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三章暗棋出局势再逆,奸计败胜负已定
    却在此时,一道赤轮划破天际,于刹那间生生插入宇文威和严忠济之间。

    只见火光飞溅,严忠济这本该致命的长枪立时便被挡住,嗔怒之下横扫四周,便是喝道:“是谁?”随后便觉眼前热浪翻涌,就看到一记拳头裹挟万千热浪喷涌而来,被这热浪一烧,他甚至感觉眉毛以及头发都被点燃了。

    “这家伙。好强!”

    双目圆睁,严忠济立时收回长枪横于胸前,随后便觉双手如遭电击,酥麻不已险些就抓握不住手中长枪。

    这一下,自然让他止不住身形,噌噌噌便后退数丈有余,正待运转真元再战,却觉得半边身体都彻底发麻,难以动弹。

    而在远处,那人见到严忠济竟然挡下自己招数,虽觉诧异却更是战意浓浓,随手抓住旁边飞来的盾牌,便又是纵身冲来。严忠济刚受重创,如何能够挡住这厮的强横一击?

    眼见这一幕,完颜守忠纵步上前,横刀一扫立刻便扼住那人冲势,低声问:“你是郭城?”

    他早在赤凤军对抗赫和尚拔都时候便加入赤凤军,更兼也是皇族余孽,自然知晓曾经和南宋忠勇四将搏杀的郭城是如何凶残,只道当初萧凤、赫和尚拔都、妙善三人鏖战时候,这人便因为卷入其中而死亡,没曾想此人居然还活着。

    另一边,那严忠济正欲快步进逼,却不妨自旁边有莫大劲气横生,旋即就被逼退数步有余,愕然看着眼前之人,不免带着几分懊恼:“李太痕、孙武吉还有冷厉?没想到你居然出现在这里了?昔日你被妖女派出去之后,我就没有注意到你的身影,本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现身?”

    此时此刻,于严忠济身前,正有四人现身,皆是挡在宇文威以及曾生之前,让严忠济还有完颜守忠难以伤到后面受伤之人。

    “哈哈!本以为势在必得,却总是横生枝节,你肯定感觉特别的憋屈。对吧!不过没关系,因为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揪出你。”

    挥动手中长刀,李太痕盯着眼前的严忠济,便道:“昔日主公察觉到军中间谍之后,便让我们脱离军队,暗中潜伏在百姓之中,便是为了找出谁才是奸细。如今你现身了,那我若是不现身,岂不是对你不敬?今日,便让我们一决生死!”真元纳入长刀,一瞬间竟然也爆发出不逊于严忠济的气势。

    冷厉也是侧目扫过旁边曹凯、风凌子,旋即将背后铳枪取下来,冷笑道:“至于他们两个,便交给我们吧。”

    “有我们在,定然不会让这些妖邪之辈戕害忠诚义士。”孙武吉应声说着,也是一般取下铳枪。

    这风凌子、曹凯实力虽是不及他人,但毕竟也有一定武功,若是不小心应对,还是有可能折在对方手中。那风凌子、曹凯立时愕然,本是嚣张至极的神色,也似萎了的公鸡一样,额头之上也有汗水落下,显然是惊恐至极。

    风凌子本身实力浅薄,曹凯武功更是不堪,如何是孙武吉、冷厉两人对手,在铳枪的威胁下早就束手就擒,不敢有任何动弹。

    得到几人救助,宇文威也终于缓了一股气,自别处地方也有赤凤军战士不断涌来,而他们在宇文威的指挥下,也将曾经占据上风的完颜守忠的亲卫队打的是头皮血流,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自成功跌落地狱的感受,这群蓄谋已久的反叛分子,如今时候也体验到了这般感觉。

    完颜守忠只觉恼怒,低声喝道:“难道说一开始便是针对我的骗局吗?”

    “不不,不仅仅是针对你,事实上从一开始我们所针对便是所有人员。而且若非你彻底暴露,我们也无法确认奸细就真的是你。你能有今日之灾,纯粹便是你作死罢了。”冷锋呵呵笑道。

    “呵呵!哈哈……”完颜守忠眼角抽搐,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些人更觉吃惊,对那高踞顶点的萧凤更是忌惮三分。

    不过是随便的几个安排,竟然就埋下了这么多的棋子,寻常时候或许不显眼,但是若要冲破这层层障碍时候,便感觉泥足深陷,几有寸步难行之感,那萧凤当真是神鬼莫测,只在随意的几步棋,便将所有人掌握在手中。

    这般睿智,难怪她敢叛上作乱!

    难道说,我真的错了吗?

    摇摇头,完颜守忠撇掉脑海想法,又是狞笑道:“你们当真是好谋算、好计策。但是只需要我杀掉你们所有人,皆是这个城市依旧是属于我的。”如今时候他已然踏出这叛乱的第一步,之后的事情便由不得自己选择,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朝着远方走。

    “你们这群家伙,全都给我去死!”

    话甫落,完颜守忠便是跨步前冲,想要在重重包围之下杀出重围。

    冷厉立时喝道:“郭城,不得让此人离开。!”

    郭城默不作神,旋即纵起轻功便追上完颜守忠,只将那盾牌一拍便将完颜守忠整个拍落,随后欺身靠近运足气力便是重重一拳。

    他的实力本就强横,更兼拥有当初紧那罗、法乌罗、摩罗三人降魔杵所炼制的铁臂,若是当真打中,伤经断骨不过轻易,便是被整个贯穿也是寻常。

    完颜守忠自然晓得这一点,不敢以肉身硬抗,便将那柄金刀猛地一拉,扯得盾牌次拉作响,才在最后一刹那的时候拦在身前,将那手臂整个挡住。

    只见金刀光芒大作,便有无数火焰自其中迸发而出。

    这一下便如那反应装甲一样,立刻便将郭城整个震开数丈有余,为自己争取到一点腾挪时间。

    随即,完颜守忠右手紧握手中长刀,左手握住刀柄,浩荡金芒顺着手臂尽数纳入金刀其中,便令这柄金刀通体绽放璀璨光辉,让人生出直视太阳的错觉,极招催动之下,只闻一声“太微正天地,金乌灭!”,便自金刀之内化生出一道锐利刀芒,朝着远处郭城砍去。

    “嗯?没想到金朝余孽竟然尚未死绝?还留下你这么一个死剩种?”

    郭城顿感惊讶,却是为此人实力之强而感到兴奋,和强者战斗本就是他所渴望的。

    只将那盾牌举起,万千金芒也是纳入其中,竟然打算仅凭自己的一身修为,将完颜守忠所化生的若离刀芒挡住。

    他刚刚做好准备,那刀芒已然踏破虚空而来,宛如旋转飞轮一般,化作一轮旋转飞轮,罡气四溢早将整条大街砖石尽数搅碎,便是那被夯实的黄土也被切出一道道裂痕,朝着郭城这边飞来。只听“砰”的一声,便见那盾牌嗡鸣不止,更有点滴铁汁混着部分碎屑洒在旁边,很显然在这刀芒之下,这盾牌再无往常时候那坚不可摧的能力。

    而在这刀芒摧残之下,它虽是能够勉强支撑,但也终究难以支撑太久时间。

    “纵使只有我一个,灭你还是轻而易举!”

    完颜守忠冷哼一声,身形骤然逼进,金刀便是拦腰斩去,只闻雷霆之声乍起,这盾牌终究支撑不住,整个碎裂开来,万千碎片四处飞散,其威力分毫不逊于那虎蹲炮,登时便将周遭一切全都粉碎,就连旁边店铺中用来支撑房屋的大梁也被整个切断,“轰隆”一声十数间店铺尽数崩塌,只留一片废墟。

    盾牌碎裂,刀势再近,眨眼间金刀已然迫近郭城脸颊之前。

    看着这样子,郭城沉声一喝,金属右臂立刻展现出空手入白刃的手段,将那金刀整个拿住,令其丝毫寸进不得。完颜守忠自然不可罢休,连连催动真元,双脚步步逼近,两人顿时陷入角力状态,一时半会儿的更是分不出胜负。

    只是那金刀却受不住两人力量,之前战斗已经让刀刃之处有数道裂纹出现,如今这么一催,便让裂纹越来越大,直到将整个刀刃彻底覆盖,“砰”的一声这金刀也瞬间崩溃,不复成型。

    “闪开!”

    一声暴喝,完颜守忠丢下手中刀柄,尽聚一身真元,于双掌之间已然凝聚莫大能量,便朝着郭城打去。

    郭城哈哈大笑:“正合我意。”也是一般催动极元,就迎面拍出。

    这一刻,双方自然倾尽全力,更无任何保留。

    漫天劲气摧破周遭一切,于平地之中凭空现出一个足有三尺有余,一丈方圆的巨大坑洞,逸散尘沙早让整个街道皆是灰蒙蒙的,让人看不清楚在周围的状况。

    “什么情况?”

    周遭之人皆是忐忑不安,看着这里面的场景。

    “噗!”

    双道血红印入眼睑,却是完颜守忠和那郭城具是口溅血红,双方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朝着后方连连退去。

    李太痕却感奇怪,仔细凝视其中变化,立时喝道:“糟糕。莫要让那家伙逃了。”话甫落,正要冲出时候,就见自烟尘之中一个身影飞纵而出,朝着远方快速奔去。

    看起模样,很明显正是那完颜守忠。

    至于那郭城,虽欲纵身追去,无奈他却双足一软跌倒在地,却是运使轻功的气力都所剩无几。

    “好个家伙,竟然独自一人逃了?”另一处,严忠济只见李太痕持兵袭来,自己已然消耗甚重,立时就起撤退心思,早是舍下剩余士兵朝着远处奔去。

    李太痕神色一凝,立时说道:“孙武吉,你照顾好他们。冷厉,你和我一人一个,务必确保这两人无法逃出此城。”言罢,便将手中长刀重新插入背后刀匣之内,朝着那完颜守忠奔去。

    冷厉亦是微微颌首,便朝着那严忠济追去。

    那严忠济做出这等事情,自然是不可原谅,又岂容这人就此逃走?

    李太痕明白若让此人出了潞州,那就当真是泥牛入海,更是寻不到半分踪迹。

    “呼!幸亏有你们暗中照料,否则的话只怕我和曾生今日时候,便会彻底死在这里了。”宇文威看着两人离开,心中顿生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今时今日若非有这几人的帮助,只怕自己便要就此陨落黄泉,而整个潞州城只怕也会彻底沦亡,到时候失去了最后的根据地,那赤凤军也就彻底完蛋了。

    孙武吉微微颌首,回道:“没错。当日我和李师长被派出去的时候尚且不明,直到今日方才知晓原来主公早有预料。”想着之前事情,亦是唏嘘不已,若非他们现身及时止住对方行动,只怕整个态势便会彻底恶化,直到一蹶不振。

    “虽是如此。但是被他们这么一弄,只怕我们在这里也呆不久了。”宇文威摇摇头,看着周遭那宛如发生炮战的废墟,更觉心中无奈。

    若要让这被破坏的废墟恢复的话,只怕还不知道会过去多长时间呢。

    另一边,张邦益麾下治安军早被击溃,而他也被整个拿住,押到了宇文威面前。

    虽是知晓之后场景,这张邦益却是硬气,更是未曾低下头,只是恨恨盯着宇文威喝道:“今日成王败寇,我甘拜下风。然而你们赤凤军注定无法久存,待到天兵一来,定然会让尔等彻底覆灭。”相貌狰狞,却是再无往常时候那般谦卑忍让之色。

    “哦?你所说的天兵就在城外。但是他们成功了吗?”宇文威反问道。

    张邦益神色一愣,旋即回道:“当然会!”

    “或许你觉得会,不过他们将战线拖得太长了。长的已经超过补给线之外,否则的话为何会拖到这个时候?”耸耸肩,宇文威却感困惑,问道:“只是我很好奇,萧统领对你也算是恩同再造,为何居然反叛?”

    张邦益狠声回道:“那厮悖逆伦常、乱改法度,令男女平等,更是废除嫔妃妾室制度,昔日诸多惨案莫不是出自此人之手。如这般凶残暴戾之徒,我为何要屈居于这贼寇之下?”

    “原来如此。”宇文威若有所思的回道:“只可惜你这厮却看不明白,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所以你失败了,而她成功了。”

    张邦益却是透着不可思议,厉声骂道:“你错了。她是一个屠夫,一个刽子手,一个会摧毁一切的恶徒,而你们全都会被她给迷惑了。甚至臣服在她麾下。你们才是最愚蠢的,你们才是应该下地狱的。而我会提前在那里等着你们。”

    “不。事实上,你始终就不懂她,所以你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宇文威只是摇头,更觉此人言辞荒唐至极,对眼前的张邦益却是再无任何同情,便道:“放心吧,我暂时不会杀你。我会让你看看,你口中的那些天兵是什么样子?而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更重要的是,我会等到你见识到他们彻底覆灭之后的惨状。至于你的罪行?我会等到主公回来的时候,让她亲自安排将你处死。如你这般人物,若是死得太过轻易,只怕还未必能够平息军中士兵的愤怒。我想,她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