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九章毒刺出血路开启,遭强敌险象环生
    “糟了。没想到那厮竟然如此厉害!只一下就制住了虞诚!”

    远方,杨禅双目如炬,早已经将远方发生的事情看在眼中。

    他只见虞诚此刻只能是半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就像个雕塑,浑身都被嫣红的血渍给染红了,“噗哧噗哧”的,一道道的血花更从身躯之上冒出来,溅得满地都是。

    若非这孔元措意在洗脑,而非杀人的话,只怕虞诚还未必能够支撑到现在。

    “看来我等立刻行动了。”

    看到这情况,杨禅立时便将手中毒刺式炮弩瞄准远处那人,无数真元已然顺着赤晶纳入其中,这真元在被炮弩之中的弩箭吸收之后,就在这弩箭之中以玄铁所构造的脉络之中回转,让其似乎被赋予了一条新生的生命一样,而从这弩箭之内,一道道莫名的波纹亦是开始扩散,一次又一次撼动着自己的大脑,让自己似乎能够通过这股莫名的波纹,感受到这弩箭的存在,并且仅仅只依靠思想,就能够让其在空中潇洒自如的飞跃。

    这一刻,他们的生命勾连在一起。

    此刻,赤晶越来越亮,转瞬间便似一对嗜血毒蛇,死死的盯着远处那人。

    “发射!”

    只闻“砰”的一声,杨禅只觉浑身一震,鼻息之中皆被浓烈烟尘所席卷,然而目光之中那一枚天罡箭已然破宵而出,化作锐利利箭径直朝着孔元措射去。

    跟随其后,亦有两枚天罡箭一样射出,自左右两人分别朝着孔元措打去。

    三箭齐发,立刻就封锁住孔元措上中下三路,令其无所遁逃。

    这毒刺式炮弩果然了得,因为借助了火药之力,其速度比之往前全真教所制的天罡箭尚且要强上三分,而且也因为去除了其本身推动飞行的装置,所以就连威力也是增强好几层,人阶一下的武者完全是一击必杀,就连地仙一般的人物,也足以令其退避三舍,不敢轻易抵抗。

    “嗯?”

    果不其然,杨禅这般动作立刻就被孔元措发现了。

    他一扫过远处那升腾而起的漫天烟尘,不禁皱眉起来,这才注意到虚空之中一枚径直飞来的利箭。

    这利箭迅如闪电、快若流星,眨眼间就来到了孔元措之前,因为其速度太过迅速,早已经超越了速度,所以就在它来到了孔元措之前都还没有半点声音出现,以至于孔元措根本就没预料得到自己在面临一群寻常士兵的时候,居然会遭遇到这种让他惊惧莫名的事情。

    毕竟只看那利箭浑身散发着赤色光芒,他就知晓这利箭的威力并非寻常之物,乃是专门用来对付地仙一流的道具的。

    他若是一不小心,只怕就会丧生在这利箭之上,这可开不得玩笑。

    心神一动,孔元措沉声一喝:“定!”右手并指如剑,直接朝着前方一戳,凝练无匹的浩然之光登时射出,却在三丈之外凝为一柄玉笏,这玉笏晶莹如玉、通透清澈,更有无上威能存于其中,甫一现身便似那高踞上位的官员一样,生生的将那凌空射来的长箭生生挡住,令其分毫寸进不得。?  要?看书·U·COM

    虞诚且见这般场景,也是一惊:“好家伙。在压制虞诚还有一干士兵时候,居然还有如此神威?”心思一转,右手已然扣住腰间宝剑,正待想要冲出时候,却见另外两只天罡箭已然临身,登时大喜。

    只见那天罡箭却并未从正面进攻,反倒是从左右两侧展开攻击,其裹挟的莫大能量更是早已经撕破空气,留下一道道嗡鸣浩大的声波,好似要将整个天际都给戳穿一样,刹那间已然临身。

    “论春秋、话战国。六韬经纬,天地唯命。”

    面对这般处境,孔元措自然不肯束手作弊,身躯之上圣光陡然绽放,凭空中却是形成一连串竹简,竹简青翠似是刚刚削制而成,竹简之上皆是一个个刚劲有力的古老文字,这些文字各有不同,有的乃是金文,有的乃是简牍文字,而如同陶文、货币文、玺印文这一类文字更是数不胜数。

    这些乃是春秋战国时代,当初列国所流传的文字,而这些上古传承的文字之中,更是泛着一股苍茫浩然的气息。

    带着竹简刚一现身,一片片竹简便纷纷横于空中,竹简泛着清静绿光令其看起来宛如翠石一样,而从那古老文字之内,更是不断的释放出一股股苍茫浩渺的沛然之力,正如那擎天玉柱一般巍峨而又不可动摇,将孔元措牢牢的保护在其中。

    这自上古时代传承的力量果真非凡,只在一刹那便形成一道牢牢地屏障,将孔元措牢牢地保护在其中。

    然而那毒刺式炮弩亦是非凡之作,乃是萧凤集中当今最先进的技术所集成的超越时代的武器,其威力之强自然是不在话下,只可惜自创造出来之后,它就一直未曾派上用场,如今时候被运用在这里,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和预料的那样,足以一击射杀地仙级别的人物来。

    这一下,便是古老和现代,玄功和技术的两相对抗。

    只见神箭披风斩来,犹如怒龙咆哮一样,轰然间撞在圣力之上,竹简一阵猛晃,其上青光陡然消去数成有余,令那本是青翠欲滴的竹片首现焦痕,便是那本该是光华大冒的文字,也像是被橡皮擦擦过了一样,无论是色泽还是痕迹,都消失了许多。

    很显然,在天罡箭的神威之下,这传承已久的上古之力,并未发挥其在春秋战国时代纵横一方的天威之力。

    “好家伙,正是机会。”

    只见对方被天罡箭缠住,杨禅旋即纵身一掠,兔起鹘落之中,不过几个纵步已然来到虞诚身边,将手一抄便将这个山东大汉整个揽起,负在肩膀之上便是朝着远方奔去。

    远处那些敢死队在被孔元措这么一来,早就已经失去了魂识,更被蒙古大军团团围住,可以说死局已成。

    如今时候,杨禅已经没有兴趣在继续去执行任务,眼下最关键的则是将身边之人带回去,好确保其不至于有危险的伤势。

    不远处,孔元措瞧见眼前一幕,登时大怒:“好家伙,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做手脚?”正欲收回力量时候,却只见竹简一阵抖动,颜色更是暗淡许多,却是剩余两枚的天罡箭又被射出。

    被这一射,孔元措登时就被吓了一跳,旋即收起心思,苦苦催动那漫天竹简,好将这五柄天罡箭抵住,不至于有致命危险。

    他曾经险些就被那风雷箭给灭了,对这和风雷箭齐名的天罡箭,自然是忐忑不安,唯恐一个不小心就被这东西给灭了,那可就真的是贻笑大方了。

    “没想到那孔元措说的好听,原来却是个银枪蜡样头,中看不中用?”

    远处,那张弘范本是素手在侧,只在旁边冷冷一观,本以为能够顺利拿下这群袭击者,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顽强,甚至还拿出了奇怪的东西,将此地实力最盛的孔元措给牵制住,心中懊恼之下只感觉自己识人不明。

    心中暗叹如今曲阜孔府果然落寞之后,他便扯过一位千户,对着此人喝道:“立刻调集人马,将那群人务必给我留下。”神色严肃,大有若是不从,便会格杀的样子。

    当然,他也不敢和往常一样,亲自上阵杀敌。

    这赤凤军实在诡异,不知何时居然又弄出了一枚这般强悍的武器,而且看样子竟然能够威胁到地仙一流的人物,他若是轻易出去的话,只怕稍不注意就可能会被对方灭了。

    就连孔元措都无法抵抗,张弘范又怎么可能亲身犯险?

    听从其命令,立时便有数百人马骑着骑兵拍马而来,这一下不仅仅搅起了漫天尘沙,隆隆之声更是隐隐间震动地面,让人感觉脚底麻酥酥的,差点儿就以为是地震了。

    正朝着远处奔行,杨禅回头看了一下追赶兵马,也是感觉心情紧张。

    若是平时,他运转轻功的话自然能够轻易将此地士兵给抛下来,但是如今时候身上却带着一个人,能够勉强维持距离已是勉强,若要丢到身后之人更是绝不可能。

    “该死的,莫非我等也要就此牺牲了吗?”

    只见身后骑兵越来越急,而一只只长箭亦是落在脚下,更显形势危急。

    面对这般场景,杨禅已是焦急万分,落眼处见到还在等候的诸人,他心中一喜只觉得双足陡然升起动力,只一下便横越数丈有余,直接就踏入了己方阵营的射击范围内。尾随其后,那些骑兵正欲跨进时候,却只听见一连串脆响,就看到地上瞬间横躺着数十具尸体,每一个莫不是额头中靶,正是杨禅早先安排的敢死队队员。

    如今时候,杨禅在进入了敢死队的射程范围之内,就知道自己算是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安全。

    接下来,他们只需要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然后在其背后,那尾随而来的骑兵却始终未曾停止,依旧在持续的发动着冲锋,他们距离安全还有很长的道路。

    却在这时,一声狂啸充塞荒野,声入云霄、慑服群雄,亦是让杨禅感觉心间巨颤,侧目望向那孔元措的方向,就将此人却是将那悬空竹简皆是收起,一片又一片彼此以圣力所编织而成的丝线串联起来,转瞬间就化作一卷又一卷的书简,每一卷皆有手臂大小,而这书简共有数十卷,皆是浮于空中。

    “艮连山、坤归藏、周易成。人发杀机,斗转星移。”

    又是一声敕令,便见悬于空中的数十卷书简全都生出莫名变化,竟然是各自变形,随后或是化作刀枪剑戟、斧钺刀叉,或是化作山间走兽、天下飞禽,亦有的变成了舟楫战车,凡人类所见、所想之物,皆是于眼前现身。

    而等待这些东西现身之后,便见那刀枪剑戟、斧钺刀叉犹如列队士兵一般,竟然是纷纷走出,一个个化作凌厉刀芒便是朝着那天罡箭砍去;而那走兽、飞禽也是一样呼啸而出,将其整个咬住,令其无法继续寸进;就连那舟楫战车,也是奔走如飞,“砰”的一声就将神箭整个撞开。

    整个场景,除却了没有实在人物之外,完全就是整个军队应该具备的模样。

    被这一弄,五支天罡箭也只剩下两枚罢了,仅靠两枚天罡箭,自然无法继续阻挡孔元措的进攻。

    而那孔元措只见自己已然解开围攻之势,又见远处两人纵身逃跑,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两位之前被如此折辱,自然按耐不住心头恼怒,一张口便是喝道:“如尔等蛮夷之徒,你以为我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离开吗?”

    一声咆哮,他已然横移百丈距离,凭空中出现在两人之前。

    本是圆口阔脸、凛然正气的堂堂君子,如今时候却是剑眉倒竖、黑眸含煞,不过是束手在背静静站在两人面前,然而那滔滔怒意却似海洋一般朝着两人涌来。

    被这一撞,虞诚顿感难受,不禁张口一吐,便是呕出大滴鲜血。

    便是那杨禅,也是感觉身躯一颤,险些跌倒在地上,然而他却还是去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低声嗤笑道:“你这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若要以为我等就会因此屈服,那大错特错。只可惜你这厮永远都阻止不了我们的战斗,而在那未来之中,你还有你的那些族人,甚至你所信奉的蒙古人,都会在我等的怒焰之下彻底消亡!”

    纵使今日他可能会死,但是杨禅也不愿意就此折腰,让如同孔元措这般奸佞小人,也能够得逞。

    “好。好一个忠诚义士,好一个英雄人物。但是你既然都打算做义士了,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被这一斥,孔元措如何能够受得了?

    他本就知晓自己所行早已经和儒门典籍相悖,也知晓其中的记载,自己人若非仗着祖辈余荫的恩泽,侥幸得到了一些力量。

    虽然能够暂时发挥其中的力量,但孔元措却远远无法发挥其中的全部力量,否则虞诚、杨禅两人早就死了,又岂会挣扎到现在?

    此时此刻,孔元措看着杨禅那坚毅脸庞,却是更觉胆战心惊,与之相比的自己更是如此的卑劣,互相映衬之下更觉对方如此的讨人厌,一挥手便是拍下,要将此人彻底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