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九章形势急再论战事,撤军起众人争执
    “结束?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大惊,目光皆是落在宇文威身上。????网

    这目光或是期待、或是疑惑、或是愠怒、或是哀伤,更不知有多少情绪,也不知又藏着多少心思,全都落在一人身上,仅仅是为了那唯一的答案,一个会决定接下来众人命运的答案。

    “唉。这领,果然不是寻常人所能当的。”

    宇文威被这一看,也是陡觉身躯沉重如负泰山,然而无论如何总有揭开一面,值此时机他也只有说了。

    “根据我们探子回报。三日之后,蒙古大军便会大举进攻。”

    这一说,立时便是巨石入渊,惊起一片波涛。

    成风一脸惊讶:“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不会有假。”宇文威颌回道。

    “即使如此,只怕以我等的力量是决计难以抵抗。”仇烈一脸忧愁,张口便道:“毕竟对方实力远远强过我等,且不说那史天泽一手雷霆手段,便是其麾下龙山三友便是一方豪杰,论修为也不必王志坦、祁志诚差。更有蒙古诸部将领护持,其实力当真是鼎盛至极。若是主公依旧不曾出现,我等如何能够抵御对方侵袭?”

    “你之所言,我也明白。无奈主公自隐退之后,我等具是不知她身在何处,此刻欲要寻求,不过是缘木求鱼罢了。”宇文威摇头叹道。

    当初他们乍闻萧凤决意隐退,还只是以为她只是为了培养下属,故此隐身后方只做指导之意,没曾想萧凤却隐退的如此干脆。

    无论是赵志所闹出的番民争执之事,杨禅、赵志路遇外敌之事,常忍、成风军中遭袭事件,一个个皆是牵连甚广、并且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的事情,全都未曾让萧凤现身,浑如他们之前所信奉的那个主公,已然彻底消失一样。

    仇烈顿时慌张起来,张口问道:“但是依我等实力,如何能挡?”

    “没错。我等现在兵力只得一万余众,分兵把守已然是捉襟见肘,若要继续分兵只怕不妥。而那史天泽麾下尚有三万余众,他知晓将麾下兵力分成十队。每队轮流进攻,以此消耗我等战力。如此一来,我等必败。皆是沁州城只怕就要陷入对方手中。”金蒙亦是缓缓分析道。

    刘冲亦是应和起来:“而且那横水镇若是横生枝节,让张柔大军进入潞州境内。皆是两路夹击,我等又该如何才能脱困?”

    “横水镇有赵参谋在,定然不会有失。”成风双眉一拧,却是狠狠瞪了刘冲一眼。

    刘冲亦是一般回瞪起来:“正是如此,我才担心。就凭他那志大才疏之象,更兼横水镇除却了赵老将军麾下三千人可用之外,其余人不过是降军罪兵。若是这些降军罪兵一起出手,横水镇如何能保?”

    “你这厮不过是刚刚加入没多久,哪里知晓赵参谋长的仁慈?”成风大怒:“他自入军以来,向来是宅心仁厚,又岂会做出这等事情?你这厮若再继续胡扯,信不信我这便和你做上一场?”

    “来就来,你以为我怕你?”刘冲也是冲劲十足,梗着脖子喝道:“不过是比我早些年入伍,也敢在这大放厥词?”抿嘴朝地“呸”的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别以为杀了移剌石,阻碍鞑靼诡计,我等就会怕你。”怒焰冲冲,却是分毫不管此地乃是议事堂,便张口喷道。

    “哼”的一声,成风亦是恼怒:“你这厮当真是胡说八道。你所说的,不过是子虚乌有,却在这里胡乱撕扯,这般行径如何能叫我信服?而且你自入伍以来寸功未力,却反再次嚣张,莫不是你嘴上功夫更胜过手上功夫吗?”

    “……”

    这一番争吵,登时让宇文威虎目动怒,低喝一声:“你二人给我住嘴,莫要再继续争吵下去。”四周围,众人亦是满怀愠怒、面沉如水,冷冷瞧着两人。

    被这一喝,两人只好乖乖闭嘴,各自坐在自己位置之上不曾说话。

    宇文威这才放松一口气,缓声说道:“你们两人也非小孩子了,还知不知道我等再次的目的?若是在继续和往常一样争吵不休,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将你们两人逐出去了。”又见诸位心思忐忑,宇文威便知晓因为这两人争吵,却是让所有人都心生疑虑了。

    没办法,如今赤凤军兵势颓废,而对方军威正隆。

    正所谓时局变迁,曾经威慑河北一带,强夺两路的赤凤军,如今也是穷兵陌路,再也难以逃出蒙古手中了。

    众人心想与此,也是心有戚戚,不知道该怎么办。

    宇文威只感空气压抑,只好出声打破宁静:“此时虽是兵凶战危,然而尚未到绝境时候。昔日牧野一战,武王方才定鼎;巨鹿一役,遂成强秦崩灭之势;淝水一战,方有南北割据之分;便是南朝,也有采石矶一战,稳住半壁江山。我等只需众志成城,自然能够击败对方,成就一方事业。”

    这一番话,立时让众人阴郁脸色散去许多。

    历数中华历代史书,如同此类以少敌多、由弱转强的战役不在少数,而且他们更是手握火器这般横空利器,并且曾经借此纵横四方,没道理现在会有所削弱。

    金蒙却是有些忐忑:“虽是如此,我等又该如何才能够击败对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时候,只能如此。”喟然长叹,杨禅回道。

    虞诚轻哼一声,却是昂扬说道:“虽是如此,但我等也绝不可能束手就擒,不然的话咱们聚集在这里又是为何?”目光灼灼,他却是跃跃欲试。

    反正自汾州城一役之后,他的残生早已逝去,便将一腔热血撒在这里又如何?

    “依我来看,那蒙古也并非团结一心,我等若是耐心等待,自然能够胜过对方。我等如今粮草将尽、兵械困乏,然而连番鏖战,对方所需兵力皆需从境外运来,消耗甚大。而这两路之地所产粮草皆被我等所收,藏于隐匿之地。对方若要就地取粮何其困难?想必现在对方应当也是行将崩溃,否则的话如何会定下三日灭城之举?”

    这时,那马云冬却缓声说道。

    他曾经在蒙古军中作为马奴生活过一段时间,自然晓得那蒙古大军粮草周转之用。

    而这蒙古大军依仗着蒙古马的特殊属性,虽然能够长时间在外征战,但是也有极限之处,若是征战太长便会陷入恐慌之中。

    如今时候,只怕对方军中粮草补给,也是出现诸多危险信号,否则的话不会如此焦急的。

    “哦?粮草危机吗?”

    轻咦一声,宇文威拂动颌下胡须,却是露出一副了然之意来。

    “哦?莫非宇文先生已经有所决策了?”张彻却是问道。

    之前诸位参谋谈论他未曾插话,毕竟自己乃是军官,实在不宜插手别人分内之事,如今时候看见宇文威若有所思,他便知晓此人只怕已经想出法子来了。

    “没错。”微微一笑,宇文威这才说道:“说起来,这事还是主公给与的答案。看来她高瞻远瞩,早就料到这等事情?否则的话,如何会做出这等决策来?”

    王动亦是问道:“何事?”

    自加入赤凤军以来,王动对任何人都看不上,但却唯独对萧凤甚是敬佩。

    以一女子之身高踞众人之上,并且一路率领赤凤军征战杀伐直到今天,可以说正是她成就了整个赤凤军。

    宇文威抿嘴笑道:“撤军!”

    “撤军?”虞诚顿感困惑,张口问道:“为何我等还要撤军?”

    自太原城撤到沁州城,他早就愤怒不已,甚至以为赤凤军上下早已经丢下“净火焚世,驱逐鞑靼”的理念,那如果今日还要继续撤军,这理念还在吗?

    宇文威连连摇头,这才解释道:“此举并非单纯的保全自己,其真实目的乃是在于迟滞对方力量,为我军坚壁清野争取足够时间,从而将境内所有粮食全都集中起来,令对方无法就地征粮,只能从后方运来。而这一路撤军之中,更是屡次毁坏河道、桥梁,并且拖长对方粮草供应距离,进而让对方消耗粮草日复一日,越来越多,直到再也支撑不下去。而我等就在这里周旋,每到一处便可打开粮仓,获取充足补给。而对方却每日困顿,越来越弱,如此这般持续下去,则我军威势依旧,而对方军威难成。到时候强弱易势,我等又如何消灭不了对方?”

    “原来是这般理由?”虞诚虽是明了,但却还是有些困惑:“只是到时候我等能成功吗?”

    成风却是欢喜,张口便道:“主公料敌如神,此番计策定然能成。”

    “但那鞑子若是在这辖内大肆屠戮呢?届时我等如何向百姓解释?”仇烈却是有所迟疑,张口问道。

    鞑子凶残,世人所知,若是这群人闯入潞州,将昔日屠杀一事再现,他们又该如何?

    “放心吧。他们若敢做次行径,我等自然会奋力搏杀,务必确保彻底摧毁对方。”宇文威朗声笑道:“只是诸位,尔等需要谨记,此事务必不能让那鞑子知晓,否则的话他们便不会继续下去。知道了吗?”

    “我等明白。”

    诸人齐声应和,旋即回去,开始准备诸般事宜。

    无论之后是战是退,都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至于究竟能否达成目的,那就要看天命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