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九章斗正酣粮仓起火,入山洞阴谋者谁
    “曲是好曲,只是可惜了。?网?  ”

    且听了一段琴声,南冥子神色一凝,笛声之中顿时生出莫名交战杀伐之音,肃杀之气卷起阵阵烟尘,好似于烟尘之中,正隐藏着伺机而动的伏兵一般。

    “糟糕!”

    正欲纵身上前,萧月乍闻这笛声之后,顿感感觉内元如同奔马一般,险些控制不住,便是那射出的数道剑气皆是偏移,落在法夫子三尺之外,更是未曾伤及半分。

    萧月眼见剑气未曾奏效,嗔怒之下已然身似雨燕,一剑刺来。

    虽是面临杀招逼进,法夫子却未曾露出半分怯意,朗声笑道:“莫要以为杀了那严实,便当这天下无人矣。你这姑娘,还差得远呢。”双手翻转,立时便将手中玉牌祭出,万千荧光皆是绕着玉牌旋转,宛如众星拱月一般,更显几分玄奇。

    待到那长剑刺来,玉牌陡然放出一道光芒,光芒足有拇指粗细,宛如赤色流星一般,“砰”的一声打在那长剑之上。

    这一下势大力沉,立时便令长剑偏转,于这光芒之后,更有数十道只有米粒一般的细小光粒尾随而至,望起来似乎和白雪一般并无温度,便是度也甚是缓慢,一粒粒皆是随风摇曳,缓缓落在了那长剑之上。

    只待这光粒落定之后,便听见于长剑之上,传来“叮咚”之声,旋即便见那柄长剑已然是破破烂烂,已然无法继续使用。

    “好个家伙。这番实力当真是不可小觑。”萧月一见手中长剑破破烂烂,上面莫不是布满豁口以及裂纹,便知晓这柄长剑已然是毫无作用了。

    懊恼之下,她猛地一震,便将这长剑震做碎片,念力一动便将这数十片碎片尽数射出。

    法夫子似是早有预料,一点手中玉牌,就见这玉牌之内,也有数十道利芒闪过,一一打在那碎片之上,皆是将其打的粉碎。

    抬眼看了一下萧月,法夫子继续说道:“这般手段尚不足以伤我,若要战胜我,只怕你还得祭出更厉害的手段。”见到萧月纵身离去,他却不肯罢休,右手拿住玉牌,当空一挥,便自玉牌之内射出一道光柱,光柱仅有婴儿手臂,但却自有凌厉气势。

    此时笛声还在响起,她体内真元受到影响,实在是难以操纵,这时又遭这般攻击,若是无人襄助,只怕便有性命之忧。

    却在这时,一道琴声随风飘来,柔和琴声便似母亲呢喃,立时让萧月顿感真元尽数收敛,不复之前万马奔腾之象,反而如同那哨声一般,令她一身真元循着应该的轨迹运行,于身躯之外更是卷起阵阵旋风。

    被这风儿一卷,本是夺人性命的光柱,立时便被整个逆转,挪移到旁边树林之中,虽是一路戳穿数棵巨木,但终究还是未曾伤到萧月。

    “嗯?”

    法夫子惊疑一声,忽见眼前的萧月顿时现出两道身影。

    每一个身影莫不是身姿妙曼,皆是带有无上风采,然而什么时候萧月却出现了两个?

    “形影对立总难忘!”,相较于往前时候,此刻的萧月所凝聚的化身更甚从前,亦是毫无往常时候虚无之感,便是他人也根本分不清楚究竟谁是幻影、谁是真身。

    “多谢妹妹。这一次,定然你二人知晓我等也非全无力量!”

    萧月知晓,这一刻若非自家妹妹相助,只怕她早就身陷黄泉之内,故此摆脱那笛声束缚之后,立刻便使出这等杀招出来,一声道谢脱口而出,皆是并指如剑,双身立时冲出。

    一人冲向法夫子,一人冲向南冥子,皆是尽展剑客之威。

    随着萧月冲去,萧星立刻奏响琴声,琴音跌宕却是更显几分沙场萧瑟,凌厉杀意透琴而出,亦是助涨萧月威势。

    “嗯?是幻影吗?”

    南冥子只见剑光横扫,无奈之下只好放弃继续吹奏,只将笛子一转便化笛为剑挡出那刺来剑光,待到反掌拍去却见所触之地皆是空荡荡的,宛如击中棉花败絮一般,根本就是毫无着力感,旋即便见眼前身形骤然消失。

    他心中诧异之下,立时翻身后退,正要横笛吹奏时候,又见萧月又是冲来。

    这一次,他和上次也是一样,运足掌劲拍去想要震退对方。

    然而这一刻,所触之地却宛如坚冰,透着刺骨寒冷,万千剑气尽数纳入体内,一路摧残着五脏内服。

    “噗!”南冥子一仰头,自口中吐出数点鲜红,已然是惊诧莫名:“是真身?”

    萧月狞笑道:“没错。”身形簌然逼进,又是运转一身真元,便是一掌拍来。

    然而却自旁边横插一道玉牌,玉牌光华大方立刻便将那玉掌挡住,令其分毫寸进不得。随后就见那法夫子挡在南冥子之前,长袖猛地一挥,张口便是喝道:“退!”,一瞬间玉牌再现昔日救下孔治之威,再度逼退萧月。

    萧月稳住身形,这才叹道:“好个儒门十二贤者,当真是本事不凡。”

    她虽是天赋卓越,更兼有地仙襄助,然而修行时间日短,若论根基还有经验皆是相差许多,和眼前这纵横中原十余载的十二贤者相比,自然是逊色许多。

    “你二人若是迷途知返,放弃烧毁粮草,我或许还会手下留情。”

    法夫子束手在背,冷冷回道:“然而若是执意如此,那就莫要怪我下狠手,也可惜了你们的本事。”面色虽是严肃,然而却始终谨守眼前阵势,显然也是不欲继续鏖战下去。

    若非和那孔元措约定尚在,法夫子本来是不愿和萧氏姐妹动手的,毕竟这两人身后可是站着一位地仙修者,那位修成地仙的绝代人物,可非是他们儒门十二贤者能够对抗。

    “没错!”

    南冥子继续劝道:“此地之粮乃是全军将士生命关键。若是这些粮食被烧毁了,那那些将士又该如何?两位不如就此罢手,也免得伤了和气。”这一番话倒是尽显好意,然而其中却不免透着几分天真。

    “呵呵!”

    萧月却是只感恼火,根本不曾考虑到是否应该撤退,冷笑道:“师尊有命在先,萧月唯有以命相搏。更何况若是无法毁掉这粮食,让这围城大军撤退。那我赤凤军众人又该如何?这城中的百姓又该如何?尔等口口声声说着什么苍生,然而我一城百姓便不是黎民了吗?”凝视两人,更是对自己实力不济倍感恼火。

    那妙善如此,这儒门十二贤者如此。

    每一个皆是突然出现,然后便阻住了自己的脚步,甚至对主公的计划造成严重的影响。

    只可恨自己实力不济,否则定然将这阻拦者尽数杀绝。

    萧星勉强一笑,对着两人微微颌以示抱歉:“两位好意我两人自然知晓。但是你们也应该知晓,若是不将这围城的蒙军彻底击败,只怕无论是我们,还是那城中百姓,皆要受到那蒙古鞑子屠戮!届时生民哀嚎、千里尸骨,想必也非是两位愿意看到的。两位不过是顾虑自己清誉,然而我等却是为城中百姓所想,若是就这么放弃,我等实在是于心不安。”

    相较于萧月那气势汹汹的话语,萧星这番话立时触动两人心思,脸上皆是露出几分动摇。

    说实在的,他们两人也知晓这蒙军并非什么王师,往日所见到的屠城之事也是数不鲜见,若是当真攻下潞州之后,为何威慑境内叛乱分子,只怕屠城一事实难避免。

    “这个我自然知晓。只是我……”

    被这一说,南冥子已然动摇起来。

    那法夫子也不免叹息起来,露出几分无奈来:“但是职责所在,我也是无能为力。”五指攥紧玉牌,也是带着几分挣扎。

    却在这时,于远处山洞之中,陡起冲天火焰,滚滚火浪冲天而起,更时尚烧得里面的士兵连连哀嚎,全都从里面滚了出来。

    “怎么回事?”

    法夫子、南冥子具是大惊,眼中透着不可思议望着那冲天火柱。

    他们清楚知晓那里便是全军粮草所存的粮库区域,如今时候究竟是出了什么状况,怎么就这样突然燃烧了起来?

    但是准备烧毁粮库的萧氏姐妹就在这里,而且也未曾闯过两人的防御。

    心中震惊之下,法夫子、南冥子皆是相视问道:“难道还有另外一拨人?”旋即纵身飞奔,便要前往那粮库所在之地,查询其中的状况。

    “粮库被烧了?究竟是谁做的?”萧月也是惊疑未定,望着那燃烧的火烛,眸中只感困惑。

    “不管是谁。总之我们现在算是安全了。”萧星却是松了一口气,劝道:“姐姐,既然那粮库已然被烧,那我俩不如离去?毕竟这里离战场甚是靠近,若是招惹了敌人的话,皆是只怕便糟了。”

    萧月却摇摇头,回道:“不。我俩也一样跟去,看看那里的状况如何!”

    “为何?”萧星感觉不解。

    萧月解释道:“你应当知晓。我等的目标便是烧毁粮草,进而让鞑子陷入困境之中,从而不战而胜。然而目前主公整个那张柔、史天泽纠缠,赤凤军主力正和对方做决战,便是剩下的我们两人,也被生生困在这里,险些就无法生还。在整个赤凤军全军皆被牵制,根本无法动弹的情况下,那粮库却忽起莫名火灾?如此行径,岂不是让人倍感疑惑?”

    “姐姐。你是说有阴谋者暗中挑拨?”萧星顿感恍然。

    “没错。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若是我所料没错,只怕那厮的目的便是旨在撩拨我军和鞑子互相厮杀,皆是双方皆是损失惨重之后,他便可以趁火打劫,彻底歼灭我们两人。这火灾起火起的蹊跷,不仅仅让鞑子损失惨重,只怕也让我们赤凤军也要损兵折将。”萧月慢慢解释道。

    这些道理,往常她跟在萧凤身后的时候,便经常听萧凤说起来。

    如今两相映证之下,立刻便确定其中的缘由所在。

    萧星却是凝眉问道:“但是那厮究竟是谁?”

    “不知!但是我等只需要前去一观便知晓了。至于这里面究竟谁是阴谋者、谁是推动者,皆是只需要瞧一下究竟是谁制造出这场火灾的人,便知道是谁了。”萧月冷冷一笑,旋即便和萧星两人潜伏起来,自暗处朝着那粮仓之地行去,一路上匿踪潜影自然是不用说了。

    …………

    另一边,南冥子、法夫子已然感到粮仓之前。

    只见那洞口浓烟四起,两人皆是慌张至极,连忙抓住一人问道:“这里面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突然着火了?”

    要知道这山洞位于山腹之中,三面皆是厚实岩层,仅有一面乃是洞口,而在洞口之处亦是布下层层防御,足以确保便是面临赤凤军进攻,也足以抵御数个小时,直到大军主力到来。

    若是要挖洞进入其中,非得钻破百丈岩石才行。

    如此防守,自然能够确保粮仓万无一失。

    那士兵面有慌张,连忙回道:“我也不知。只知道小的在洞口巡察的时候,忽然闻见一股浓浓的烧焦味道,所以我派人进入其中想要查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然而不管是谁,一旦是进入其中,皆是没有再出来。然后就看到深处有一股浓烟过来,凡是被这浓烟裹住的人,皆是感到头晕目眩,四肢乏力全都倒在了地上,幸亏我及时察觉到一路狂奔,不然的话也要栽在里面。”

    “这么严重?”

    南冥子神色一凝,不禁看着那正冒着无穷烈焰的山洞。

    仅仅是站在山洞之前,两人都是感觉火气冲天,几有灼烧之感,那这洞中状况,只怕是更为严重。

    “南冥子。你且在这里待着,确保众人的安危。至于里面的情况,就由我来看看究竟生了什么。”神色肃然,法夫子已然催动玉牌,一股圣洁之气罩住身体,立时将那火焰、毒气尽数挡住,然而踏入朝着那山洞之中走去,所到之处火焰逼退,尽显一身修为之深。

    要知道在这山洞之内,藏着可供数万人食用数月有余的粮食,若是就这样被一把火全都烧光,那在这里的蒙古大军就等于彻底断绝生机。

    届时会生什么事情,那就当真是无法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