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三萧争锋破封印,石卵现世变像生
    “嗯?”

    一声轻咦,赵志望着蜗皇宫之上所现场景,不觉赞叹:“没想到数年不见,主公神威竟然达到如此境界!”

    “没错。更新最快若非主公护持,我等断然无法走到今日地步。”居于身旁,成风回道:“但是你可曾想过,若是主公不在了,那我等又该如何?”

    赵志顿起疑惑,撇过成风一样,带着几分怒意:“不在?你在想什么?”他们性命,皆是依赖萧凤所救,按理说对萧凤顶礼膜拜也不为过,然而成风此人,却生出这般想法,当真不该。

    “你忘了吗?在主公隐退之后,军中所发生的事情!”成风摇摇头,有些怜悯看着赵志。

    战友身死一幕,他尚且在目,之后虽知萧凤当初隐退实在是逼不得已,然而对因主公疏忽一事招致这般惨状,却还是心存芥蒂,始终难以释怀。

    赵志叹声回道:“常忍身死,我也不想。但是你应当知晓,若非如此如何能够让那金蒙、仇烈以及张邦益这等混入军中的家伙揪出来?主公所为,实在是无可奈何!”

    “我自然明白。”成风苦笑连连,又道:“只是你还不明白。”话语一滞,他却是抬起头看了一下萧凤,又是说道:“他们,究竟代表着什么!”勐地握紧拳头,心中只觉得无奈至极。

    赵志亦是一顿,不禁想起自己所作所为,貌似一切决断皆是出自己口,然而若非萧凤在后支撑,又有多少人肯听他的话?

    他不禁苦笑,摇着头回道:“我自然明白。但是至少主公未曾让我们失望,而我们在接下来的时候,只需要尽我们的努力,那就可以了,其余的你还是想的太多了。”

    “想得太多了?”成风双眉微蹙,低声说道:“但是你不觉得,至少我们还有一线希望?”

    赵志回道:“什么希望?你又不是不知道,以你我之能,能够修至真元之境,便是极限。而那丹鼎之境,已然是可望不可即了。至于地仙之境,根本就是天地之别,没有丝毫可能。”连连摇头,赵志望着远处奇景,尤其是看到那圣剑、神琴之威时候,更是透着渴望。

    这般神情,不仅仅是赵志,就连成风也是如此。

    而严申、段峰等人,更是目中透着祈求,似是在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成为这般人物。

    然而他们全都知晓,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和天赋,根本就无法达到这样的境界,资质平平、天赋寻常、实力一般,这便是芸芸众生的普遍现状,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不管他们如何努力,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地仙的舞台。

    不管他们演绎出什么样精彩的剧情,亦或者展现出什么样高尚的情操,然而在这群地仙眼中,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挥手即散。

    “并非这个。你忘了,我们是如何杀死那十八罗汉了吗?”成风摇摇头,旋即说道。

    赵志双眉舒展,露出一丝恍然:“你是说火器?”

    “没错。正是火器。这火器乃是主公所造,其威力极为惊人,能让寻常人越级击杀强大武者。”成风点头回道:“当初主公一意孤行,让我等大力推行这火器,便是为了能够增进士兵的实力,进而能够抵消蒙古兵力强盛的优势。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你也见识了这火器的厉害之处。”

    “这倒也是。”

    赵志微微颌首,却又是露出几分难色:“但是寻常铳枪难以对抗真元境强者,必须是虎蹲炮方有可行之法。而那虎蹲炮太过笨重,寻常士兵实在是难以肩负。至于那克虏炮也足以对抗丹鼎境强者,但是这克虏炮更是笨重,一尊就有数千斤之重,除却当作固定炮台,根本就无法偕行。当然,那炮弩也足以杀死丹鼎境强者,但是这炮弩也有缺陷。凡是使用的士兵非是真元境强者,否则便无法操作,这也是问题之一,而且这炮弩的制造成本极为昂贵也是问题所在。”

    回想起军中诸般火器的优劣之处,赵志缓缓说道。

    铳枪已然抵消寻常武者的优势,但是对待更高一级的武者,他们却还没有足够的手段。

    但是既然已经有了实例,那他们便有了一丝希望。

    成风说道:“没错。这火器乃是主公所造,其威力极为惊人,能让寻常人越级击杀强大武者。所以我便想了,若是能够让这火器进一步缩小化,让寻常士兵皆能装备,那便可以压制武者的优势。若是能够在进一步,让火器威力继续增加,乃至于能够和地仙武者对抗,那就再好不过了。”

    望着远处异象,成风不禁攥紧手指,却是暗暗发誓,希望让之前惨痛场景不再重现。

    “这倒是一个好方向。只是你目前有头绪吗?”赵志颌首问道。

    “目前只我一人,实在是没有半分方向。”成风无奈摇头,透着几分懊恼:“毕竟军中人才匮乏,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他们虽有荫城镇恒盛毓之中善于打铁的铁匠加入,但是诸如精通其他技巧的铁匠却是没有,至于诸如李治、元裕这等精通机关算术之辈更是没有,若要继续改进火器,实属困难。

    赵志鼓励道:“你也不必灰心丧气。我军中或许没有这些人才,然而咱们中原之地人杰地灵,在那东方之地,或许便存在着什么能够知晓这其中奥妙的人才来。届时我等只施展各种手段,将这些人才招入军中,届时如何改进火器,他们定然会给出答案来。”

    “希望如此吧。”成风回道,暗暗提高警惕。

    毕竟远处已然进入最关键的时候,他们为了确保整个蜗皇宫安全,自然要提高警惕。

    …………

    摩崖刻经之前,萧凤冷冷望着那六尊佛陀、菩萨。

    这六尊佛陀、菩萨皆是大放异彩,一个个更是现出手上兵器,或是降魔杵、或是玉净瓶、或是法杖,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其上更是泛有珠光宝气,看起来甚是夺目,梵唱连连更显高洁,似是在无形中宣告,若是解开这封印,究竟会放出什么样的存在来。

    然而萧凤却不在乎,只是再次强摧清净琉璃焰,让那遮天赤凤挥动翅膀,要将这漫天神佛皆是纳入烈焰之中,变成一缕烟尘。

    “好个封印,倒是凭的坚硬。”

    眼见自己未曾挫其锋芒,萧凤立时恼了:“萧月、萧星,你们两人得我玄通支撑,纵然并非地仙之境,也足以动用玄通之力。如今时候且随我一起努力,彻底挫败这封印。”

    “遵命师尊!”

    双子齐声应道,皆是运起自身神通。

    只见那断霄圣剑已然竖起,百丈之长的利刃倏然一斩,立时便将那法相所持兵器整个斩断,余势未定直接斩入法相之内,在那摩崖刻经之上留下了一道剑痕;九霄炫音立时奏响,万千琴声轰然而至,亦是一般让那法相为之一震,身形涣散竟然变得透明许多,力量也为之倾泻,根本就无抵抗之能。

    得此机会,赤凤再度侵袭,随后身形一散,却是陡然间化作漫天火焰,将六尊佛陀、菩萨法相,皆是纳入赤焰之中。

    似是感觉到莫大危机,佛陀、菩萨皆是金光大作,全都挣扎起来,或是以降魔杵轰击,或是以双臂撕扯,或是以净瓶运出神通抵御……,诸般手段一一现身,立时便让萧凤双颊一红,“噗”的一声已然见红。

    这最后的反击,终究还是太过厉害,让萧凤这等以修复为能的地仙也受了伤势。

    若是换了别的地仙,只怕这一击之下,便会彻底败亡。

    萧月一见,立时懊恼:“莫伤我师尊!”断霄圣剑应声而出,九霄炫音鸣奏再起,剑气、琴声皆是轰然而出,便落在那六尊佛陀、菩萨身上,让这些本能够继续挣扎的佛陀、菩萨皆是身负重伤,实在是难以维系,便是挣扎的动作也迟缓许多。

    抓住这一时刻,萧凤心头一喜,暗道:“好机会,正是这个时候。”凝神聚目,元神掌控所有的清净琉璃焰,勐地一催,只闻“轰”的一声,这六尊佛陀、菩萨法相具是被万千赤芒卷入其中。

    只闻“噼啪”作响,六尊佛陀、菩萨法相皆是在这赤焰之中,化作一缕青烟,不复所存。

    萧凤这才恢复过来,饶是如此额头之上亦是满头汗水,便是嘴角那一抹鲜血,亦是未曾抹去:“终于成功了吗?”眼睛似有期待,望着那还悬浮此地的摩崖刻经,想要知晓被封印在这其中的蜗皇遗蜕,究竟是什么东西。

    “咔嚓”一声,一块碎石自摩崖刻经上剥落下来。

    这一下,立时牵动住萧凤心思,暗道:“终于现身了吗?”心思忐忑,却是忘却了周遭场景。

    这一变化立刻让摩崖刻经难以继续维持,而在失去了六尊佛陀、菩萨力量维持之后,它也再也难以支撑原本的相貌,“噼里啪啦”石屑纷纷落下,终于要露出藏在里面的东西了。

    “是石卵?”

    萧月讶然,却觉得有些不解,只因为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约有一人大小的石卵。

    萧星亦是感觉不解,问道:“难不成还有一层封印?”

    她们两人皆是看到过真泽宫两位祖师的仙蜕,自然知晓地仙仙逝之后所遗留下来的东西并非如此,为何曾经的蜗皇遗蜕,却是这般样子?

    萧凤双眉一皱,仔细一扫那石卵,回道:“没有封印。而且我从这里面感觉到了一股纯正浩然的圣者气息,其中并无佛门之气,应当是蜗皇仙蜕无疑。”

    “既然如此,那为何是这般样子?”萧月问道。

    萧凤摇摇头,露出几分不解:“我也不明白。”旋即便运转一身清净琉璃焰,朝着那石卵探去。

    然而正在此刻,那石卵却陡升异力,好似黑洞一样,将这清净琉璃焰尽数吞入其中,而且凡是被吞入的清净琉璃焰,萧凤皆是无法感应,很明显是被硬生生给抹掉其中的个人神念,只留下最精纯、最纯粹的力量。

    “怎么回事?为何我的力量会流逝,更为吃惊的是,我竟然提不起半分抵抗的意志?”

    一脸诧异,萧凤正欲运起神识阻断石卵继续吞噬自己的力量,然而自内心最深处,她却生不起半分的抵抗之心,便像是眼前这石卵乃是自己的母亲一般,根本就不会有半分的抵抗。

    萧月、萧星甫见眼前变化,亦是感觉愕然,连忙附身前来,问道:“师尊,你怎么了?”

    “没事。你们两人在我身边护法,我需要仔细调养一下身体。”萧凤不敢懈怠,立时盘腿坐下,神念尽数纳入体内,查看着体内状况,更是顺着这清净琉璃焰的流逝,想要一探那石卵究竟。

    然而那石卵外部却非比寻常,简直比黑洞还要黑,除却让她知晓自己力量流逝外,便没有丝毫讯息。

    如此状况,当真是让人着急。

    却在这时,自远处忽起炮声。

    “什么事情?”

    萧凤立时惊住,侧目望着远方之地。

    在这个时候发生炮击,很明显是有人想要硬闯蜗皇宫,而在明知她在这里,却还是由此胆识的,只怕对方实力也不算差。

    果不其然,立时便有传令兵禀告道:“禀告主公,根据赵志所言,是敌人发动了进攻!”

    “敌人?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原先计划,将对方给我灭了。”萧凤立时下达命令,也为自己之前决定感觉明智。

    她知晓自己在破开封印之后,或许会因为力量消失而陷入暂时的衰弱期,故此让大军环绕在整个蜗皇宫之外,如今看来这个决策是正确的。

    “师傅师傅”

    连声的喊叫,将吴通神智重新唤回。

    默然无语,他看着此时正拿着一篮水果的清韵,问道:“清韵啊!”

    “师傅咋啦?”

    丢一枚葡萄塞入口中,清韵眨了眨眼睛问道。

    吴通嘴角微翘,笑道:“这些水果是?”

    “这些是梓园特产的水果,根据师傅留下来的手札,里面蕴含着丰富的灵气,能够洗髓伐筋,是凡人初入门时候最好的补品。”嘴巴异动蠕动,清韵将那葡萄吞入口中,又自篮中取过一枚桃子,塞入口中。

    轻轻一咬,那红润果皮立刻破碎,汁水四溢之下,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更是勾得吴通腹中轰鸣之声。

    但是清韵却置若恍闻,三两下立刻将那桃子吞入口中,继续说道:“只不过您老人家修为高深,早已经是五行轮转、身具辟谷之能的有道全真,根本不需要这些素果充饥。”

    “咕噜噜……”

    听着腹中饥饿之声,吴通(未完待续。。)r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