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八章入敌营修罗惩恶,毁粮仓诡计暴露
    远处,虞诚佝偻着身躯,就似一头等待出击的猎豹一样,死死地盯着远处正在巡逻的士兵。??火然?文a?n?en`

    在身后,一溜儿排开的虎蹲炮也已经被装满火药,并且塞入石弹,旁边的士兵也取出火折子,就等着命令下达之后点燃引信,将其中的弹丸射出去。

    深吸一口气,虞诚暗暗运转真元,沛然的真元在经脉之中运转起来,令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温泉之中,浑身热哄哄的,仿佛有无穷的力量推动着他,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于目光之中,一个士兵正从眼前走过去,脚步沉稳、手指粗大,很显然乃是一位练家子,即使是行走的时候,瞳孔也略微有些发散,始终注意着周围的状况。

    这家伙,是练家子。

    虞诚暗道一声,却对身后诸人打了一个手势。

    见到这手势之后,那些士兵点点头,纷纷将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取出,对着火折子轻轻一吹,“蓬”的一下一股烈焰顿时生成,然后将火折子在眼前虎蹲炮引信上一点,立时让那引信发出“嗤嗤嗤”的响声。

    “砰砰砰……”

    一连窜炮声顿时响起,而在远处军寨之中,伴随着这强烈的炮声,也有数十个军寨包括仓库纷纷升起浓黑的足有十来丈之高的尘烟。

    “动手!”

    正当此时,虞诚身形一纵,却是从草丛之中奔出,手中枪芒之处,更是泛起冷冽寒芒。

    远处一列士兵不及躲闪,登时被他冲入其中,长枪一阵横扫之后,立时让这群士兵脖颈之处全都添了一道血痕,而那一整个头颅更是被腔内的一股热血整个喷出,鲜血直接飙上天空,化作一团淅淅沥沥的小雨。

    “什么事情?”

    乍听这般响声,所有的士兵具是感觉诧异。

    此地乃是他们重兵把守位置,所调遣的士兵莫不是身经百战的士兵,更有孔元措这等地仙人物坐镇,若是按照一般规律来说,那些人没有被吓跑已经算不错了,但是一时间感觉茫然,却是肯定的。

    然而交手时刻,只分分毫。

    这一下,立刻就让虞诚抓住机会,整个冲入了军寨之中,一手青铜长枪已然化作流星刺芒,每一下的刺出都似流星陨落一样,裹挟着莫大的能量,更是让那敢于前来抵抗的士兵如同遭到巨石压身,整个人就似那被压扁的充气娃娃一样,“蓬蓬蓬”的冒出无数鲜血,然后颓然倒在地上低下了头颅,似是在为自己之前的罪行而忏悔。

    虽有士兵拉动长弓,企图阻止他的屠杀。

    然而那纤细脆弱的箭矢,却终究难以突破虞诚身外所化罡气,更是无法阻住眼前这头宛如上古龙首一样的武者制造死亡。

    也有人企图使用手炮射击,然而这手炮射击速度太慢,威力远不及火铳厉害,只需要一个重达十来斤的铁盾便可以轻松抗住,根本无法威胁到虞诚。

    蒙古军中的火器,还是太过落后,远远比不上赤凤军厉害。

    不过那蒙军倒地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很快的就聚集起来,开始有组织的撤退,以免被对方的长枪给搠死,另一方面也有上百位士兵哼哧哼哧的将粗大的三张强弩抬出来。这三张强弩自然庞大,每一具皆有一丈长,三张强弩弩弓互相拼凑起来,足以为弩箭提供充分的加速度,令其具备足够的冲击力,自然能够将虞诚当场射杀。

    将此物“”

    紧随其后,敢死队队员见到虞诚这般神勇,也是一样纷纷冲来。

    雷霆炸响,狂风大作。

    行走在深幽林径之内,暮轻古抬起头看了一下天空,哀叹一声:“看这样子,这暴雨一时半会是没有停歇的可能了!”

    且看此时,在那阴沉的乌云之下,狂风四起、暴雨肆掠,吹的大树近乎倒伏在地,而在浓密的乌云之内,更有道道霹雳连绵闪烁,越发的让这片天空显得阴沉无比。

    被这狂风一吹,暮轻古已然是浑身湿透,冰水侵入身体之内,更是透着几分寒意,若是这样下去那就非得感染风寒了。

    正在不远处,正好立着一个客栈,门前悬着两个大红灯笼,虽是被狂风刮得呼呼作响、上下摇摆,其中烛光却屹立不倒,继续释放着烛光,让人看的清晰。

    “幸好有这个客栈,不然的话我岂不是要冻死了?”

    暮轻古顿时欢喜,只见那店家正要关门,心中焦急之下只将足尖于地上轻轻一点,竟是横空挪移数十丈之遥,正好挡在了门扉之前,吓得那店家险些跌倒在地,双目圆睁蹬着暮轻古,口中兀自喝道。

    “你,你是谁?”

    凭空挪移数十丈,似这般手段,可非常人能够做到的!

    “只因此时风急雨骤,所以才前来避雨。”暮轻古虽觉好笑,但是且看到对方那呆滞脸孔,也不愿对方有什么负担,指了指天空之中闪烁不定的闪电,笑着解释道:“所以我这番过来,只是为了找个房间休息一下罢了。而且你这酒楼并无脚步行走之声,亦无常人呼吸之声,显然是空荡荡的。既然如此,留我一宿又如何?”

    身形一晃绕开店家,暮轻古刚将身子落定之后,顿时轻咦一声,却见于那大堂之内,一位白衣男子悄然坐于其上。

    且看此人身着一件淡蓝素雅长袍,于腰间之处仅以赭色玉带系住,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坠饰,一张脸蛋亦是精致无比,让人看不清楚究竟是男是女,额头之处带着一个蓝色发箍,将一头修长白发束住,并且用一根碧色玉簪簪住不至于显得散乱。

    穿着虽是简单,但有一股高贵典雅之气。

    然而让暮轻古更觉困惑的是,眼前这人究竟何时出现的,为何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白发蓝衣人却只是矜持一笑,只将手轻轻一抖,却自袖中取出一块银锭随手丢给伙计:“只因见此地暖和通透,乃是上佳休憩之所,而外面却是风冷雨急,故此登门拜访。这十两银子,便作为酬礼,还请你莫要见怪。”却瞧见不远处的暮轻古,他便将那手指点了点桌子,笑道:“相逢便是缘,你我既然再次相遇,不妨在此喝上一次水酒如何?”

    目光落在暮轻古的肩膀之上的雨渍,这白发蓝衣人悠悠一笑:“要知道这里的赤焚酒最是出名。此酒乃是以当地的赤龙果为原料,需要酿造足足一百余年时间,其中更要每年添加赤蛇胆、霜松果、昙幽莲作为引子,祛除毒性、引出药性,乃是祛除风寒、固本培元的良品,若是就此错过了,岂不可惜?”

    暮轻古本欲拒绝,听闻此言当机大喜,也不管身侧店家踟躇表情,跨刀坐下之后便道:“既然如此,那我岂能错过?”

    若说他这一生有嗜好,那就是对无法舍弃对美酒的喜好,只需要听到有什么美酒的地方,无论是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去尝上一尝。

    白发蓝衣人微微一笑,斜眼撇过旁侧坐立不安的伙计,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且去将此地最好的赤焚酒取出,知道了吗?记住了,是藏在右起第二间客房的地窖之中的的,而我需要的乃是第三排木柜第二层的那一批。”

    那伙计且见两人大刺刺坐在大堂之内,更知两人武功高强,自然不敢抵抗,自去准备水酒以及吃食。

    暮轻古坐定之后,却问:“那赤焚酒究竟有何妙处?”

    “哈哈!”瞧着旁边暮轻古好奇模样,这白发蓝衣人便介绍了起来:“你可知道这赤焚酒刚刚开始酿造的时候,因为其中蕴含大量火毒,所以须得放上三四十年方能拔出其中火毒,让人能够饮用。但是若是这般饮用却是和寻常酒水无异,还需的放上一段时日,如此一来因为阴阳相转的远离,本来致命的火毒却会转化成充满生命力的火元,让人饮之能够固本培元,有提升功力之能。但若是储藏时间久了,那么盛极而衰其中所蕴含的药力就会衰减。而我说的那一批乃是一百三十七年前酿造的,算起时日来正是药性最盛的时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不虚此行啊。”

    眉梢挑起,暮轻古双目放光,将那板凳拉开便坐了下来,心中已然对白发男子口中所言的赤焚酒期待无比。

    过了半晌,那伙计终于端着一瓶赤焚酒走了上来。只见在那托盘之中,正放着一个曲颈水晶瓶,其中盛着只盛着三分之一的嫣红液体,通透的红色液体就似嫣红血液,更如纯粹的玛瑙一样,透着几分玄奇瑰丽。

    这个应当就是赤焚酒了,而这赤焚酒果然玄奇,虽是被装在那透明水晶瓶子之中,却犹似火焰一样不住乱窜,几欲破瓶而出。

    “哦?看这样子果然别有一番滋味啊。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暮轻古瞧着惊讶,当机伸出手便要抓住酒瓶,却冷不防被那白发男子拍了一下手。

    自袖中取出两杯酒杯,白发男子抿着嘴唇,似有所思扫过旁边伙计:“这赤焚酒非比寻常。若是只以寻常酒杯盛放,其中药力便会蒸腾而去,反而没有增补修为的药效。故此须以这采于云霄峰之上亿载冰川之下蕴含的冷玉制成的酒杯,方能够以极寒之力将其中药性冷藏,如此这般才能够得享这等无上美酒来。”

    “哦?这个我还不知道呢。那么现在能喝了吗?”

    接过酒杯,暮轻古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这酒杯之上直刺而出,而那手指更是覆上一层冰霜,当真是冰寒至极。

    只是他却不以为意,体内玄功微微催动,当机让那冰霜消解,目光跃跃欲试看着那赤焚酒,俨然化作了一位品酒师,就等着品尝这许久未见的绝世佳酿。

    白发男子将那酒瓶拿起,当取下瓶塞之后,只见一股蒸腾炎气呼啸而出,宛如烟花乍然绽放化作一朵栩栩如生的火花,根根枝杈、片片花朵几可以假乱真,宛如刚摘的红玫瑰一般透着勃勃生机。

    这却是赤焚酒之中多年未散的火毒所话,如今以烟花方式尽数释放,更添几分欣赏之意。

    那白发男子只将指尖朝着这赤焚酒轻轻一点,那本是沉淀的鲜红液体就似火山喷发失的那些岩浆,被水晶瓶整个喷出,一粒粒凝结起来化作血晶,折射出万千辉光,随后正似春雨一样纷纷落到两杯酒杯之中。

    待到停歇之后酒瓶已空,而那酒杯之内万千氤氲酒气悬于其中,虽是左右冲突却始终不曾突破那浓郁冰气,空气中更是充斥着一股浓香之气,越发让人沉醉。

    “那是自然。毕竟这赤焚酒味道最好时刻就是在开瓶之后的三分钟。若是错过了这个时候,那味道不仅仅会丢失一半,便是药力也会尽数消散。所以若要品尝这美酒佳酿,就是这个时候了。”白衣男子微微一笑,却似有怀疑掠过不远处的伙计,旋即将这赤焚酒纳入口中。

    在一边瞧着这一切,暮轻古只将那酒杯置于嘴上,冷玉酒杯上的寒气扑面而来,已让那嘴唇布满寒霜,而那蒸腾而起的赤焚酒更令口舌干涩、如遭火焚,虽是如此他却毫不在意仰头一饮而尽。

    这一饮,顿时让暮轻古只感身躯舒爽无比,高声笑道:“好酒,果然是好酒。”

    “酒自然是好酒,只可惜来者非客。看来这一次饮酒只怕是不行了。”微微摇头,白发男子却是斜目扫过门外,似有几分懊恼。

    暮轻古顿生好奇,放下酒杯问道:“是你朋友?”说话时,已然是凝聚心神,遍观周遭场景。

    于脑海之内,立时发现距离此地约有一里左右,正迈步飞驰的几人,而听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很显然是身负重伤了。

    “算是,也不算是。”白发男子有些迟疑,随口道:“只是那人牵连到一件我所牵挂的事情,故此需要他的帮忙。只是今日看来,似乎出了一些麻烦?”

    “这倒也是。毕竟跟在那个人身后尚有三人,个个修为皆是不逊此人,而他手中更是抱着一人,速度能快那才奇怪了。”虽是知晓对方动静,暮轻古却不打算动手。

    那白衣男子瞧着暮轻古分毫不动,不禁无奈:“你打算就这么袖手旁观吗?”

    “我和他们非情非故,为何要掺入进去?”暮轻古轻哼一声,依旧执着于手中杯酒。

    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目前尚不知晓眼前这白发男子究竟何人,更不知晓那丛林之内那些人因何而起争执。

    他若是擅入其中,招惹了惹不起的大人物,那可就麻烦了,更何况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喝酒,至于别的待一会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