,立时便让士兵开门,这才见到在军营之前,正有一位年轻俊杰站在面前。此人生得俊朗,双目亦是有神,身上仅穿一副儒袍,腰间亦是挟着一柄长剑,显然并非寻常之人。

    “小的毛仁峰,乃是毛安之孙,深夜时分前来拜访,若是多有叨扰,还请王大人原谅。”毛仁峰一见王践行到此,立时便俯拜道。

    王践行顿起疑惑,双手一辑应了下来,又问:“此刻正值半夜时分,不知贵公子有何事情?”不过是半日之别,这毛官营村便派人来此,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说来惭愧。”毛仁峰面有难色,似是感觉有些为难。

    王践行回道:“你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就在今日下午时候,我村中遭逢贼人洗劫,损失粮食足有数十担,更有十数位村民遭逢敌手,殒命当场。其中惨状自是不能明说。”毛仁峰一说此处,双目立时含泪,透着几分凄苦。

    王践行顿感惊诧,问道:“是匪徒吗?”

    他们在这鸡泽之地巡逻甚久,未曾见到有一人存在,却未料到转眼间这毛官营村就遭逢袭击,这其中的变化却也值得人深思。

    “没错。所以我今日前来,便是想要请列位出山,可否将助我们将这匪徒抓起来?”情真意切,毛仁峰见着王践行露出一丝迟疑,便继续恳求道:“要知晓那些粮食乃是我村中百姓生命的关键。若是就此丢了,那岂不是至我等于死地?故此祖父便吩咐我前来此地,期望能够求的汝等助我们一臂之力。”

    “若是这样,我等自然愿意襄助!”王践行眉梢一皱,旋即问道:“只是你可知晓对方所在何处?”

    毛仁峰回道:“我之前已经派遣族人追踪,只是因为族中实力不够,并非那些匪人对手,故此只敢在远处眺望。而我爷爷,知晓尔等仁德,便派我前来,希望能够央求尔等能够襄助,保我族民安全。”

    “你所说的,我自知晓,既然如此那边立刻出动吧。”王践行扫过整个帐营,见到众人早已经吃饱喝足,便朗声说道:“若是教那些家伙逃出生天,那岂不是当我们赤凤军不存在吗?”随后便口做呼哨,一匹战马踩着踢踏声来到身前,将身一掠已然落在战马之上。

    其余人见到王践行的命令,亦是纷纷舍下手中碗筷,各自将自己的战马和兵器取过来戴在身上,不过是盏茶功夫整个小队已然集结完毕。

    毛仁峰见到眼前身影灼灼,不过一会儿便已然整装待,立时赞道:“素闻赤凤军军纪严明,其中士兵亦是雷厉风行,如今一看当真名副其实。”

    “哈哈!”摇摇头,王践行立于战马之上,便道:“你这厮倒是有些眼力。但是若是继续拖延,只怕会被那些匪人逃了。你还是快些上马,告诉我等那些人究竟在何地?”其身下战马已然是战意盎然,四蹄在地上不断攒动,带着阵阵泥土。

    毛仁峰未曾推却,旋即跨上战马,指引着一行人朝着远处丛林奔去。

    大约行了约有一里之地,有跨过了两条小溪,一行人便来到了一处方圆约有数里宽阔的小河,而在河中央正有一个小岛,小岛并不大,也就只有半个足球场大小,上面植被茂盛,掩住了其中的动静,而在岛岸边上则是有着十来条小船,这些小船都被系留在礁石之上,未曾被河流冲走。

    毛仁峰指了指那小岛,便道:“那些人就在那个湖中岛之上。”

    “没想到这群人倒也谨慎,居然也晓得占据有利地形?”见到这里状况,王践行哂笑道:“怪不得敢在我们赤凤军眼皮底下犯事,看来对方也算是有些本事。”

    这小岛四面皆水,湖面只有数米有余,波光粼粼、清澈见底。

    若是有人想要踏足那小岛之上,除非借助小船渡过去,那就只有凫水才行了。但是这样便会惊起湖中动静,让小岛之上的人及早察觉,反而借此机会乘上小船遁走。

    如此一来,反而不美!

    王践行等人身上只有铳枪,并未携带具备远射程的虎蹲炮,若要将那小船击毁,断去对方的路径,显然是不可能的。

    严卫亦是察觉到这其中麻烦,便问道:“王同志,你觉得我等应该如何才能够击败对方。”若是击溃他们,靠着一行人身上的武装完全足矣,但若要彻底俘虏这些匪人,就凭他们一行数十人很显然是极其困难的。

    “此刻天色已经快要天明。想必对方待到天明的时候就会离开此岛,若要在天明之前通知主公,请求援助很显然是不可能的。若是这样,那边只有”

    王践行回道:“这倒也是。只是你可知晓,那匪患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就连你们这般名门大族,也不敢轻掠锋芒?”

    “实不相瞒。我等早就知晓对方底细,只是无奈对方实力出众,非是我等所能抵抗,故此只能够请求尔等帮忙。”毛仁峰顿现无奈,摇着头回道。

    王践行倍感诧异,又问:“若是这样,那对方究竟是谁?”

    “此人乃是盘踞在大6泽一带的水傀阴罗煞!”毛仁峰双目迟疑,思虑甚久之后方才回道。

    王践行立感奇怪,问道:“水傀阴罗煞?此人是谁?”

    毛仁峰张口回道:“这水傀阴罗煞,乃是盘踞在大6泽一带的悍匪。此人旧时本是一介寻常船夫,因为不堪主家欺压,便就此逃入大6泽之中。若是这般也就罢了,谁料此人不知从何地,得到昔年钟相杨幺遗留之术,自其中习得一身武学。自此之后他便仗着自己一身武艺,将昔日欺压自己的主家尽数翦除,并且以大6泽为根本,啸聚水贼为祸一方。我等因为距离那大6泽尚且有段时日,故此未曾受到骚扰,未曾想此人竟然来到这里了!”

    “水傀阴罗煞?那此人实力如何?”王践行又问。

    若是此人不过一般水匪,他们赤凤军倒也不怕,但是若是此人如同萧凤一般,乃是少年天才,那边需要考虑了。

    没办法,那大6泽距离鸡泽只有四十里地,不过半日便可抵达,若是就此陷入其中,那可就麻烦了。

    毛仁峰看出王践行担忧,便道:“若是和你家萧统领相比,此人远逊。但是若是在寻常人中,那此人便是实力非凡,更因为得到昔年钟相杨幺所留之术,并且借助大6泽水泽之气,贯会隐匿身形,令常人实在无法寻找到。故而盘踞此地,直到今日。至于其麾下之内,也有战船百余艘、兵员数万。可谓是盘踞一方,百姓久受其苦啊!”

    语及之后,他不免唉声叹气,透着无奈至极的神色。

    “你所说的我自然知晓。只是此人并非寻常之人,只怕我们还需要商议一下,方能做出决定。”王践行细细想着,便张口应道。

    他们赤凤军若要避开身后追击的军队,这大6泽避无可避,而那水傀阴罗煞只怕也要会上一会了。

    毛仁峰身躯一曲,拜谢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王大人了。”

    “不用谢。这些事情本是我们该做的,你无须担心。”王践行应允下来,心中已然有了打算。

    王践行回道:“这倒也是。只是你可知晓,那匪患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就连你们这般名门大族,也不敢轻掠锋芒?”

    “实不相瞒。我等早就知晓对方底细,只是无奈对方实力出众,非是我等所能抵抗,故此只能够请求尔等帮忙。”毛仁峰顿现无奈,摇着头回道。

    王践行倍感诧异,又问:“若是这样,那对方究竟是谁?”

    “此人乃是盘踞在大6泽一带的水傀阴罗煞!”毛仁峰双目迟疑,思虑甚久之后方才回道。

    王践行立感奇怪,问道:“水傀阴罗煞?此人是谁?”

    毛仁峰张口回道:“这水傀阴罗煞,乃是盘踞在大6泽一带的悍匪。此人旧时本是一介寻常船夫,因为不堪主家欺压,便就此逃入大6泽之中。若是这般也就罢了,谁料此人不知从何地,得到昔年钟相杨幺遗留之术,自其中习得一身武学。自此之后他便仗着自己一身武艺,将昔日欺压自己的主家尽数翦除,并且以大6泽为根本,啸聚水贼为祸一方。我等因为距离那大6泽尚且有段时日,故此未曾受到骚扰,未曾想此人竟然来到这里了!”

    “水傀阴罗煞?那此人实力如何?”王践行又问。

    若是此人不过一般水匪,他们赤凤军倒也不怕,但是若是此人如同萧凤一般,乃是少年天才,那边需要考虑了。

    没办法,那大6泽距离鸡泽只有四十里地,不过半日便可抵达,若是就此陷入其中,那可就麻烦了。

    毛仁峰看出王践行担忧,便道:“若是和你家萧统领相比,此人远逊。但是若是在寻常人中,那此人便是实力非凡,更因为得到昔年钟相杨幺所留之术,并且借助大6泽水泽之气,贯会隐匿身形,令常人实在无法寻找到。故而盘踞此地,直到今日。至于其麾下之内,也有战船百余艘、兵员数万。可谓是盘踞一方,百姓久受其苦啊!”

    语及之后,他不免唉声叹气,透着无奈至极的神色。

    “你所说的我自然知晓。只是此人并非寻常之人,只怕我们还需要商议一下,方能做出决定。”王践行细细想着,便张口应道。

    他们赤凤军若要避开身后追击的军队,这大6泽避无可避,而那水傀阴罗煞只怕也要会上一会了。

    毛仁峰身躯一曲,拜谢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王大人了。”

    “不用谢。这些事情本是我们该做的,你无须担心。”王践行应允下来,心中已然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