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五章送萧月伏兵暗藏,设陷阱计除妙善
    “嗯?”

    似有察觉,史天泽登时喝道:“快点动手,莫要让此人继续猖獗。”话甫落,已然运起九霄阴阳雷,刹那间便凝聚出莫大雷芒,朝着萧凤射来。

    萧凤周身红芒陡涨,立时逼退雷芒,冷笑一声:“你这厮鼻子倒是挺灵的,只可惜晚了。”左手赤芒忽闪,便见曾经被其救下的萧月已然消失无踪,更不知晓跑到哪里去了?

    若论这世间她最关心的是谁,那就莫过于自幼时便和自己相濡以沫的萧氏姐妹了,以这时这凶险状况,自然要及早将两人送走。

    “好个妖孽。当真是狡猾至极。”张柔立刻运转佛眼,只在地面一扫,又见萧星也是消失不见,也是知晓眼前之人的心思。

    那萧氏姐妹虽是无法对抗诸如妙善、史天泽、张柔这等地仙人物,但是其实力可不若,比之张弘范、李明昊、史辑等人可要强出一线,就连张德辉、元裕、李治这龙山三老,和未必能够和她们对垒。

    让这两人逃了,自然是令张柔、史天泽甚是担忧。

    虽觉懊恼,但史天泽却死死盯着萧凤,杀意越发浓厚:“虽是逃了她们两个,但是只需要杀了你便可以了。”身躯之外,隐隐有雷霆之力闪烁,更令他犹如雷神降世,掌天地刑罚之能。

    如斯神威,这一次史天泽定要灭杀萧凤,务必确保境内安康。

    这一次战争拖的太长,已经让他们无法承受了。

    “没错。只需要将你和你麾下的赤凤军一起消灭,就算是跑了两个女子又能做什么?”张柔也是恢复信心,默默运起大金刚神力,其身体虽无半点异状,然而于其身后却隐隐立有一位罗汉之象,天空中亦是充斥一股暴怒狂躁之气,尽显其地仙之能。

    不远处,那妙善也不免得意,正要张口说话。

    就在此刻,萧凤却是冷哼一声,身形如电骤然欺身,一柄长剑猛地一挥,腾腾烈焰放空一烧,登时便将那漫天水汽尽数烧尽,“砰”的一声打在那玉瓶之上。

    “嗡”的一声,玉瓶一阵晃动,本是晶莹如玉的材质却是裂开数道裂痕,以至于让妙善也禁不住,口一张竟然是首吐朱红。

    这一击,不仅仅玉瓶受损,便是那长剑也崩出数块碎片,宛如蛛网一样的纹路遍布其上,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刻这长剑就会崩碎。

    “之前你伤我弟子,今日时候岂容你继续放肆?”

    狞笑一声,萧凤猛催手上利刃,本是漆黑如墨的长剑之上,已然裹住一层赤芒,立时让这长剑恢复如初,一滴滴赤红液体滴落下去,更是让这长剑足足缩小了一圈。

    长剑虽是缩小,然而其力量却更盛三分。

    “今日时候,便要你死在这里!”

    萧凤郎声喝道,又是追来,长剑倒持,似要将整个天空都给烧尽。

    妙善只觉惊惧,正想纵身逃跑,然而萧凤的速度却更深一筹,只一会儿已经赶上,对准对方所在位置就是丢出,“簌”的一声长剑已然穿破长空,“砰”的一下便直接撞在他头上玉瓶之上。

    受这一击,那玉瓶终究难逃碎裂之灾,立时化作点滴碎玉,消失在天空之中。

    这一连串事件太过迅速,不过是眨眼之间,更是让史天泽、张柔两人感觉嗔怒。

    “妖女敢而!”

    两人一声暴喝,已然身化遁光直接追上两人。

    感觉身后袭来两人,萧凤不觉撇撇嘴,暗想:“这两人当真难缠,看来我需要小心应对。”心念一转,手中长剑簌然回转,却是对准两人方向,便是射去。

    史天泽速度极快,身形一晃已然避过长剑,张柔自恃有罗汉护身,只将双手一捏,身后罗汉法相应身而动,立时便将那长剑捏碎。

    被这一阻,两人立刻落后数秒

    抓住这个机会,萧凤“簌”的一下萧凤身化遁光,不过刹那已然出现在妙善身前,一双手已然凝聚无上威能,蕴生一轮赤色烈阳,便朝着此人直接拍来。

    她乃是军中宿将,自然知晓伤十指不如断一指的道理,故而之前丢出长剑只是为了牵制史天泽、张柔,而她的目的正是妙善。

    妙善心知自己虽然也是地仙一流,然而他所擅长的并非兵阵格杀之术,根本躲不过萧凤攻击,只能勉强蓄积将最后一点净水用出,层层叠叠犹如万千帷幕挡在身前,意图抵住萧凤的攻击。

    却在这时,只见萧凤身形“刷”的一下凭空消失。

    并非遁光,那厮究竟跑到什么地方了?

    心思一转,妙善正欲寻找萧凤身形所在,却在这时感觉背心之处,一股热能尽数闯入身躯五脏之内,所到之处宛如烈焰焚烧、利刃切割,不仅仅让他一身根基全数毁掉,亦让他饱受凌迟之刑,口中不由得发出阵阵惨嚎。

    居其背后,萧凤狞笑道:“我说了,今日定要你彻底败亡!”双掌之内,熊熊火焰宛如黄河奔涌,一路上披荆斩棘破开重重障碍,最后打入妙善身躯之中。

    妙善未曾料到此劫,一身玄通之力更是遍布周遭,根本就没来得及护住五脏六腑,被萧凤这一打简直就是直接弄掉了半条命。

    虽是如此,他却还有半分神智,亦知晓若是这般下去,唯有取死一途!

    不再抵御侵蚀体内的清净琉璃焰,妙善反倒将一身玄通尽数引爆,“砰”的一声,万千赤芒混着耀眼白光自他体内尽数射出,顿时让整个天空化为白昼,令人无法直视他自己所在的位置。

    这一下,等于自废地仙之境,根基全毁,日后若要重修,是断然不可能。

    但是,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了!

    妙善心知这一切,便要纵身逃离此地,那萧凤手段太狠,并非他所能抵御。

    “快闪开!”

    正在此刻,妙善却听闻史天泽的声音。

    “快闪开”?,这是什么意思?

    头脑还在思考,他就见到眼前两道利芒劈面袭来,一个是雷芒闪动、一个是金光浮现,皆是携有莫大威能,位于其中正是那史天泽、张柔两人,而他们前来方向,正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妙善这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可惜他此刻全身经脉尽废,更是无法挪动。

    居于其后,萧凤已然化身赤芒,于刹那间来到妙善身边,一张手便是摁在其背心之处,无形念力宛如万钧巨石,就将这妙善生生拿住,令其丝毫动弹不得,然后便将妙善对准袭来的史天泽、张柔两人推去!

    “轰!”

    纵使史天泽、张柔两人竭力控制力道,然而他们两人的力量却还是撞入妙善体内,让已然濒临死亡的妙善再也支撑不下去,全身上下皆是迸溅出莫大鲜血,天空也为之染红。

    清净琉璃焰、九霄阴阳雷、大金刚神力,每一项莫不是无上神通,皆是具备毁天灭地之能。

    遭逢三人之力袭击,妙善纵使是地仙之躯,然而却也无法阻挡这三股毁灭性的力量,只觉得五脏六腑宛如被车辙来回碾压,便是脑子也宛如被重锤连续撞击,终于“砰”的一声化作漫天血雾,再无任何复活的可能。

    “我不是说过了吗?伤我弟子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满是讽刺的笑着,萧凤更不掩饰自己的快意,面对那瞠目结舌的两人,更是带着讥讽。

    史天泽连续呼吸方才止住怒意,问道:“是至阳玄心珠?你已经彻底掌握了昔日王重阳留下的元丹了吗?”

    昔年王重阳便是仗着这一身天下挪移之术,方才从金朝搜捕之下逃出生天,并且让全真教就此茁壮成长,成为北地第一教,其留下的至阳玄心珠虽无其巅峰时候的实力,然而那于方寸之间挪移之法却是货真价实的,也足以让任何见识到的人位置惊颤。

    掌有玄阳至心珠,更有清净琉璃焰护体的萧凤,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萧凤盈盈一笑,又道:“没错!只不过你刚才以为我将那东西送给了我属下,所以无法做到挪移之术吗?只可惜,你就连这种障眼法都看不出来吗?”

    “但是此法也有莫大缺陷。若是挪移十数人,以你的实力自然轻松,但若是挪移成千上万人的话,那就非得要消耗掉你一身真元方能实现。不然的话,你早就带着麾下的士兵离开此地,而不是继续和我们纠缠。”张柔缓声说道。

    “没错!”萧凤回道:“但是别忘了你们两人的部下也在这里,若是我一个不小心想要逃了,那指不定会拿谁来发泄呢。”

    史天泽眉心跳动,低声喝道:“你这厮明明只是一介女子,没曾想居然比我等还有阴毒。应该说,不愧是最毒妇人心吗?”

    “哈哈……”萧凤摇摇头,却道:“然而你二人却屡屡败于我手,岂不是说你二人便连女子也不如?”话语之中更显狂态,亦让史天泽、张柔两人脸色赧然,眼中更显怒火。

    “多说无益,还不如手下见真章。”

    话甫落,张柔已然催动金刚法身,一张手便是拍来。

    这一掌覆盖百丈之地,八方之内皆为其所掌握,当真是威能无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