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章摩崖刻经藏遗蜕,钳制奸细有妙物
    看着萧凤迟疑模样,萧凤上前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让我来试一试?”言罢,已然自指尖射出一道剑气,射向那石壁。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果不其然,只见这石壁被那剑气一激,其上刻着的经文顿现金色佛光,便将那足以断金切玉的剑气整个吞没,不留丝毫痕迹。

    “这是遇强则强?”萧凤看着,也感觉有些困惑,遂将手掌摁在石壁之上,默运玄功令手掌之上布满一层薄薄的赤芒,随后勐地一推。

    只见石壁之上,经文大方光华,更有点点梵唱响起,尽显其中强大力量。

    萧凤存心试探,再次催动清净琉璃焰朝着对方拍去,旋即就见万千佛光自石壁之内透出,彼此交错编制在一起,化作绸布似那琉璃一样坚韧无比,生生幻化出一道金色墙壁,生生挡住萧凤的手掌。

    感受着其中所传递过来的强大阻力,萧凤立时笑道:“哦?看来还真的有些本事。”

    低喝一身,她全身上下皆被清净琉璃焰所覆盖,无上力量已然被凝聚起来,朝着远处那石壁整个压去,这一下自然彰显萧凤那一身沛然力量,立时逼得那经文摇晃不止,几有崩溃的可能。

    然而这是,那石壁也陡然展现出奇妙现象。

    于石壁之上,一尊尊佛陀菩萨飘然现身,数量不多也不少,合计有六尊,每一尊皆有三丈之高,莫不是双手合十、口诵佛经,万千佛光只在周围萦绕,便将那昔日威风八面的清净琉璃焰生生挡住,进而确保其中石壁的安然无事。

    萧凤暗道一声果然,心中执念一起,立时强摧一身玄通之力,意图突破眼前这突然展现出来的六尊残存法相。

    这般手段乃是不过是御气化形,就连萧月这般的强者都会使用,真泽宫未曾突破地仙一流的两位师叔祖也也能做到,而以那些在这石壁之上留下的高僧来说,会留下这般东西也算是理所应当。

    一边是当世顶尖高手、了,一手清净琉璃焰焚尽天下并非虚言;一边是旧日佛门高僧,佛法无边普度众生亦非相与之辈。

    二者对决,尽展地仙神威,皆是在这里石壁之处争锋开来,欲要跨越千古看看究竟谁更为强悍。

    “师尊,我来助你!”

    萧月在一边瞧着紧张,立时催动一身真元,“咻”的一声便射出一缕锐利剑气。

    “不可!”

    萧凤双目圆睁,透着担心,素手一招已然将萧月罩入赤芒之内。

    而在远处,那佛陀、菩萨法相又被这剑气一刺,身形便是那水里面的幻象一样动了一动,泛起阵阵波澜起来,让人感觉似乎很快的便会消失。

    然而萧凤却陡然感觉其中孕育出一股极强力量,“轰”的一声便见整个摩崖刻经整个经文全数漂浮起来,尽数纳入那佛陀菩萨之中,让本来不过是虚像一般的佛陀菩萨立时充盈起来,转瞬间个个皆是金光普照、梵唱不断,宛如这些佛陀菩萨,已然尽数降临人世一般。

    一道道金光溢出,立时扫在众人之前。

    灵玄真人知晓自己实力卑微,一早就远离此地,而那萧星在看到那佛像现身时候,也知晓自己实力低微,只怕帮不上忙,便天天站在远处看着,以至于这摩崖刻经之前,只有萧凤和萧月两人。

    萧凤虽欲逃脱,却见萧月目瞪口呆,不免担心起来,连忙挡在她身前,任由那漫天金芒撞在胸前。

    “噗!”

    数缕鲜红自口中喷出,萧凤纵使有清净琉璃焰护体,也依旧被这浩然佛光震伤内府,稍稍运转内息恢复身体伤势之后,她这才颇有疑惑看着那已然现身的六位佛陀菩萨。

    喟然长叹,萧凤回道:“看来,若想要以暴力破解,实在是难以成功。”

    “若是这样,那我等不如就此罢休?”萧星问道,她见到那六位佛陀菩萨如此厉害,竟然将自家主公都给打伤,便有些害怕,生怕继续下去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萧凤摇摇头,却道:“不必了。这六位佛陀菩萨虽是厉害,便是这封印也具备循环往复能力,足以确保千年不依,然而经十甲子,其力量已然衰退许多。更何况当初封印时候,他们仅仅旨在封住里面的东西,却并非是意在伤人。若是能够聚集三位地仙之力,自然能够将其摧毁。”

    “若是三位地仙,又从何处寻找?”萧星问道。

    萧凤笑道:“也并非需要三位地仙,只需要施展出能够和地仙玄通之力等同的力量便可。你们两人天赋惊人,自十岁开始修行,至今日已然修至丹鼎之境,更是于体内练成玄通之力。而我只需要以清净琉璃焰为药引,将这股玄通之力引出,自然能够让你们两人也发挥玄通之力。皆是三股力量一起发动,毁掉这摩崖刻经也是轻而易举。”

    “若是这样,那这蜗皇遗蜕岂不是唾手可得?”萧月立时笑道,便欲上前将这摩崖刻经摧毁。

    萧凤却不紧张,只将释放出去的清净琉璃焰收拢起来纳入识海之内,便道:“这蜗皇遗蜕事关重大,乃是我势在必得之物。更何况到时候毁掉封印时候,我等三人便会有短暂的虚弱期,若是有人趁此机会强夺蜗皇遗蜕,到时候反而不美。”注意到远处的灵玄真人,她欠了欠身子,说道:“皆是只怕要麻烦你一下了,借你这蜗皇宫一用。”

    “唉!师侄既然有心,又何必问我呢?”灵玄真人喟然长叹,只能摇头退去。

    在赤凤军兵锋逼迫之下,她实在是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萧凤摆布,而自己毫无办法。

    “那就好。”萧凤目露自信,旋即便吩咐下去:“萧星,你且去传我命令。让赵志带领麾下一千精兵驻扎此地,务必确保皆是无人能够闯入此地。待到明日午时三刻,我便会亲自施展玄通,将这封印了蜗皇遗蜕的摩崖刻经毁去。”

    话音落下,三人便掠起轻功,从这蜗皇宫离开,待到来到赤凤军营地时候,便听见营地之内传来阵阵嘈杂声音,这些话五花八门,然而总结起来的却不过是三句话。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我们要到哪里去?”

    “我们会成功吗?”

    虽然声音被刻意压低,但是那谈话的内容却未曾瞒过萧凤的耳朵,全被听了去了。

    没办法,纵然赤凤军数次挫败蒙古大军的进攻,然而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太过恶劣,不得不离乡背井远离故乡,踏上这个不知道未来的道路之上,其中士兵肯定会有怨气、会埋怨乃至于产生抵触情绪,这个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萧月看着萧凤那沉若兵锋的脸色,不免担忧起来,问道:“师傅!要不要我……”

    “不用!”

    萧凤摇摇头,否决道:“别说是他们,就连你们甚至是我都会因为对未来的忐忑而迷茫,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必为之惊讶。只是我们需要好好引导一下,让他们知晓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做,也知道我们的目标究竟是什么。这样的话,才能够将上下拧成一股绳来,进而战胜任何困难。”

    萧星也是问道:“那蜗皇宫的事情呢?”

    “蜗皇宫的事我自有考量。届时若要安抚他们,只怕还需要借那蜗皇遗蜕一用。希望明日时候能够安然度过啊。”萧凤缓声说道,见到快要到自己帐营之处,便自那树林之上飘然而起,双足缓缓落在地上。

    见到萧凤现身,赵志立时走上来,将腰微微一曲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便说道:“禀告主公,我有军情来报。”

    “说吧,究竟何事?”萧凤束手在背,眉宇不免皱紧。

    赵志将手上的一张纸条递上来,说道:“根据正在前方巡逻的侦察兵发现,在附近发现了有敌人行军的痕迹,我等推测估计是敌人已经排兵过来了。”

    “哦?看来这群人还真的是贼心不死。是早就知晓我们会沿着这条路进军吗?又或者是有人刻意散播我军军情?”萧凤皱眉,暗暗想着。

    自潞州之战之后,她实在是害怕军中还有奸细,故此一直严防死守,就是避免有奸细混入军中,再次造成昔日潞州叛变之事来。

    赵志摇摇头,回道:“我觉得不太可能。我们行军路线乃是沿着当初李信进军路线逆推而来的。我估摸着这只军队只怕是那李信引来的。”

    “李信?”萧凤这才想起李信究竟是谁,又问:“只是你们之后怎么将此人给放了?”

    赵志回道:“若是杀了那人倒也简单。然而我等对中原势力分布并不清楚,所以就将此人发展成间谍,想要透过此人获知中原情报,故此在将此人折磨一番之后,便将此人放掉。好让这厮借此浑如鞑子军中,成为我们知晓蒙古的耳朵。”

    “那你不怕此人传递假情报?”萧凤问道。

    如这般虚虚实实的事情,她也看得太多,自然知晓这所谓的谍报一事,可没有电影中想象的那么简单。

    赵志自信回道:“不怕!我们给这人喂食了大量的鸦片,早已经让这厮彻底中了毒瘾,若是每隔一段时间不吸食鸦片,他就会感觉全身疼痛难忍,无以为继。而这鸦片也只有我们所有,到时候在鸦片的威胁下,他自然会乖乖的俯首称臣。”

    “鸦片?你们需要知晓,这鸦片虽有镇痛的效用,然而不可过量使用。不然的话,便会上瘾,到时候若是在军中广泛使用,那士兵可就真的废了。记住了,务必控制好鸦片使用,知道了吗?”萧凤听到“鸦片”两字,立时便紧张起来。

    说起来,这鸦片也是她弄出来的,为的则是能够让士兵忍住疼痛,便于手术。

    毕竟这鸦片本身便含有一定的镇定作用,所以萧凤也就利用自己后世的知识,弄出这个玩意来。

    为了防止士兵上瘾,这鸦片也被严格管制,除却了手术治疗外,根本就不允许使用。

    没想到,那冷锋为了能够拷问出情报,居然将这东西运用在俘虏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