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四章全军动主力尽出,赤芒显双雄现身
    “若是这样下去,我等非被此人给灭了不成。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诸位,随我一起出击!”

    遥遥望着天空那妙善,赵志顿觉不妙,随着那剩余十五位罗汉现身,前方张彻、孙义等人已然是溃不成军,尾随这十五位罗汉之后,更是数千骑兵蜂拥而至,就待闯入军阵之内,彻底灭掉众人。

    值此生死安危时候,更非隐藏实力的时机!

    眼见这般状况,赵志一踹身下战马,更将身侧铳枪取出,瞄准远处目标,“砰”的一声便扣动扳机。

    随着他这一番动作,身后诸人也是一起出动,阵阵马蹄之声震动大地,更是未曾掩饰自己杀意,便朝着对方的骑兵冲去,居于身后成百上千门虎蹲炮一起发威,早将准备好的弹丸轰去,便是那克虏炮也是连连发射,对准那些冲来的蒙古大军兜头就是一炮,每一下都让那些被打中的士兵彻底化作残肢碎块,更显火器之能。

    被这一轮火器射击,冲锋过来的蒙军立时委顿,竟然在一瞬间呈现出溃败之势。

    火器之威,自然是不用说明。

    赤凤军敢于这蒙古大军于野外决战,也并非是毫无把握。

    位于高空之上,妙善立时皱眉:“这赤凤军当真强横。若是没有十八罗汉插手,只怕仅凭张德辉他们,是断然无法抵抗这赤凤军的冲击的。”

    最初时候,他尚且以为凭着麾下八万士兵,歼灭赤凤军一万兵马轻而易举,没想到如今当真正面对抗的话,竟然只能打成这样?

    看来这火器之利,当真是非同小可。

    却在这时,凭空中忽现三枚弩箭,其势如电芒一般飞速,仔细一看分明就是全真教密传之天罡箭。

    这天罡箭甫一现身,立时绕着妙善周围行动,就和那导弹一样,伺机窥探妙善的缺点,进而给与致命一击。

    “区区全真教也敢插手?”妙善一见此物,登时想起当日自己师尊福裕之死,不禁嗔怒起来:“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今日,灭了你们的道统。”玉瓶之中吸摄之力陡然现出,立时将地面九天净水尽数纳入其中,皆是悬于周身之处,宛如滔滔水潮一样,立时便将三柄利箭尽数吞没,纳入其中。

    然后水潮一阵翻转,便将天罡箭之上的青芒尽数消去,露出其中乌铁之色。

    这一下,立时便让这足以杀灭人阶巅峰高手的天罡箭,不复往常妙用。

    冷冷一瞥,妙善怒容更显:“天罡箭?没想到就连那全真教都投靠你们了,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不得你们。十八罗汉,给我灭了他们!”自长春真人仙逝之后,他们曾经伙同西藏密宗一起逼迫,岂料就在那时,少林禅宗福裕主持不是不慎,结果被当时候全真教掌教李志常以天罡北斗箭阵给生生击杀。

    如此做法,自然让少林上下义愤填膺,而作为福裕的徒弟,妙善又岂能丢弃师徒之情?

    寒冽眼光之内,尽显其杀伐净世之意。

    祁志诚立时皱眉,暗暗提起警惕:“那家伙倒是厉害,居然如此轻易的便抹去了天罡箭上所附着的灵识?”

    “若要歼灭此人,非得使用数十枚以上天罡箭,否则绝难成功。师兄当日之所以能够击杀那福裕,也不过是以师傅所传之秘法强摧一身真元,更是借着祖师的威能,方才能够成功。依着目前态势,难道我等只能静等着被屠戮吗?”王志坦忐忑不已。

    心思未定,两人只感拳风赫赫,吹的身躯摇晃不止,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砂锅一般大小的拳头劈面撞来。这一下,立时吓得两人纷纷后退,长剑应声而出,便将那拳头抵住,却是未曾受伤。

    祁志诚立时骂道:“这帮家伙,当真是纠缠不休。”

    “师兄,他们的额目的是为了彻底消灭我等,又岂会善罢甘休?”王志坦连连叹气,又是强摧真元,化出数道利芒方才将眼前的几位罗汉打退。

    如他们这般狼狈,其余人更不用说了,皆是陷入那罗汉的包围之中。

    赵志虽是勉力击退那罗汉之象,却也倍感吃力不已。

    蒙古大军倒也罢了,他们打了这么长时间,早就知晓该如何应对蒙古大军的骑兵阵。

    然而这十五罗汉却着实可恶,仗着一身铜头铁臂刀枪不入的身躯,就在军中肆无忌惮的穿插,若是寻到了赤凤军中高层将领,就会仗着一身力量强闯军阵,将其中的军官还有传教士等人格杀,就算他勉强组织起士兵之后,也会被这十五个罗汉给击溃,而今时候在他军阵之外,便有十个罗汉一起进攻。

    若非有虞诚、杨禅、祁志诚、王志坦等人一起抵抗,只怕还未必能够支撑到现在。

    “轰”的一声,便见一声巨响。

    于外侧一处军阵,就见十数人宛如布娃娃的一样,被硬生生的轰到空中,“噗噗”几声落在地上之上,已然是全身骨头粉碎,口鼻之中血污横流,分明是死了。

    “糟糕,是他们闯进来了。”

    一见金芒忽然闪入军阵之内,常风赶紧奔去,手中铳枪应声打出。

    那本该是碎金断玉的子弹,却被对方以好似黄金浇筑而成的手臂生生挡住,然后只是随便的一挥拳头,呼啦作响的拳风立刻便让常风整个飞出,口中鲜血直喷,已然是委顿在地。

    这金刚罗汉实在太厉害,以常风的力量,终究难以抵抗。

    幸亏一道枪影横空射出,正是虞诚及时救援,方才挡住了那罗汉接下来的杀招。

    眼见自己身边数人皆是被那罗汉杀死,赵志双眸已被赤色覆盖,立时喝道:“如此场景,看来得祭出杀手锏了。给我上毒刺式弩炮!”只将手中火铳丢出,他便纵身后退,旋即就将不远处放着的木盒整个拍碎,自其中取出毒刺式弩炮。

    黑漆漆的洞口立时瞄准远处金身,两粒赤红晶石闪烁着不祥之色,随着真元纳入其中,已然锁定了眼前目标。

    “砰”的一声,尾部顿时喷出无穷烈焰,立时便将其中的天罡箭整个射出。

    那罗汉一见这天罡箭,虽觉有异却仗着神功了得也不躲开,孰料那天罡箭刚一临身,其中顿时便有无穷力量冲破外部金身,尽数纳入其身躯之中,“轰”的一声便将其胸膛整个戳破,留下一个已然失去金芒的残废身躯。

    乍见这般异象,其余罗汉具是震惊,又见剩余之人皆是取出那莫名武器对准自己,立时纵身跃起欲要避开这莫名弩箭。

    然而这天罡箭本就拥有自动指引只能,其射速更是远超音速,须臾之间便已然赶上,将剩余罗汉尽数射死,转瞬间十八罗汉只余三人,如斯战绩当真是可怖如斯。

    居于高空,妙善乍见这般模样,立时便觉丹火直入脑中。

    彼时少林禅宗,能达到地仙一流的,除却了他师尊觉如之外,便只有当今少林主持福裕,当然现在还得再加上一个妙善,居于其下便是这十八罗汉以及三大戒律堂,居于十八罗汉和三大之下,便是八百僧兵,进而构成了纵横一方的少林禅宗。

    此次为了覆灭赤凤军,妙善将这十八罗汉全数带来,然而在这一瞬间,十八罗汉只剩三个,就等同于少林禅宗被废掉一半。

    如此损失,可以说是已经动摇根本。

    他作为少林禅宗一员,如何不怒?

    “好个赤贼!竟然还敢继续猖狂?纵是我佛慈悲,又如何能够容忍尔等继续作孽?”玉瓶再起,妙善又将万千净水喷涌而出,便要将赤凤军之人尽数淹死。

    却在这时,亿万剑气踏空而出,又将这九天净水尽数灭杀。

    妙善凝目,又见居于土丘之上,那一个较弱身姿依旧挺拔如峰:“好个妖孽,你居然没死?”

    “呵呵!尚未杀你,我又岂会就似牺牲?”

    笑声乍起,立时让妙善心火更甚,却是那萧月郎朗诉来:“果不其然,正如师尊所述,如尔等释门之人,皆是贪利忘义、断情绝性之辈。所求者,不过一己之私,至于这天下百姓?尔等何时在乎过?你知此地百姓疾苦,却不知他们因何而苦,如你这等卑劣之人,当真是妄称高僧!即使如此,何不死?”

    一声清啸直入云霄,便见萧月已然不顾一身伤势,强摧体内至极真元,只见沧溟剑豪芒陡放,数里之地皆为青芒照射,千万把长剑、利刃齐受摄动,皆是凌空飞来,倏然中凝结成兵,已然化作一把百丈裂天长剑。

    如此神威,已然超过萧月极限,体内纵横剑气,立时便让她五脏如遭火焚,白皙皮肤宛如皲裂大地一般,皆是开裂渗出无数血珠,就连眼舌鼻子以及耳朵,也一并有丝丝血丝流出。

    虽是如此,萧月却浑然不顾身躯伤势,目中只有那高踞天上的妙善。

    若要让众人安全,此人非死不可!

    仅凭着最后意志,她立时催动长剑,破空斩来,只留下最终意识:“杀!”

    “先杀你,再杀他们。如尔等凶顽恶徒,一个也不能留。”妙善却觉愤怒,玉瓶再转又是纳入万千云气,依着往前模样在身前化生绵绵云雾,登时便将这柄长剑生生挡住。

    只听“咔嚓”作响,这柄百丈长剑顿起裂纹,却是禁受不住一位地仙力量。

    两人实力终究相差太远,根本就是毫无还手的能力。

    却在此刻,琴声又起,立时就让那长剑再次凝结,却是萧星以琴声助阵,方才令其重新恢复原本模样。

    “嗯?未曾想你们两人如此顽强,居然持续到如斯时候,依旧未曾死去?看来应当是你们那赤妖所为,否则你们两人断然无法支撑到如斯地步。”妙善神色一凛,又见两人神色莹润,便是身躯之上也并无半分伤痕,便知晓这两人之所以能够恢复健康,实乃是清净琉璃焰所为。

    须知依照寻常人阶巅峰强者的能力,只是强摧一次极招就会折损根基,昔日张德辉、元裕、李治三人在施出那一招之后,便许久之后方才恢复伤势,甚至就连真元根基也是退步许多,如萧月、萧星这般连连催动极招,当真是想都不能想!

    虽是如此,妙善却决意杀了这两人,自然不顾地仙矜持,又是催动九天净水之能,就见那漫天水潮皆受指挥,须臾间化作万千水箭,便朝着两人径直射来。

    萧月勉力以长剑阻挡,无奈这长剑尚不能达到圆润如一的程度,“砰砰”数声便被水箭整个射破,化作数十断碎片零落而下、洒满整个大地,而自己也只能颓然望着漫天淹来的水箭。

    于其身后,萧星顿感手中琴弦难以支撑,却是“砰”的一声整个断裂,而她亦感心肺再遭重创,亦是只能无奈望着那水箭射来。

    这一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却在这时,一道红芒陡然现身,漫天火光冲天而起,化作一轮巨大火墙,熊熊烈焰喷吐而出,竟然将这无尽水箭尽数蒸发。

    乍闻这一幕,萧月顿起惊喜,便将自己身躯依然被一个熟悉身影抱住,绢细火焰纳入身躯之内,哄的她暖哄哄的,果然无论自己究竟遇到什么情况,她都不会放弃自己的。

    果不其然,当空中一声斥责冲天而起,就见萧凤已然现身于战场之上。

    凝目望着那妙善,她的脸色冷漠至极:“伤我弟子,你以为你还有活命机会?”素手一招,漫天火焰化作火龙逆流而出,不仅仅将那水箭尽数蒸发,更将曾经断裂的长剑一一修复,随后化作一柄百丈长剑,“砰”的一声便打在妙善头顶之上。

    这一次势大力沉,终究让许久不动的妙善朝下矮了数丈,终究还是低下了头。

    “哈哈哈!萧元凤,你终于肯现身了吗?只是我俩也等你太久了。今日时候,便让我们战个痛快吧。”却在这时,于远处忽有两道电芒闪过,刹那间已然出现在萧凤身后,一个为靛白雷芒,一个为耀眼金芒,皆是朝着萧凤打来。

    这一下虽有警告,然而观其样子,分明是存着偷袭之意。

    萧凤立时恼怒,漫天火焰一涨,立时便将这粮道光芒抵住,却将一物送入萧月怀中,低声说道:“拿着此物,立刻撤退。记住了,务必摧毁对方粮库。知道了吗?”

    而在身后之处,已然出现了两人,正是那史天泽、张柔两人。

    这两人谋定思动,甚至就连萧凤和孔元措一战时候都未出手,只因为他们的目标不只是萧凤,他们更是要将萧凤还有低下正在鏖战的赤凤军,一起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