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二章交锋中鏖战未歇,琴声响梦魇难破
    “出击!”

    只听众人齐喝,赵志深吸一口气,高声喝道。天  籁小说

    这一声,便是叩开了所有人的愤怒,驱策着身下战马朝着远方奔去,一时间蹄声作响,滚滚烟尘随风而起,遮住了半边天际。

    不一会儿,整个大军已然来到蒙古大军阵营之前。

    此时此刻,在知晓赤凤军来袭之后,整个大军已然是严阵以待,一排排木栅栏被摆放在最前方,而所有人也已经坐上战马之上,腰间长刀利芒闪烁,背后亦是背着硕大手炮,居于其后的则是一座座高大的投石车、攻城炮,这些投石车、攻城炮一字儿排开,更显几分威武霸气。

    “看样子,对方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微眯着双目,萧月轻笑道。

    “应该是这样没错。”赵志遥遥眺望一下,嘴角不自觉露出几分讥诮来:“只可惜他们根本就不知晓如何运用火器,以为我们就会和他们一样直接进攻吗?”

    若论这天下对火器的熟悉,还没有人能够过赤凤军的。

    要知道他们自研制出火器之后,就一直针对这火器做各种训练以及研究,从一开始攻打榆社城时候的虎蹲炮大规模运用,再到之后太原城争夺战以及赤塘关战争之中的小队突击模式,皆是在长久的熟悉以及训练之后所形成的成熟战法。

    正是凭着这一手战术手段,赤凤军方才达到如今程度。

    萧月却是有些讶然,问道:“哦?那你打算怎么做?”

    “张彻、孙义!”赵志立时喝道:“你两人出阵!”只见两人出阵之后,他立时喝道:“你两人各率一千人从正前方展开攻击,记住务必确保和对方相隔一定的距离,知道了吗?”

    “属下明白。”

    张彻、孙义两人立时回归军中,旋即就有两千余人自战马之上下来,各自以三十人为单位,形成了约有九十个小队,每一小队皆是装备有三门虎蹲炮还有三十具火铳,除此之外每一人皆是身着板甲,腰间亦是插着两把匕,作为防身之用。

    如今赤凤军的冶炼技术早已经突飞猛进,足以确保每一位都得到足够的保护!

    “冲锋!”

    只待高亢号角响起,一行人立时散开,却是分作数十个小小的团队,稀稀拉拉的散布在整个战场之上,而且脚步也不甚快,完全就和游玩一样,根本就没有蒙古大军那样军容齐整。

    …………

    张德辉一扫,顿时凝眉:“嗯?”

    “张将军,怎么回事?”张弘范立感疑惑,张口便问。

    张德辉只是凝神望去,低声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古怪。毕竟我戎马一生,还未见过如此古怪的阵形。这赤凤军当真是透着诡谲。其阵形竟然是如此松散,难道其中藏着什么用意吗?”

    若是两军鏖战,自然是以兵阵齐整、气势如虹为重,然而此刻赤凤军这冲锋姿态却一反常态,当真是让人倍感古怪。

    “大概是因为那火炮原因。”张弘范微微一叹,又道:“你也知晓这赤凤军普遍装备有火器。而那火器威力极强,一击之下摧金裂石不在话下,以人类区区肉身如何能受?正是因此,我等若是结阵抵抗,反而会陷于不利状态。毕竟那火器甚是厉害,若是让那玩意对准战争来上一炮,只怕是损失惨重,就算是有不死的,但叫别人看起来那血肉模糊的样子,也足以让剩下之人胆战心惊,反而自乱阵脚。”

    另一边,李明昊却是冷嘲热讽起来:“那我等就坐以待毙?”

    史辑更是情绪激动了起来:“没错。那厮便是杀害我兄弟的敌人,更何况我等麾下更有八万兵马,对方仅有八千兵力。相差如此悬殊,我等定然能够战胜对方!”

    “但是莫要忘了,那赤凤军火器厉害,其麾下士兵亦是气势如虹,非是匪兵所能媲美。我等若要彻底歼灭对方,不付出过三倍以上的力量,如何能够彻底击败对方?”张弘范争辩道。

    他也曾经见过赤凤军的力量,自然知晓这火炮之强当真是脱常人想象。

    若是纯以力量消灭对方,张弘范更不知晓究竟需要多少性命,才能够彻底剿灭赤凤军。

    张德辉微微一叹,却道:“那你的意见如何?”

    “依我看,不如撤退!此番进攻对方有备而来,若要击退对方,实在不可轻攫其锋!”沉思片刻,张弘范缓缓解释道。

    史辑却不相信,继续说道:“但是那赤凤军已被我等团团围住,如何还有继续突围可能?今日时候,只需要将对方彻底挡住,定然能够让这赤凤军彻底败亡。”

    “更何况我等全军已然出动,就等着和赤凤军鏖战。若是就这么撤退了,只怕会我们军中之内便会军心涣散,无法再战啊。”李明昊在一边煽风点火的说道。

    “但是你可知晓那赤凤军倒地有多厉害?”凝眉一竖,张弘范顿感恼怒。

    自他和赤凤军交手之后,数次皆是遭逢危险,若非自己及时察觉,只怕今日就不在这里了。

    “那又如何?他们还不是乖乖的吐出来被吞下去的太原、汾州、平阳府等城市了吗?由此可见,那赤凤军也不过如此,否则今时今日如何会被我等困在城中,无法出来?”史辑倒是自信,已然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李明昊又是说道:“没错。更何况那赤凤军意欲求战,我等还不做出反击,只怕就危险了。”

    听闻三人争吵,张德辉连连摇头,这三人来头不小,皆是和地仙人物沾亲带故,他自然也不好插嘴,只能让这三人始终陪着自己,好增长一些见识。

    如今时候,他本以为这三人能够对如何应对赤凤军有所见解,却没想到除却了那张弘范稍微了解了一点外,另外两人根本就未曾放在眼中,史辑光顾着报仇了,那李明昊更是存心撩拨,以至于这三人就执着于争锋斗嘴之中,全然忘却了赤凤军就在外面。

    彼此之间,哪里还有什么其乐融融的景象?

    “既然如此,那全军进攻。还有,尔等切记不可汇聚在一起,以免招惹对方炮火攻击。”

    张德辉无奈之下,只好传下命令。

    随着号角之声响彻天际,一队队骑兵已然从军阵之中走出,准备迎接赤凤军的交战。

    且看此时,那漫天骑兵已然化作一张巨网扑面罩来,往常时候剿灭一众强国的经验早已经告诉他们,眼前这些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只需一轮箭雨便会彻底败亡。

    孰料,隆隆炮声立时震撼云霄,异常凶猛的落在骑兵军阵之内。

    受到这猛烈炮火袭击,一众骑兵立刻反应过来,就像是那往常的战斗经验早已经告诉他们,在面临如此凶猛的火炮时候,汇聚在一起就等着找死,所以他们追随本能的驱使,也和赤凤军一样,形成一个个更为细小的单位,以免遭逢火炮的戕害。

    “嗯?没想到对方倒是有些本事,居然反应过来了?”

    轻咦一声,赵志不觉皱眉,眼前变化虽在他预料之中,但是如今瞧着这变化,却也有几分棋逢对手的兴奋。

    当初他们自赤塘关撤退之后,便以此法彻底歼灭史辑所率领的数千兵力,而自身损耗却只有十数位士兵,可谓是相差悬殊。而今时候,对方针对这步炮协进之法已然想出了相应的针对之法,由此可见对方并非那等愚笨蠢货,当是一位足堪对手的强者。

    “只可惜对方人数太多,若是持续到我军军火消耗一空,只怕就麻烦了。”萧月凝神注视,不免有些担忧。

    若以火器而论,铳枪无论是威力还是射程,皆是远胜蒙军所装备的手炮,无奈对方人数太多,一波接着一波,根本就无法支撑下去,短短时间内便有数个小队被那骑兵给吞没了。

    “也是。若是这样,那就只有撤退了。”赵志亦是感觉紧张,脸上却是露出懊恼神色来:“只可惜战不利,若是就这么撤退,实在是不甘心啊。”

    “无妨。列位军士继续进攻便可以。”神色怯怯,萧星却抱着手中木琴,柔声说道:“若是想要击败对方,可否允许我奏琴一曲?为列位将士助阵?”

    “奏琴?”

    赵志顿感疑惑,看了一下萧星手中木琴,旋即摇摇头:“不可!萧主事,您身子娇贵,若是深入敌营之内,只怕会有生命危险。至于那鞑子,自然有我等再次。”

    “无妨!”萧月笑道:“我妹妹安危自有我守候,更何况她之所能,你尚未曾见过,如何晓得其威力?”

    “没错。只是待会儿还请列位做好准备,将耳朵塞住,以免也受到波及。”话甫落,便见萧星怀抱手中木琴,身形飘飘恰似谪落凡尘的仙子,悠然而起却是落在那瞭望台之上,萧月见此也是一般运起轻功立在其身后位置,眼角含煞横扫周围,一身剑气跃跃欲试,已然将萧星周围皆是纳入监视之中。

    萧星双腿坐下,将那木琴横于身前,十指已然扣在琴弦之上,深吸一口气,却觉有些忐忑,便对身边萧月说道:“姐姐,我开始了!”

    “当然。你大可全力施为,至于那些敢于靠近的敌人,自有我帮你收拾。”

    轩眉如剑,萧月已然化身斩天长剑,只需任何人靠近,便会挥就手中利刃,便是同袍也是一样毫不犹豫,虽是如此那环绕剑气却是避开萧星所在之处,好让她能够心无旁骛,全力以赴奏响手中琴弦。

    “嗡!”

    一声琴弦惊破苍穹。

    此时沙场之上,皆是人群厮杀、马蹄奔腾之声,就连火铳手炮之声也是连绵起伏,让人听着就倍感焦躁,鼻息之内所嗅到的莫不是硝烟、血腥之气,更是刺激的人杀意横生,只想要从这战阵之中突出去,并且将眼前之人尽数杀绝。

    然而却在此刻,一阵琴声生生纳入其中,兵戈之声未曾掩盖,马蹄之声未曾遮住,枪炮之声未曾阻挡,皆是让这琴声跨越了空间的限制,穿破了时间的枷锁,好似那少女一般的呢喃,在每一位士兵的耳朵边上响起。

    这一声,宛如惊雷,立时让所有人不禁落下泪水。

    这一刻,他们所看到的不再是眼前的敌人,反而是遥远之地等待着自己的恋人,那离开时候的誓言也不知何时,在耳边荡起。

    “回来吧,回来吧,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一声声的哀求,所诉说的皆是对爱人的思恋,以及对未来的担忧。

    她们不曾渴望自己的夫君能有什么功德,只想要他们能够安安全全、顺顺利利的回来,那就足够了。

    但是此刻,他们却手持利刃,彼此以生命为赌注,进行着没有胜利的战斗!

    目光稍有茫然,他们不觉停下了动作,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是遵循耳边的呢喃离开这里,亦或者遵循着上峰的命令,继续厮杀?

    遥遥望去,张德辉顿觉懊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因为眼前士兵不知为何,全都停止了动作,不再依照他的命令继续厮杀了。

    恰逢此刻,那琴声亦是穿破距离,也在他的耳边响起。

    亦如别人一样,这琴声顿时让张德辉愣住,然而他毕竟玄功了得,真元一动立时让刹那间浮现的映像转眼即逝,旋即大怒:“好个妖孽,居然以惑心之法迷惑我军中士兵?”目光如炬已然瞧见远处萧星,他将身一纵已然来到了那擂鼓之前,只一手便见鼓槌夺来,旋即猛地一挥,登时让这战鼓出阵阵“嗡鸣”之声。

    这一下,好似洪钟大吕,立时让所有人惊醒起来,想及之前自己竟然在战场之上停止动作,皆是感觉一身冷汗。

    在战场之上停下来,那不就和等死一样吗?

    受着一扰,萧星立时停住动作,黑眸透着疑惑看着那张德辉,旋即低下头怔怔盯着手中木琴,忽有几滴泪水滴落下来,沾湿了琴弦,也让她面容更显愁怨:“我本以为能以琴声消弭战事,未曾想却是如此困难。”

    “妹妹。”

    萧月负剑在侧,不禁摇摇头:“你需要知晓,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是该死的。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够阻止他们作恶。我知道你不欲造杀戮,但是你也应当知晓,非常世当以非常手段才能解决。那些人皆有取死之道,杀了也不碍事。”

    萧星却是有些忐忑:“可是我……我真的很怕……,怕会……见到……死人!”声音哽塞,却是始终无法突破心中的那层心魔。

    年幼时候那横于眼前的尸体,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突破的梦魇,也是让她屡屡在深夜时候惊醒起来的枷锁,更让她始终排斥自己的这一身力量,更不曾有使用的一刻。

    “此地距离战场足有百丈之遥,他们就算死了,你也见不到。更何况你若是再不展露真正力量,只怕那些人便会冲过来,将这些还在期待着的人全数杀死。你应该不希望他们和秋姐、英儿还有小锤子一样,也成为一具尸体吧。”

    指了指地上露出期待的众人,萧月眼中更显凄苦,幼时场景除却了自己的妹妹,她自己又何尝不曾受到影响?

    名震天下,一剑枭严实的剑修罗,可并非是毫无缘由的。

    萧星连连呼吸,方才压住心头梦魇,低声说:“放心吧,我会竭尽全力的。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赤凤军。”双手扣住琴弦,已然是蓄势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