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六章入潞州众人聚首,为自由肝胆相照
    正说话间,忽闻帐外正有隆隆炮声。

    几人正在奇怪之中,早有传令兵前来通报。原来是自沁州城撤退的赤凤军赶来,而他们在发现此刻潞州城被张弘范以团团士兵围困,就下令麾下士兵一起鏖战,试图打破防御,以免陷入孤立无援、两面夹击的状态。而这炮声,便是他们弄出来的。

    张弘范顿时笑了:“哦?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我本以为那厮至少也要等上几天才能赶来,未曾想居然如此快便出现在这里了。既然如此,那我又岂能放虎归山,让他们继续再次嚣张?”

    “放虎归山?”

    双眸一动,张弘圣顿感惊诧,不禁瞧着自己的这位弟弟。

    短短时间内成长到如今程度,眼前的这位父亲幺子当真乃是一位人杰,若是有此人再次,想必他们张家也能够继续繁荣昌盛下去。

    “没错。那赤贼此番前来,所求者不过是汇聚一堂,好增加潞州城防,以免被我军所击破。更何况此时那赤贼正逢兵锋正盛之时,更兼此地乃其多年成长家乡,若是强行阻拦只怕是损失惨重。既然如此,那我等不如将他们放入潞州之内又如何?”

    张弘范解释开来,心中更是得意万分:“到时候只需要史将军麾下四万大军一来,合计八万大军定然会将那潞州城团团围住。到时候我等只需要消磨其抵抗意志,自然能够彻底消灭这群赤贼!”

    “此计甚好。”张宏圣立时赞道,旋即一想却有感觉困惑:“虽是如此,但我等又该如何去做?”

    “尔等莫要焦急,待到那些赤贼尽数汇聚一地之后,你等便可以潜入城中,皆是只需要等到对方将疲兵弛时候突然袭击,而我在外面配合一起攻城,定然能够将那赤贼彻底歼灭。”说道这里,张弘范已然是信心十足,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即将赢来胜利的一刻了。”

    …………

    “嗯?”

    尘沙滚滚,宇文威看着远处仿佛潮水一样迅速消失的蒙古将军,不免感觉困惑,心道:“这群鞑子,莫非是在做什么障眼法吗?居然就这么轻易的退了?”

    之前时候,那些鞑子作战时候甚为勇猛,其中死战不退的比比皆是,着实让赤凤军倍感棘手,如今时候对方却是如此迅速就撤退了,这般诡计迹象,也无怪宇文威会有这般想法。

    成风一见宇文威步履有些缓慢,赶紧追上去,有呼喝几位士兵将其保护起来,低声喝道:“先生,我等应当撤退了。”

    “撤退吗?已经打通了通往潞州的通道了吗?”宇文威呢喃了一下,却是有些失神。

    成风回道:“是的!”凝目看了一下宇文威,却觉得有些诧异。

    往前时候,此人向来都是气定神闲,俨然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来,如今时候这略显茫然的神色,着实让人感觉惊诧。

    宇文威却不愿意继续逗留,便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进去吧。”手中马鞭轻挥,就让身下战马驮着自己朝着远方行去,一路上更是未曾注意周围别的场景。

    “宇文先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跟在后面,成风虽觉奇怪,却也明白此刻并非询问时候,而且此地乃是位于沙场之上,若是有个万一那可就麻烦了,所以也尾随在大部队之后,一起进入了潞州之内。

    等到全军进入潞州之后,赵志已然率领城中众人前来拜谒,只见众人虽是一身尘沙,但身躯之上并无血污伤势,也明白此番战斗虽是强烈,却也未曾遭遇强烈的战斗。

    这一下,方才让他放心下来。

    虽是如此,赵志却甚是担忧,找到宇文威之后便询问起来:“在我离去之后,不知军中是否恢复原来的安然无恙了?”

    宇文威乍闻此事,神色沉重下来,带着哀伤说道:“在你离去之后,军中并未安然,反而遭到鞑子夜袭,以至于常忍将军就此身亡,我念及你正在外面作战,不敢让你伤心以至于错误了时机,故此吩咐别人莫要告诉你。你若要责怪,就责怪我吧。”

    只在自己治下,就发生了这种惨剧,他也是倍感憋屈,只想要找出那隐藏之人,为死难将军报仇。

    只可惜那人隐藏甚深,他们却始终都未曾找到。

    “常忍死了吗?”听到这消息,赵志身子晃了一晃险些跌倒在地,虽是勉力站立起来,眼眸却透着几分悲悯:“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他乃是为赤凤军所牺牲的,我等切不可将他忘了。知道了吗?”

    犹记当初赵晨让他离开时候的场景,赵志只觉得心中堵堵的,更为自己无力抵御敌人以至于只能被迫撤退的模样感觉羞愤。

    若是赤凤军在强大三分,又何必惧怕这些人?

    “我自然知晓。”宇文威点点头,遥遥眺望远处连绵军阵,他不禁叹息一声:“只可惜这么多的敌人,只怕之后我们就要糟糕了。现如今潞州全境已然彻底沦入对方手中,我等现在等同于坐守困城,幸运的是春耕时候早已经过去,而秋耕也因为田中无人而彻底荒废了。若是能够坚持到对方粮食消耗完毕,或许就是我等转机时候。”

    只可惜他对对方粮食的储备分毫不清楚,又如何能够摧毁对方粮食,进而破坏对方的粮仓呢?

    “唉!希望如此吧。”

    赵志一脸苦涩,很显然也为如今时候的状况感觉懊恼。

    整个军势在萧凤离开之后,就开始崩坏,如今时候更是一落千丈,以至于众人又是开始怀疑这宇文威是否也做错了什么?

    但是他们皆是明白,目前众人所走的路实在是九死一生的道路,然而这已经算是好的了,因为别的路那可就是十死无生了。

    “此地虽是安全,然而还是在城门口之处,若是那鞑子率军进攻,依旧是可能会被波及道德。而且你们昼夜奔行,想必也是累了吧,不如就先歇息片刻,恢复一些精力如何?”

    赵志只见空气尴尬,又见众人脸上具是现出疲倦之色,便让属下带领那些赤凤军士兵各自寻找住处,并且让厨房的厨师们开始烧饭做菜,以此作为酬劳所有士兵,让他们能够先休息一下好恢复路上消耗的精力。

    毕竟赤凤军一路奔行到此,腹中已然是饥饿难耐,自然是要好好休息一番。

    回到议事堂之内,赵志见到众人已然齐聚在一起,就等着他到来。

    摸了摸怀中的凝血赤晶,赵志正要走入门扉之中的时候,却有些迟疑便停下了脚步,心中想着是不是应该要将这个消息传给众人,只是一想当初这凝血赤晶其中所释放十六个大字,就不觉感到忐忑,所以也就揣在兜里,也不打算让众人知晓此事。

    一步踏入府衙之中,赵志只见众人齐刷刷看来得严申,不觉俯下头认错起来:“末将无能,让赵老将军惨死在横水镇,实属无能。还请宇文先生处罚。”

    几行泪滑落脸颊,滴落在地上,他终究还是无法掩饰自己对赵晨的思念。

    “唉。”

    宇文威摇摇头,劝道:“我已经听军中士兵说了,赵老将军的牺牲和你并无关系。而且能够以远逊于对方兵力坚持到这个时候,你对赤凤军也有莫大的功劳,至少让对方的合围之势未曾奏效,为我们能够安然回来也是创造了莫大的用处。切不可轻言牺牲。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

    拭去眼角泪水,赵志这才重新振作起来,环绕一圈又听到别人安慰之声,终于是恢复了一点颜色:“只是今日我等又该如何处理?毕竟在城外时候,尚有李元复一万大军,还有张柔麾下的三万大军。若是再加上很快就会同样追来的史天泽所部四万人,合计一共八万人的话,那还真是远超他们想象。”

    “八万人?没想到那些家伙当真有些能力,居然能够维持这么庞大的兵力?”顿感棘手,宇文威这个时候也不敢夸下海口,吹嘘自己能够解决眼前之事!

    成风双眉亦是皱紧:“幸好城中所备用的粮食尚有许多,足够我们支撑半年之久,但若是半年还是没有找到粮食的话,那就真的要陷入危机当中了。”

    军中之重,莫过于粮草。

    若非当初萧凤一意孤行,于境外鏖战赫和尚拔都,并且一举夺下太原城,为潞州开垦荒地种植粮食打下足够的基础,只怕现在他们早就因为没有粮食而彻底覆灭了。

    当然,按照如今时候的场景,田地早已经被彻底践踏,亘古以来生存至今的农民也被逼得只能四处逃窜。

    这潞州,来年是没有收成了。

    这一点,军中之人皆是知晓,所以也明白他们即使是彻底将蒙古鞑子彻底赶出潞州外,也再也无法在这潞州之内生存下去了。

    原因无它耳,只因为这潞州的农事已被彻底摧毁。

    若是没有三五年的持续投入,是断然无法恢复农事生产的。

    “主公呢?若是主公在这里的话,我等又该如何进行?”神色略显慌张,仇烈又是说道。

    “主公?只怕她现在根本就不知晓此间事情,还在某个地方隐退潜修呢。”

    被这一说,众人心中皆是有所不满,着眼望着那高踞众人之上的座位,却分毫未曾见到自己眼中熟悉的身影,这一点让他们皆是感到恼怒,甚至产生了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难不成,她借此机会逃走了?

    于脑海之中,这样的想法越来越盛,并且开始死死攥紧每一位的思考。

    “各位。”

    察觉到众人神色变化,赵志摸了摸藏在胸前的凝血赤晶,虽是努力想要解释,然而一想自己所猜测的真相或许更为残酷,不觉收了一些语气,劝道:“现如今我等虽是陷入困顿之中,但是尔等也需要知晓对方尚且有三位地仙人物,若是没有主公将那史天泽、张柔还有李元复牵制住,只怕这三位便会仗着自己一身武力闯入潞州境内好一顿残杀。而我们的责任,就是确保这潞州安全,不至于被敌人侵袭。若是就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好,咱们还算是赤凤军吗?”

    “这倒也是。若非主公襄助,只怕我在汾州时候就彻底死了,也不可能在这里和你们叙叙旧,甚至传授武艺。”虞诚哈哈一笑,笑声立刻冲走了尴尬。

    另一边,杨禅亦是说道:“没错。若非主公一力推行,只怕我在清虚观被毁之后也就只有浪迹天涯了,又哪里有机会在这里和尔等叙旧、聊天?”温润神色,也让所有人感觉心中一送,脸上不觉浮现红晕,皆是感觉有些羞赧。

    说实在的,他们若非萧凤出手组建起赤凤军,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继续活着,更勿论能够统领一众士兵,和那鞑子正面厮杀,甚至一度将其打的狼狈逃窜。

    能够创造如此辉煌战记,他们就算是在这潞州之内全军覆灭,也算是与有荣焉了。

    “所以各位,切不可忘了我们的目的。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这口号虽是主公提出,但是也是我等共同的心愿。若是以为仅凭主公一人努力,便能够实现这个目的,那就当真是大错特错。”想着当初赵晨让他离开时候所说的话,赵志这才明白过来当初所表达的意思。

    而主公之所以选择放手,让他们仅凭自己的力量对抗蒙古大军,莫非也是存着一样的心思?

    毕竟一开始,赤凤军虽是屡立战功,但是莫不是蜷缩在萧凤身下才能成功,若是萧凤因为某种原因无法给与庇佑的话,他们又会如何?

    赵志不得而知,但是他真切的明白过来,若要彻底击败那蒙古大军,那就非得所有人一起努力才能够成功,所以他对着所有人说道。

    “各位。你们都要知晓,我等并非为了主公而战,实在是为了我等而战。不自由,毋宁死。非如此,岂能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