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七章响堂寺仲威立誓,苦禅林妙善修禅
    榆社城,响堂寺之中。

    仲威静静立在祠堂之前,只是愣愣的站着石窟之中。

    “父亲。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孩儿如今时候已经长大,也如你所期待的那样开始领兵作战,而且已经将那赤贼逐回潞州,只待时机一到便能够彻底覆灭那些家伙,为父亲报仇。只是父亲!你在那边的时候,可千万要注意身体,莫要和往常一样酗酒了。知道了吗?”

    回到这榆社城也有些时日了,但是仲威却依旧感觉有一股阴郁之气笼罩着整个城市,无论狂风如何吹拂都无法吹散。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个时候父亲为了能够对抗赤凤军,所以就在这个地方建了榆社城。

    然而榆社城尚未建好,他便因为赤凤军那凶猛攻击而一败涂地,而且不仅仅是失败,就连自己的性命,也一起搭进去了。

    这一点,始终令仲威耿耿于怀,索性他现在终于夺回了榆社城,并且和从前父亲所做的那样,四面围杀、消耗其军力,从而不战而胜,彻底歼灭赤贼。

    想着这里,仲威微微抬头,却是闭上双目,祈祷了起来:“佛祖啊。您神通广大、佛光浩荡,应当知晓如今在这大地之上,尚有那赤贼乱世。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乃是当世一等一的魔头。所以还请你能够护佑我等顺利,彻底歼灭那赤贼。”

    一袭阳光自头顶落下,却是让眼前这释迦牟尼绽放一缕辉光而来,面色珠圆玉润透着神圣之感,登时让仲威痴迷起来,连忙低头礼拜起来,不敢有丝毫无礼之处。

    嘴唇微微上翘带出一抹笑容,长耳垂肩、神情和善安详,宛如一位长者,正在此地教敦促他、教导他,让他知晓之后应该究竟怎么做。

    看着这雕像,仲威这才恢复了自信,扫过周围场景之后,便说道:“待到我功行圆满之后,定然会回来礼佛,为佛祖重装金身的。”

    而在窟壁之上,一排排小佛像鳞次栉比、琳琅满目,散布在整个窟壁之上,仔细一数竟然有上千个。

    若是抬头一看,便可以看到于窟顶之上,却有伎乐、飞天盘旋其中,个个都是精致无比。

    只见它们裙带飘逸、姿容妩媚,宛如勾栏瓦舍之中的舍人一般,或是在弹奏竖箜篌,或是在抚弄圆琴,或是在吹动竹笙,又或是玩弄横笛,俨然一副鼓舞弄影之象。

    而这一切,全都是在北齐时代所修建的。

    如今时候,借着当初匠人的手艺,今人已然将曾经热闹场景,一一呈现眼前,更显生动绝伦。

    更显出当时候,佛教鼎盛繁华,然而如今时候,这佛教盛景也早已消退许多,更是无法和往常时候所比较了。

    “施主!该离开了。”

    尘光离去,不知何时于石窟之中,却有一位僧人出现。

    仲威这才恍悟,回首一辑,满是歉意回道:“未曾注意时间,还请主持莫怪。只是我可否询问一件事情,自去年榆社城沦陷之后,我闻那妙善为了避祸,便隐入此地修行,不知您可否为我通秉一声?就说是故友来访便可。若有叨扰,还请莫怪。”

    当日他为妙善所救,方才幸免于难。

    而后两人便各自分离开来,仲威直接北上前往哈刺和林述职,而妙善却以修为不足为由,遁入这响堂寺之内,自闭全身修为开始苦行。

    其中机密,只有几人知晓,以免被赤凤军打听了去,进而招惹事端来。

    以萧凤的性格,可断然容忍不了一个非己所有的异端外教之人。

    “无妨。”响堂寺主持也是一般回首施礼,便领着仲威朝着响堂寺深处走去:“你也应当知晓。妙善前辈于曾经时候,曾被那萧凤打成重伤,故而只有以金身舍利之法封闭法身,好令身体痊愈。就怕你就是见了,他也不会理会你的。”

    仲威紧步跟着,却见响堂寺主持脚步不急不缓,却是走出了响堂寺,旋即便踏入了一个石径之处。

    这石径不过是以方圆大小的石板铺就而成,上面落满了树叶,应当是很久未曾打扫,两侧也是茂密枫叶,偶然也有松树交错,红绿交错、相映成趣,于夕阳落日照映之下,便似那万花筒一样,显得无比的绚烂,更不知这石径尽头又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来。

    仲威感觉有点奇怪,便问道:“这条路通往何处?”

    往常时候他也来过这里,但是却从未曾见过这么一个地方,难不成那家伙就躲在这里面?

    主持解释道:“此地通往‘苦禅林’,而那里乃是本寺历代主持圆寂之地,向来不许外人进入,只需佛门中人可入此地。今日你能够踏入其中,不过是拜那妙善缘故。毕竟他曾经和我说过,若有一位少年将军前来找他,便令我将那人带到这里。那妙善曾经助我一臂之力,今日之情也算是还债了。”

    “原来如此。”

    仲威这才恍悟过来,凝神望着远处禅林,心中更是疑惑不解。

    这般环境,那厮在这里究竟做什么?

    行了大约三分钟有余,两侧松木已然匮乏,便是那枫叶也稀疏许多,等到尽头时候却是一片竹林。

    竹林不大,只有十丈方圆,彼此之间围成一个圈子。穿过竹林,便可见到于竹林之内,却是立着七个塑像。这些塑像色呈金色,五官异常清晰,足以让人看清楚上面每一个细微痕迹,而它们或坐或立、或卧或躺,诸般姿态不一而足,而他们更是或哭或笑,或喜或恼,诸生百态、一一呈现,当真是一个古怪玄奇之地来。

    “这些是什么?”

    仲威之前已然惊讶,如今骤然瞧见这么多的塑像,也是颇感震惊,不觉看向旁边响堂寺主持,想要看看他的表情。

    那响堂寺主持朗声“此地便是苦禅林。乃是我响堂寺历代主持圆寂之地。而这位六位塑像,便是历代主持圆寂之后所遗留下来的仙蜕。每当历代主持感觉到自己即将圆寂,便会来到此地运转本门独门法门,将整个身躯化作金身,从而能够将一身修为留存下来,可供后人修行瞻仰。当然,此法也有限制,少说也只有丹鼎境修者方能使用。只可惜我徒添”

    这般方法,道门之中也有。

    比如萧凤出身的真泽宫翠微峰登仙台之上的两位祖师爷,也是使用了同样手法,保留下自己的身躯。

    只是因为佛道相异,故此所用方法也不一样。

    “十八位塑像?”

    仲威顿感疑惑,乍然看见这场景,他便数了一下,知晓此地塑像仅有十九个,为何却只有十八位?

    只是他转念一想当初妙善所述,便想起了一个缘由。

    而那响堂寺主持朗声说道:“没错,是十八位。至于你所寻找的那人,应当就是在这正中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