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邯郸空鞑子失落,鸡泽中萧凤屯田
    “撤退了?”

    望着邯郸城之内空荡无物的场景,忽必烈只感觉自己似有如击棉花一般,充满着无力感。天籁小说WwW.』⒉

    “根据城中百姓所言,确实如此!”杨惟中敛住神色,俯回道。

    忽必烈立刻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你且让城中官员来觐见,将赤妖的行径报上来。也好让我尽快铲除这赤妖,以免被那妖孽继续祸害中原。”那赤凤军虽是撤走,但是他却更为着急城中状况,想要知晓那赤凤军究竟在做什么,居然在夺了邯郸城不到数日之后,便迅撤退了?

    杨惟中却露出几分迟疑,回道:“禀告殿下,只怕不行!”

    “不行?为什么?”

    “因为他们全都死了,其尸体就被绑在城东三里之外的大道边上。”

    “什么?”忽必烈立感震怒,张口喝道:“那些赤妖,当真做了这些事情?”

    杨惟中咽了几口唾沫,脸上也现出一些犹豫,目光转了几下,方才下定决心继续说道:“而且不止是官员。包括生活在这里的蒙古诸部,也一样被那群家伙给杀了,其尸体也一样被绑在木桩之上,任由阳光曝晒。”

    “好!好!好!”

    三声叫好,忽必烈已然捏紧手中缰绳,目中嗔怒犹如长箭一般迸出,所到之处立时便让那城墙“砰”的一声整个崩塌,又道:“好个赤妖。当真有胆识!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心狠手辣,彻底灭了你这个赤妖!”一拉手中缰绳,便让胯下战马整个调转方向,命令道:“诸军,且随我一起出,定要让那赤妖伏诛!”

    身后战马连连响起,立时扬起万千尘土,朝着北方奔去。

    而那里,正是赤凤军撤退的方向。

    …………

    鸡泽,地处古沙河、漳河两河交汇之处,地势低洼,遂形成沼泽。又因沼泽之内,鱼虾甚多,故此极其适合养殖鸡鸭。

    《春秋·襄公三年》曾记载,“井丘联比,可以盈泽,鸡以氏泽、泽曰鸡泽”。《寰宇通志》也曾说道:“取界内鸡泽为名。”鲁襄公三年晋悼公大会诸侯于此,史称称“鸡泽晋地”。

    正是因此,鸡泽也名震中原。

    如今时候,赤凤军已然移兵至此。

    且望着眼前麦田延绵,数道河流纵贯全境,萧凤带着愁容望着远方,这里乃是典型的平原地带,自春秋之时便是粮食的出产区,延绵至此可以说此地农业的兴旺达,远想象。

    若是能够得到这里的农民襄助,那赤凤军可以说便不用忧愁军中粮食供给了。

    所以一到这里,萧凤便派出麾下精锐,务求能够彻底控制住这个地境。很快的,自远处有数个马匹奔来,刹那间就已然来到大营之前,旋即拜倒:“禀告主公,严申、段峰还有常俊三人已经将这里的几位大户农庄给控制住,现在就在毛官营村之处,就等着主公前去询问。”

    “那便好。”萧凤这才舒了一口气,对着赵志命令道:“赵志,你且率军驻扎于此,注意警惕周围状况,若有动静立刻出讯号,我自然会赶来。”又见萧月、萧星立于身边,便一起吩咐道:“至于萧月、萧星,你们两人现在就在军中待着,执我军令。若有什么人敢有异动,无需通报与我,可先斩后奏。”待到将军中之事处理完毕之后,她方才对那传令兵说道:“你且在前方带路,我们这就过去。”

    随后,她便带着王践行、严卫以及肖林、袁定、叶峰等中华教诸人一起跟在传令兵身后,朝着远方走去。

    走了约莫半个钟头,一行人很快的便来到了毛官营村村中。

    刚一踏入村中,萧凤不免皱起眉梢,扫过两边那神色冷淡的村民,低声问道:“我曾听闻此地物产丰盛,为何却不曾见到鸡鸭行走?便是那些村民,也是异常冷淡?”

    “大概是将我们当成了官军吧。”王践行摇着头,透着几分无奈。

    萧凤顿时露出苦笑:“估计也是。”此地物产丰盛,并不只是她一人知晓,凡是中原之地的人,皆是明白。

    既然如此,那么无论是官军还是匪兵路过此地,都要从这里抢夺一些东西,无论是此地的粮食,又或者是那些饲养的鸡鸭之类的玩意来。

    这般反复之下,便是此地物产在如何丰盛,又能够撑得起几次劫掠?

    在这样的处境之下,这里的村民更是不曾知晓赤凤军的行径,又如何能够对这赤凤军怀有好心情?

    严卫似有明悟,这才问道:“便是这样,所以主公才强调,让我们约束军队,不得劫掠百姓吗?”

    “没错。这里的百姓饱受劫难,心中已然绝望。我等若是依仗武力强夺粮食,他们或许会凑齐粮食送给我们,以求破财免灾。但是刀兵之下,定然埋怨。若要指望他们支持我们,那便是痴心妄想。”王践行朗声回道,声音之中有些唏嘘。

    袁定似有了悟,张口回道:“所以主公方才没有如攻打邯郸城那样,只是让严申他们率领上百余骑前往和他们沟通。便是现在,也只带领我们几人过来?”

    “他们久受兵灾苦楚,若是我等依仗军势压来,只怕便会让这些农民因此心怀芥蒂,届时定会怨恨难消,反而陷我等于泥泽之内、寸步难行。”叶峰应声回道。

    “正是因此,所以我等切不可竭泽而渔。并且还要助他们抵御那些匪军以及官兵,这样的话他们才会认定我们,并且愿意为我们提供充足的粮食。”肖林朗声说道:“这一次的任务,主公之所以带我们前去,想必便是为了这个目的!”

    萧凤一边走,一边回道:“没错。所以待会儿见到这里的主事者,尔等切不可颐指气使,记住一定要放低姿态。如此一来,才能够让他们接受我们,并且助我们度过劫难。需要知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若是失了这些人的帮助,那我军也无法支撑多少时日。”

    “我等明白!”

    几人纷纷拜服,方知萧凤用心良苦。

    很快的,一行人便来到了村中广场之地,而在广场之上已然有一位九旬老者端坐其中,旁边一溜儿立着数十位中年汉子。这些汉子莫不是身着铠甲、肩带弩弓,手中亦是拿着刀枪剑戟诸类兵器,已然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盯着萧凤等人。

    另一端,那严申、段峰、常俊三人正领着一行人站在对面,而在他们之前一溜儿摆着数十张凳子,应该是用来款待用的。

    只是他们却心有顾虑未曾坐下,只是由领头的三人一问一答,回应着对方的问题。

    双方虽是谈笑畅快,然而其中也隐隐藏着机锋,已然一副对决的模样来。

    见到萧凤到此,那老者立时睁开眼睛,扫过萧凤时候露出一丝诧异,旋即问道:“敢问这位便是赤凤军领元凤娘娘?”

    “正是!”

    萧凤颌,旋即大刺刺的走到众人之前,径直坐了下来,对着身后众人回道:“尔等奔波数个时辰,想必也是累了,不如就此歇息吧。”

    见到自家主公到此,这些士兵方才各自寻了位子,坐了下来。

    那老者这才问道:“既然正主已经来了,那可否容忍老朽问句话?你们今日到此,究竟所为何事?”

    “我若说是为了此地粮食,你会不会相信?”萧凤宛然一笑,只见周遭之人面色皆是一凛,旋即笑道:“对了,我初来此地,便见此地之人皆是精力十足、神目璀璨,定然是师出名门。还不知晓老者是谁,不知可否相告?”

    “我等乃是战国毛遂之后。某家姓安,乃是第十一代族长。”毛安顿时愣住,旋即回道,一对浑浊眼睛直愣愣看着萧凤,却不知晓此女为何会如此直接,就这般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萧凤赞道:“原来是名士之后,怪不得族长如此气度非凡。萧某此行有些匆忙,未曾备齐礼物,还请族长莫要怪罪。”

    “素闻萧统领实力非凡、气度了得,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只是我村中粮食尚未成熟,所存着乃是最后口粮,便是那鸡鸭之类的,也尚未孵化养成,若是萧大家执意强求,只怕我村中实在难以满足贵军所需。”毛安立时露出苦楚,无奈摇头。

    萧凤立时摇头,朗声笑道:“毛族长说笑了。我军虽是被迫转移至此,但自邯郸城所得粮食尚且充足,倒是不会做次行径。只是人生地不熟,又见此地土地肥沃,许多农田都被抛却。所以便前来此地,希望能够自毛族长得到一些种粮以及鸡仔、鸭仔,好将那里的农田开垦出来,并且饲养鸡鸭。如此一来自然足以满足军中所需!”

    “那之前萧统领所言,莫不是说笑?”毛安顿感诧异,却是面有困惑望着萧凤。

    自之前漫不经心到处索求粮食的目的,如今时候却是转变神色只是请求帮助,这般变化随心,当真让人有上下颠覆之感。

    萧凤立刻恢复严肃,庄重回道:“当然!我军纪律严正,向来以吊民伐罪自居,岂会如同那等膳腥之地一般,做那劫掠之事?只是知晓此地尚有尔等所在,故此前来拜访,以免因为彼此之间不熟悉,以至于冒出什么矛盾来。若是那样,岂不是徒造事端?”

    “原来如此。萧统领既然有心,那我便代族中之人谢过萧统领了。”毛安这才松了一口气,自知晓赤凤军到来之后,他便日夜担心自己一族是否会和那邯郸城之内的百官一样,也被这赤凤军彻底消灭。

    如今看来,应当是自己想多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回去了。”

    萧凤回道,继而又想起一事来,便转过头冲着那毛安问道:“对了。我前来此地时候,多见有村庄抛荒,庄内也无百姓,想必他们全都逃走,好躲避兵灾。而我等若要开拓农田,定然会需要大量农夫。若是这样,不知族长可否襄助,告诉那些流民。若是他们愿意,便可到赤凤军一来,我等定然会襄助他们,提供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

    毛安立时拜倒:“萧统领所言,毛安不敢推辞。”

    萧凤这边重新跨上战马,领着一帮人重新离开:“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就此离开了。若有什么打扰的,还请恕罪。”很快的,包括严申、段峰、常俊他们的部众,还有王践行、严卫等人一起离开这里,重新回道军营之内。

    行于道路之上

    萧凤立刻恢复严肃,庄重回道:“当然!我军纪律严正,向来以吊民伐罪自居,岂会如同那等膳腥之地一般,做那劫掠之事?只是知晓此地尚有尔等所在,故此前来拜访,以免因为彼此之间不熟悉,以至于冒出什么矛盾来。若是那样,岂不是徒造事端?”

    “原来如此。萧统领既然有心,那我便代族中之人谢过萧统领了。”毛安这才松了一口气,自知晓赤凤军到来之后,他便日夜担心自己一族是否会和那邯郸城之内的百官一样,也被这赤凤军彻底消灭。

    如今看来,应当是自己想多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回去了。”

    萧凤回道,继而又想起一事来,便转过头冲着那毛安问道:“对了。我前来此地时候,多见有村庄抛荒,庄内也无百姓,想必他们全都逃走,好躲避兵灾。而我等若要开拓农田,定然会需要大量农夫。若是这样,不知族长可否襄助,告诉那些流民。若是他们愿意,便可到赤凤军一来,我等定然会襄助他们,提供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

    毛安立时拜倒:“萧统领所言,毛安不敢推辞。”

    萧凤这边重新跨上战马,领着一帮人重新离开:“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就此离开了。若有什么打扰的,还请恕罪。”很快的,包括严申、段峰、常俊他们的部众,还有王践行、严卫等人一起离开这里,重新回道军营之内。

    行于道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