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五章允粮食盟约再续,再聚首杀意滔滔
    “都退下吧。()(网)|(八)WWW.8(八)1(一)Z(中)W(文).COM”

    贪欢之色具是消去,李明昊手一挥,便喝令众人离开。

    他这一说,正在此间莺歌漫舞一行舞女具是敛眉告退,不敢有丝毫推辞。须臾之间,曾经的欢场便已然散去,只剩下两人彼此对坐,四目交错之时,更是烽火已升。

    “怎么了?难道你被我说中了?”

    冷眉以对,张弘范双目如锥,似要看破李明昊那藏在面孔之下的心,究竟有多黑,居然会在这战场之上,对本该是友军的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李明昊却并不在乎,只是淡漠坐在座位之上,斟一杯酒纳入口中,缓缓说道:“你这般说我,可有证据?”

    “哼!”轻哼一声,张弘范立刻斥道:“你与我早有约定,明明我已然开始进攻了,为何你这厮却始终紧闭寨门,不曾出阵?如此行径,不是存着观望,又是作何关系?”

    李明昊轻笑一声,却道:“原来是这样啊。”神色依旧,却是不以为意,忽然神色一变,声音已然带着狠声:“但是你可知晓,我军中上下早已经没有半分粮食,如今时候不过是靠着杀马而食,方才支撑到今日时候。而现在,军中战马只剩一半。若是继续宰杀下去,那到时候让我麾下自己仅凭双腿,度过八百里瀚海吗?”

    信手一丢,他手中那琉璃酒杯已然被掷在地上整个摔碎,留下点滴污渍,还有破碎而且再也无法复原的碎片。

    “这又如何?所以你就有理由背离盟约吗?”张弘范横眉怒对,也是一样不肯善罢甘休:“今日时候,你若是再不给我一个回答,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

    “哦?那请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驱逐我军吗?”李明昊伸出筷子,本欲吃点东西充充饥,却听张弘范这般逼问,不免感觉不满。

    张弘范亦是紧逼不舍:“非只如此。若是你继续盘桓此地,那我就少不得奏明可汗,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大不敬?好一个大不敬!当初你等邀我军前来,可未曾说这个。如今时候反而以此威胁,论起过河拆桥的手段,我李某还未必能够比得上你!”连声大笑,李明昊那笑声更显讽刺,不知道究竟是在笑着自己无奈,又或者是笑着张弘范的故作姿态。

    “你这厮果然贯会污蔑!”

    “非是污蔑。我不过是阐述事实罢了。”

    “什么事实?”

    “当初你父亲以书信还有可汗旨意请我父亲助阵,说若是将赤贼逼出太原城之后,则汾州附近五州之地,皆是我军所属。如此约定,你可曾记得?”

    “我当然记得。而且这五州之地不是已经给与你们了吗?”

    “呵呵。当然给了。只可惜唯有等到歼灭赤凤军之后,方才能够实现。而当初父亲之所以讨要此五州之地,不过是为了让我军能够再次有所根基,可以就此补充粮食。可是呢?我遍寻汾州境内,却并无丝毫粮食,整个地境之内更是流民四起,以至于我等只有倾尽全力,方才能够维持境内稳定。”

    说到此节,李明昊更感懊恼。

    他当初四下搜寻粮食未果,可着实没少受父亲的折磨啊,幸亏一场战役之后损失了半数以上的士兵,将他们的口粮还有坐骑战马给杀了,分拨给别的士兵,方才度过了此劫。

    张弘范不动如山,却是幸灾乐祸的说道:“那里乃是你们管辖之地,我等自然不敢插手。”

    “哦?如此说来,那岂不是我自作自受吗?若是如此倒也罢了。但是你也知晓,这赤贼难以根除,并非一次战斗便可成功。我等虽是将其逼出太原城,无奈对方根基稳固,却始终屹立不倒,并且坚持到今时今日。正是因此,你父亲又以剿灭赤凤军为名,下令我等继续进攻,否则的话半点粮食皆是没有。”一想到此节时候,李明昊就悻悻不已。

    在占据汾州城之后,他父亲苦于没有粮食支撑,故此向张柔祈求是否能够提供粮食。

    只是没料到,那张柔却也借此以粮食为要挟,令李元复率军进攻赤凤军,这才招致之后的事情来。

    张弘范稍稍一想,便道:“所以你想说什么?”

    “粮食!若无粮食,那我军中士兵便会没有体力。若是没有体力,如何能够继续战斗?”李明昊张口便道。

    张弘范却只感恼怒,冷眼扫过满堂佳肴,便是嗤笑道:“若是缺粮的话,那你这一桌酒菜又是从何处而来的?”

    “不过是自此地农户借来的罢了。毕竟他们早已经抛弃了天可汗的荣光,另投别人了,既然如此那我又何须顾虑他们的财产呢?自然就笑纳了。”耸耸肩,李明昊不以为意。

    这般事情,他可是做的多了,否则的话麾下军队如何能够支撑到现在时候?

    “你!”

    张弘范顿感恼怒,虽欲指责然而一想到此时此刻,他也只好强压怒气,低喝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于你三百担粮食。这些粮食,应当可以供你支撑月余时间。至于此地农户,你切不可继续骚扰了。知道了吗?”声音切切,大有若是在不借受,就会大打出手的样子。

    李明昊这才站起身子,朗声笑道:“那就多谢张公子相赠了。”

    “哼!只希望你下一次莫要在继续放肆了。”

    张弘范冷哼一声,已然拂袖而去,眼前这人那卑劣相貌,他是再也不想看了。

    只是赤凤军尚未剿灭,盟约暂时还不宜撕碎,所以他也只有让出那三百担粮食,好确保眼前这家伙能够继续支持自己作战,而不是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

    “当然。只是这些东西你不吃的话,那就有我一个人独享了。”

    李明昊也不在乎,又是坐下继续品尝着桌前的佳肴美酒,这些东西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在汾州境内寻到了,乃是上乘的好东西,若是就这么浪费了,岂不是可惜了?

    毕竟在今日之后,很多的东西都要享受不了了。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战争之事啊,向来都是生死莫测、各有天命,在闲暇的时候尽情的饮酒作乐,这样的话在遭逢意外死去之后,方才能够不虚此生啊。

    “可惜只是一人独饮,却不免添了几分落寞。”

    迷离着眼神,李明昊最终倒在地上,陷入了自己的幻梦之中。

    …………

    且不说他,另一边那张弘范负气离开,待到回到军帐之中刚刚掀开帷幕时候,却闻其中传来一个声音。

    “七弟,为何你神色如此恼怒?”

    一抬头,张弘范便见军帐之中自己的长兄张宏圣不知何时,已然来到了这军帐之内。

    “无事,只是因为久攻不下,故此感到焦急罢了。”

    随口解释道,张弘范并不愿意继续在李明昊身上纠缠,而是问道:“对了兄长,你今日为何又重新回到这里来了?”

    张宏圣旋即说道:“遵照父亲指示,我除却联络史天泽之外,还到别处邀请各地高手前来助阵。毕竟那赤贼实在是顽固的很,务必要确保将其斩草除根,不留分毫。只是你为何如此苦恼?若是有什么困惑的,可跟我说一下。”

    “唉。并非我无奈,实在是那潞州城太过坚硬,若是强行攻破只怕会伤亡惨重啊。”张弘范哀叹一声,声音尚且带着踌躇。

    张宏圣有些诧异,问道:“我听闻那潞州城只有自横水镇撤退的两千士兵,为何会如此强横?”

    “若是寻常士兵倒也罢了。但是你也知晓,那赤凤军军中已然大量装备火器,更兼此城得到赤凤军精心培养,城中粮食储备甚多,足以支撑数月有余。而且还在城外建造了七座棱煲,这棱煲皆是以青砖所制,彼此以石灰抹缝,中间灌之以铁汁浇筑在一起,甚是坚固,寻常火炮根本就难以摧毁。并且在棱煲之中放置火炮,我等虽有攻城炮,但也实在无法将其摧毁。”

    “而在棱煲之间,对方更是战壕勾连。这战壕约有九尺有余,足以容纳寻常人在其中行动,而外人根本就无法探察到。每每等我动炮击,对方皆会藏于堡垒之中,足以确保自身安全。但若是我等进行冲锋,则对方就会全军出动,以火铳狙击,每一次皆是让我等败亡下来,无法继续维持进攻姿态。”

    张弘范一边说着,一边也感觉这种战斗,实在是太过艰难。

    他也是在军中厮混多年,只可惜曾经所熟悉的冷兵器战法早已经淘汰,面对赤凤军如今所弄出来的热兵器战斗方式根本就是黄鼠狼咬乌龟——无从下口,实在是憋屈的可以。

    张宏圣细细想着,也是感觉甚是麻烦:“这么一说,若要战胜赤凤军,并非是一桩易事?”

    很显然,若要战胜赤凤军的话,那就只能纯粹以军力进行持续性消耗。

    然而他们久在外面作战,潞州境内庄家也早被收割存在潞州城之中,根本无法就地征粮,否则李明昊就不会百般努力,想要从这里榨取粮食。若要从外地运粮那就更是麻烦了,毕竟路途遥远、舟车劳顿,若将粮食从到这里,只怕是十不存一,对整个后勤乃是一个大考验,若是继续下去难保不会消耗民力,让治下百姓难以忍受,然后来一个揭竿而起。

    赤凤军是被逼到了极限,然而他们不也是一样,被逼迫到了极限了?

    “没错。若是无法解决粮食问题,只怕我军也会和当初赫和尚拔都一样,彻底败亡。”张弘范甚是担忧,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无妨。正是因此父亲方才让我离开军营,去邀请这两位过来帮忙。相信有他们帮忙,定然能够彻底歼灭赤凤军。”张宏圣这才朗声笑道,旋即就拍了拍手。

    随着掌声,于外面当机就有一儒一僧掀开帷幕走了进来。

    张弘范立时惊住,喃喃说道:“这两位莫非就是?”

    只因为眼前的这两人,乃是他所熟悉的人,当然也是赤凤军所熟悉的人,那儒者正是昔日曾经于醉香楼试图攻击萧星的孔元措,而僧者也正是当初襄助赫和尚拔都的妙善,此时此刻他们两人也一起过来,显然并非什么好事。

    “没错。正如你所见到的,他们两人便是我所邀请过来襄助的敌人。想必有这两位的号召,定然能够聚集群雄,将那赤贼彻底消灭。”张弘圣朗声说道,眼眸透着几分自信。

    孔元措亦是信心满满:“没错。那萧凤悖逆人伦,以一介女子之身就要颠倒乾坤?如此妖孽,岂能让他继续猖狂?”

    自当初被逼离开之后,他便回到了曲阜孔府之内,经过一年多修行之后,已然尽得千年以前孔子所传的圣力之法,境界虽是未曾达到地仙一流,然而一身实力实际上已然不逊于地仙了。

    集历代众人之力汇聚一身,成就一位地仙人物,这曲阜孔府能够横行千年有余,自然有其独门手段。

    “轻启战火,以至黎民涂炭,我等为众生计,自然得斩除妖邪。”紧随其后,妙善也是信心十足。

    经过当初苦禅林修行,他也已经将当年为萧凤、萧月所重创的伤势尽数修复,如今时候元功在成,自信纵使是面对萧凤,也完全拥有一战之力。

    曲阜孔府、少林禅宗,当今佛儒两大顶尖势力皆是汇聚于此,誓要那赤贼知晓知晓,什么才是天地大道,什么才是人伦纲常!

    张弘范却不觉得此事会如此简单:“就仅仅这两人吗?”

    “并非如此。曲阜孔府除却了衍圣公孔元措之外,麾下也有十二名贤者助阵,而少林禅宗也派出本门十八罗汉襄助,得此等人物助阵,定然能够让那赤凤军再无转圜时机。”张宏圣朗声笑道,话音之中具是带着自信。

    那贤者、罗汉皆是实力群之辈,个个本事皆是不逊于当初追杀全真教余孽的佛陀八相,若是联合起来也是足以和一般地仙人物相媲美,也是他们竭尽全力缔造出来的,非是寻常任务断然不会派出来,如今时候被派遣出来,也算是看得起赤凤军了。

    目前,赤凤军之内,能和他们所匹敌的也就只有曾生、杨禅、虞诚、祁志诚、王志坦五人罢了。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更不知晓赤凤军究竟如何,才能够度过这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