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三章琴声起罪业孳生,造杀孽妙善普渡
    “铮!”

    几如刀剑交击,兵戈之声簌然而起。

    音调急转而下,在场众人皆感眼前陡变,本是呢喃低语,却被一柄长刀生生撕碎,只留下漫天血色。

    被这诡异音调影响,一时间蒙古鞑子皆感眼前一晃,目光中身边战友竟然是如此碍眼,其身形甚至和当初破家灭族的那些仇寇分外相似,心一狠、眼一红,已然催动战马追上,当头就是一刀!

    夺我田产者,杀!

    杀我妻儿者,杀!

    灭我族民者,杀!

    杀杀杀杀杀杀杀!

    脑海里只留这般场景,于漫天沙场之上,只剩下彼此追逐、互相砍杀,便是曾经视若敌人的赤凤军也尽数忽略,其唯一的目的便是将眼前的“敌人”彻底灭了,只是为了自己那死去的妻儿还有族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德辉瞧着这一幕,只觉惊怒,虽是连连催动战鼓之声,无奈他并不精通音律,所奏鼓声虽是沛然浩大,但却绵软无力,根本难以撼动士兵心魂,反而被那琴声所利用,令士兵更是疯狂,无论如何命令,皆是未曾听闻,只是不断的互相追逐着。

    但是更让他感觉惊愕的,却是那赤凤军好似不曾受到影响,反而因为这琴声越发凶悍,各自成队不断进攻,只是一会儿已然有数百人丧于他们手中。

    而且随着琴声越来越响,就连本阵的士兵也受到影响,若非有史辑、张弘范、李明昊三人镇压,只怕也陷入混乱之中。

    “大概是因为那女子引起了他们心中罪业吧。”

    清凉梵唱唱响,妙善踱步走出,道道佛号之中,已然将萧星奏起的琴声尽数抵住,也让本阵士兵恢复宁静。

    张德辉双眉蹙紧,低声道:“罪业?”

    “没错。罪业。你这士兵虽是百战精英,然而戎马一生,所造杀伐者实在太重。更何况北地陷入混乱数十载,他们也是各相争斗、未有终日,虽是被尔等统合起来,然而彼此之间更是多有怨隙,之所以尚未爆发,不过是因为惧怕元帅实力罢了。正是因此,他们才会被那妖女以琴声诱出罪业,造成眼前这般修罗之相。”

    悲悯之声自妙善口中诉出,更是让眼前诸人全数陷于沉默之中。

    他们这群人之中,有如同仲威这般蒙古贵族之后,也有李明昊这般被灭全族的党项后裔,也有史辑、张弘范这般早早投降的汉家贵族,更有张德辉、元裕、李治这等因悲悯天下众生之苦而加入的隐士高人。

    他们此来虽然都是为了剿灭赤凤军,然而抱持缘由皆有不同,彼此之间更是南辕北辙,截然相反。

    家国仇恨,又岂是言语所能描述?

    听到妙善这一说,李明昊眼中顿时现出怨毒,史辑、张弘范却是拧过头一脸不屑,至于那元裕、李治,也是面有无奈之色,至于更多的人,也是一样露出各种神色,不一而足。

    张德辉瞧见诸人神色,不免感觉悲苦,立时垂下头颅低声央求道:“即使如此,那可否请求高僧助我们一臂之力?”

    “我佛慈悲,普渡苍生,贫僧此来,正为此事。”

    颌首一笑,妙善一步踏出,身下已然有一朵白莲飘然而起,将其乘住浮于空中,周身昙华再现,普渡圣光已然开启,照遍百丈之遥,凡圣光所到之处,那正在厮杀的士兵皆是身躯一阵,赤红双目已然恢复清醒,瞧着眼前惨状更是心如刀割,双膝已然跪倒在地,口中呢喃咏诵着“我佛慈悲”,总算的逃得一难。

    虽是如此,他们看着周遭死难士兵,心气早已卸去,已然再无可战之力。

    萧月神色一凛,素手握住沧溟:“这厮倒也嚣张,居然敢如此出现在战场之上?”

    而在远处,那妙善依旧立于白莲之上,不疾不徐朝着赤凤军这边飘来,一路上更是不住念诵普渡慈悲咒,其身边玉瓶更是不断催动九天净水,将那些因琴声而引起罪业的士兵救起。

    不过一会儿,此人便将大半的人群救醒,若是让他这样继续下去,那对赤凤军便是莫大的威胁了。

    赵志见了,也是焦急起来:“立刻传令,让张彻、孙义撤下来,莫要和那厮继续纠缠!”

    这妙善实力惊人,分明便是地仙一流,往前时候尚且有萧凤坐镇,故此他们也未曾真正和地仙这般人物交手,这时候若是让张彻、孙义继续停留在军阵之外,只怕危险矣。

    话甫落,却闻连绵枪声。

    “砰砰砰……”一连串脆响响起,却是还在战场之上的张彻、孙义等人持枪射击,企图将此人给打下来。

    无奈那妙善居于百丈高空之中,弹丸纵然威力惊人,然而飞到如此距离,无论是其速度还是威力,皆是十去其九,譬如强弩之末不能穿缟,只被那妙善催动净水一扫,便将这弹丸尽数格挡在外。

    萧月瞧见这一幕,立喝一声:“不妙!”

    被这一阻,妙善顿时嗔怒,不禁皱眉:“似尔等妖孽之众,自该俯首!”

    话甫落,玉瓶当空一抛,万千净水飘落而下,随即梵唱唱响、佛光普照,登时驱散那曾经遮蔽战场的硝烟,让这一片天空尽成圣光普照之地,宝珠遍地、万千琉璃,金玉成墙、银屑铺地,两侧更有妙龄女子飘然舞动,修长手臂微微,妖娆细腰轻轻舞动,婀娜身姿皆是浮现于眼前,只觉得香气扑鼻,当真是惑人心智。

    “入此佛国,红尘不染。今日了,便让贫僧助尔等往生极乐世界!”

    慈悲之声悠然响起,那妙善瞧着底下一众士兵,已然是自信满满,旋即催动玉瓶。

    受这玉瓶催动,于一众士兵身躯之内,却有点滴水珠自天灵盖飘然而起,却是逆着重力影响向上升去,被那玉瓶尽数收纳其中,而待到再无水珠升起之后,那士兵就“砰”的一声跌落尘土之中,脸上兀自带着幸福之光,然而他的身躯却分毫未动,很显然是死了。

    “好个妖僧,果然厉害。”

    赵志眼见这一幕,只觉得背后发冷。

    似这妖僧,若是闯入他们军阵之内,非得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赵志见到那妙善还在朝着这边挪动,立时下令调集克虏炮,“轰轰轰”连续数声,数发炮弹凌空射出,便朝着那妙善打去。

    只可惜于妙善周身三丈之外,却是有一层层气泡产生,竟然生生挡住这炮弹,克虏炮虽是强横无匹,却也难以刺破这层层气泡,只能无奈看着此人继续靠近。

    妙善无奈摇头,更显一副悲天悯人之态:“唉!似尔等之人,为何始终执迷不悟?岂不闻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世间之道,皆是虚妄,唯有虔心向佛,方能解除众生疾苦。”只见那连绵炮火始终未决,他不免摇头:“只可惜尔等顽固不化,若是不施金刚手段,只怕尔等还不知晓我佛家之怒?十八金刚,且为我降妖除魔!”

    话甫落,于敌营战阵之内,立时便有十八金人纷纷窜出。

    这十八人皆是通体金黄,宛如黄金筑造而成,分明便是修成金刚罗汉之身的高强武者,论其威力自当不比当初转轮法王麾下佛陀八相中的紧那罗、摩罗、法乌罗差,而且人数更甚一筹。

    少林禅宗的底蕴,果然名不虚传!

    这些人一经冲出,立时宛如旋风一样,朝着那还停留在战场之上的赤凤军士兵攻去。

    他们修有金刚不坏神功,自然能够抵御铳枪威力,而且身形迅速、力大无穷,实在并非寻常士兵所能抵御,若是被其冲入其中,便会被其在一瞬间给击杀,化作一滩烂泥。

    不过是一刹那的功夫,便已然击杀上百位赤凤军战士。

    瞧见这一幕,妙善嘴角笑意更甚,于底下那一众俯首士兵已然全部倒下,一滴滴水滴悬于空中,宛如水晶一样,折射出七色虹光,让人不禁沉醉于这曼妙之景,几乎以为是否置身于氤氲雾气之中。

    “为善度人,以杀止杀!为天下计,还请尔等前往极乐世界吧。”

    妙善长叹一声,身后玉瓶一转,就要将这漫天水汽纳入其中。

    “有我在,岂容你再次放肆!”

    却在此刻,万千剑气横贯长空,立时将那漫天水汽尽数摧折,不留任何痕迹。

    一道青芒陡然现身,正是那萧月现身。

    她看着眼前这人,虽知此人乃是地仙人物,一身玄通之力甚是厉害,却浑然不顾双方差距,已然将苍冥运起,一挥剑便化出万千剑芒,恰似漫天箭雨凌空落下。

    妙善立感懊恼,嗔怒道:“皎月当空,米粒之光如何争辉?”

    手上玉瓶又是一转,万千净水尽数涌出,却是当空化作一轮宏大漩涡,便将这万千剑芒尽数纳入其中,又见萧月持剑刺来,立时并指如剑,便是凌空刺出。

    指剑交错,便是轰然巨响,沛然巨力立时涌出。

    妙善只是身躯一晃,旋即便稳住身形,但是萧月却口溅血红,竟是被这一击整个打出,自空中直直落下。

    两人实力相差还是太大,纵使萧月自隐退之后便得萧凤以清净琉璃焰反复炼化,实力已然达到丹鼎境巅峰之境,然而境界之力相差太多,她终究还是难以对抗妙善。

    虽是如此,在体内的清净琉璃焰加持之下,萧月却犹有战力。

    剑心应心一转,侵入身躯的九天净水为之一灭,清净琉璃焰再度施威,立时让萧月自昏迷之中苏醒,便是那本该致命的伤势,也是尽数恢复,瞧着那天空之中的妙善,心火更怒:“决不可让这厮继续放肆。”

    神念一转,萧月已然察觉到周围奔来的三位罗汉,很明显这几个罗汉打算趁火打劫,借着这个时机截杀她,不留任何后患。

    “就凭你们几人,也能杀我?”

    轻斥一声,萧月身形再动,已然自三人掌风波及之处整个钻出,足尖落地一阵后退,已然将冲击之力尽数卸去,眼见那三位罗汉袭来,她一声狞笑便将手中沧溟轻轻一拉。

    无形剑罡横断空间,立时让这三位炼就金刚之身的罗汉身首异处,一腔热血尽撒尘沙之中。

    本该驰骋沙场的罗汉死的如此轻易,更让别人身形踟躇,不敢靠近。

    虽是杀了三位修罗,然而萧月却还不肯罢休,只见天空之中那妙善依旧高踞天空,剑心催动之下,立时让方圆百丈之内兵刃尽为之震颤,旋即悬于空中,于剑心催动之中其形状亦是开始变化,变成一柄柄长剑模样,成百上千、乃至于上万,一列列、一道道长剑,正似那士兵一样,皆是悬于萧凤身前。

    “烽烟冷,繁华末,劫布寰宇,吾命杀伐!”

    一声令下,漫天剑雨凌空射出,其目标分明便是妙善。

    妙善一见,也是只感嗔怒:“好个冷面修罗,倒是身手不凡。”净瓶蓄水而动,竟然是将八方云气尽数纳入其中,其口深渊如海,望之黑漆漆,不知究竟有多深、有多阔,只知道这一刹那曾经皑皑白云的天空,已然是一洗如蓝。

    “九天净水,苍生普渡。射!”

    待到纳尽漫天水汽之后,妙善凌空一指,自那玉瓶之内万千潮水尽数喷涌而出,便要将萧月彻底淹没。

    极招对撞,剑雨虽是锐不可挡,其中负有萧月那毁天灭地的剑气,更是威力倍增,甫一交击边疆那漫天水潮尽数剿灭,令其化作漫天水雾,不复之前冲锋之势,然而逆流之下消耗更甚,这剑雨只是支撑了半会儿,其势已然耗尽,转瞬间便被浪潮整个压住,就要将萧月整个卷入其中。

    不过是寻常水滴,已然足以轻取性命,若是陷入这九天净水之内,只怕是死路难逃!

    却在这时,又闻一声琴声响彻云霄,风云为之所扼,己有凝滞之感,立时让那浪潮为之一顿,整个大地更是骤然拔高,却是凭空中现出一座数丈之高的土丘,将萧月所在之地尽数抬高,令那潮水只能在地上横流,未曾伤到萧月。

    “是你?”

    妙善神色一冷,已然注意到那嘴角沁血的萧星。

    能够在这时横插一手,除却和萧月至亲之人的萧星外,还有别人?

    握紧手中木琴,萧星连连催动玄功,方才让自己恢复平静,刚才那一招已然是超过她的极限,非是体内清净琉璃焰神威展现,是根本无法发挥到如此境界的。

    眼眸一扫地上,萧星只见萧月已然立起,便知晓她伤势已然恢复,旋即低声说道:“是的。只是阁下既是得道高僧,可否就此住手,莫要插手这凡尘俗世的斗争?佛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依阁下言行,实在和佛门教诲背离甚远。”

    “不行!”

    冷漠否决,妙善高踞天空,朗声喝道:“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如你等逆乱天地秩序的妖邪,唯有死路一条。”虽是圣光神圣,然而杀意浓浓,更无半分转圜之地。

    一路瞧着烽火蔓延,妙善更是坚信这赤凤军乃是妖邪造孽,自然是决意铲除眼前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