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五章伏兵出剑指潞州,绝响起终章鸣奏
    看见这一幕,萧月焦急万分,连忙喝道:“诸军,且随我一起杀敌。”话甫落,已然纵身跃下城墙,只一下便将聚于城墙周围的士兵杀得干干净净,留下一片空荡荡的角落。

    见到自家主公最重视的徒弟都开始奋勇杀敌,城头之上本来因为完颜守忠、严忠济叛乱而茫然无措的士兵立时苏醒,纷纷将身边的武器拿着,皆是顺着阶梯走上墙头,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逮到了,便朝着城脚之下的敌军打去。

    萧星眉间虽有不忍,心中默念一声:“对不住了!”

    随后便找了一个位置盘腿坐下,双手拂动琴弦,奏起一片琴声。

    琴声高亢,正似那洪钟大吕一般,在每一位士兵心中响起,让他们不觉想起背后那一幕幕场景,或是和家人团圆、或是和妻子欢庆,或是和孩子嬉戏。

    然而这一幕随着蒙古到来,全都消失不见,变成记忆里最后残存的废墟。

    愤怒之下,这些人已然将一身性命尽数抛却,眼中只剩下那冲来的敌人。四周围似乎有莫名的鼓动,让他们手中的武器每一次的射击,都无比准确的命中目标,每一下都是如此,直到整个枪膛彻底炸裂。

    然而敌人太多,他们人数太少了,终究还是让这些人冲到城头边上来了。

    见到有人自城墙之上爬上来,他们便将手中打坏的铳枪丢到一边,取出腰间长刀冲过去,也不管自己身负重伤,便一刀砍下去,等到长刀被砍断,便用指甲扣、用牙齿咬,硬生生的将这些家伙抗住,若是实在扛不住便将其抱着一起跌落城头,摔个粉身碎骨。

    面对这般场景,那蒙古大军一时间竟然怕了,出现了一丝胆颤来。

    “素闻赤凤军骁勇冠绝天下,如今看来果然不容小觑。”

    三人瞧着皆是胆战心惊。

    他们蒙古向来以凶残嗜杀而出名,然而眼前这赤凤军,已经完全不能用嗜杀来形容,或者应该说是悍不畏死来形容。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俱之!

    恍惚中,三人隐隐约约中感觉有些害怕,也许这便是赤凤军纵横驰骋到如今地步的原因所在。

    “不能让他们继续猖狂,我等也一起出阵吧。”

    轻哼一声,张弘范唤醒旁边三人,旋即取下长刀,便是一步跃上城头之上。

    李元复眼中闪过几分惧意,取下背后长弓:“没错。若是让他们继续厮杀,那只怕士兵损失不在少数。”长弓一拉,数道长箭射出,立时便取走数位士兵性命。

    史挥亦是拍马而出,也是一般跃到城头之上,长枪伦舞之下,立时扫走一大片士兵。

    他们这三人一出阵,立刻便让赤凤军牺牲了数十名士兵,伤亡比之之前寻常士兵所带走的,也是丝毫不逊色。得到三人助阵,蒙古大军立刻鼓足气势朝着发起冲锋,立刻便打破了赤凤军的防守,终于在墙头夺了一个立脚之地。

    “糟糕!竟然被他们攻破了。”

    萧星立刻紧张,连忙催动琴声,意图扰乱几人内息。

    然而这三人修为不凡,只需要稍稍一压,便可以平息躁动。

    虽是如此,却也让这三人感应到两人所在位置,纷纷闯过层层士兵来到两人身前。

    “妖女,莫要猖狂!”

    一瞪眼,史挥立时便见远处正在厮杀的萧凤,旋即手持长枪杀奔而去。

    他自幼时其父便在和金朝战斗之中陨落,只剩下几位在史天泽庇佑下长大,和那史辑、史权可谓是兄弟情深,没想到转眼间自己的两位兄弟便殁于和赤凤军战斗之中,此刻眼见杀兄之敌正在眼前,自然要报仇雪恨。

    紧随其后,张弘范亦是喝道:“今日时候,岂容你二人继续猖狂。”而那李元复更是干脆,直接便将手中长弓拉开,真元灌注其中,便朝着萧凤射来。

    甫感箭风扑面,萧月随手一劈,便将长箭整齐劈开,见到那刺来的长枪甚是厉害,立时后退数步方才避开,扫过围过来的三人,冷笑道:“未曾想你们三人竟然一起来了?既然如此,那今日便将性命留下吧。”

    再度催动体内剑心,萧月整个人体内皆被剑气充盈,于身躯之外更是化生一道冲天青芒,宛如长剑一样刺破云霄。

    “这女子,好强!”

    顿感扑面剑气,三人只感到面颊宛如被碎石击中疼痛难忍,看着眼前女子更觉惊诧。

    这般气势远在任何一人之上,让他们都不禁生出高山仰止的错觉。

    李元复立时喝道:“虽是如此。此人毕竟只是一人,我们三人齐上,定然能够让这厮自投罗网。”一张弓,便是三道长箭射出,箭芒直取萧月眉心之处。

    尾随其后,张弘范、史挥亦是一起催动真元,便是一样射出一道枪芒、刀芒,朝着萧月轰去。

    “好强的攻击。看来我得小心了。”萧星眉头一拧,手中铁琴旋律再变。

    声势宏大,宛如那高悬天空的神明一般,巍峨浩大、凌威不可冒犯,让人听了便感觉心为之所动,几有跪拜只感,然而其中却藏着一道锋锐之意,只待旋律咏颂到最终阶段,便陡然迸射出来。

    这一下,正似那荆轲刺秦一样,立时便让之前雄浑之音瞬间崩溃,也让人感觉胸中一痛,险些拿捏不住手中武器,远处射来的枪芒、刀芒以及箭芒亦被莫名震动所摄,凭空中缩小许多,不复之前雄壮。

    萧月却不受影响,已然将万千青芒尽数纳入长剑之中,凝练为一柄包含剑芒的锐利长剑。

    “破!”

    一声叱喝,拖曳青色长虹,这长剑“唰”的一下,便将这三道攻击尽数泯灭。

    余势未尽,更是朝着三人射来。

    “这般攻击,你以为我便无法破开?”

    张弘范沉声一喝,却也不躲不闪,真元纳入长刀之内尽展一身绝学,一记寻常的力劈华山应声而出,便朝着那长剑劈来,“砰”的一声亿万剑芒尽数崩碎,这长剑终究碎裂。

    萧月惊诧:“好家伙,倒也有些本事!”纵身跃起,身似那暴雨中振翅而飞的雨燕,已然持剑杀来。

    张弘范不敢大意,也是运转一身力量,大刀顺势朝着一砍,“砰”的一声便将那长剑挡住。

    萧月虽是惊诧,却也晓得速战速决,身形一晃,已然化分数个身影,手中长剑快似流星,刹那间更不知晓究竟刺出多少剑了,然而那张弘范基本功却也扎实,只是护住身体周遭要害,以免受创。

    这一阵交锋看得人眼花缭乱,更让李元复、史挥两人不敢插手。

    终于余势已尽,长剑、大刀再度交锋,立时便让萧月飘出数丈之遥,心中暗暗惊讶:“这厮好强。竟然不比尚未被主攻强化过的我差。看来这一次若要胜利,少不得要多付出一些劳累了。”

    经过数场鏖战,她体内真元只有巅峰时刻一半不到,无论速度、力道以及气势皆是弱了许多;而张弘范本是蓄势待发,一身真元更是丝毫未损,正是气势如虹时候。

    一降一升,倒也算是打个平手!

    心中细想时候,萧月刚刚稳住身体,又觉两侧危险再出,却是那史挥和李元复出手。

    三枚利箭自成品字状,分别封锁住上中下三路,长枪犹如长龙咆哮,已然昂首噬来。

    不敢懈怠,萧月再现昔日身形两分之法,一人纵身朝那利箭扑去,一人持剑挡住长枪。

    利箭横飞,早为剑气尽数摧毁,长枪一扫,除却虚影再无痕迹。

    “虚影?”

    史挥只感长枪刺中之处毫无凝滞,顿感惊诧。

    另一边,李元复只见那纵身飞来的身影,便紧张起来:“没想到目标竟然是我?”面对萧月锐不可当的气势,他自然知晓以自己速度,决计逃不了,竟然不退反进,身形一纵便持弓扑上,碧绿长弓朝前一抵,便将那长剑抵住。

    “退下!”

    萧月虽觉惊讶,却也立刻催动真元,“砰”的一声便将李元复整个打退。

    这一下,不仅仅让她身形稍微一凝,便是那李元复也得次机会,借助这一击的反震之力,飘落数丈之外。

    “好个女子,没想到经过两番鏖战之后,尚有这般武力?”李元复甫一落地,虽对萧月感觉惊诧,却也立时将长弓拉开凝气成箭,“咻咻咻”一道道箭气便凌空射出。

    不过刹那,便有上百箭气射出,化作漫天织网将萧月整个罩住。

    “米粒之珠,也敢和日月争辉?”

    萧月虽是置身空中,左右腾挪不得,但也自恃本身境界超过三人,长剑一挑已将周遭散落的子弹、碎片甚至是刀剑碎片尽数引动,化作一道铁幕墙壁,将那漫天箭气尽数挡住。

    只是凭空中,张弘范却是冷笑不止:“虽是如此。但是你毕竟只得一人,如何能够和我们三人一起对抗?”

    只见于三面之外,分别站着李元复、史挥两人,彼此之间互成犄角,正是三才归元阵,一方牵动另外双方皆是一起进攻,端的是厉害无匹。

    陷入这阵势之中,萧月的处境危险矣。

    却在此刻,一记悠扬琴声缓缓响起,正处于众位士兵守护之中的萧星凝目看着三人,语出威胁:“你错了。并非一人,实在是我们姐妹两人和众位将士,一起败你们三人之力。”

    “哦?”

    张弘范不免笑了几声:“我却差点忘了你了。若是你们两人巅峰时候,我等自然要退避三舍。然而此刻,你们两人皆是经过一番鏖战,战力所剩无几,若是当真和我等对抗,又岂有胜利可能?”

    他自然知晓眼前这两人的实力,但是更知晓经过了对阵妙善、法夫子两人之后,这两人实力下降的厉害,根本无法发挥全盛时候的实力,而此刻正是可乘之机。

    “废话少说。若要杀我,且看你的刀是否厉害。”

    萧月高声喝道,一催体内剑心,周遭悬浮的诸如子弹、刀剑、箭簇之类的金属碎片纷纷射出,其中自然孕有其锐利剑气,威力丝毫不逊色于那火铳。

    被这一射,三人皆是不敢放松,皆是运起一身本领,意图将这漫天箭雨挡住。

    受此影响,这三才归元阵立时现出漏洞。

    萧月一喜,旋即纵身飞去,长剑所指之处正是李元复所在之地,亿万剑芒自长剑之中射出,其目的分明便是要李元复的性命。

    李元复乍见这剑芒,正欲施展一身玄功抵御,却不妨琴声再响,立时便让自己心神一片混乱,气息竟然走叉了,让嘴角之处流下一丝血渍,分明是被伤到了内府。另外两人正欲前往助力,却也感觉气息一滞,只能压住体内真元,以防伤及自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月朝着那李元复扑去。

    境界差距,终究并非人力可弥补的。

    眼睁睁看着那刺来剑芒,李元复心中甚是恐惧:“我命休矣!”

    却在此刻,一道枪芒自身侧猛然射出,正好将那剑芒整个抵住,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便见身前立着一人,正是那潜入潞州境内的严忠济。

    只见他岿然不动,长枪应手而出,便自萧月未曾设防的侧面刺出。

    萧月顿见形式再变,立时收剑防备,方才将这长枪抵住,虽是如此终究还是仓促应战,嘴角之处亦是现出几分血丝来,凝神看着那熟悉之人,只感错愕:“是你?”

    “没错。当日你杀我父亲的时候,可曾料到今日我会有此复仇之举?”朗声喝道,严忠济望着眼前女子,相较于最初所见那个娇俏女子,眼前这人少了几分可爱,却多了几分凌厉。

    或者说,这才是她的真正面目吗?

    严忠济想起当初自己竟然因一己之私让此女进入府中,以至于让自己的父亲一朝殒命,便是怒不可赦:“今日时候,我定要取你项上人头!”

    “欲取萧某项上人头者,不欠你一个。若要过来,便来吧。”

    纵使置身众人之中,萧月更是战意十足、杀意更甚,昔日一门尽数覆灭于蒙古大军之下的愤怒,也随着一身真元越来越盛,几欲戳穿天空。

    “很好。那今日时候,我们便决一胜负。”

    四人分立四方,皆是将萧月、萧星围住,跟随其后那数千士兵也随着打开的豁口闯入城中,形势危在旦夕。

    空气凝滞,萧星亦是感觉周遭满布杀机,仿佛处处皆是敌人,外面更有无边无际的恶念宛如潮水一般用来,这前所未有的杀意,当真是超过她往常所遇见的。

    狂风暴雨之下,唯赖大树护持,方有这方寸温馨之地。

    当失去萧凤护持之后,萧星方才知晓这世间的恶意究竟是如何的浓重。

    天空中夕阳已然逝去,万千乌云罩住天空,无边黑暗吞噬大地,咫尺之外虽有篝火烛照一片光明,然而于狂风呼啸之中,却跳跃不知,似乎这最后的一片光阴都会彻底消失。

    萧星素手扣住琴弦,静待着最后一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