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一章惊闻计方知强敌,全军出日月争辉
    虽是杀了孔元措,萧凤却轩眉一竖,斜斜目光横过旁边丛林,冷道:“出来吧!”

    长袖一挥,滚滚赤芒席卷而出,烧得那丛林噼啪作响,旋即就露出其中之人,仔细一看却是昔日里曾被赤凤军一击覆灭一半兵力的李元复。?·

    “啪啪”作响,李元复却是拍着双掌,赞叹道:“素闻赤凤军统领萧凤神威惊人,三招之下竟然将曲阜孔府衍圣公给灭了,如此神勇当真是不同凡响。”

    “哼!此人技不如人,今日为我所杀,也不过是理所应当。只是我却甚是好奇,你就当真袖手旁观,不为他报仇吗?”萧凤负手在背,柳目仔细盯住此人,却是暗运玄通。

    一开始,她便知晓这人就躲在一边,只是因为畏惧两人强悍掌力,故此未曾插手,以免让自己也卷入这激烈战况之中。

    以两人的战斗能力,寻常之人根本就是难以插手!

    就算是地仙人物,若是轻易闯入其中,也得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李元复正是知晓这一点,故此未曾插入两人战斗之中,只是看着萧凤的目光却带着几分急切:“此人与我并无半分关系,死就死了,有什么可惜的?只是我今日而来,却并非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你!”

    “我?”

    红芒一闪,萧凤瞧着此人只感嗔怒。

    明明知晓她刚才灭杀了那孔元措,此人却还是出言威胁,这般勇气倒也强横。

    果不其然,李元复立时回道:“没错,就是你。因为你身上,可是有着我所需要的东西。”

    “你是说粮食的存储地方,还有火器的制备方法?”萧凤双眉一皱,仔细一想便知晓缘由。

    若论赤凤军眼前最重要的信息,莫过于粮食存储地点,还有火器制备方法。

    这潞州之内粮食在被收割之后,就被她下令麾下士兵收藏起来,其中存储地点只有自己知晓,而那火器的制备方法乃是赤凤军机密所在,更是不可能轻易拿出来赠与他人。

    这一刻,萧凤却是有些困顿,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下来。

    李元复扬扬得意,朗声笑道:“没错。你若是愿意将这两消息交予我,我便不与你为难。但你若是不答应的话,那只怕……”拉长的话音,尽展此人威胁之意。

    “只怕什么?莫非你敢杀我吗?”声音陡然转冷,萧凤神色一变,已然是愠怒横生,于周身之处皆是赤红光芒,已然是动了杀意。

    一时间杀意临身,李元复立时凝眉,口中又道:“我虽是杀不得你,但你那麾下可并非如你一般强横,他们可未必能和你一样,挡住一位地仙。”

    “哦?那你若是真的这样做了,那又可知我的怒火,足以焚遍八荒、一荡乾坤,亦或者现在就让你死!”一声死,萧凤不曾掩盖体内怒焰,飘渺火凤重现天日,更是威压四方,让人只想跪地求饶。

    李元复只感周身一凝,却被那漫天威压压住,分毫动弹不得,然而他依旧笑嘻嘻的对着萧凤说道:“我承认,你的确是强横无比。???·然而之前与那孔元措强势一战,已然是消耗甚多,若是在和我厮杀起来,只怕还未必能够成功。更何况你之前之所以能够击杀孔元措,也不过是以话语相激,令其脑中只有所谓的斩妖除魔之心罢了,否则你如何能够灭杀对方?”

    “哦?这么说来,你算是逼我吗?”

    萧凤乍闻自己之前行径被拆穿,不免柳眉含煞。

    那孔元措着实是个人物,她若非甫一现身便以言语相激,迫使其只能运掌抵抗,以外界庞大压力迫使其内部伤势越来越快,进而令其彻底败亡,否则那孔元措一心逃命,还是能够逃出升天的。

    李元复戏谑说道:“萧元凤之名名震天下,我又岂敢冒犯?只是在下顾念军中子弟,故此前来央求帮忙罢了。”

    “若是这样,那我便予你又如何?”萧凤眉头紧皱,稍微思考片刻,便自怀中取出两卷书卷,又见李元复双目泛光,不觉感觉恶心无比。

    她也知晓此人不过忘恩负义之辈,若是得了这两件东西的话,只怕日后还有得寸进尺的可能,只是眼下尚不是翻脸时候,那张柔、史天泽两人亦是处于隐退状态,还不知晓啥时候能够出来。

    为了减少强敌,萧凤只得应道:“但是下一次见了,可莫要怪我手下不留情。”言罢,信手一丢,两物自天空中划过两道圆弧,朝着李元复飘来。

    “好个惊人奇女子,当真是如此爽快。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将这两件东西给我?”李元复伸手一接,已将这两本书卷接过,将书页翻开之后扫了几眼,确定这其中乃是真正的地图之后,立时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且给你一个消息做为回馈。你所担心的张柔、史天泽眼下就藏在剩余的两个粮仓之处,而他们的目的正是你所派出的得力助手!”

    乍闻这消息,萧凤立时惊住:“什么?”

    此番出城烧粮之举,乃是赤凤军之内赵志等人共同策划。

    第一波以虞诚、杨禅为主,其目的并不在于能够烧毁粮食,更多的在于扰乱对方军中秩序,并且借此探听到对方藏粮的真正地方;第二波则是以张彻、孙义、马云冬三人并集赵志、成风、严申、常俊、段峰等人率领,并且有王志坦、祁志诚等全真教高手助阵,一齐强闯敌营之内,旨在探察消息之后彻底毁灭对方粮库;至于那宇文威、曾生以及仇烈、金蒙等人则负责守城,以确保潞州城安危。

    如今时候第一波已然成功,接下来便是第二波攻势了。

    而按照之前的计划,这第二波攻势赤凤军主力尽出,纵然无法彻底毁掉粮仓,也足以打的蒙军措手不及,然而这蒙军却针对赤凤军设下圈套,若是此计当真成功,则赤凤军主力便要毁于一旦。

    萧凤多年策划的谋逆之举,也会因之彻底失败!

    “没错。”李元复悠悠一笑,又道:“当然你不必担心我,我的目的仅仅在于这火器之法,还有那粮草存储的秘密,至于你赤凤军?我可惹不起!”

    “该杀的汉奸。早知尔等如此心狠,当初我就应当一鼓作气,将你二人彻底灭了。”

    咒骂不已,萧凤身躯顿时被赤芒裹住,却是“簌”的一声自原地消失不见。

    这却是她心中急切,担心远在数里之外,正筹划着进攻蒙军粮仓的赤凤军主力安危,故此以玄阳至心珠挪移之法凭空挪移。

    李元复只见萧凤如此急切,不禁握紧手中的书卷,嘴角之处更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浓浓笑意:“张柔、史天泽!你两人设计毁我根基,今日时候也莫要怪我灭了你们两人的根本。只要你们和那赤凤军斗个两败俱伤,那到时候笑到最后的可就是我了。嘿嘿……,呵呵……,哈哈哈哈……”

    嚣张狂笑越发激昂,更是让听到的人皆感一身皆是冷汗。

    …………

    潞州城,南门之处。

    此地已是群英云集,更有六千士兵骑在战马之上,战马不时打个响鼻,尾巴也摇来晃去,而他们也是捏紧手中缰绳,抚摸着背后的铳枪,就等着出城迎敌。

    而在队伍之前,赵志骑着一匹棕色战马立于全军之前,尾随其后正是张彻、孙义、成风等参谋,再之后则是马云冬、虞诚、杨禅、王志坦、祁志诚等人,凡军中身居要职的存在,皆是汇聚在这大军之中,正当他们准备从城门之处走出,便见远处凌空落下两人。

    一身碧清云袍彰显其女子身份,所到之处更有芝兰香气萦绕,宛如神仙之中,更不知晓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现身。

    赵志仔细一看,顿时惊住,连忙自战马之上跃下,单膝跪地、朗声喝道:“卑职赵志,参见两位主事!”

    只看这两位形貌、容颜皆是相似的两人,不是随同萧凤一起消失的萧月、萧星,又该是谁?

    “今日之时,你乃是主阵之人,无须如此大礼。”萧月随手一挥,便见平地起波澜,一股风气凭空现出,却将

    悠扬的琴声渐渐响起。

    它是如此的轻柔,渐渐地融入了漫天的细雨之中,哀怨悠久。

    这一刻,谢灵蕴又想起了自己昔日里初次遇见她的场景,然而那本该是随着琴声轻歌曼舞的身影,却不知为何化作了一阵青烟,转瞬间自自己的眼中消失无踪,仅有那满是无奈的叹息。

    触手间,恰似那朦胧的云烟,无论如何想要去握住,都决然无法握住。

    然而远处,无尽的士兵汹涌而来。

    他们是来自北方的秦兵,由苻坚所率领,号称八十万大军的军队。

    嘶吼声、脚步声、兵戈声,伴随着阵阵鼓声,他们一个个咆哮着朝着这边涌来,正如长江那连绵波浪一样,要将身后的大军彻底淹没。

    然而琴声依旧飘扬,渐渐地带着忧愁思念,细细密密织成一片。

    随着谢灵蕴的动作,连绵细雨的越发磅礴,哗啦啦的连成一片,最终随着隆隆雷霆化作了倾盆暴雨,每一滴都砸的人生疼生疼,更是迷茫了他们的方向,就连手中的弓弦也因为沾满了水汽而彻底失效,只能颓然在这狂暴的暴雨之中,乱糟糟不知该前往何处。

    “家妹,终究还是苦了你了。”

    黝黑的铠甲覆盖身体,谢玄任由那密集的雨点打在身上,在他的身后八万北府兵已然准备完毕,就等着出发。

    远处,谢安捻起一枚黑棋落定,看着棋盘之上大势已成的棋局,说道:“行径三年,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个时候了吗?”怅惘中,他那苍老的脸颊却不免透着悲悯,透过朦胧细雨仿佛听见那响起的琴声。

    相较于三年之前听轩阁时候,这琴声如今却带着无尽的悲怆,在踏足北地时候他这位曾经最为珍视的孙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世道轮回,无论如何都再也无法挽回了。

    …………

    初次的见面又复重现眼前,谢灵蕴只觉得自己眼前,仿佛又回到了三月前采石矶的那次鏖战。

    依旧的飒爽,依旧的昂扬,然而那昂藏身躯之下啊,却露出本不该存在的东西。七尺青锋依旧所向披靡,苍白的脸色却透着悲伤。

    那个时候,她看着自己,究竟打算说什么呢?

    只是那时候,场面太过嘈杂,而且她早已经气力衰竭,毫无半分的力气可言,只是那一张一合呢喃着的双唇,却透着无尽的悲哀。

    努力地回想,仔细的斟酌,谢灵蕴不由的念叨了一下。

    “灵蕴!你说我若真的是男子,那该多好?”

    这刻入灵魂记忆的一幕,于她脑海之内,久久不曾停歇。

    “是的,我竟然险些忘了这些!”

    数点泪珠落下,打在了琴弦之上。

    怅然若失,谢灵蕴这才恍悟,若是自己当初不曾松手,那现在又当是如何情形?

    胸中抑郁,她已然忘却了一切,双手不断地拨弄着琴弦,一道道声波像是要将那天上的风雨、地上的人群,水中的生灵全都搅碎,让整个天地重归混沌,让这个世间再无悲悯。

    你们不是要我做吗?

    那我就做吧!

    至于这之后究竟会如何,我也不会去管。

    已然弄不清楚心中所想,只剩下双手扯着身前琴弦。

    汇成一片的琴声,最终如同席卷一切的狂风暴雨,将世界的一切尽数吞没。

    敲下最后一行字,赵子怡怅然若失。

    她本来打算是写一篇关于东晋南北朝时代的武侠小说的,这在这个世纪初的时候是一个相当常见的小说,然而当落笔时候想起自己当初茫然无助的生活,心中不免有些困顿,落笔之下不知不觉竟然是换了一个性别,也不知道究竟是映照了自己变成女子的事实,又或者是害怕被整个世界所影响,亦或者是自己穿越所引来的创意。

    等到赵子怡完成整个小说之后,才发现自己笔下的小说已经和原本模样截然相反。

    一开始的谢灵蕴,当然也是她所虚构出来的历史人物。

    而这个女子再被塞入一个后世穿越的男人灵魂之后,就似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不仅仅如同她原本设想的那样挣脱家族的联姻,更是数次冲撞当时候的不世枭雄苻坚,而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为了报复苻坚杀了自己爱人的行径,最终和父兄联合击败苻坚的英雄故事。

    历经三十多万字之后,这个故事也终于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