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章烧地契田地分配,设学校谋略未来
    会议之上虽是暗潮汹涌,然而在刑场之上,刘奇和王践行等人,却意气风发。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各位!”

    手中拿着厚实的状纸,刘奇高声喝道:“各位我赤凤军所颁布的条例,现在开始宣判!包括邯郸城知县丁一珍、地主高晓清等人,因为以下事例……,现在判处死刑!”

    话音一落,他便朝着远处的行刑人员下达指示。

    而在得到命令之后,一干行刑人员皆是举起手中铳枪,对准远处被绑在木桩之上的众人,然后扣动了扳机。

    连续枪声之后,这些昔日统治邯郸城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番邦蛮夷皆是被打碎脑袋,再也没有丝毫的生机。

    眼见这些昔日蹂躏自己的家伙彻底伏法,众人皆是赞道。

    “杀的好!这些人就该这样被处死。留一个全尸,已经算便宜了。”

    “本以为赤凤军乃是土匪,没想到竟然是这般情天老爷一样的存在。”

    “没错。只可恨他们来得太晚,不然的话我那孩儿如何会死?”

    “……”

    一声声的赞誉,被刘奇听了去,他不免感觉脸颊通红,身体之内油然而生飘飘然的快活心思,这般被人赞誉的模样当真是让让人上瘾,只是一见别人都快将自己夸上天了,立时便劝道:“各位。我知道你们的冤屈,所以也帮你们将这群混蛋全都抓起来处死了。但是若非主公相救,尔等如何能有今日沉冤得雪的机会?”

    “主公?你说莫不是那个赤……,嗯,玄女娘娘?”

    众人立时醒转,恍然大悟起来,只是一说到后面,就不免说露了嘴。

    他们久居蒙人治下,一言一行皆受到那些儒生们的影响,所以一直以来都以为赤凤军的首领乃是一个全身布满火焰、凶神恶煞从地狱之中走出来,只会四处毁灭的怪物,故此在说及萧凤的时候,就不免带着一些过往的影响。

    刘奇笑道:“无妨!我家主公向来大度,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在意的。当然,尔等也需要知晓,那蒙人狡猾,素来喜欢编弄是非。所以你等也要放亮心思,莫要被那些家伙给蒙骗了。”

    此番话也是他所需要的,其目的正是为了洗白赤凤军和萧凤的“罪孽”,让这些百姓更是信服。

    “那就好,那就好。”

    被这一说,众人皆是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

    “当然,主公此次令我前来,还有一事要处理。”刘奇见到众人似乎想要离开,便挥挥手让士兵抬着几个箱子过来,箱子“啪”的一声打开,露出了一叠叠厚厚的田契以及各类欠条。

    看到这些东西,众人全都止住脚步,目光之中透着几分挣扎还有渴望。

    刘奇注意到众人心思,便道:“这些乃是以往时候,他们使用各种手段从列位手中骗来的田契和高利贷欠条。而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东西全都作废,而他们的田地会被重新分配给你们。”话甫落,这几个箱子全被丢入不远处挖出的一个土坑之中,随后被丢入一个火炬之后,那木箱随着田契以及欠条,全都彻底被火焰所吞没。

    众人怔怔望着那火焰,感觉困住身体的枷锁,似乎也被这火焰给烤化,一点点的全都被融掉,再也无法束缚自己。

    往日时候,他们辛辛苦苦忙碌了一辈子,然而田中所得大半皆要按照这田契、欠条上面的规定,送给官府还有那些地主,留个自己的粮食,也就只能满足腹中所需,根本就连维持基本生计都显得困难。

    现在时候,这些东西全都被烧毁了?

    “被烧毁了?这些东西真的被烧毁了?”

    “若是这样,那那些田地会怎样?”

    “不知道。但是这赤凤军,究竟打算怎么做?”

    蠢蠢欲动,一行人望着那还伫立在此地的刘奇等人,脸上透着不可思议。

    从之前以刑律斩杀那些贪官污吏们,再到现在烧毁田契、欠条之类的行径,种种所为皆是让他们倍感震惊,竟是在这一刻感觉头晕目眩,几乎因为自己置身于云颠之上。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重新分配土地?

    这种行径,又是准备做什么?

    正在这时,坐在旁边的王践行连连咳嗽几声,说道:“各位。若要办理田契的,还请到我这里来办理。”一列案桌之前,十数人已然准备好,就等着这些百姓过来。

    “真的可以吗?”

    一位农夫走来问道。

    他的背佝偻着,是因为背负着官府、富豪还有鞑子而不得不弯曲,然而这一刻却显得特别的挺拔,因为赤凤军的到来,那些压迫他的三座大山被彻底摧毁了。

    “当然可以。”

    王践行看着眼前之人,皮肤黝黑、眼窝深陷、手指布满老茧,就是很寻常的农夫。

    这样的人支撑着整个世界,他们一辈子操劳却无法享受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们一辈子承受苦楚却始终无人跟他们说话,以至于他此刻问话,竟然也是如此的低微,完全就怕触怒了自己。

    “绕开一切上层,直接将根基扎根在这些农民身上,这便是你的策略吗?”

    王践行想着萧凤所吩咐的事情,笔走游龙很快的便写好一份田契,然后推到农夫身前,说:“在这里摁下手印,然后从现在开始,这块田就属于你了。”

    “好!好!这就好,这就好。”

    连忙揣在怀中,这老农将田契塞入怀中,唯恐被别人给抢了去,一步一瘸的朝着远处走去。

    即使是身有残疾,也依旧顽强生活,这边是农民吗?

    王践行心中一叹,又道:“下一个!”

    眼见这老农都得到新的田契,其余农夫纷纷涌上来,全都来到了众人面前,开始领取新的田契。

    …………

    邯郸城中新的土改正在被徐徐推进,但是赤凤军军中隐患短时间内难以根治,依旧需要一定的契机,才能够解决。

    然而萧凤已然没有在意,只是因为她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在邯郸城被赤凤军夺取之后,正驻扎在大名府的蒙古大军立刻出动了三万大军,直接朝着邯郸城扑来,其指挥者便是忽必烈,而在其身旁辅佐的,便是姚枢和杨惟中两人。

    儒门衍圣公被灭之后,如今时候儒门子弟莫不是以姚枢、杨惟中两人为首,所以跟随其后的儒门弟子也不在少数,比如说那儒门十二贤便被他们说动,也一起加入了其中,准备彻底歼灭赤凤军。

    正是为了此事,萧凤只能暂时停止会议,准备接下来的事宜。

    坐于座位之上,萧凤对着众人说道:“各位,想必你们也知晓那蒙古不日便将来此,若是这样不知各位有什么想法?”

    “主公!昔日潞州、太原一战,我等苦于兵力不足,虽是重挫对手,却始终无法战胜对方。现在军中尚不稳定,依我看应当从邯郸城中撤退,以谋后路!”听罢此言,身为第三旅旅长的王动立时说道。

    他虽是降军,但向来都是慎言慎行,便是在攻破邯郸城时候,也谨小慎微未曾造成多少事态。

    第一旅旅长的张彻、孙义两人亦是应道:“此言甚好。我等亦是赞同。”

    “没错。居于此地,我等和昔日潞州之时并不一样,在此地根基不稳,这里的百姓根本不知晓我等底细。依我看,也应带撤退,暂避锋芒、保全实力。如此一来,方有反击的可能。”第二旅的马云冬亦是回道。

    此三旅在潞州城一战中皆是保存大半,军中骨干尚且存在,所以基本上以昔日老人为主,那些降军也基本上都是底层士兵,根本就没有话语权。

    “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

    经过上次会议,费城、石两人皆是知晓自己在萧凤眼中绝无好感,便纷纷噤声不多喙言,以免让萧凤一如上次那样,当中训斥自己。

    正所谓雷霆雨露皆是恩泽,他们两人自然不敢顶撞萧凤。

    萧凤见到一干人等皆是点头,便回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就此撤退。对了,城中百姓你们安置妥当了吗?”看着那王践行、刘奇两人,她甚是担忧。

    王践行立时回道:“依照主公所言。城中粮食皆被收缴,那些田契、卷宗也被彻底烧毁,至于田地也被分与众人。”

    萧凤立时笑道;“没错。我们在这里难以持久,所需要的只是粮草。而那些田地皆是死物,根本就难以带走。既然如此,便将这些土地分配给当地农民,这样的话不仅仅能够拉拢当地农民,更是容易造成他们和当地地主对立,进而牵制那些家伙。如此这般,方能够为我们争取足够的反应时间。”

    这土改政策并非她所为,事实上任何一个农民起义皆有类似政策,便是日后那个伟大政党也是通过这个政策,方才建立起稳定的政权。

    在这危急存亡时候,萧凤不敢冒险,当然要模仿别的正当的成功经验了。

    “但是主公!”王践行想了想,又道:“那些农民虽是得了田契,但是终究还是太过薄弱,若是那蒙古大军重新过来,武力夺取其手中田地,到时候又该如何?”

    他也知晓萧凤这个政策的优秀之处,但是那些农民不过寻常农夫,又不是有着强大战斗力的赤凤军,在蒙古大军的威胁下,是根本无法维持下去的。

    “无妨!”

    萧凤回道:“你可以在这些农民当中发展下线,并且将我们曾经的抵抗经验传授给他们。包括那些火铳以及火药的冶炼方式,以及一些组织上的经验,都可以传授给他们。这样的话,也可以增加他们的保命能力嘛!当然,这也不是长久之策。所以我打算成立一个学校,专门传授这些内容,如果有人想要学习的,也完全可以进入其中学习。不管是我们军中的战士,还是那些投诚而来的战士,都可以!”

    王践行呢喃道:“成立专门的学校?”

    “没错。经过这么多天的战斗,我想军中有很多人都有和蒙古士兵对抗的经验。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一批优秀的战士集中起来,让他们将这些经验传授给别人,进而增加别人的生存经验。如此一来,便可以增加咱们士兵的生存率,也能够大大提高咱们赤凤军的战斗力。”萧凤甚是满意的颌首回道,目中已然透着快意。

    王践行若有所思,问道:“便和那些书院一样?”

    “没错。不过不应该叫做书院,而是应该叫做学院。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萧凤笑着纠正道:“这学院,不仅仅让那些新入的学院学习新的知识,而且还可以让那些传授者明白自己的缺陷。彼此增进互助,互相协助合作,当然能够获得更大的助益嘛!”

    受限于她本身的身份,很少有人才投入军中,无奈之下萧凤只好靠着军中之人,自己培育相应的人才。

    王践行朗声回道:“在下明白。在下这边去做。”

    “没错。这件事情对我们很重要,所以要严肃办理,越快越好。”萧凤吩咐道,扫过旁边众人毫无所动的样子,也是斥责道:“而且你们也不能就此罢休,如果有休息的时间,也可以到学校进修一下,了解了解一下咱们新的动静,不然等到”

    王践行呢喃道:“成立专门的学校?”

    “没错。经过这么多天的战斗,我想军中有很多人都有和蒙古士兵对抗的经验。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一批优秀的战士集中起来,让他们将这些经验传授给别人,进而增加别人的生存经验。如此一来,便可以增加咱们士兵的生存率,也能够大大提高咱们赤凤军的战斗力。”萧凤甚是满意的颌首回道,目中已然透着快意。

    王践行若有所思,问道:“便和那些书院一样?”

    “没错。不过不应该叫做书院,而是应该叫做学院。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萧凤笑着纠正道:“这学院,不仅仅让那些新入的学院学习新的知识,而且还可以让那些传授者明白自己的缺陷。彼此增进互助,互相协助合作,当然能够获得更大的助益嘛!”

    受限于她本身的身份,很少有人才投入军中,无奈之下萧凤只好靠着军中之人,自己培育相应的人才。

    王践行朗声回道:“在下明白。在下这边去做。”

    “没错。这件事情对我们很重要,所以要严肃办理,越快越好。”萧凤吩咐道,扫过旁边众人毫无所动的样子,也是斥责道:“而且你们也不能就此罢休,如果有休息的时间,也可以到学校进修一下,了解了解一下咱们新的动静,不然等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