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七章入敌营暗中捣乱,寻粮仓身份暴露
    另一边,萧月只感眼前一晃,便见自己置身于一处帐篷之中,而在不远处正是她的妹妹萧星。

    “幸好师尊及时感到,不然的话我就危险了。”

    萧月想着之前险状,顿感有些庆幸,只是一想当初为萧凤抱住的场景,她的脸色便发红了,似乎鼻息之中还残存着那和牡丹一般馥郁般的香气。

    另一边,萧星亦是幽幽醒转过来,目光略带惊惧看了四周,问道:“我没死?那妙善呢?”

    “应当是师尊提前知晓我们两人有危险,故此以玄阳至心珠将我俩传送出来,以免我们遭逢危险。”萧月伸展了一下身子,本该是危及性命的伤势,如今时候却尽数恢复,很显然正是萧凤所为。

    萧星这才恍悟,旋即担忧起来:“若是如此?那师尊她呢?莫非她还在和那妙善战斗?”

    那妙善乃是地仙人物、实力惊人,她和自己的妹妹一起动手,都完全奈何不了这人,完全可以说是仙人下凡、菩萨现世,亦是被世人所传诵神仙一般的人物。

    这等人物,不知道自己的师尊是否能够对抗。

    “无妨!师尊既然敢于现身,自然是已经解决了那孔元措。那孔元措乃是衍圣公,一身本领自然远超寻常地仙。就是这等人物都死在师尊手下,那妙善如何能够抵抗?”萧月自信说道:“更何况你可曾感应到体内的变化?”

    之前探索身体痊愈状况时候,萧月便发现自己体内状况,那一枚本是难以控制的剑心,如今时候似乎被一柄长剑给摄入。

    她十分清楚,这长剑并非清净琉璃焰所形成的元丹,应当是某种更为玄妙的东西,而借助于这柄怪异长剑,那本来是锐利无匹的剑心,似乎也被彻底驯服,不至于再对身体造成伤害。

    要知道剑心反噬向来都是困扰萧月的问题,如今时候却被这柄长剑给解决了?

    这长剑,究竟是怎么来的?

    萧星亦是察觉到身体变化:“没错。在我丹田之内,也出现了一具小小的木琴。这是主公植入我们身体之内的吗?只是她从何处得来的?”

    她们自小开始,便始终跟在萧凤身后修行,若论对自己身体的了解,除了自己之外,也就只有萧凤了。

    “不管是怎么来的。这般变化也非坏事。而且师尊既然送我等到这里,定然是存着她的目的。”萧月朗声说道,双目如刀扫过周围:“而我等只需要师尊吩咐行事就可以了。”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星顿起疑惑,旋即便听见帐篷之外传来阵阵呼喝之声,声音嘈杂脚步慌张,除却了汉语之外更是掺杂着西夏语、契丹语、蒙古语等诸多语种,甚是还有一些她根本就听不懂的语言。

    听闻这般声音,两人皆是惊住。

    “这里是蒙古军营?”

    虽是惊讶,萧月立时笑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是蒙古军营?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说话间,已然见到帐篷帷幕撩开,正有几个士兵钻入帐篷之中,只是未等几人张口说话,便被萧月“刷”的一剑割破喉咙,“砰”的一声跌落在地,血流满地。

    萧月也没啥不适,迅速将地上躺倒的几位士兵身上拔下了两道军服,一件自己船上,另一件却丢给了萧星吩咐道:“快些将军服穿上,这样我两人也好混入这军中,彻底烧了他们的粮库。”

    “我明白了。”

    萧星双眉紧皱,有些别扭的看着那沾满血污的铠甲。

    她素来好洁亦是良善之人,见到自家姐姐动辄杀人已然害怕,如今时候又岂肯穿上这带有血渍的铠甲?

    只是目前两人正处于敌营之中,唯有如此方能顺利避开敌人检查,所以她只是挣扎片刻之后,方才不情不愿的将这铠甲穿上来。

    待到穿戴完毕,两人便催动元功,以易筋错骨的手段改换面貌,重新换了一个身份之后,方才掀开帷幕走出军营,随后便见整个军营烟尘滚滚,人员四处流窜,俨然已是乱象纷呈。

    再一抬头,两人便见天空之中毫无动静,便起了疑惑。

    以地仙之能其战斗场景是决计不可能如此平静的,而且距离之前的战斗也只不过过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罢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萧月随手抓住一个士兵问了一下,方才知晓之前在天空中发生的事情。

    听完之后,萧月立时笑道:“那妙善、孔元措已然死亡,史天泽、张柔更被师尊所牵制,短时间内是断然无法回援。如此时机,正是我两人趁机袭击,毁掉对方粮仓的最好时机。”说到这,她已然提起了心思,开始仔细推敲接下来的行动。

    话音甫落,便见于远处立着数十架投石车,在投石车旁边,尚且有数百位士兵正在操控,他们将准备好的塞满火药的擂木、石球以及陶罐放在投石车的布兜之上,然后将固定投石车投臂的绳索砍断,便将这自然孕有无穷威力的擂木、石球还有陶罐朝着赤凤军打去。

    他们的冶炼技术还不过关,无法锻造出适合的虎蹲炮,自然只有依靠这种方式来进行战斗。

    瞧见这一幕,萧月立时恼了,莫运真元旋即便将一柄长剑操控起来,“咻”的一声便穿过百丈之遥,“刷”的一下将投石车旁边的陶罐给打碎,撞出的火星落在那露出的火药之上,立时便让这满地陶罐“轰”的一下,化作一团冲天火焰。

    周围士兵措不及防,立刻便被这火焰吞没几人,其余人看着惊恐,也纷纷丢下手中工作,四处逃窜。

    那指挥官正准备呵斥的时候,却见天空之中,数十发炮弹凌空落下,“轰轰轰”连续的爆炸声尽数响起,不仅仅将尚未逃走的士兵炸死,也一样将那以百年巨木制成的投石车彻底摧毁,变成一堆燃烧着的柴火,更是让之前的火焰燃烧的越发高涨。

    火焰直冲云霄,甚至就连半边天空也给烧红了。

    面对这般场景,剩余的蒙古士兵皆是心有戚戚,不敢靠近。

    萧月瞧着这一幕,却倍感猖狂,冷笑道:“似你们这般人,当真活该。”虽是如此,她却未曾忘记自己的任务,借着此刻蒙古大军慌乱的景象,朝着军营之内走去,而且越来越深,仅仅是为了能够寻找到蒙古大军粮食的存放地点。

    走了大概有半个刻钟的时间,萧月便找到了那藏粮的仓库。

    居于蒙古大军军营驻扎地点三里之外的一个山洞之内,不得不说这些人为了确保仓库的安全,当真是费尽了心思。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让萧月、萧星找到了地方。

    正当萧月、萧星走到那门口之处的时候,就看见从这粮仓之中走出一人,巍冠博带、腰携长剑,更兼面庞俊朗、双目如星,倒是一个翩翩君子。

    萧星一见此人,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身躯顿时颤抖起来,一伸手便抓住萧月衣襟,脚步也不由得止住。

    萧月不解,扭头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别去,会有危险的。”萧星张了张口,指了指远处那人:“那人实力很强。”

    “你认识他?”萧月顿感奇怪,低声问道。

    “他是孔元措的侄子,名叫孔治。”萧星回道:“昔日在潞州城醉香楼的时候,我曾经和此人斗过。此人实力相当不错,也曾经和张世杰斗个不相上下,乃是一位高手。他既然在此,只怕那孔府精锐也都在此地,以确保粮仓安全。以我们两人的实力,实在不是他们的对手。”

    萧月顿时恼怒,看着那李治的眼色也难看许多:“当初就是这厮打伤你的?既然如此,那我岂能善罢甘休?不如今日便将此人也一并杀了,也算是为民除害。”这一刻,她已然是杀气腾腾,更是让旁边之人不免感觉奇怪,皆是看了过来。

    “不可!”

    萧星又是拉住萧月,劝道:“若是此人,以姐姐身手自是不难解决。然而他乃是孔元措之侄子,更为孔府后裔,那看守此粮仓的断然不知他一人。若是这里还藏着其他高手,仅凭姐姐一人之力,断然难以成功。不如我等就此撤退,留待师尊到来,再商量该如何解决吧。”

    萧星不比萧月性子激进,素来性格温婉的她虽然不擅战斗,然而却心思缜密,故此被萧凤托付处理内政之事。

    所以她只是看了一眼眼前的状况,便知晓这粮仓之内决计不知孔治一人,如今时候尚且不明对方情况,自然不便做次擅进之举。

    萧月仔细一想,目光挣扎片刻,只能回道:“好吧。那就依妹妹所言。”言罢,两人就准备自此地离去。

    只是之前两人踟躇身影,终究还是让那李治注意到了。

    他见两人始终停留在这里的时候便开始怀疑,如今在看到两人准备离开时候,更是已然确信两人身份,立时便跨马走来,喝道:“你们两人究竟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

    萧月乍闻这话,神色一凛正欲抽出腰间长刀,却不妨被那萧星早早摁住,低声回道:“我俩乃是传令兵,特来向将军传递消息!”

    “什么消息?”孔治双眉蹙紧,继续问道:“而且我军中军纪素来严苛,为何你们两人未曾骑着战马,并且身着铠甲?”

    萧星低声回道:“禀告将军,那传令兵在赤凤军侵袭时候已然阵亡。张将军无奈之下,只好让我两人代替!我俩一路上也未曾找到战马,故此只有单枪匹马赶来,就是为了告诉将军,关于您的叔叔孔元措的事情!之前踌躇,也是因为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告诉将军。”

    “我叔叔?他怎么了?”孔治神色凝重,又是问道。

    他之前因为醉香楼和赤凤军结怨,为了能够彻底剿灭赤凤军,便随着孔元措一起加入蒙军之中,而他的叔叔孔元措为了避免自己侄儿遭遇危险,便安排他在这里负责粮库的把守任务,自己则前往前线助张柔、史天泽两人一起剿灭赤凤军。

    然而见两人这般样子,难不成孔元措出现了什么状况?

    萧星缓声说道:“禀告将军。孔先生再和赤凤军争斗之中,结果因为不敌那萧凤,结果被萧凤给彻底格杀,目前他已经……”

    尚未等话语说话,孔治已然忍不住内心愤怒,长剑脱鞘而出,莹莹兵刃对准两人,喝道:“你是说我叔叔他死了吗?”看起样子,大有一言不可便要将萧星杀死在这里。

    萧星被这长剑一指,不免缩了一下身子,又是回道:“将军若是不信,自可向其他人询问。”

    “哼!”

    孔治却有些不耐,猛地便将长剑递出,嘴中狞笑道:“我叔叔实力非凡,更是已经继承了衍圣公一职。以他修为,如何会被那赤妖给杀了?定然是你这等贼寇编造出来,只是为了迷惑我的心智的。”

    未曾料到此节,萧星立时呆住,只能怔怔看着那快要逼进自己额头的长剑。

    却在这时,萧月却是横插在两人只见,一对玉指已然递出,将那长剑生生夹住,令其丝毫无法寸进。

    “哈哈!”孔治连声笑道:“果然是赤贼余孽!没想到你二人居然跑到这里来了?是想要将此地的粮食全都烧毁吗?只可惜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今日时候,就让你们两人彻底葬送在这里。”话甫落,他已然催动真元,于长剑之上利芒乍现,立时就让萧凤双指“嗤”的一下,裂开数道伤口,几滴鲜血落入尘土之内。

    这一下,立时让萧月吃痛,双指一松便让那长剑再次刺来。

    但是她也非等闲之辈,早已经扣住萧星手臂,身形朝着后方掠起,方才避开这一刺。

    这一下失了真元维持,萧月立时恢复原本相貌,看着那孔治不免感觉疑惑,问道:“好个家伙,没想到你倒是有些眼力,居然看破了我们的身份?”

    “哼!”

    孔元措冷哼道:“举凡世间之人,莫不知晓尔等赤贼的名号。至于那赤妖的罪行,更是早已经昭告天下。也就尔等赤贼之人,方才会以赤凤军自称。我若是就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我岂不是等同于废物?”真元尽数纳入长剑之中,已然喷吐出道道剑芒,这剑芒锐利无匹,更是将旁边岩石齐腰截断,更显他的实力。

    “哦?虽然被你认出来了有些可惜。不过你叔叔的死,却是真的。而你,也会和他一样,一起进入地狱!”

    萧月亦是战意高昂,纵使手中并无寸铁,却也将一身元功催动,并指如剑已然发出嗤嗤剑气,竟是将凝气成剑,凭空中现出一柄修长长剑。

    既然已经暴露,那就唯有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