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章兵出涉县袭邯郸,赤凤意欲蜗皇宫
    山川连绵,自成一片巍峨之势;松柏葱翠,更显亘古洪荒之境。天』籁『小说Ww』W.⒉

    而于山间之中,却有一只队伍行于其中,旌旗飒飒、号声嘹亮,正是赤凤军。

    自潞州之战后,史天泽、张柔两人因为粮草无以为继,无奈之下只好撤走,赤凤军一路追杀,杀敌者数万人之众,仅余不过万余人逃出生天,避入坚城之内。

    虽是解除了蒙古围剿之势,然而两路之地却因为这战火而彻底荒废,去年积累的粮食更是消耗大半,便是种粮也吃了不少。

    可以说,这潞州民力已然枯竭,若要支撑数万大军,却是力有未逮。而且赤凤军在如此险境之内击败蒙军,定然会彻底惊住蒙古大军,届时而来的定然是更为凶残的战斗。

    为了避免赤凤军陷入危境之中,萧凤无奈之下,只好做出转移的决定。

    经过一冬天的休整之后,补充好足够的火药、火器之后,整个赤凤军只等大雪消融之后,便立刻决定离开潞州,另选根据地。虽然可以南下抵达宋朝境内,进而和宋朝联合起来,获取足够的补给,然而这条道路实在太长,一路上补给不便,沿途更有蒙古大军驻守,便是抵达宋朝也不知晓对方是否愿意接受,并非良策。

    所以萧凤果断决定,沿着涉县东进,目标直指邯郸。

    走了大约三日时间,萧凤见众人神色疲倦,便向着那向导问道。:“距离邯郸还有多长时间?”

    “此地距离邯郸约有一百五十里。若要抵达邯郸,上需要翻过鼓山,如此方能抵达邯郸。按照一般距离,尚需三日方可抵达。但若是一昼夜行动,只需一天时间便可。”向导回道。

    “赵志!”萧凤立时将赵志唤来,吩咐道:“此刻已是夕阳西下,深夜时候地形难测,并非行军的好时机。你且让士兵就地歇息,待到明日之后,立刻开拨,争取在一日之内抵达邯郸。我等粮食不多了,若是在不及时补充粮食,只怕便会有挨饿的可能。”

    虽是嘱咐下去,但萧凤还是有些担心,遂是四下望了望,好确保周围是否安全。

    经过之前战斗,她实在是心有余悸,不敢露出半点破绽来。

    这一下,却叫萧凤注意到远处有一处奇绝奇峰,此峰孤立于群山之中,望之犹如屏风,点点葱绿点缀起来,倒像是一个玄奇墨画。

    心为之神往,萧凤便问:“那是何处?”

    “此为凤凰山,旧名又称之为中皇山。只因为此地乃是昔日三皇五帝之中蜗皇所居之地,所以被称之为中皇山。”那向导回道。

    “中皇山?”轩眉微蹙,萧凤却是想起幼时之事,便说道:“我昔日在真泽宫修行时候,曾闻师傅所言,在此山上有一蜗皇宫,其主事者灵玄真人亦是多年相交好友。只是因为在十余载之前,师尊为了避免祸及他人,就此断了联系,却是许久未曾相见了。”

    随侍身边,萧月问道:“听师尊所言,莫非想要前去拜访一下?”

    “拜访?当日我随着师傅后面到她那里的时候,可没少闹事。若是当真前往,只怕会招人厌烦。”萧凤稍稍有些期望,想着幼时胡闹样子,却不免露出尴尬笑容来。

    当时候,她也不过是五六岁,正似肆无忌惮的时候,所闹出的事情可着实不少。

    萧星却是笑道:“但是师尊和她们也算是故交一场,若是就此别过岂不可惜?幼时之事早已过去,而且师尊如今也是名声鹤起,不如就此机会前去道个歉,想必她们也会谅解的。”

    “左右无事,那便去一趟吧。”萧凤微微颌,也不带着别人,就挟着萧月、萧星三人,一路纵起轻功,身若轻烟一般,不过是一顿便饭的时间,就来到中皇山之前。

    且看此山,正似那屏风一般,伫立于大地之上,壁立千仞、高绝群山,宛如那撑天之柱一般撑起一片天空。峭壁之上,一列列文字刚劲有力,不知是谁写下来的;于峭壁之下,更有一层层楼房庙宇依山而立,青瓦红楼似有人烟,周遭更有万千丛林稀疏相间,浑然一副妙手天成的绝美画面。

    正所谓:“径曲盘青蹬,峰高耸碧天;云深樵指路,涧落鸟窥泉,古寺筠捎雪;疏林树杪烟,因思炼补事,延伫万山巅。”

    这中皇山胜景,可见一斑。

    “此地便是中皇山蜗皇宫?”远远望去,萧月只感惊讶。

    能够在这险峻山中修建出这般风景,那些工匠当真是鬼斧神工。

    萧凤微微颌:“没错。这便是蜗皇宫。据说上古之时,便有修者在这修行,直到汉朝时候,因朝廷压制故此衰败下来,再无丝毫人烟。直到北齐,方借文宣皇帝高洋之手重新修建,也因为沾染了许多佛门之气。否则昔日名列三皇之一的蜗皇宫,如何能够延续至此?”

    话音中唏嘘不已,似是在为眼前场景感觉痛惜。

    华夏的历史太过悠久,而在这延绵近万年的历史当中,兴衰存亡实乃平常之道。

    莫说是这蜗皇宫,便是历代朝代兴替,也是绝难阻止,不过是分分合合,几无停止的可能。

    心中感慨万分,萧凤一步纳入蜗皇宫之内,便见这蜗皇宫之中早有一位女童等候。

    “家师日前出门办事,故此不能拜访。”她见到几人,便躬身回道:“几位若是想见,不知可否在这歇息片刻,等师尊回来之后再说?”

    “可以。只是令师什么时候会回来?”萧凤寻了一个位置坐定,便问道。

    “不确定。若是寻常时候,她也不过是一日便回。但是师傅已经离去有三日了,却还没有回来。”那女童摇摇头,略带歉意的回道,见到几人眉头深锁,立时便跑到里间取出茶叶,又沏了一壶茶,方才递到几人面前,作为解渴之用。

    萧凤抿了一口茶,回道:“那我等一等?”

    话甫落,却自门外传来一个和煦声音,“芸儿,今日里怎么有人来了?”,随后便有一位身着僧袍的中年女子走入客厅之内。

    灵玄真人眉梢一皱,立时讶然:“是你?”很明显,她已然认出了萧凤。

    毕竟萧凤现在名声在外,其相貌在经过蒙古四处通缉之后,更是广为人知,而蜗皇宫距离潞州仅有百里之遥,对其生之事自然异常熟悉,如今见到萧凤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无比惊讶。

    萧凤双膝微屈,微微施了一个礼:“正是侄儿。十年阔别,不知师伯是否安康?”

    “唉!世事艰难、生活多苦,我也就这样了。”灵玄真人随口应道,神色却是有些忐忑。

    毕竟眼前这人虽是地仙人物,但是其名声却不算好,大多是恶名,手下所灭的蒙古人不计其数,若教别人知晓这人曾经和她有过一叙,只怕日后少不得会惹上麻烦。

    萧凤自是知晓这一点,又复坐下来端起茶抿了一口,又问:“那不知师伯接下来打算如何做?”

    “此地置身于深山之中,方圆数里之地皆无人烟,若是潦倒度日应当可以。”灵玄真人回道。

    “唉。”萧凤双眸凝视那一汪碧茶,哀叹一声:“当初我师尊也是这般想的。孰料那蒙古人凶狠非凡,竟然搜山巡检,硬生生将我真泽宫诺大基业烧成灰烬。若非如此,我如何能够走上今日这一途?”放下茶杯,双手已然捏紧,显出一副气愤模样来。

    灵玄真人回道:“祸福所依,那真泽宫虽是被毁,然而你师尊能够培养出你这么一位来,也算是三生有幸了。日后知晓你展现法身,皆是重振真泽宫昔日辉煌,也无不可。”

    “虽是如此,然而天下转圜之道,自有定论。我执念太深,心中所念皆是复仇之事,如此执心并非好事,只怕日后当有一劫。若是劫难临身,就怕届时难以度过。故此今日前来,只求你能帮我一件事情!”面有无奈,萧凤双眉紧蹙,透着几分挂碍。

    “唉。师侄目前已是地仙人物,麾下更有上万精兵,你所求之事定然是艰难无比。”灵玄真人为之一愣,却是有些排斥,暗想:这厮今日所来果然是有所目的,便道:“而我两袖清风、手无寸铁,只怕帮不上你的忙。”

    “这可未必。”

    萧凤这才露出真正目的,说道:“我闻你这里暗中奉有蜗皇遗蜕,故此地被称之为蜗皇宫。传闻之中,那蜗皇遗蜕有轮回转生之法,可生死人而肉白骨,有非凡之能。昔年高洋在此兴建蜗皇宫,便是以佛门手段,将昔年蜗皇遗留此地的遗蜕镇住,意图降服此物。”

    “你这是从何处听来的消息?”灵玄真人眸中紧张之色一闪而过,却透着几分不可置信。

    萧凤缓声回道:“木道人,你可知晓?他可是炎帝庙主持,庙中残存文献对上古之事所述虽是不多,但也大略可以知晓当年生的事情。”

    “木道人?”灵玄真人话语一滞,却是忐忑不安。

    “没错!”萧凤朗声说道:“当年伏羲、蜗皇、神农三皇共尊,自此开辟人族兴旺之时。其中伏羲、神农皆是羽化而升、成就天人之境,进而为世人憧憬,遂有后代祭祀,以彰其功。唯有蜗皇因造人之法、补天之功,以至于损及功体,于功行圆满的最后一刻神形崩溃,只留下遗蜕存世,其后更遭纣王毁坏,自此难有重生之机。昔年那高洋获此遗蜕之后,意图以佛门之法降服女娲遗蜕,故此在这立有蜗皇宫。这番经历虽是周折,但若要仔细寻找,却也能够找到一星半点蛛丝马迹来。”

    只是全真教掌教重阳真人所留下来的仙蜕,也就是——玄阳至心珠,便有乾坤挪移之法,而身为上古时代最接近天人之境的蜗皇,其实力自然远重阳真人,其留下的遗蜕更不知晓蕴含着何等神威。

    萧凤自从于木道人那里得知此事,便一直惦念在心,如今来到此地便起了这番心思。

    灵玄真人只觉心中咯噔一下,便问道:“那你打算做什么?”

    “不过是将昔日蜗皇遗蜕取出,再现昔日其身为人族三皇之能罢了。”说及此时,萧凤忽的望向那屏风也似的中皇山,朗声笑道:“毕竟阴阳颠覆、乾坤逆转,这世道终究还是要变上一变,否则如何能够成就一番伟业?”

    “唉!就算我告诉你你又能如何?”灵玄真人摇摇头,却道:“你可知晓。为了镇住那蜗皇遗蜕,昔日高洋征兆六位高僧,以及三百位比丘尼,便是为了以无上佛法,将这蜗皇遗蜕压住,以求能够炼化其中生死轮回之力,进抵无上境界。你若想取得这蜗皇之力,先就等和这六位高僧对阵,否则如何能够取得其中藏着的蜗皇遗蜕?”

    她久居此地,如何不知这蜗皇宫的玄妙?

    只是封镇女娲遗蜕的封印甚是厉害,仅凭地仙人物便万难摧毁,更勿论自其中取出蜗皇遗蜕了。

    萧凤却不在意,问道:“那你可否告诉我所在之地?”

    “就在摩崖刻经之处。那处山峰之上所遗留下来的经文,便是昔日六位高僧留下来的封印。”灵玄道人回道。

    萧凤自座位之上立起,便吩咐道:“既然如此,那就且去看看吧。”灵玄道人无奈之下,只好走在前方引路,萧凤紧随其后,萧月、萧星亦是一般随侍左右,以防四周有什么异状。

    等到几人踏过石阶,来到一处岩壁之下的时候,便看到在那坚硬岩壁之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每一个皆有手掌大小,清晰可见,于夕阳余晖招摇之下,更显几分庄严神圣之感。

    萧凤抬头仔细看着,口中呢喃:“这便是摩崖刻经?”

    这石壁之上刻经共六部,分别为《思益梵天所问经》、《十地经》、《佛垂般涅盘略说教诚经》、《佛说孟兰盆经》、《深密解脱经》、《妙法莲花经》,每一个皆是佛门之内的经典,字字皆是透着恢弘大气,只是站在这里,便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彷如在这一刻,身心皆是受到洗涤,恍惚之中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没错。”

    灵玄真人回道:“若是有武者意图破坏此岩,这些佛言经文便会展现无上威能,袭击袭击之人。纵使是地仙一列的强者,也决计无法抵挡六位地仙一起进攻的。”

    历年来,也不是没有人觊觎这里面封存的蜗皇遗蜕,然而这佛言经书太过强横,寻常之人实难抵抗,故此让很多人打消了念头。

    “六位地仙?若是这样,那还当真是有些棘手了。”

    萧凤双目落于那经文之上,开始思索起来自己究竟应该如何才能够破开这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