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八章又逢敌贤者现身,约定成胜负难断
    “装腔作势,且看我今日将你擒下,让你也知道一下什么是千人骑万人跨的滋味。”

    孔治轻哼一声,已然是挺剑直刺,刷刷刷便是射出三道白色剑芒,分别自上中下三路朝着萧月刺来。

    萧月并指如剑,也是一般运起极招,“嗤嗤嗤”也是一样射出数道青色剑芒,不偏不倚朝着那白色剑芒撞去。这剑芒甚是厉害,乃是她一身真元所化,只一刹那便将白色剑芒击碎,更是透过数丈之遥朝着孔治射来。

    孔治立时惊住:“好个贼子,倒也有些本领!”立时催动真元,便见长剑一扫,荡出阵阵剑罡,欲要挡住这青色剑芒,无奈那剑芒甚是锐利,只是“嗤”的一声,便穿破剑罡,继续朝着他撞去。

    这一下,自然吓得孔治连忙掠起轻功朝着后方,方才避开这危险至极的剑芒。

    “躲开了?只可惜下一次就没有机会了。”萧月却不肯善罢甘休,指尖剑芒簌然冒出,已然化作一并九尺有余的利刃,身作孤鸿尾随而至,一瞬间便来到孔治身边。

    孔治如何料到此节,立时挺剑直刺,剑身嗡鸣不止,更有剑芒纵横交错,所到之处莫不是斩钉截铁,也算是威力惊人。

    萧月不敢硬拼,连忙侧身避开长剑,随后欺身靠近,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指如剑,直接点向孔治左肩之处。只见“噗”的一下,孔治左肩立时被划破一道裂痕,鲜血渗出染红了衣裳。

    被这一刺,孔治立时吃疼,“哎呦”一声已然抓握不住手中长剑。

    萧月一喜,左手顺势一扫,立刻便将那长剑夺下,然后顺势横扫而出,要将孔治拦腰斩断。

    孔治顿感临身剑气,背后冷汗直冒,于生死关头强提一身真元,将掌猛地一拍,立时拍在萧月握住剑柄的手腕之上。这一下势大力沉,立时就萧月感觉手腕吃疼,一时不慎却被另一掌拍在右肩之上。这双掌虽是势大力沉,不过萧月根基身后,只是稍稍恢复片刻,便让那红肿肩膀恢复原来样子。

    只是这一下,她本来击杀孔治的目的却是未曾成功,只能被他给逃到到数丈之遥。

    萧月暗道:“好个家伙。你莫非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长剑既已入手,又岂会善罢甘休?

    萧月强摧极元,已然将万千剑气凝聚成型,化作一柄晶莹小剑,自修为提升之后,这“茕茕孑立昙花落”使用起来更为迅速,片刻之中便能够化生出来。

    待到那致命剑芒现身之后,它便“簌”的一下便朝着远处的孔治射来。

    “我命休矣!”

    孔治立时吓住,他未料到萧月如此厉害,此事更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时候,如何能有余力挣脱呢?

    如今时候,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月那夺命剑芒刺来。

    却在此时,凭空中忽然现出一块玉牌,自玉牌之中自有无穷真元涌出,旋即化为一面坚硬玉璧。萧月来不及转向,只能催动极元,令那一柄夺命剑芒光华陡放,欲要将这玉璧打碎,进而能够伤到其背后的那人。

    无奈那玉璧甚是坚硬,纵是萧月已然催动无上力量,却依旧魁梧如山、屹立不倒,始终守在孔治身前。

    萧月只见此物,登时大怒:“区区一枚玉牌,莫非以为便能挡我杀人?”长剑再挥,万道剑气尽数纳入剑芒之中,令那小剑光华大振,便要刺破玉璧,灭掉那孔治。

    极招相对,一个是无坚不摧,一个是坚不可摧,当真是势均力敌。

    “是谁!”

    萧月顿时惊住,连忙纵身离开,便见到于那粮仓之内,又是走出一人来。

    且看此人身着一件绯红翠毛细锦服,头戴六梁进贤冠,浓眉如刀、双目如星,方口阔耳更添几分正气,能够于刹那之间挡住萧月一击者,此人倒也是一个人物。

    “张正!”

    张正一见到萧月出现在这,双眉立时皱起,素手一招那面玉牌便落于手中,冷冷说道:“你这厮在这嚣张,若是就此投降我尚可做主,饶过尔等性命,只是将你二人关押起来。然而若是再次继续滥杀无辜,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不远处,孔治立时收住性子,却是走到张正身边,委身一辑回道:“多谢叔叔相救,否则小侄定然会被这妖女所杀。”想着之前事情,他还是感觉心有余悸。

    张正回道:“无妨!我既然来此,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你且回去好心养伤,至于这两人,自有我处置。”挥挥手,便让孔治离去,这里已成战场之地,若是久留此地,只怕是性命不保。

    不过张正竟然敢独身一人坦然面对萧月、萧星两人,当真是信心十足。

    “哦?打不过便叫家长吗?没曾想你这厮倒也是如此卑劣之人。”萧月冷笑道:“好个家伙,莫非当我是无能之徒?”

    乍闻这讽刺之话,孔治顿感羞愧难当,正欲回头斥责,却被张正猛地一喝:“还不快走?”方才灰溜溜夹着尾巴溜走了。他经过之前的交锋,自然知晓自己和那萧月之间实力相差太远,若是继续停留此地,只怕会被当作挟持人质,自然只有离开一途。

    眼见孔治离去之后,张正方才回道:“若是只得一人,我们自然不敢。但是若是再添一个呢?”话语落定,却见远处传来阵阵笛声,声音悠远似乎是从极远处传来的,然而不过刹那只见,萧月、萧星便有远处飘来一人。

    此人倒是朴素,身上只穿一见素白衣衫,头上也仅仅是用竹簪子将头发稽起来,脸颊两侧垂下两缕秀发,倒也显得秀气十足,可谓是一个十足十的帅哥,只是眼眸之中尽显沧桑,应当也是有些年岁了。

    那人落定之后,将笛子插入腰间,对着萧氏姐妹两人倒也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在下李青,再次拜见两位姑娘。”

    “又来了一个?”萧月立起惊疑,又是扫过周围,却是想要看看是否还有别的人藏在这里。

    自此人身上,她分明感觉到对方那丝毫不逊于孔治的实力,这般人物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全都聚集在这里。

    那李青似是察觉到萧月心思,张口便道:“放心吧,我等十二贤者虽是志同道合,但也是有分寸的。岂会做出那等以弱凌寡之事?”

    “十二贤者?你们是儒门之人?”萧月顿时紧张起来,低声喝道。

    她曾经于山东大地行走时候,曾经听闻过十二贤者之名,这十二贤者乃是由十二位人阶顶尖修者所构成,其目标便是互敬互助,进而能够于这乱世之中保存性命。

    根据传言,其根据点便是那山东曲阜、孔府一门。

    未曾想他们这一动,竟然让这儒门十二贤者也来到此地了。

    李青微微颌首,回道:“没错。素闻姑娘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是身材非凡,只可惜再下未曾备好茶水,实在是抱歉。”

    “那你们今日到此,便是要助纣为孽,彻底剿灭我军?”萧月低声问道。

    “非也。我等之所以再次,不过是得了那孔府一门所托,在此守卫粮仓,以免为宵小所坏。”李青笑了一笑,瞥了一眼萧月之后,便道:“当然。若是姑娘只是路过讨杯水酒的话,我尚可以做主,邀请两人一品佳酿美酒。但若是……”说到后面,他却是拉长语气,很显然是透着几分探寻,想要知晓萧氏姐妹出现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萧月立时凝眉,她此行便是为了烧毁粮草,如此行径当然和这两人相冲,便威胁道:“你也知晓我乃是赤凤军出身,今日来此自然不是毫无缘由,自是为了那些粮草所来。若是我执意要烧毁粮草呢?”

    “若是如此,那就请恕我无法应允。”李青回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等毕竟职责所在,是断然不能容忍这粮草被烧毁的。当然,你若是执意为此的话,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神色一凛,周遭树叶尽数为之掠起,打着旋儿朝着远处飞去,很显然已经催动元功了。

    萧月冷声一笑,一挥手便自:“多说无益,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我早说了!”

    孔治一见萧月尽展一身所学,

    “轰隆”一声,莫名的响动令曾经沉寂的世界苏醒过来。

    冷寂的白光渐渐亮起,驱散了这里的黑暗,让人能够看出来,这是一个相当逼仄的空间。

    而在这个不足寻常公交车的空间之内,到处都是一排排的管道还有电缆,管道和中央的一个六棱柱玻璃舱连接起来,将里面流淌着的闪烁莫名蓝芒的液体注入其中,而那些电缆则是和六棱柱玻璃舱外面的钢铁框架连接起来,钢铁框架不时闪过电火花,让这六棱柱玻璃舱之中的人儿不断的颤抖着。

    没错,在这玻璃舱之内,有一个小小的人儿漂浮在淡蓝色液体之中。

    她是一个女孩儿,看样子约莫只有十来岁,洁白玉质一样的肌肤圆润光泽,仅仅被那一袭瀑布也似的乌黑亮发遮住,而一张精致小脸都皱在一起,并且总是伴随着电火花的闪动而露出痛苦之色,小嘴不断的嗫嚅着。

    “爸爸!救救我!”

    声音微弱蚊蚋,很快的就被响起的电子音遮住。

    “遭遇十三级地震波及,确认船体外壳损伤即将达到1.3%,预计在二十四小时之后会达到安定性临界点。以‘天子计划’的进行为最优先,已向‘天都’庆帝发出讯息,请求支援。”

    声音响起,灯光骤然转淡,不祥的红光登时响起,而那装着少女的玻璃舱之上电光越来越盛,似乎是在竭力压制这个奇怪的少女。

    只是这时,于这暗红的世界之中,两个身影悄然现身。

    “马莱,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应当知晓我为了这个项目已经耗费了天都一半的资源,若是成功了倒还可以。但若是失败了,你打算用什么来赔偿?”

    其中一个身影说话了。

    只看此人身躯高大,以至于身上的那件西服都容纳不下他那健壮的身躯,稍稍用力就可以撑开,而猩红也似的利目扫过周围,最后凝聚于那玻璃舱之内的少女身上之后,方才露出一丝贪婪。

    “初步推测应该是因为地震所导致的船壳损坏,所以才会导致立场系统耗能急剧增生,以至于无法压制眼前的‘实验体x’。”

    跟在此人后面,另一人推开舱门,却是钻入了一个狭窄的球形控制仓之内,他的的声音甚是沙哑,更是透着一股冰冷的电子音。

    他的身体甚是奇怪,除却了那躯干是人类模样外,包括双腿还有双臂全都是机械构造,而且在背后还有双肋之处也是安装着两个机械臂,就连他的眼睛还有耳朵,甚至包括下巴全都是用金属结构所代替,便是在脑袋上面,也在后面安装了一对电子眼,让人以为眼前的这个家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弗兰肯斯坦重新现世。

    此时此刻,他的六个手臂,还有两条腿都在四周围的键盘上面来回敲击,就连四只电子眼也滴溜溜的转着,扫过那些刷屏的数据流。

    “地震?若是寻常地震,应该不会摧毁这艘船的!要知道,你当初制造这艘船的时候,可是以其能够在地心行动为指标的,没道理才过去三个月就出现问题的。”眼中透着狠毒,庆帝问道。

    马莱随口说着,双目还在继续关注着屏幕:“应该是进入了真炎帝龙的活动范围了。这头真炎帝龙嗜好在高温,以核燃料为食,身躯庞大,身长足有三百来米长,重量也有十万余吨,乃是一头足以媲美核子动力航母的庞然大物。所以常年栖居于岩浆之中,并且经常制造地震,故此被誉为真炎帝龙。若是闯入它的活动范围,那可就糟糕了。”

    “是它?这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庆帝顿时一惊,却是有些忐忑。

    他虽是拥有诸如瞬间移动等诸多奇术,然而对于这真炎震龙来说,却还是力有未逮,更何况如今时候还是置身于地心之中,四周围全是温度达到数万摄氏度、压强足有上百万帕的岩浆,置身这般环境倒也不至于死亡,但是却会极大的影响自己的战斗能力,若是当真和那帝龙遭遇的话,只怕是难分生死。

    马莱也是吓了一身冷汗:“没办法,这里距离地面起码有上千公里之远,四周围都是岩浆。而在这岩浆之中,我们是很难侦查周围的环境,进而能够避开地震的。这一次,估计是因为被岩浆裹挟,以至于闯入了这片区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