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一章横水镇终遭血戮,十年约一朝尽了
    “杀……”

    却在此时,于那烟尘之内早已传来阵阵杀伐之声,那是终于打破堡垒准备将他们彻底吞没的蒙古大军。天』『籁小说Ww

    尾随连绵杀伐之声后,更是一道道锐利箭雨,还有阵阵雷霆咆哮之威。

    两军交错在一起,立时带出点点血光。

    在经过漫长战斗之后,赤凤军手中火药也终于告罄,曾经威力无穷的火铳、虎蹲炮也终于变成了无用的铁疙瘩,如今只有靠着近距离的格杀才能够支撑下去。

    眼见这般状况,几人也知晓已然是无力回天,只能准备离开。

    赵志只得无奈回身,对着众人命令吧:“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离开吧。”

    “不了。你们离开吧,至于这里便让我断后!”却在这时,那赵晨却摇摇头,只将身侧长刀取出,便走到了队列之前。

    赵志顿时一惊:“赵老将军!你——”

    “那鞑子领军之人实力不俗,若是就这么离开,只怕会被此人追上。须得有断后之人,方能让所有士兵顺利逃出生天。赵志,切莫忘了你的任务。”一冷脸颊,赵晨双目之内似有雷电,立时让赵志浑身颤抖僵在原地。

    “可是你——”

    “没有可是的。老夫这条命早在十年之前便该结束,如今时候苟活至此已是万幸,今日时候不过重拾过去罢了。”双目又显低沉,赵晨却是陷入沉思之内。

    十年之前,他本应该于兴元府之前随军战死,之后不过是承了萧逸所托,照料他的两位女儿罢了。

    如今时候,那两人已然长成,更是威慑一方的年轻俊杰,未来虽是注定会遭逢诸多艰难之事,然而根基已定,也有萧凤这般地仙人物照料,想必也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此生已遂所愿,他又岂会可惜自己这身性命?

    正在远处,数十位士兵已然瞧见几人所在,立刻便手持巨斧、身披坚甲朝着这边走来。

    而他们的到来,也正式宣布了横水镇的易手,如果众人还不撤退那就真的危险了。

    一翻手,赵晨已然将几人震退数丈之外,又道:“尔等莫要忘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至于我这残躯老人?就不妨在这为你等杀出一道血路。”只见身后冲来数位士兵,他只将腰间长刀一拍,利刃入手犹如水银乍破,只一刀便让远处士兵具是喉头一痛,整个头颅冲天而起,只留下一片残尸跌落尘埃之内。

    似是被赵晨所激动,却有数十位士兵也是一般走出。

    相交其余人而言,这些士兵身上届时带伤,而军中既无草药也无郎中,纵然是离开之后也无法坚持多长时间,如今时候且见到赵晨厮杀,他们亦感热血沸腾,竟然是一般走出准备鏖战,为身后的士兵争取足够的逃脱时间。

    “杀!”

    齐齐喝声,顿时让那冲上来的鞑子为之一扼,竟然是无法冲破这众人所达成的城墙。

    眼中所见具是血红,耳中所闻皆是杀声,鼻息之内满是腥味。

    此情此景,触目惊心,更让人不敢去看。

    赵志不禁闭上眼睛,身子僵硬犹如机械,却只能扭过身去,低喝一声:“走!”

    一字“走”,道尽所有人的愿望。

    未曾停留,所有人全都跟着他后面,朝着身后的山道走去,而那里可以通往外界,也是众人逃生之地。

    “嗯?”不远处,那张弘范瞧着众人撤退身姿,登时大怒:“给我追,不可让他们跑了。”

    久经战斗,他可是知晓赤凤军的人顽强至极,若是让对方就此逃脱,那就会酿成大祸。

    只是正当士兵正欲前进的时候,前方却兜头就是一阵枪雨。

    这一下立时就让数十人惨嚎倒地、哭声震天,更令张弘范皱紧眉梢,满是不悦看着中间那一位指挥若定的家伙。

    这人,正是赵晨!

    而围绕在赵晨身边,约有仅百余人正集中在横水镇中央垓心之地,若是仔细一看便可以看到所有人都身负重伤,虽是如此他们却依旧斗志高昂,屡次朝着鞑子挑衅起来。

    “未曾想这赤凤军之内,还有这么多的勇士?”张弘范只感讶然,仔细一看便笑了起来:“只是就凭这些老弱残兵,莫非也以为能够挡住我吗?”

    非是他小觑众人,实在是因为眼前赵晨只能如此。

    如今时候,他们只是短暂的凭借着火铳、虎蹲炮拼力抵抗,而等到火铳子弹消耗完毕之后,就会展开肉搏战,而那个时候才是最凶险的时候。

    只见一轮枪响之后,张弘范只见麾下士兵瞬间少了数十人,心中不免疼惜,立时喝道:“全军后撤,以弓箭消耗对方力量,莫要继续冲锋。”

    赵晨眼见对方后撤,这才放下心来,如今时候哪怕只能争取这一丝半点的时间,也是好的。

    “哦?怎么不继续进攻了?莫不是你害怕了?”却在这时,远处却有一队人马走过来,为的李明昊满是讥讽瞧过众人:“别忘了那群人正从此地撤退,若是让他们就此逃出去,那可就糟糕了。”

    张弘范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回道:“并非如此,只是对方抵抗激烈,故此暂且后退罢了。”说到这,他又抬起头看着远处正沿着山路朝着后方撤去的众人,便狠声说道:“至于他们?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他们给一一擒住然后杀掉的。”

    “勇气可嘉。只可惜他们还在这里,如果你不打算进攻的话,可否将此事交给我?”李明昊微微一笑,却是带着自信。

    张弘范有些好奇:“哦?你打算如何进攻?”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李明复得意洋洋,挥手便将一人唤来,而那人正是石云飞,吩咐道:你且去通知其他人。告诉他们,只需要将眼前这些人彻底剿灭,从前之事我既往不咎,便是他们脱逃叛离之罪,也可以一笔消去。”

    那石云飞立时叩:“我等知晓!”旋即就对着众位罪军喝道:“尔等听令,只需要将这些曾经虐待我们,将我等视为炮灰的人彻底剿灭,李家少主便可让我等重新归入军中,洗去罪名。诸位雪耻时候,正当今日。”

    这一声令下,立刻就似火药一样,将罪军众人愤怒尽数点燃,令尚且正在顽强抵抗的众人压力倍增。

    “罪军?没曾想你居然早就在这里安插了奸细,难怪如此迅便攻下南镇了。”张弘范这才恍悟,不免对李明昊高看几分。

    李明昊得意回道:“这是自然,你可要知晓为了收拢这群罪军,我究竟付出了多少代价?如今时候,只需要让他们快些将对方剿灭,我等便可以沿着山路追上对方,进而将那群家伙尽数剿灭。如此一来,”

    “你就不怕他们损伤惨重吗?”张弘范问道。

    交战至今,他对赤凤军所装备的火铳、虎蹲炮已然熟悉太多,自然知晓这威力究竟会有多么巨大。

    他不愿意自己麾下士兵平白牺牲,故此便喝令众人撤下,以免多造损失,却没料到这李明昊竟然凶残到如此地步,居然驱策罪军冲阵。

    此时此刻,正如张弘范所预料的那样,这些罪军虽是屡屡冲锋,却始终无法打破赵晨等人的防御。

    “自然怕。不过他们不就是一个寻常老百姓吗?死了就死了呗,没啥可惜的。”

    李明昊混不在意,只见众人有所懈怠,又是令道:“各位,若有后退者,格杀勿论。知道了吗?”

    齐刷刷长弓具是张紧,却是对准那正要逃脱的罪军众人。

    被这长弓一指,曾经投降的罪军顿时一愣,只感寒芒在背,无奈身后具是李明昊麾下之人,弓弦咯吱作响,显然只需要被判断为逃脱者便会当场射杀。

    懊恼之下,他们只得在众人威胁之下走上前去,以决绝之势朝着赵晨等人冲去。

    “杀!”

    赵晨却站立如松,昂望着涌来诸人,长刀猛地一挥。

    连番巨炮再次响起,便让那冲来的众人具是翻滚倒地,手捂着身躯各处惨痛哀嚎,虽是如此却依旧挡不住罪军冲锋,一次又一次完全无视了生死,就和飞蛾扑火一样朝着赵晨扑来。

    终于,闯过了连绵枪声之后,他们就似饿狼一样,赤红双目、张牙舞爪的扑上来,纵然面对的是无情的利刃,他们也未曾罢休,就这样不断的冲锋,直到枪声完全消失,炮声也归于宁静。

    最后,刀枪之声也消失了,呜咽的声音也没有了,一切的一切都宁静下来,只余一片死之国度。

    李明昊这才放下心来,一步踏在地面之上。

    粘稠血液染红靴子,更让他感觉地面滑溜不已。

    这一轮厮杀死的人太多,流的血都将整个广场都覆盖住了。

    只不过李明昊一见那尚且站在原地,胸前插满箭矢的赵晨,便感觉有些兴奋,因为他那敏锐的听觉还从其身上听到一丝薄弱的呼吸之声。

    这般骁勇之人,若当真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可惜了?

    数步之遥,李明昊却走了足足有一刻钟时间,待到行道赵晨身边之后,他看着那渐渐涣散的人儿,忽的冷笑一声:“不得不说,你这厮当真骁勇。只可惜我蒙古大军不需要你这样的敌人。”

    信手一挥,好大头颅登时飞出,落在地上。

    一腔热血,浸染苍穹。

    张弘范瞧着无奈,吩咐道:“将他们的尸身收敛起来,各自安葬了吧。”

    无论如何,死者为大,至少给这些对手一个安葬之地,也是必要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