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九章灭叛徒萧凤夺粮,无奈中撤军已成
    “若是这般说来,那不如今日便将你彻底击杀。”

    李明昊立现狠色,八厷弓再次拉开,白银一般的玄通之力又是凝聚成型,化生一柄锐利长箭,便朝着史天泽射来。

    史天泽晓得这长箭厉害,自然不敢轻掠锋芒,电芒闪烁立刻飞身避开,旋即纵身赶来想要将李明昊击杀。那长箭似有灵性,竟然和全真教的天罡箭一般,只在空中飞旋一下便将箭头所指方向掉了个头,宛如那追踪导弹一样,又是朝着史天泽射来。

    未曾料到此节,史天泽立时被那长箭自身侧掠过,将衣衫划破。

    望着那飞来长箭,史天泽冷哼一声“跳梁小丑”,只将手运起无上雷电,猛地一捏,就将这长箭整个捏碎,撇过那又是拉弓射箭的李明昊,便道:“你若是以为这般手段便能够挡住我,那就当真是大错就错。”

    “哦?这可不一定!”

    李明昊咧开嘴角,一瞬间竟然凝聚出四只长箭,长箭宛如迅雷,刹那间便来到史天泽面前。

    史天泽将手一推,九霄阴阳雷立现毁天灭地之能,便将射向自己的四只长箭整个摧毁,望着距离自己只有百丈之遥的李明昊,立时运起遁光,刹那间便出现在李明昊之前,身上无穷电芒闪动,便是一拳捣下。

    只听“砰”的一声,数丈烟尘陡起,凭空中现出一个约有一丈有余的巨大坑洞,然而眼前却丝毫没有李明昊的身形。

    “是幻影!没想到你这厮居然如此谨慎!”

    一脸愕然,史天泽抬起头便见远处再现李明昊的身形,之前他所命中的不过是对方刻意留下来的幻影罢了。

    微微一笑,李明昊身形陡然分开,从一个变为两个,从两个变为四个,再从四个变成八个,一晃眼的功夫,眼前却是出现了上百个身形,“意外吗?只可惜我是不会让你知晓我的真实位置所在的。”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更是让史天泽听不出对方真正的所在的位置。

    “而你,也会死在我的箭下!”

    长弓齐齐拉开,皆是瞄准史天泽所在的位置。

    “若是这样,那就让我将眼前的这些幻影全都灭掉。”

    电芒陡然暴涨数倍有余,史天泽一挥手,便有数十枚球状闪电射出,“砰”的一声便将射来的长箭尽数炸断,余势未定更是朝着地上的那些幻影射去,“砰砰砰”连续数声响起,便溅起无数烟尘出来。

    然而剩余幻影还未结束,依旧拉长长弓,将手上长箭射出。

    史天泽毫不畏惧,依旧纵身前去,或是揉身躲避,或是一手拍碎,总之无论对方如何射击,他都不曾退缩,只是将手中电芒不住射出,将那漫天遍野的幻影尽数摧毁。

    幻影虽多,然而数量毕竟有限,转瞬间便只剩下了十数个。

    待到将剩余的幻影打碎之后,史天泽只见那最后剩下的几个幻影正欲转身逃走,仅余一人躲在岩石之后,嘴角狞笑一声:“你以为这一次,还能骗得了我的眼睛?”刹那间身形再纵,已然出现在那躲在岩石之后的李明昊之前,凌空中便是一脚踢出。

    这一次,再无之前空荡荡如击棉花的感觉,很显然正是李明昊真身所在。

    “哇”的一声,李明昊虽是以八厷弓阻住这一脚的冲击,然而萦绕雷电,依旧让他内府重创,不觉呕出数点鲜血,努力运功抵住史天泽进攻之势:“你这厮应该早就知道幻影和真身的区别。没想到居然隐忍到现在才出手。”

    “没错。这一次,我定会杀你!”望着脚下之人,史天泽更是愤怒。

    体内真元再催,身形如山一般猛地一压,立时便让李明昊无法承受这倾天之能,双足一软竟是跪倒在地,而四周围那本该是坚硬无比的石灰岩更是“砰”的一声整个碎裂,地面足有下陷三尺有余,惊起道道尘浪,朝着四周围扩散开来。

    李明昊虽被史天泽压制,然而他却呵呵笑道:“这可未必!”

    足尖在地上猛地一踩,便见数十道漆黑箭芒自周围地底纷纷窜出,皆是将两人困在其中,这箭芒漆黑如墨、弥漫一股不详之气,自身体之上擦过之后,便感觉伤口之处犹如被寒风吹拂,冷飕飕的让人感觉体温都下降好几度,几有置身于冰极之地一般。

    史天泽未曾料到此节,顿时被这漫天黑箭命中。

    这一刻,饶是他一身九霄阴阳雷神力无匹,也感觉体内的生命力,全都随着这黑箭而被带走,身躯更是在刹那间如同被彻底冰封一样,出现片刻的僵硬。

    “终于显出破绽了吗?”

    嘴角狞笑,李明昊再次强摧八厷弓,万千白芒顿生沛然距离,立时将史天泽震开,旋即凝聚成型化作一只足有手臂粗细、宛如长枪的巨大利箭,瞄准眼前的史天泽。

    而在空中,之前他所射出的漫天长箭也齐齐停止,却是纷纷掉头对准史天泽的方向。

    这些长箭乃是他之前为了牵制史天泽而射出的,按照本来的目的在超过一定时间之后就会自动解散,重新归入李明昊身体之内,然而他却没有急着回收,任由这些长箭在外面漂浮,其目的正是为了这个。

    此刻,这长箭数量足有上千只有余,一个个自远方缓缓飞来,遮天蔽日的将整个苍天都给遮住了,箭尖对准史天泽。

    “杀!”

    一声令下,长箭如雨,便将史天泽整个罩入其中。

    “昂——”

    瞧见这一幕,史天泽蓦地昂声长啸,自其体内电芒愈发狰狞,一道道足有拇指粗细的电芒萦绕周身,宛如电龙一般,朝着那箭雨张牙舞爪,甚至于击破空气,将地面上数十棵巨木也一并命中,变作一个个巨大的火炬。

    被这电芒一催,长箭纷纷崩溃。

    然而紧随其后,那漫天长箭还在继续袭来,一波又一波,便如那长年累月拍击岩石的浪潮一样,持续不断直到将原本坚硬无比的岩石侵蚀掉,再也无法傲然立于海岸边上。

    李明昊狞笑道:“没错。这一次,你也会死!”

    弓弦嗡鸣,手中的长箭已然脱弦而出,刹那间将史天泽罩入其中。

    “砰!”

    漫天巨响,一道烟尘凭空乍现,已然让人看不清楚其中究竟是何等变化,只能静静等待烟尘散去,才会知晓其中人员的变化。

    “哼哼!呵呵!哈哈!”

    李明昊嘴角翘起,初始开始微笑,次之便裂开了嘴,最后已然高声笑了起来:“张柔现在已经被整个大山压住,生死不明。而你史天泽,现在就算是能活着,也半死不残了。接下来,只需要灭了那萧凤,那这两路便属于我的了。”开怀笑声,传遍狂野。

    却在这时,忽闻一阵声音传来。

    声音清亮,甚是好听,当是女子之声,然而其中内容却让李明昊整个愣住,不可思议掉转过头看着身后之人。

    萧凤拍着手,赞道:“你会反叛的确是出乎意料。只是你确定,你真的能杀我吗?”

    “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李明昊眼角眦裂,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萧凤轩眉微挑,笑道:“什么时候?就在你设计让整个大山崩溃,将张柔埋在山洞之中的时候。这里可是你们的粮仓所在地,我若是不前来此地,将这里的粮食给夺了,难道还让你们将这些粮食收拢,继续和我赤凤军作战吗?还有,你不是说要杀我吗?那我问你,你现在有没有这个本事?”

    李明昊额头之上青筋拧起,低声喝道:“萧凤!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萧凤笑容更是灿烂:“萧某最喜欢的,便是以强欺弱。你若是不回答,那就莫怪萧某不客气了。”话甫落,身形骤闪已然出现在李明昊身边,只一拳便将李明昊打的额头青筋暴涨,数点鲜血自口中整个呕出,显然也是受伤不轻。

    再和史天泽对阵时候,他已然消耗太多的力量,现在如何还是萧凤对手?

    被萧凤这一轮攻击,李明昊实在难以招架,只能被动挨打,为了避免露出破绽,更是只有以玄通之力护住身躯不坏,至于以手中八厷弓反击,委实是不可能的。

    “虽然那两人现在生死不明,然而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快些杀了你吧。”

    随手一挥,萧凤便将李明昊轰飞数十丈,正欲运起一身力量结果此人时候,却自天空之上落下一枚电球挡住前进之路,抬起头顿时看到那史天泽虽是衣衫破破烂烂,但是却还是气势十足,不免感觉懊恼:“正所谓‘有烟无事’,没想到你这厮倒是坚强,居然还没死?”

    虽然史天泽尚未死亡,但是萧凤自信此人决计挡不住自己,便准备上前将那李明昊彻底杀死。

    然而这是,却自脚下感觉到一股沛然巨力不断涌出,并非是地震,却似有什么东西要从地底之中钻出来一样。

    萧凤立时感觉惊诧:“没想到那张柔也未曾死亡?”旋即就见远处一处突然凸出,“砰”的一声便有一人自其中整个冒出,一身皆是金光璀璨,正是那张柔。

    “李明昊,我要你的命!”

    张柔甫一现身,只见那李明昊气喘吁吁躺在地上,身形一转立时便落在此人身边,将此人踩的是疼痛难忍,旋即便张开他那蒲扇般大小的肉掌,将李明昊头颅捏住猛地一攒,便将其脑袋整个捏爆。

    昔日枭雄,一日陨落。

    这李明昊操劳一生,终究还是落个凄惨下场。

    冷冷看着萧凤,史天泽轻哼一声:“哼!你出现在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为了这里的粮食。”萧凤微微一笑,身形忽闪已然出现在那李明昊之前藏匿粮食的地方,她只将那红芒一卷,立时便将这漫天粮食尽数挪移到别处去了。

    张柔眼角抽搐,虽欲组织无奈他伤势严重,实在是无力支撑,威胁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当然知晓。”萧凤耸耸肩,浑然将两人无视,又见一处露出粮食,便又是运起红芒,将那些粮食全都收走,继续说道:“不就是为了这些粮食吗?要知道在经过这场战斗之后,我军中粮食只能够支撑一个月有余,若是不多弄点粮食,你让我麾下士兵怎么活?”

    “你这厮,莫要太过嚣张。”史天泽再度威胁。

    萧凤却不理会,嗤笑道:“省省吧。你们两人和那李明昊的一番鏖战,已然伤了根本。若是就此修养倒也罢了,但若是继续战斗,那就会道体全废,自地仙一境跌落下去,再也没有重新修成的可能。若是颐养天年倒是可能,但若是想要继续战斗,那就休想了。”

    她穿越之前乃是医生,穿越之后对身体了解更是超过这个时代所有人,自然知晓史天泽、张柔两人目前状况。

    他们两人现在虽然还是地仙之人,然而体内情况太过糟糕,根本就是濒临崩溃的危房,知晓稍微一推便可能整个崩溃,不复之前威势。

    如今时候虽是威势依旧,然而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史天泽却不肯善罢甘休,依旧威胁道:“哼哼。虽是如此,但若是灭你却是足够。毕竟你连续和孔元措、妙善以及我两人鏖战,实力也下降的厉害,能够有平日时候两成就算是不错了。”

    “哦?”萧凤微微颌首,似是赞同的说道:“这么说来,你打算和我战斗了?只是谁胜谁死,你能确定吗?”若以实力而论,此刻的她也不过是仗着清净琉璃焰的愈合能力强撑罢了,而且为了让萧月、萧星痊愈,更是将消耗了体内剩余的清净琉璃焰一大半,若是再来和之前一样激烈的战斗,也肯定会道体崩溃,难以维持。

    这时,她不过是仗着自己情况还算稳定,欺压这两人罢了。

    毕竟她才二十来岁,还在突飞猛进的时候,而这两人则是而立之年,勉强维持都可以说上是勉强。

    纵然史天泽和张柔一起出手,然而胜败之事,当真是无法确定。

    “说起来,这里的粮食倒也挺多的。足够我军中六个月的口粮。”萧凤见这两人一脸犹豫,身形一晃却是凭空中再度消失,只是留下一句话:“若是你们两人不想死的话,大可追上来。”

    崩塌的大山之上,只剩下史天泽、张柔两人目瞪口呆,良久之后方才回道。

    “我们撤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