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章横水镇战火连绵,定计划撤退在即
    盘秀山,横水镇。天籁小『说WwW.『⒉

    伫立横水镇之中,赵志立于瞭望台之上,望着眼前之象,双手不禁攥紧。

    只见于横水镇之中,纵横交错的山路之中,已然被那汹涌而至的士兵全数充塞其中。伴随着一阵阵浓烈炮声,整个镇中亦是腾起阵阵云烟,浓浓硝烟顺着呼吸纳入肺中,更是让他不由得咳嗽起来。

    自昨夜时候,那鞑子便展开猛烈进攻,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未消停。

    正在这时,却见严申越过山岩,来到了赵志面前俯身说道:“禀告赵参谋长。镇南已经失陷,我等虽是屡次组织军队企图击退对方,无奈对方实力太强,我等实在无法击败。”

    “怎么失陷了?”赵志立时拧紧眉梢,低声问道。

    严申轻摇头颅,嘴角却带着一丝苦涩:“是罪军。”

    “罪军?是他们临阵倒戈吗?”赵志顿感恼怒,旋即却感无奈,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那罪军多是敌人军营之中,当初编为一军也不过是存着利用这些人的劳力罢了,鞭笞、虐打、辱骂之事就不曾断绝,那些人能够陪同他们一起奋勇作战,那才有鬼了。

    “没错。”严申点点头。

    赵志远远眺望一下,于整个横水镇之中,镇南之地已然被对方全部占据,只余一个狭窄通道尚在赤凤军手中。然而随着枪声、炮声越来越稀疏,这狭窄通道也支撑不了多久,想必也就只能在继续坚持半个时辰罢了。

    如此情形,可以说是已成定局。

    赵志只得下令道:“既然如此,那也莫要在继续支撑下去,做无用的牺牲了。你率领剩余之人撤退,聚集到镇中地方。”

    “我明白了。”

    严申领命下去,开始组织剩余士兵继续抵抗。

    然而自严申退下之后,又有常俊前来此地。

    “禀告赵参谋长。镇北之处敌人实在太多,还请派遣增援确保安危。”

    “太多?有多少?”

    “不知道。只知道对方一直都在进攻,我部下火铳只剩一百余只,便是虎蹲炮也只剩下两百多门,而那火药也所剩不多,若是还无增援,只怕镇北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那些罪军呢?”

    “他们?他们虽是在我等威逼之下坚守岗位,然而之前三千余人也只剩下三百余人。无奈之下,我只得将麾下三百余人派上去助阵,如今时候人员所剩人员只有半数。若是在继续坚持下去,只怕全员皆要彻底覆灭。”

    眼眶之内泪水涟涟,常俊一想着当初所见场景,便感觉心中甚是堵塞。

    这番场景若是继续延续下去,那他麾下士兵可就要全数折损在这里了。

    赵志立时紧张起来,便高声一喝:“段峰!”

    “在!”

    早在镇中准备就绪的段峰立时站出,高声喝道。

    赵志立时吩咐起来:“你且带麾下三百人马前去助阵,务必确保镇北安危。”

    “唉。那我呢?”却在这时,那赵晨却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且望着周围匆忙的士兵,他不免带着一丝懊恼:“看着他们在前线厮杀,我就感觉心有不安。若是可以,可否让我也加入其中?”

    赵志连忙劝道:“赵老将军。你如今年岁已大,更兼沉珂未愈、伤势犹在,切不可上阵杀敌,到时候若是有什么山石,主公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

    “没错。”段峰亦是劝道:“正所谓刀剑无眼、战场无情。这等厮杀之事,交由我等即可。你实在不该上阵啊!”

    “呵呵!”赵晨却是摇摇头,笑了起来:“尔等所说我也知晓。然人终有一死,若是就这么苟延残喘下去,实在非英雄所为。”说罢,他却抬起头盯着赵志,昔日不过半大小子,如今时候却已然能够比肩而立,能够培育出这等人物,也算是与有荣焉了。

    拍了拍赵志肩膀,赵晨又道:“更何况看着你等再次抛头颅、散热血,我若是还在后方苟且偷生,如何能叫众人服众?”一伸手,却自旁边武器架上取过一身披挂,说道:“今日时候,我并非你之亚父,不过是赤凤军战士。还请你吩咐我应该怎么做?”

    “我明白了!”赵志话语一顿,哽咽说道。

    如今时候,赵晨虽是依旧昂扬挺拔,然而眉须泛白、鬓角如霜,乃是世事染成无可奈何;目光浑浊、形如枯木,却为岁月所压再难恢复。

    这时光的力量终究太强,任何人都无法抵御。

    若以年岁而论,如今赵晨已然是知天命时候,本该是膝下承子、共度天伦之乐,然而这连绵战火却逼迫着他重现战场。

    这世道,让人可恨!

    “赵晨,你且率领麾下两千四百人驻守镇中,若有危险立刻驰援,不得有误。”

    这一声命令,顿时让赵晨充满惊愕,旋即苦笑连连:“我知晓你的用意,只是这样终究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段峰顿了顿脚步,便道:“就算是一段时间也行。你乃是我军主心骨,若是你败了,我等又该如何?”而那常俊亦是劝道:“没错。这里由我等便可,赵将军你只需在这镇守就可。而我等定然会击败对方,保住整个横水镇的。”说着话,他就要率领麾下士兵前去助阵,好确保整个横水镇安然无恙。

    正在这时,只闻“轰隆”一声,便见镇北尘沙迭起、碎石乱飞,万千尘埃升腾而起,却将整个横水镇都彻底笼罩其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常俊、段峰脚步顿时止住,犹自带着不可置信看着远处。

    只因在刚才一击,他们在横水镇之前所建设的防线已然彻底崩坏,而那足有一丈高的城墙也不负所存,竟然被整个摧毁。

    “是攻城炮!”

    赵晨微微一叹,满心都是无奈。

    赵志整个人亦是惊住,低声喝道:“就连攻城炮都动用了,看来对方是铁了心要拿下横水镇了吗?”脑中心思甚是繁杂,他却是一片混沌。

    这攻城炮曾经在攻打太原城用过,其威力自然是惊天地、泣鬼神,当初他们也是付出莫大代价,方才将史天泽麾下军队逐出太原的。

    如今时候,那张弘范动用攻城炮,很显然是铁定要攻下这横水镇了。

    而在攻城炮的进攻下,赵志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你们走吧。”

    却在这时,赵晨朗声说道。

    刚从镇南撤下,严申一脸惊愕:“走?往哪里去?”

    “潞州、沁州、襄垣……,什么地方都可以,但是这里是断然不能继续留下了。”赵晨微微抬头,却是望着辽阔天空,天空湛蓝、一望无边,似是能容纳天下间任何东西。

    赵志浑身一震,低声问道:“你是要我们逃吗?”

    犹记得当初太原撤退时候,他们尊敬的主公也是这样下令的,于是太原没了、汾州没了、平阳府没了,如今时候若是还继续撤退的话,那这横水镇也会没了,直到最后撤入潞州城之后,他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不是逃。是走!”赵晨摇摇头,更正道。

    “但是我们若是离开这里,那这里就会被那些鞑子所占领的。”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们若是继续留下来,会死的。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失败。”

    “任何事都会失败的。失败并不可怕,只需要走出来就可以了。更何况她还在,你们只需要找到她,那自然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她,是主公吗?”嘴角掠起一丝讥讽,赵志却感愤怒。

    若非那人忽然离开,他会在潞州城议事堂遭到众人讥讽,甚至被众人弹劾沦落到今日场景吗?

    心目中那应该致以最崇高敬意的她已然消失,如今时候赵志却只剩下恼恨,以及厌恶!

    赵晨察觉到赵志心思变化,便凝目看着对方眼神,庄重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也有自己的无奈。你有,她也有,我们每个人都有。只是你从来都没看到罢了。”

    脑海中,当初所遇到的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如今高踞众人之顶威严庄重的主公,两个映像交合在一起,却不免让人倍感殊异。

    只因这两人实在相差甚远,甚至怀疑是否变了一个人。

    但是赵晨却知晓,两个人都没变,只是环境变了,变得残酷、自私以及狠毒,连带着人也变了。

    赵志却只觉恼怒,反驳道:“既然如此那她为何还不现身,拯救我们?”目光之中,愤恨之色透骨而出,显出无比的怒焰。

    战火蔓延,还在吞噬每一个人的性命。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向满天神佛祈求,却都迎来不了任何一道曙光。

    赵晨轻轻一叹,旋即说道:“没有人是神,也没有人可以拯救一切。天助自助者,唯有凭借自己的力量才能走向成功。有的时候,你需要她的力量,但是更多的时候她也需要你们的力量。唯有互相帮助,才能够走向成功,知道吗?”

    说罢,赵晨却自袖中取出一个凝血赤晶,抵到赵志身前:“这是她离开时候交给我的。说是若有危难时候,只需手持此物便能够找到她。你且拿着,若有需要,自可经由此物找寻她的身影。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

    赵志看着这凝血赤晶,目光闪烁不定,最终归于坚定,伸手便将这物握在掌心之内。

    这凝血赤晶温润如玉,更有屡屡热能释放,却不知道究竟是如何铸成,但是既然可以凭此物寻到那位,那他也不妨一试,至少也能够为整个赤凤军带来一个转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