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六章仓促中工事未完,转瞬间索桥易手
    沁州城,议事堂。

    听罢成风所言之事,宇文威不免感觉惊讶:“你所说的,莫非当真?”

    成风点点头,神色颇为严肃:“千真万确。从沁州城开始,沿沁水一路往西三十里之处,鞑靼人已然在那里修有索桥,待到索桥成功之后,那他们便可以沿着索桥一路前来,将我们团团围困在沁州城之内,切断补给、断绝粮道,让我们生生饿死在沁州城之中。”

    虞诚一脸感激,拍着成风肩膀,便是赞道:“那些鞑靼人果真是阴险狡诈之徒。居然暗中修桥,企图偷袭我等?若非成兄弟你及时发现,只怕咱们可就危险了。”

    在场诸人皆是明白此刻城中状况,之前因为赵志那次惹出的军纪事件,还有这次的偷袭事件,整个赤凤军完全处于半瘫痪状态,若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遭遇蒙古大军袭击,只怕倾覆便在此刻了。

    成风能够及时发现这异状,自然是大功一件。

    “这倒也是。只是你等就没曾想到,那吊桥从前时候未曾有过,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宇文威却是一脸困惑,低声呢喃道:“你等应该也知道。建造这吊桥绝非一日之功,须得耗费十来天准备,方有可能完成。而在这么多天里,你等就未曾察觉到?”一边说着,狐疑的目光已然从诸位脸上横扫而过。

    被这一看,众人不由避开目光,脸上泛起红晕。

    这些天内,他们光顾着争吵,谈论着那几个番民是不是应该如此对待,又或者为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却没料到在这一段时间之内,那蒙古大军竟然悄无声息,就在距离沁州这么近的地方修建了这么一座吊桥。

    如此怠惰,当真是罪无可恕!

    虞诚这才明了:“宇文先生,您是说有人刻意撩拨,目的就是为了扰乱我等军心,从而为他们建造此桥争取时机?”

    “属下无能,若非有人提点,只怕也未料到会有此事发生。”成风只感惭愧,低着头却不敢抬起来。

    这次事情之中,他亦是参与甚深,更是其中主导者之一,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关系,若非发现了对方的踪迹的话,他都不敢出现在众人面前。

    “情况大抵如此。所以尔等也应该知晓军中稳定,不可将私人恩怨置于军队之上、玩忽职守,以至于军队沦丧。此番教训,尔等需要谨记,日后切不可再犯。知道了吗?”神色凛然,宇文威瞧着诸人羞愧之色,便是张口教训道。

    待到看到成风之后,宇文威严肃目光方才稍稍软化,赞道:“至于你成风?你能够于凶险之中力擒敌寇,更是在偶然之中发现此桥,也算是将功补过,又何罪之有?”随后目光如炬,却是扫过诸人脸庞,声音已然沉静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发兵出击,将此桥重新控制在我方手下。只是诸位,究竟谁愿意上阵,夺取此桥呢?”

    只在这时,那金蒙已然踏步上前,双手拢在胸前、单膝跪地央求道:“末将无能,管教不严,以至于让麾下宵小扰乱军纪,实在该死。既然如此,末将在此恳求宇文先生能够让我出阵,也算是戴罪立功。”

    成风乍闻此话,顿觉惊讶。

    这金蒙无论领兵作战,亦或是武术弓马之术,皆在众人之上,按理说应当是最佳的人选。

    然而他在看着这金蒙心切时候,却本能的感觉有些怪异,便想要张口阻止。孰料宇文威却似察觉到他的心思一样,微微一瞪便令他闭上嘴,只得在一边听着命令的下达,不能有任何的抵触。

    “既然金将军都说了,那我就允你三千兵马,务必将此桥拿下。知道了吗?”

    诸人听了,亦是微微颌首,以示满意。

    金蒙自是不再推辞,拱手回道:“末将明白。”旋即站直身体,掀动战袍转过身来,头也不回的离开议事堂,却是准备调集兵马,赶往成风所言的地方,好将那吊桥控制住,务必确保对方不会沿着此桥攻入沁州城之内。

    兵戈一起,战火连绵。

    这沁州才过了几天勉强称得上是安静光景,就又迎来了一次战争,而这次更不知晓会带来多少惨重后果。

    置身其中,成风已然有了命运无常、随波逐流之感,只看着那一排排从城门口鱼贯而出的健儿,他虽是想要出言阻止,却也知晓就目前状况而论,这次的战斗是断然无法阻止的。

    无论如何,抱住沁州城安全为最优先,哪怕此举会令整个沁州城城防削弱,也是如此。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也只能随军出征,以确保这其中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军行半日,第五旅已然来到那铁索桥所在位置。

    大抵是因为察觉到城中人员变动,此地正在搭建铁索桥的士兵也早已经发现赤凤军所在,就在原地以大石、原木迅速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山寨。

    山寨不大,估摸也就只有一栋小小的三层楼大小,是用附近刚刚砍伐下来的原木搭建起来的,上面的枝杈树叶以及树皮都还未剥下,就是简单用树藤捆起来固定住,就连屋顶也只是简单的以树叶遮住阳光。寻常时候,这山寨尚且可以遮风避雨,但是一旦是遭遇狂风暴雨的话,肯定是无法支撑很长时间的。

    而在山寨中央,则是有一个可容纳两人进出的门,门后面便是已经完成主体结构的铁索桥了。

    沿着铁索桥,便可以顺利抵达桥的另一头,整个路程只需要半分钟时间,比以往需要绕行半天时间的路程相比,明显要快上许多。

    而在山寨之外,围了一层以碎石垒砌出来的围墙。

    围墙也不高,只达到腰部位置,寻常人只需要助力奔跑,便可以轻松越过,完全起不到围墙该有的防御能力。

    可以想象,这些鞑靼人在发现赤凤军出征时候,又是多么的匆忙,而在不到短短的半天时间,又是如何的催促,方才完成了这个远远称不上及格的防御工事。

    虽是如此,但是在吊桥另一端,却是另外一番情景。

    大概是因为知晓有赤凤军前来攻城,在岸边吊桥之处,已然汇聚起上千人马,他们正准备度过吊桥,前来增援对岸山寨,从而能够击退赤凤军,并且牢牢地占据此地,确保自己的阵地不会丢失。

    极目远眺整个形势,金蒙已然是胸有成竹,哂笑道:“看来对方早就做好了准备,想要固守此地吗?”

    在他看来,眼前这军事工程实在是太过简陋,根本就算不上是标准的防御工事,只需要一轮冲击便可以将其彻底打垮冲散,分分钟便可夺回山寨。

    唯一值得在意的,那就是铁锁吊桥另一端汇聚的上千兵马了。

    这铁锁吊桥毕竟狭窄,更兼被抽去铺设的木板,长达十来丈的长度亦是毫无遮蔽,甚至被山风一吹,便会摇摇晃晃、四处乱飘,走起来都要胆战心惊,唯恐一个不小心跌入沁水之内,然后被奔流不息的河水整个带走。

    若要跨过这吊桥击溃敌人,方才是难中之难。

    知晓此处危险,金蒙当然不敢怠慢,为了避免对方沿着吊桥增援山寨,他便令麾下第一作战团占据高处,以虎蹲炮不断轰击,迫使对方无法聚集起来,不敢渡河而来。另一方面则令第二兵团开始强攻,纵然这山寨之中聚集有上百士兵守城,但是在虎蹲炮连绵射击,还有那铳枪淫威之下,早就胆战心惊,只是支撑了一盏茶的功夫,便放弃抵抗开门投降了。

    金蒙立时咧开嘴角,在几位士兵的陪同下走上山寨,踏入瞭望台之上远眺对岸,不禁笑道:“看来对方实力也不过如此。不过是这么一段时间,就投降了?”灼灼目光越过沁水,已然将那蒙古大军士兵们惊慌失措的情况尽收眼底。

    此时此刻,那些鞑子似乎知晓自己再也无法夺回此桥,便已然开始调转方向,从沁水河岸离开,又沿着原来的方向回去,任由赤凤军占据此桥。

    “但是这未免太过简单了吧。”

    望着对方离开身影,成风却觉怪异。

    这吊桥建起来十分麻烦,不仅仅需要使用特殊的弩弓用来抛射吊索,就连这用来支撑桥身的铁链也需要消耗数量极大的精铁,方才能够筑造成功。

    那蒙古人消耗如此庞大的力量筑造此桥,虽有时间仓促的原因,却只派这么少的兵力守桥,如此行径自然透着古怪。

    他作为参谋,虽然临敌经验不算丰富,但也知晓这其中定然藏着秘密,只是自己阅历太少,终究还是无法参透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无奈之下只好离去,想着以后或许能够窥破其中的天机。

    而在夺取此桥之后,金蒙也留下了一只兵马驻扎此地,以防那蒙古人去而再返、重夺此桥,自己则是率领麾下大军又是重新折返沁州城之内。

    这沁州乃是军事重地,须得有足够兵力把守才能保证安全,自然绝不允许有丝毫的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