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六章恩怨杀阵困仙子,气冲八荒断九霄
    “嗡!”

    肃杀之音轰然而出,尽显丹鼎强者之能。

    受此炫音干扰,四人皆感内府一震,便是那真元亦是如烈火焚油一般,差点儿爆体而出,无奈之下只好纷纷收敛内息,以免元气过强,反噬自身。

    如此一来,他们能发挥的实力,至少也得下降三成有余。

    “杀!”

    只见众人迟滞,萧月不欲继续纠缠下去,立时便旋身冲出,剑锋所指之处正是严忠济所在位置。

    “想要从我这里逃出吗?休想!”

    严忠济朗声笑道,也是一般递出玄铁银龙枪,枪如应龙、席卷万千尘沙,凌空中便化作一条咆哮苍龙,便朝着萧月咬来。

    萧月却是不闪不躲,再次强摧一身剑气,剑芒纷纷自身躯之上射出,便如潮水一般朝着那苍龙射去。“叮咚”作响,每一下皆是让苍龙身上有无数龙鳞落下,却不过是寻常石粉凝结而成。在这漫天剑阵攒射之下,苍龙很快的便支撑不住,轰然见彻底崩溃,却有一条银亮长枪径直刺来。

    “砰!”

    只见剑尖对枪头,二者皆是挟着无上巨力,想要将对方彻底打下。

    “茕茕孑立昙花落!杀!”

    却在这时,萧月猛地一推手中长剑,便见于长剑之内,陡然射出一柄锐利至极的小剑,小剑甚是锐利,甫一现身便将昔日那坚硬无比的玄铁银龙枪枪头生生破开,“哚”的一下便抵在枪杆之上。

    严忠济顿感哑然,随后就见自己手中的长枪自中间断成两节,中间剖面整齐无比。

    他这白锻而成的玄铁银龙枪,终究是彻底败在萧月这一剑之下。

    一件趁手兵器,对武者来说相当重要,足以一个人发挥出远超自己的实力,但若失去了,也就等同于被斩断了一对双手。如今时候,严忠济失去了这玄铁银龙枪,那就等同于彻底失去战斗的可能。

    萧月立时抓住机会,极招递出就要结果严忠济的性命,却在这时眼前忽有万千珠子劈面打来。萧月嗔怒,长剑一扫,自有万千剑气横出,便将这漫天珠子尽数击碎,化作阵阵烟尘,旋即速度再快,便要将严忠济刺于剑下。却在这时,于她面前忽有一道乌黑之光乍然现身,正好将这长剑挡住,令其寸进不得,也刚好将那严忠济挡在身后,不至于身陷险境。

    “是你们?”

    萧月眉梢再皱,只因为眼前之人,正是昔日曾和她屡有冲突的黄河五鬼。

    甲无伤潸动着嘴唇,望着眼前女子,自然是愤怒不止:“没错。今日时候定要你这妖女,彻底败亡。”

    更远处,算无命缓步踏上,依旧是一手珠算、一手持卦,自信满满的说道:“昔日你曾经以计谋算计我等,让我等兄弟损失惨重。如今时候,还请你死在这里。”

    “没错!”尾随其后,杀浑天亦是高声喝道:“当日之仇,今日便以你的头颅来祭奠。”

    张弘范顿时一喜,望着远处走来的张弘圣,便是笑道:“是兄长!你怎么来了?”

    这黄河五鬼素来跟着张宏圣之后,助他进行诸如监视、劫夺、杀人乃至于传话等各种事情,向来都是藏在暗处,不为人所知。如今时候现身,其背后自然有指示之人。

    此人,正是张柔的长子张宏圣。

    “是父亲让我过来助阵的。而他之所以暗中派我,便是为了让我和潜入赤凤军之内的严忠济联系,进而找准恰当时机,一击败敌。只是没想到尔等倒也厉害,居然也在我军中暗布棋子,并且数次乱了我的计策,甚至便是那完颜守忠也彻底败露,殒命于此。如此手段,我自当给与无上的敬佩。”

    张宏圣嘴角微翘,缓缓诉来其中恩怨,目光之内充满自信,已然将远处女子视若掌中之物:“只是这萧氏姐妹乃是那妖孽手下最得力的两位助手,其实力已然达到丹鼎之境,只差分毫便能够登顶地仙之能,非是小觑。故此我便带着这三人前来此地助阵,以确保再无后患。你要知晓,今日之后,赤凤军一个不留!”

    话甫落,那杀浑天已然冲出,刀势凌厉已然带起紫芒,便是朝着萧星冲去。

    这一下,刀气纵横,切裂地面不过等闲,凡挡在前方的,莫不是被整个撞碎,化作一滩血雾。这一下,立时便将余下的赤凤军战士尽数杀绝,只留下萧星、萧月两人。

    “哈哈哈!我早就说了,这世界就是这样,所有人都该杀。该杀——”朗声笑道,杀浑天纵起紫雷狂刀,卷起无数紫芒电气,威势直逼萧星,便要将此女也一并杀掉。

    此刻的他,除了杀戮,已然再无其他东西。

    “糟糕!”

    萧月暗道一声不好,旋即纵身奔去,欲要救下萧星。

    她和萧星乃是孪生姐妹,自然知晓彼此手段,那萧星实力虽强,但是却是强在辅助,若论近战之能根本难以和杀浑天这般血勇之辈匹敌,若被此人欺身只怕性命难保。

    于其身后,张弘范、严忠济、史挥、李元复、甲无伤、算无命等人相视一笑,皆是朝着萧月追去。

    如今其空门大露,自然是杀招现身的好时机。

    “好强的杀气。此人实力不容小觑,我须得谨慎一点。”

    萧星甫感劲气临身,面临死亡之际,自是不肯束手待毙,立时便将手中铁琴整个催动,道道声波连番化出,受此扰动无数兵刃纷纷旋转,皆是悬于身外三丈之外,“砰”的一声便将这无形刀气整个击溃,旋即朝着那杀浑天射去。

    这漫天剑刃被这琴声所摄,皆是锐利无比,纷纷便在杀浑天身躯之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虽是浑身是血,杀浑天却浑不在乎,身若猛虎一般朝着自己的目标扑去,待到临近时候依然将那紫雷狂刀运起,其中自然万千电芒闪动,若是落下萧星非死即伤。

    “铮!”

    又闻一声铿锵之音,铁琴之上琴弦再次崩断。

    于这铁琴之上,顿起无形气墙,气墙宛如铁壁一般,立时便将那紫芒雷电挡在外面,更是裹挟无上冲劲,“砰”的一声撞在杀浑天身躯之上,便让此人口溅鲜红,直直朝着远处落去,足有十来丈之遥。

    其冲劲未曾消失,更是化作漫天狂风,席卷无数尘沙,朝着四周吹去。

    被这狂风一吹,众人皆感浑身一滞,双足似被无形之物束住,便是身体也被生生困住,竟然无法朝前奔去,唯有萧月一人毫无阻滞,翻身落在萧星身边。

    萧月将那瘫软在地的萧星抱起,只将手探入其背后,就感觉其心脏跳动甚是衰弱,很显然之前那一击已然耗尽真元。

    “姐姐。如今时候他们被我所困,一时半会的还无法脱身,你快些离开这里,至少还能够保住性命!”气息衰竭之下,萧星的话几乎和蚊蚋一般。

    数遭战斗之后,遗留于体内的清净琉璃焰早已耗尽,如今再度濒临死亡时候,除非萧凤再次现身以玄通之力相救,否则萧星今日便可能陨落此地。

    萧月却感内心刺痛,连连将真元纳入其体内,拼命吊住最后的那一丝气息:“妹妹!你为何如何糊涂?你难道忘了和我,和师尊的约定了吗?”

    “没忘啊。只是我向来懦弱、自私,自以为与人为善便能够化解恩怨,孰料世人驽钝,非是仁念便能化解,以至于数次让你和师尊陷入危险之中,若非有你以及师尊护佑,只怕难以活到今日。姐姐,你向来杀伐决断,可代我辅助师尊报仇雪恨。只是我今日,只怕是无法跟着你们了。”

    连连咳嗽,更是沁出数点血丝,之前那一招已然让萧星一身真元尽数付之一炬,如今时候不过是靠着体内的一点执意支撑性命,方才能够护住残躯不倒。

    萧月却是不肯罢休,一翻手便将萧星抱起,喝道:“莫要再说胡话!若要走,你我一起走。”

    “姐姐。你若是带着我,如何能够逃出性命?不如将我留在此地,你一个人足以走出此地。”萧星却是不肯,连连推动,想要将萧月推开。

    她此刻已然油尽灯枯,然而萧月一身真元也是十去七八,支撑自己逃走已然吃力,如何还能够带着萧星一起离开?

    不远处,忽起高声怒啸,却是众人见到自己被困原地,已然开始催动元功,挣脱束缚。

    萧星一听,更显着急:“姐姐,还不快走?”

    “你知晓我的性格!你若不走,我也不走。大不了,咱们姐妹就死在一起。”萧月神色一沉,已然做出决定。

    萧星更显匆忙,便是将萧凤搬出:“那师尊呢?若是教她知晓,那她岂不是要伤心了?”她二人皆是孤苦无依,此生最珍重的人便是萧凤,若是她们两人皆是魔域此战,那萧凤非得彻底发狂不成。

    “师尊她心思通透,应该会原谅我的。”萧月眸中泛起粼粼泪光,似是想起往常一起的岁月,口中嗫嚅终究还是化作叹息。

    不远处,忽有风声横扫,便见那张宏圣朗声笑道:“好一个姐妹情深!只可惜你们已经晚了。现在就请你们败亡吧。”居其身后,张弘范、李元复、严忠济、史挥、杀浑天、甲无伤、算无命,合计七名当今巅峰强者届时运起一身真元,当真是气势如虹、更显凶火炽热。

    缓缓放下萧星,萧月缓身立起,虽是身无寸剑,却昂首而立,笑道:“哦?没想到我倒是有幸,居然有这么多人会再次等我!”

    “没错。当初你伙同南朝大臣阴谋算计,以至于我们一家兄弟只剩三人,可曾想到今日场景?”杀浑天

    而位于七人围攻之下,萧月却是将一身玄功尽数运转起来,正如那钱塘江之潮一般,顺着旋律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朝着巅峰催动,直到攀至那寻常人无法企及的高无上之境。

    “诸位,莫要让此女继续下去。否则我等休矣。”

    看着眼前光景,张弘范知晓若叫萧月继续催动玄功攀登到至极巅峰,其实力定然是远超众人想象,届时他们便是能够战败这两人,只怕己身牺牲也是远超想象,少说也得死上两人。

    不敢懈怠,张弘范一震手中利刃,辉光普照之下,竟然是不顾伤势也是一样强催元功,纵身一跃便朝着萧月砍去。

    自那凝聚剑芒之内,他已然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又岂能任由萧月继续下去?

    “凝清光、动四方,雷霆收震怒、羿射九日落,十余年间如炼狱、烽火焚天倒乾坤,八荒起兮,一剑憾九霄!”

    虽是手无寸刃,然而剑心催动之下,自有一柄清弘无形剑气凝于掌中,虽是无形无影,其中锐意已然难以遮掩,更有冲天杀意粉碎云霄,故此剑心为绝宵圣剑。

    缓缓放下萧星,萧月缓身立起,虽是身无寸剑,却昂首而立,笑道:“哦?没想到我倒是有幸,居然有这么多人会再次等我!”

    “没错。当初你伙同南朝大臣阴谋算计,以至于我们一家兄弟只剩三人,可曾想到今日场景?”杀浑天

    而位于七人围攻之下,萧月却是将一身玄功尽数运转起来,正如那钱塘江之潮一般,顺着旋律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朝着巅峰催动,直到攀至那寻常人无法企及的高无上之境。

    “诸位,莫要让此女继续下去。否则我等休矣。”

    看着眼前光景,张弘范知晓若叫萧月继续催动玄功攀登到至极巅峰,其实力定然是远超众人想象,届时他们便是能够战败这两人,只怕己身牺牲也是远超想象,少说也得死上两人。

    不敢懈怠,张弘范一震手中利刃,辉光普照之下,竟然是不顾伤势也是一样强催元功,纵身一跃便朝着萧月砍去。

    自那凝聚剑芒之内,他已然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又岂能任由萧月继续下去?

    “凝清光、动四方,雷霆收震怒、羿射九日落,十余年间如炼狱、烽火焚天倒乾坤,八荒起兮,一剑憾九霄!”

    虽是手无寸刃,然而剑心催动之下,自有一柄清弘无形剑气凝于掌中,虽是无形无影,其中锐意已然难以遮掩,更有冲天杀意粉碎云霄,故此剑心为绝宵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