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章城门口众人诉罪,苦禅林决议约定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便有人问出了缘由所在。

    刘奇回道:“正如我所说的,他们的确是罪行当诛,但是在这之前,我需要你们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些人依照我军所颁布的法律来说,的确是罪该万死。”

    只可惜当他这话说出之后,城下百姓莫不是悲泣而哭。

    “法律?哈哈哈……,这世道哪里还有什么刑律啊!你这厮莫不是说笑不成?”

    “呵呵!按照他们的刑律,他们杀我汉民,只需要赔偿一头驴,然而我等若是反抗,那便得全家处死。”

    “没错。而且按照那些鞑子所说,我那妻子在嫁给我之前,还得被他们睡一下,不然不许成亲。”

    “为了避免我们反抗,那些官兵甚至将菜刀全都没收,每用一次菜刀都需要到井口之处登记,这刑律还能遵守不成?”

    “……”

    一声声哭泣之声,一句句愤怒言辞,皆是自众人之口宣泄出来。

    自古以来,汉民便在这方土地之上繁衍生息,世世代代生存至今。

    孰料自北宋沦亡之后,他们先是被那女真一族揉虐,不堪忍受之下奋起反抗,终于将那金朝推翻之后,孰料却迎来了更为凶残的蒙古一族,生存之难越发艰险起来,如今见到这罪魁祸首竟然被悬在城门之上只能随风荡漾,便感觉心中怒焰喷涌而出,只想要将这群混蛋彻底灭掉。

    刘奇听罢之后,连连让众人安静之后,方才回道:“那是蒙古的刑律,却并非我们赤凤军的刑律。尔等只需要将这些人曾经做的恶事禀报上来,我等自然会按照赤凤军的刑律将这群人明正典刑。”

    “赤凤军的刑律?”

    一脸茫然,城门之下一干百姓莫不是双眼茫然,有些惊慌失措。

    刘奇旋即回道:“没错。我等所来并非是劫掠此城,实乃是为了伸张正义,为民做主!”

    “你说的是真的吗?”随即从城中走出一位儒生,朗声问道。

    刘奇颌首回道:“当然,千真万确!”随后指了指城门边上摆着的案桌,在这案桌之前正有一叠厚厚的纸张,一位书记已然坐定,就等着众人到来。

    刘奇说道:“只需要你到城门边上的诉冤台之前诉说冤屈,自然会有人将其罪状写下来,到时候我等自然会依照刑律,将这些人明正典刑。”话中铿锵之意,尽数彰显。

    “既然如此,那我便要揭露那狗官的罪行。”

    这儒生眼中露出挣扎之意,旋即恢复清明,便走到诉冤台之前,接过递来的毛笔,一阵笔走游龙,便在铺就的宣纸之上留下一行险峻文字来,随后便在最后之处摁上自己的指印。

    “好!”刘奇目中露出赞许,又道:“下一位又是谁?”

    很快的,一位大汗便走出来:“是我!只是我不识字,也能在这诉说冤屈吗?”

    “可以。我们有专门的记事员,会帮你记下来的。”刘奇点头回道。

    很快的,这个人也在那诉冤台之前留下了自己的指印,见到两人如此行径,其余人忍不住也纷纷走上前,将自己曾经遭受的冤屈一一说明,以至于那一叠纸很快的便消耗完毕,甚至不得不再添加数叠纸。

    遥遥看着这一幕,宇文威露出几分赞许来:“看来情况进展的很顺利!”

    “那蛮子不知华夏典籍,不识华夏之礼,除却了杀伐之外,便没有留下别的东西。他们会有这般怒气也是应该。只是我不明白,为何主公要这般作为?”王践行一脸困惑,倍感不解。

    “因为天下大义!”宇文威张口便道。

    王践行顿觉困惑:“大义?”

    他乃是商人之子,行事之中总是无法摆脱算计,故此对这儒生口中大义甚是不屑,之所以拜宇文威为师,只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能够在主攻面前展现的机会。

    经过潞州一战,宇文威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现在也被提拔为政务院总理,正是接近的时候。

    宇文威反问道:“没错。在你眼中,百姓是什么?”

    “是水?因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算是,也不算是。世人愚昧,故此看不破天下大势,只能在这苦海之中来回挣扎。然而世人皆晓趋利避害之理,若是有英雄人物出现,汇聚众人之力,自然可以无往不利。主公所谋的,自然是这天下。”宇文威缓缓回道:“你应当知晓,若是我等一如黄巢、方腊一般纵火烧掠,那到时候别处之人听了,定然会以为我们乃是邪魔歪道,皆是便会倾力反抗。到时候莫说是净火焚世、驱逐鞑靼,便是被这些人所唾弃也是可能的。”

    王践行摇摇头,却道:“是为了拉拢人心?但是这般所为,只会消耗赤凤军实力,若是被人暗中算计,只怕危险。”

    当初太原城时候,为了拉拢城中豪杰,他们迫不得已只能让一些人加入赤凤军,孰料却被如仇烈之人混入军中,以至于差点让整个赤凤军彻底崩溃,如此教训可谓是惨重至极。

    “除却仇烈之外,别的人呢?敢来参与我军的,或许有间谍,但是更多的可是忠诚义士。莫要忘了你当初又是为何加入赤凤军的。”宇文威反驳道。

    王践行脸颊一红,不觉羞赧:“这倒也是!”

    “而且你可莫要忘了,更关键的还是粮食!”宇文威又是说道。

    “粮食?”

    “没错。这北地之内遭受多年战乱,百姓孤苦口中所存粮食所剩无几,根本无法搜刮,更兼广遍荒野难以收缴。但那富家大户却田野阡陌、贯朽粟烂,便是外面哀鸿遍野也未曾广施善心、赈济一方,甚至依仗自身实力巧取豪夺,更添祸乱。如此说来,你觉得我们若要快速夺取足够的粮食,又该从何处取得?”

    “你是说富豪大户?”王践行嗫嚅说道,却是有些踟躇。

    在这之前,他本就是富豪大户,自然知晓那些人的心思,故此感觉有些接受不了。

    宇文威注意到他心思变化,便道:“我知晓你难以接受,但是你需要知道,北地沉沦、贼子当道之世,这世间并无无辜之人,那就便是了。”

    “我明白了。”

    嘴唇蠕动,王践行脸上露出几分懊恼。

    这般情况,他觉得自己终究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适应。

    宇文威嘱咐道:“那就好。那些富豪大商被抄家之后,其家中粮草、财产一类的清算便交给你了。你乃是商人身份,应当知晓应当如何处理这些东西。而我待会儿还需要到禅果寺一去,要知道那里还有一场会议需要召开,若是没有我的话只怕不行。”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王践行缓声回道,目送宇文威骑上战马远离,又复看着那些已然被绑起来押往刑场的众人,便喃喃自语道:“看来又有一阵日子要忙了。”

    …………

    禅果寺,位于水乡寺沟村东。

    禅院所处,山势险峻,四周皆是松柏青翠蔚然而立,其中宫殿亦是壮丽无比,无奈乱世之下少有人出没,已然彻底落寞了,如今时候正好被赤凤军占据,作为军队指挥部存在。

    踏入禅果寺,宇文威便看到在大殿之内,皆是赤凤军中高层将士,人数足有数百有余,除却部分需要谨守职责的将士之外,其余之人皆是来到此地。

    将如此之多的人召来,很明显萧凤有重要的事情吩咐。

    正坐在众人只见,萧凤望见宇文威的到来,便示意了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旋即说道:“今日之所以在这里召开会议,是为了和列位商量一些事情。”

    听到这话,将士们立时议论纷纷。

    “什么事情?莫不是还有什么要颁布的?希望别弄得太古怪了,光是每天读书写字就够烦的了。”

    “这赤凤军也忒古怪了,咱们也不过是当兵吃粮,怎么每隔两三天,便要开这会议?”

    “不管了,先看看再说吧,只是开个会罢了,又不会和拔了咱们的皮。权且听听吧。”

    “……”

    私下里众位将士莫不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皆是弄不清楚赤凤军的状况,说真的他们之前之所以加入赤凤军,所求者不过是生存和吃饭,毕竟那鞑子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而寻常百姓就连吃饭都难,也就赤凤军能够提供足够的粮饷,让众人吃饱。

    这也是赤凤军初期壮大的原因之一!

    强占潞州,夺取太原,皆是为了解决粮饷问题。

    乱世之内,能够吃饱饭,已经算是很好了。

    “我想各位很是不解,为了在攻取邯郸之后,我将你们全都集中起来,并且下令不得伤害城中一人,就算是那些达官贵族、富商豪奢、蛮夷鞑子也只是擒住,而不是就地处死!”待到众人议论停歇看向自己之后,萧凤方才缓缓说道:“这其中的缘由,我想列位应该都很好奇吧。”

    “正是如此,主公!”当先一人立时站出:“那鞑子杀我父母,我为何不能为母报仇?”

    “正如梁成所说的。他们杀我亲人,为何我们不能杀了他们。”一时间群情汹涌,几成浪涛一样,朝着萧凤冲来。

    赵志偷偷撇了一下萧凤,见到其脸色略显阴沉,立时回道:“各位,我想主公之所以暂缓此事,只是为了更深远的目的。列位还请安静一下,听主公继续诉说。”

    见到参谋院参谋长都这般说了,众人齐齐噤声,有些忐忑看着萧凤。

    眼前这人乃是地仙,其实力深不可测,若是因此落下了坏的映像,那之后只怕便糟糕了。

    “放心吧列位,我并非那小肚鸡肠之人,没兴趣做那偷鸡摸狗的事情。”萧凤苦笑一声,旋即说道:“我之所以严令尔等行径,只是害怕尔等误伤无辜,反而坏了我军大计。诸位莫要忘了,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没错。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这是咱们的最终目的。但是鞑子是如此的强大,所以注定这个路途是相当艰辛的。那么各位,你们可知晓我们应当如何实现,又应该以什么方式去实现这个目标?关于这个,我希望你们好好的想一下。”声音浩大,立时让所有人全都沉默下来,开始细想自己参与赤凤军的目的。

    又一人低声呢喃:“我们真的要击败鞑靼吗?”

    孰料他的言辞却未逃出萧凤耳朵,立时回道:“当然!我们杀了对方那么多的士兵,他们震怒之下定要要彻底剿灭我们,否则难以稳定治下安定。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死。要么是我们彻底失败、要么对方滚出中原,这是无法并立的,也是我们不能逃避的。”

    “可是对方实力如此强大,我们真的能成功吗?”这人又是问道。

    “为何不能?”赵志冷笑一声,便是斥责道:“别忘了对方聚集近十万兵马都未曾剿灭我们,反而被我们彻底打败。十万大军已是极限,对方难不成还能再调集更多的兵力来剿灭我们吗?费城,你莫要再次祸乱军心,否则我定要治你一个乱军之责。”

    被这一说,费城全身哆嗦、一身冷气,赶紧收住脖子。

    “莫要如此严肃,我们此番只是为了商议日后如何行事,可不是在公堂之上,你无需如此严肃。”萧凤双目投向赵志,立时便让他俯首而下,守住了之前的言辞。

    随后目光自每一人脸上扫过,萧凤继续说道:“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尔等莫要忘了,此地遭受鞑子揉虐的百姓数不胜数,只需要我们获得他们的支持,那定让能够击败蒙古,彻底复兴中华。当然,如何争取他们的支持,那就要靠各位的支持了。”

    “获得百姓支持?”宇文威念叨起来,宛然一笑:“看来这位萧统领终于开窍,知晓该怎么做了。”

    果不其然,萧凤旋即便道:“正是因此,所以我需要你们遵守我颁布下来的纪律,非如此不能得到百姓的支持。这一点,列位能够做到吗?”

    一时间众人沉默,苦思良久之后方才回道:“我等定然会照办的。”

    在萧凤那强大气势之下,他们根本别无选择只能应下,至于那规定究竟是什么,那就不太清楚了。

    “放心吧。只需要你们遵守纪律,那我也会竭尽全力确保众人安危,带领大家走出困境之内,这一点我也愿意以我的法相为誓,这一点,各位应该可以接受吧。”萧凤长吁一口气,这才缓过气来。

    为了保证自己的威严,她可着实费尽了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