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章丛林中暗袭忽现,守军阵静待佳音
    正当法夫子一步踏入山洞之内时,只见自旁边树林之内,一道箭影簌然现行。天籁小『说Ww』W.』⒉

    箭影极其迅,“砰”的一声便打在法夫子身上,这一击自是不凡,“砰”的一声便将萧月许久未曾攻破的那强横玉璧生生击碎,漫天银屑飞散,玉牌跌在一边,溅起一片血红,更显得法夫子满脸惊愕。

    “这是怎么回事?”

    犹自带着不可思议,法夫子看着胸前裂开的箭伤,森白骨茬历历在目,翻卷血肉更显狰狞,更有“扑哧扑哧”的声音响起,那是自血管之中爆出的血花,这一下直接打碎了心脏,就算是萧凤置身此地也是救不活了。

    他努力的伸出手,想要捂住伤口,然而这仅存的力气都没有,只剩下迷茫一片。

    “我,就这么死了?”

    身子一软,法夫子浑身皆被血水染红,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

    不远处,南冥子只觉浑身冷,正欲前往救助法夫子,只是他刚一抬脚便止住了动作,只能是睁大眼睛看着那躺倒的实力,眸中更是透着惊惧。

    能够一击灭杀法夫子者,其修为很显然已然达到了地仙境界,否则的话绝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就灭杀法夫子。

    但是这般人物实在是太少,也就仅仅限于几人罢了。

    而那个人在这时突然击杀自己等人,究竟存着什么目的?

    正在疑惑之中,又闻“咻”的一声,于丛林之内又是射出一道箭影。

    这支长箭度极快,更兼威力十足,其冲锋姿势仿佛那冲锋的卡车一样,凡是路上挡着的树木、岩石,皆是未曾挡住其去路,皆是“砰砰砰”一连串爆响就被彻底废掉,就这么朝着南冥子射去。

    这一下,便是要南冥子也葬生此地。

    南冥子只见自己也被当作目标,吃惊之余立时运转元功,玉笛青翠、皎洁似水,“刷”的一声便凌空刺出,想要将这长箭挡下。

    无奈这长箭终究还是实力太强,“砰”的一声就将那玉笛彻底崩碎不复所存,而在击碎这玉笛之后,这道剑影更似有人操控一样,只在空中掠过一个小小的弧度,便有朝着南冥子射去。

    “若要就这般死在这里,我不甘心!”

    虽是希望渺茫,南冥子见到法夫子死时的悲惨下场,立时催动元功,就要以自身实力,和这长箭拼个你死我活。

    他还未知晓那背后阴谋者究竟是谁,又岂肯就这么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性命,不明不白的变成这里的一具尸体?

    却在这时,一道琴声骤然响起,受着琴声影响,那长箭立时摇晃起来,再也让人无法把持。旋即更有数道剑芒凌空射出,正好打在了那长箭之上,这一下立时让利箭度降低只有原先的一半不到。

    南冥子也适时催动掌劲,“砰”的一声便将那利箭整个摧毁,不复之前凶威模样。

    虽是如此,他也感觉胸口一闷,“噗”的一声吐出许多鲜血,将眼前之地尽数染红。这利箭果然来路不小,只是余波便让南冥子身负重伤,更是让人感到疑惑,那背后袭击之人究竟打算做什么?

    “你还好吗?”

    于身侧立时便有萧月、萧星奔出,将南冥子护在中间,神色严肃看着周遭,以防还有那暗箭射来。

    南冥子稍作调息之后,苦涩回道:“勉强还好。只可惜我那位好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唉……,那家伙难道当真就这么渴望吗?居然做出这等事情来。”

    “是谁?”萧月问道。

    南冥子一脸懊恼,苦笑道:“除了他还会有谁?这军中能够杀我的不多,排除了已经被你等斩草除根的敌人来说,目前也就只有那李元复最有可能了。当然,以他的身世还是性格,若是不做出这种事情来,反而奇怪了。”

    “是他!”萧星恍然大悟,不免皱起眉梢:“若是他袭击目标乃是我们两个倒也罢了,只是他暗杀你二人又是为了什么?”

    “呵呵!那家伙之所以杀了法夫子,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嫁祸你们两人,挑拨我等之间的怨隙罢了。这样的话便可巧施离间计,让我和你等厮杀个痛快,这样的话他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南冥子苦涩回道。

    今日时候,若非萧月、萧星两人插手,只怕他自己今日时候,也绝难逃出敌人的算计,得此性命之后,想着这蒙古军中的龌龊事,更是感觉不悦,亦是为自己之前居然和这般人物结交而感觉后悔。

    若是这事再次生,只怕下一次他便没有这般好运了。

    萧月亦是怒道:“好个家伙。下次见到他,定要让他生死难逃。”

    “先不说这个了。”强撑着站直身子,南冥子掠过眼前一片惊慌的粮仓,叹道:“此地粮仓已被那厮给烧了,看来我的任务也算是结束了。”摇着头,似乎也是对眼前这一幕感到悲凉。

    萧月继续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此刻粮仓已然着火,说起来她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虽然这场火灾并非她所引起的。

    “大概是离开此地,归隐山林吧。毕竟这世道实在是太过混乱了,强如我等之辈,竟然也是死的如此轻易,当真是让人感觉悲叹。”

    南冥子神色落寞,最终停留在法夫子的身上。

    他们两人本是怀揣着济世为怀的心思方才助阵,未曾想如今竟然一死一伤,而且皆是友军所为,这般行径自然让他寒心不已,虽是起了归隐的念头。

    又见躺在地上的法夫子,南冥子便努力的挪动着腿来到了其身边,俯下身便自腰间取出一石,想着当初自己曾被搭救的恩情,遂将旁边拉下的玉牌丢给萧氏姐妹,说道:“此物乃是鉴天尺,乃是昔日好友所得,除却当作兵器之外,也可将周遭场景收纳其中以为存储,若等到合适时候便可以释放出来。这东西虽是破碎,但其中还是具备部分能力,想必你们日后也有机会用到。毕竟那厮还藏在暗处,你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只怕就赶不及了。”

    萧星一脸的担忧,问道:“那你呢?”

    南冥子沉声回道:“我虽是身负重伤,但是行走尚可。而且好友家中还有妻儿,我总得将他的尸体带回去安葬下去,也好让他落叶归根。我与他二十余载友情,这最后的一段路便让我陪他走回去吧。”脸上带着苦涩,虽是一步一晃,却走的甚是坚定,而在那辽远的极东之地,是否存在着毫无战火的桃源乡呢?

    萧月并不知晓,只是知晓自己此刻任务是保住全军安危,遂和妹妹盈盈一拜,算是相送了,然后就隐去身形准备重新回到赤凤军之内。

    至于那李元复为何不曾攻击自己,萧氏姐妹也是明白原因。

    她们两人早已和萧凤心神相同,其体内更是留有萧凤清净琉璃焰,若是有什么变化,远在天边的萧凤便会立刻察觉,更可以借助玄阳至心珠凭空挪移出现此地。

    那李元复能够杀得了法夫子、重创南冥子,但是若对上萧凤却力有未逮,自然不敢贸然动手!

    …………

    鼓声阵阵,硝烟弥漫。

    一股子的火药味儿朝着鼻腔之中窜去,赵志只感觉心急如焚:“还没有打破敌人的防御吗?”

    此刻赤凤军已然全军攻入蒙古阵营之内,只是他们虽是火器厉害,但是人数终究还是太少,在面对张弘范那层层叠叠的防御阵形时候,便立刻露出了短板来。

    每当快要冲破对方防御圈时候,便因为人力不足而后继乏力,结果被对方借着这个时候重新弥合防御圈。

    这般战斗,也着实让人感觉气闷吐血。

    “没有!”成风摇摇头,回道。

    他身上穿着的板甲已然破破烂烂的,上面都是一个个小小的瘪痕,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

    因为数次组织军队冲阵,他的铠甲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就连这最新换上的铠甲也是伤痕累累,不知道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赵志双目如炬,望着远方一望无边的蒙古大军,忐忑道:“若是这样,只怕就需要向城中请求援军了。”

    “援军?可是这里便是全军主力了,若是就连城中的守备军都调到这里来,那届时潞州城又该怎么办?”段峰不免担心起来。

    于城中,尚且有他的爱人濡娘在里面,若是潞州城届时被蒙古大军攻破,那到时候濡娘又会遭遇什么不堪的经历?

    对濡娘曾经的遭遇分外明白的段峰,自然不肯让这种事情生。

    “我明白。但是你也知晓,就凭我们现在的兵力根本无法冲破对方军阵。”赵志无奈摇头,一对赤目掠过远处蒙军,越的焦急起来。

    若是眼光能够杀人,他早就将眼前这群家伙全数杀了。

    然而现实就是他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要么冲破蒙军包围圈、彻底打破整个战略态势,要么回到潞州城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这两个谁利谁弊赵志并不清楚,但是他明白无论是哪个,都注定要牺牲生命才能够完成。

    这血的代价,还得持续多久?

    …………

    “张将军,不继续进攻吗?”

    史挥扫过旁边的张德辉,试探性的问道。

    这位将军在他尚且还是幼儿时候便陪伴在史天泽左右,征战一生所经历的战争不计其数,可以说得上是老当益壮,否则那史天泽如何会在离开的时候委派张德辉作为自己军中的指挥官呢?

    “不需要。”

    张德辉摇摇头,微眯着眼睛看了一下远处的赤凤军,回道:“我们只需要坚守下去,将对方的主力拖在这里就可以了。至于别的动作,不需要。”

    史挥却是感觉有些困惑,进言道:“可是依我的看法,我等只需要派遣一只小队绕至潞州城后方,便可以趁着对方主力被牵制的时候一举拿下整个潞州城。”

    “那你打算拿多少?三千?还是一万?”

    张德辉微微叹气,却是为史挥如此拙劣的问题感觉无奈,便解释起来。

    “这潞州城经过赤贼三番两次修整,可谓是固若金汤。而且除却了这除外鏖战的七千赤凤军主力外,城中尚且还有三千士兵。正所谓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若要解决这城中士兵,少说也得一万兵马,而且没有半日时间是断然无法成功。但是我军只有八万兵马。若是分出一万士兵来,则本阵势必兵力薄弱。届时防御圈一弱,便会被那赤凤军主力给突破防御。到时候我军粮草被烧,便又是一个麻烦了。”

    “但是对方不过七千兵马罢了,依照将军所说的,我等只需要派遣四万兵马,应当就能够彻底歼灭对方。为何将军却只是下令麾下士兵原地待命?”史辑只觉得困惑,张口就问。

    张德辉撇撇嘴,更感觉恼怒。

    自史辑从军之后,也是经过好几次战争,没想到此人却对赤凤军依旧维持往常看法,这般反应当真是没得救了。

    虽是如此,这史辑毕竟是史天泽侄子,张德辉自然不敢怠慢,张口解释道:“那赤凤军人人皆是装备有火器,更兼有虎蹲炮、克虏炮助阵,远则以克虏炮炮击,进而以虎蹲炮射击,再近则以铳枪杀敌。三轮一过,十人之中只有一人能够靠近,才能击杀一名士兵。可以说,这赤凤军的其实力已经远远过这华夏大地任何一只军队,便是天可汗西征的大军在这,只怕也是难挡其锋芒。否则当日赫和尚拔都如何会这么轻易的失败?若要战胜这般对手,唯有以大兵压境,徐徐推进方能有成功可能。若是这其中起了轻信擅进之举,只怕便会重蹈当初李元复全军覆没的惨重代价。”

    “原来是这样?”史辑这才恍悟。

    张德辉继续回道:“没错。而且昔日将军更知晓这赤凤军非是一日所能战胜的,所以早在这军中安插有棋子。皆是我等只需要携威逼迫对方,自然能够让对方自乱阵脚。皆是我等一鼓作气,定然能够彻底解决赤凤军。”声沉如雷,自然透着足够的自信。

    毕竟经过这么多天的酝酿,那人应该也已经获得足够的实力,以现在的状况也是时候动了吧!

    看着那沉重的城墙,张德辉嘴角泛起笑容。

    在经过长达两年有余的战争之后,这次的战争终于走到了尾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