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七章败七雄战旗不倒,敌军乱萧凤主阵
    “杀!”

    话甫落,萧月只见那杀浑天已然冲来,利刃一斩!

    “铿锵”一声,无形利刃贯穿虚空,立时便让杀浑天和着他手上的紫雷狂刀化作两半,直接跌倒在地。紧随其后,那甲无伤和算无命只觉惊恐,脚步一缓想要逃开,然而萧月的速度更甚,刹那间已然冲到两人身前,又是一剑挥出。

    “砰!”

    盾牌崩裂,金珠成齑。

    两人身躯皆是倒在尘土之中,不复往日生息。

    寒冷横扫,三人授首!

    见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大惊,不由得止住脚步,如此凶威已然超过任何人的想象,他们已然害怕,唯恐那倒下的黄河三鬼,便成了他们的榜样。

    “诸位莫要惊慌,此人已经油尽灯枯,只需要我等继续围攻,定然可以绞杀眼前的妖女。”

    张宏圣额头冷汗淋漓,目光之内那三人死去的尸体尚存余温,于远处那萧月傲然而立,虽是已无半分生机,然而却如一柄锐剑,直刺云霄,震慑剩余之人皆是不敢动弹。

    虽是如此,他却知晓此刻正是击杀此女的大好时机,若是这一次错漏了,只怕下一次便会更难缠。

    心思一横,张宏圣立时运起一身真元,便向远处的萧月打去,紧随其后史挥、严忠济也是一并持枪刺去,他们两人皆和赤凤军有深仇大恨,如今时候岂能放过萧月?

    至于那张弘范、李元复两人,却是心思忐忑,虽然也是纵步冲上,然而脚步却已然放缓,提高警惕以防生变。

    却在此刻,那萧月簌然生变,身形消失旋即出现在张宏圣面前,一指点出便是直刺头颅之处。

    张宏圣只觉眉心发冷,勉力运起一身真力,提掌迎上,只闻“砰”的一声,整个人便被轰然拍出,口中自有万千血红溅出,却被其身后的张弘范接住。

    紧随其后的史挥、严忠济两人虽是惊讶,然而于这最后交锋时刻,两人也知晓此刻撤退是断无可能,皆是运起一身真元,挺枪直刺欲要强抗萧月这一凌厉一击。

    萧月不闪不躲,双指如剑,径直点住枪头。

    “次啦”一声,两柄以玄铁铸成的长枪立时分成两半,在这锐利剑芒之下,纵使堪称是绝代神兵的武器,也难挡其锋芒之气,纷纷倒在这足以切断一切的断霄圣剑之前。

    长枪分裂,双指自有无上剑气冲出。

    “噗!”

    两道鲜红再染苍穹,史挥、严忠济两人面色苍白,只能无奈低下头颅。

    在这锐利长剑之下,他们也死了。

    乍然见到眼前一幕,张弘范只见那大哥凌空落下,立时纵身结果,便听到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

    “快,快逃!”

    犹自带着不可置信,张宏圣睁大眼睛对着张弘范说道,话毕之后双目已然阖上,再无睁开的可能。

    萧月此刻虽是气若游丝,然而其半脚已然踏入地仙之境,自其体内所生成的玄通之力何其厉害,虽止一点也足以冲破体外罡气,直接将对手心脉震碎。

    张宏圣虽是修为有成,然而实力仅止于真元境,丹鼎境也未曾修成,如何能够抵过萧月这致命一击?

    此时此刻,张弘范望着眼前之人,更觉害怕。

    若是此人这般大开杀戒,他和李元复只怕也会和之前五人一样,重蹈覆辙!

    而在远处,更有炮声阵阵,正是那宇文威率领剩余赤凤军前来援助。

    眼见这一幕,张弘范当机立断,喝道:“走!”随后抱着手中的哥哥,朝着远处奔去,紧随其后那李元复更不知晓跑到何处去了。

    不远处,那宇文威瞧着那正欲攻入城中的敌军如潮水般褪去,立时便松了口气,暗想:“幸亏来的及时,否则让主公知晓这两人死了,只怕会大发雷霆的。”

    如今时候,这潞州城乃是赤凤军最后的大本营,若是这潞州都被对方给拿了去,那可就彻底完蛋了!

    只是望着远处躺着的两人,他却是担心不已。

    以两人之力,便企图硬挡上千人攻击,殊为不智之举。

    然而若非这两人抵抗,若是让那蒙古大军侵入城中,只怕便真的彻底没救了。

    “希望她们两个不要出什么问题!”

    忐忑不安,宇文威率领麾下士兵准备营救,却见一道红芒闪过,正是萧凤。

    甫一现身,萧凤便发觉了萧月、萧星动静,双手运起无上威能,立时便将一身清净琉璃焰灌入两人体内,受此玄通滋润,本是苍白无力的脸颊重新恢复平静,得此治疗两人生命应当是无险矣。

    见到许久未曾出现的主公,宇文威顿时一愣,旋即缓了缓气息,便走了上去,如今这潞州城还有赤凤军全都处于危机关头,若无萧凤的支持,他实在是无法继续主持全局。

    果不其然,萧凤神念一扫整个潞州城,立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启禀主公,因为属下一时不察,未曾及时将那金蒙和仇烈两人给呆住,让他们趁着大军在外时候叛上作乱,方才导致这般模样。索性得两位主事襄助,我等方才摆脱险境。”宇文威缓声回道。

    萧凤立时现出懊恼之色,骂道:“金蒙?仇烈?没想到居然是他们两人?”

    “那主公你既然知晓军中存在余孽,为何却容忍这两人肆无忌惮,造成这般后果?”忍不住,成风想着自己那死难的兄弟,就倍感痛苦。

    身后数位好友皆是举目暗示,他却丝毫不曾隐瞒心中怒火,直接问道。

    萧凤暗叹一声,脸上亦是带着悲伤:“自然知晓。然而在这之前,那两人未曾露出马脚,更未当真做出什么叛乱之事,于战斗之中更是骁勇无比,屡立战功。我如何能以莫须有的罪行判定呢?若是我当真如你所愿,提前杀了两人,势必便会让军中士兵寒心,到时候定然会导致将相分离、主帅不和。故此我特意隐去身形,只在暗中布下暗棋,便是为了提防这等之人叛乱。索性尚未造成多大损失,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唉!那金蒙定是恼我坏了他的婚姻,方才会行将差错,这一点还是我太操之过急了。”

    “可是……”

    成风却不罢休,又欲询问,却被宇文威指派人给拉了下来。

    他虽因此事有气,但是萧凤所说也不无道理,若是这般争论下去,并非良策。

    宇文威知晓此刻萧凤急欲了解军中之事,便缓缓解释道:“那金蒙乃是金朝余孽,之前混入我军中,所图谋的乃是借机掌控全军,以为复国之用。此人狼子野心,不知感恩,便是主公允他三妻四妾,到时候也会叛乱,不足为惜。至于那仇烈,他乃是昔日严实之子,为了父亲复仇所来,此人已被萧主事斩首,也无需挂碍。”

    “原来是这样?”

    萧凤了然,眉宇间依旧带着一丝悔意。

    若非她操之过急,一意孤行欲要废除妾侍奴婢制度,只怕也不至于招惹太原本地豪强,以至于无法招揽合适的士兵,方才被那

    “主公不必挂碍。”

    宇文威立时解释起来:“当初主公之所以废除妾侍奴婢制度,一来是为了确保军中人人皆能拥有妻子,进而安抚军中将官士兵,好让他们也能够有个期盼。要知道很多士兵打死打生,不就是为了能够找个婆姨,能够一起度日吗。若是让这些女子皆被那些土豪劣绅所束缚,他们如何才能够娶妻生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那些妾侍自豪强劣绅手中解脱,可以进入缫丝厂、织造厂之中工作,进而为我们提供足够的布匹。如此善政本该鼓励,又岂能因为一人而废掉我军中未来?”

    如此说法,立时便让萧凤宽慰起来。

    她当初之所以制定这等政策,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否则如何能够在全军之内推行下去?

    这乱世之中,因为征伐原因,青年女性急剧减少,大多都被那些鞑子、豪强所掠,以为奴仆之用。

    至于乡野百姓,为了能够自那些豪强劣绅之中取得妻子延续后代,毁家灭族者不要太多,甚至因此而被迫依附在豪强之下,以为奴仆。

    如此场景,皆是历历在目。

    赤凤军之中的士兵多是遭逢此时,个个都是农民家的苦孩子,否则的话,如何会赞同废除妾侍奴婢制度?

    宇文威自是知晓这项制度的重要性,自然不会反对,只是觉得萧凤在推行的时候操之过急,更没有在军中做好思想工作,这才触底反弹,招致金蒙这种事情来。

    萧凤问道:“但是他们两人能够成事,若是没有内应,只怕也不可能。”

    “没错。若非那张邦益帮助,这两人是不会成功的。而他已被在下所擒,目前正被关押起来,若是主公想要诛杀此人,我这就去诛杀此人。”宇文威叹气回道。

    萧凤讶然:“张邦益?我待他不薄,为何此人也和我反目成仇?”

    “根据此人所言。他之所以叛乱,乃是因为主公您决意废除妻妾,并且覆灭刘家堡、马家庄以及兴国寺一干人等而引起的。”宇文威缓声回道:“然而若非主公翦除这等豪强劣绅,如何能够取得足够的粮食还有物资,进而在蒙古大军之下保住太原呢?那人糊涂,自以为为民做主,岂不知若是任由那些豪强劣绅作祟,只怕太原城一干百姓已然沦为马蹄之下的皮球了。”

    “这么说,你是怪我未曾斩草除根喽?”萧凤露出苦涩,更感处世艰难。

    如这等两难抉择,不是当事人如何知晓其中关键问题所在?

    很多时候,一件事情只有差还有更差两个选择!

    宇文威又道:“那人兢兢业业,主公若是就连此人也铲除了,那就当真是凶残好杀了。届时只怕太原城城中百姓也会惧你三分,如何还肯助你守城?”

    “那你觉得我应当如何抉择?”

    仔细想着,萧凤模模糊糊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什么东西。

    那是她曾经所受到的教育之中所点名的,也是另外一个成功典范所达成的,也许我应该向他们学习?

    隐隐约约,萧凤觉得自己或许应该真的去整治一下赤凤军,令其从之前的松散联盟,彻底蜕变成为一个具备坚实基础的组织。

    宇文威微微一笑,回道:“这一点,主公应该已经有选择了。”

    “大抵如此吧。毕竟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了,我也明白了很多事情。或许,我应该将这其中的东西给固定下来,从而确保军中每一个士兵都知晓我们的目的以及观念吗?”萧凤回道,心思却飘到另一个时空去了。

    从一开始的混混沌沌,只是为了驱逐鞑靼,再到现在的因为自身的局限性而受困潞州,萧凤开始觉得也许赤凤军真的应该做出某些改变,确定下来一些基本的纲领。

    而这些改变不管是好是坏,很显然都将给与赤凤军最深刻的变化。

    “还有。既然主公回来了,那你觉得我等接下来应当如何行事?要知道目前赤凤军主力尚且在外面鏖战,若是不给与指令,只怕他们会被对方彻底歼灭。”宇文威又是问道。

    萧凤听到这个消息,立时笑道:“撤下来吧!”

    “那关于烧毁对方粮食一事呢?”宇文威立时问道。

    瞧着远处冲天火光,萧凤微微一笑:“已经有人帮我们做了。我们也无需继续鏖战下去,接下来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此事,她早已经透过和萧月、萧凤两人联系知晓,自然便在鏖战时候将此事告知那张柔、史天泽两人,甚至为了让这两人亲眼见证这一切,还运用玄阳至心珠直接将两人挪移到那藏匿粮食的地方。

    “为何?”宇文威继续问道。

    “很简单。因为那李明昊叛了。那人趁着我和张柔、史天泽两人鏖战,却是潜入军中粮仓,借着火势将其中粮食全都掠去。此时此刻,他只怕正在为此事和他们两人解释吧。那厮以为我中了他的调虎离山,岂不知我也借此玩了一次围魏救赵。现在敌军后方已然混乱,正是让赤凤军恢复的好时候。等到赤凤军恢复完毕,我自然会亲自率领大军,彻底歼灭剩余的敌人。让他们知晓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赤凤军。”

    语含戾气,萧凤言辞之中尽显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