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三章激斗中常忍身死,淫威下成风带路
    “过来了吗?”

    自岩缝望着远处之人,常忍拇指和食指并起,对三丈之外正躲在岩石后面的成风做了一个手势。

    成风一见,双足立时放缓脚步,却绕着岩石走到另一边去,正好避开了那两人目光。等到绕到两人身后时候,他立时瞄准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就令眼前之人瞬间倒毙。

    剩余一人正欲反抗时候,又闻一声枪响,也是一样伏地不起。

    定眼望去,却是常忍走出,将此人击毙。

    铳枪毕竟不是冲锋枪,可以进行连发射击,便是熟练之人装填一发子弹也需要二十多秒,而如此多的时间差,足以让剩余之人反应过来,那样的话成风就会陷入危险境地。

    毕竟铳枪只得一发,射完就没有了。

    “幸好手艺未曾生疏,倒是击毙了一个。”

    抬起脚将地上躺着的人翻正,常忍用手中铳枪将对方蒙面用的纱布跳开,只一扫便已然了然:“果然是蒙古人种。看来我们之前所猜想的果然没错,咱们军中出现了间谍。”只见此人双颊酡红,四肢粗壮、双腿跨立,哪有半分汉族模样来?

    “既然如此,那是谁要干掉咱们?”成风有些紧张。

    常忍继续说道:“不知道。不过和咱们作对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且你也知晓前些日子了赵志、杨禅曾经在路上遇袭。若是我所料没错的话,这件事情应当也是对方干的!”

    “杨禅他们?那这次的目的难不成是想要将我们清理掉?”成风听闻这个消息,心中亦是忐忑不安。

    若对方的目的旨在清除敌对势力,那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一点,实在可疑!

    常忍口中喃喃自语,心中已然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咱们俩都不能死在这里。不然的话,可就没人揭发那个家伙了。而且那些家伙也听见了枪声,我们还是快些逃离这里吧。”

    “我知道。”

    两人打定主意,立时就各自散开,彼此之间只以手势对话,绝不露出半分声音来,以免让那些家伙发现踪迹。

    清冷月辉撒落人间,照映一片银霜大地,霭霭红云渐渐升起,又是新的一天。那几人眼见许久未曾找到两人,又见此刻太阳就要升起来,心中害怕之下,连连吼道,似是在催促那些人快些。

    然而这片山岗实在太大,仅凭六人如何能够寻到?

    “好家伙,这几个人正要逃走!他们当咱们这军营是什么?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吗?”

    远远看着几人作势欲走,成风焦急起来,也不顾常忍阻止,连忙取出火铳瞄准目的。

    只听“砰”的一声,远处一人立时倒地,额头之处露出一个小洞、红白之物正从小洞之中汩汩流出,越显凄惨。虽是如此,然而那领兵之人却似雄鹰一般,刹那间便盯住露出身形的成风,身形掠空而起,却似雄鹰猎食一样,朝着成风扑来,脚下连连踩着山石,一路踏来,速度极是惊人。

    常忍慌忙抬枪射击,无奈对方身形如电,几个闪身便避开了弹丸。

    “好厉害的身手,这厮究竟是谁?”

    成风、常忍顿时惊住,心中已然害怕。

    仅凭之前那番动作,他们便知晓此人武功高强,应当是和当初率军侵袭涉县的李信一般厉害。

    目前军中,也仅有杨禅、金蒙、虞诚等寥寥数人能够对抗罢了。

    当初他们两人之所以擒下李信,也不过是仗着火器神威罢了,若是放在一处场景一对一,那是根本就无抵抗可能。料想此处,成风、常忍也不恋战,旋即转身想要离开此地。然而正当他们欲要迈步脚步时候,却见身前一阵疾风掠过,便见地上插满数十枚钱币。

    摘花飞叶,皆可伤人。

    这厮虽然未到如此境界,然而仅凭这一手铜钱作镖的手段,亦是足以让人感觉震惊。

    此刻,那人已然落在距离两人十来丈之外的巨石之上,束手在胸冷冷瞧着两人。

    “本以为能够很快解决你们两人,没想到却被拖到现在了。看来我是小瞧你们的本事了。”冷冷说道,这人饶有兴致看着两人:“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是就此投降,告诉我你们的军火库放在哪里,那我可饶你们一命。”

    “军火库?我岂会让你毁掉军火库?”

    成风一听,已然是怒不可恕,这军火库之内储存着大量的火药,乃是军事重地,向来都被重兵把守。

    若是被对方知晓具体位置所在,那还打什么战争?

    常忍也是恼怒不止,手一抬铳枪已然瞄准,“砰砰”两声就要将此人射杀再次。

    只是那人却只是冷哼一声,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身形骤然拔高,旋即跃入三丈高空之中,避开了两枚子弹。随即便见他双臂一阵,犹如雄鹰一般猛然拔高,待到落下时刻却正好落在常忍面前,虽是距离约有一丈之遥,左掌虚握却做鹰爪模样,只在常忍胸前一划,便见他手中铳枪应声裂开,旋即便觉胸前疼痛难忍,却被生生划出了三条血痕来。

    相距足有一丈之遥,此人便可以掌劲伤人,这番修为也是了得。

    被这一击,常忍顿感眼前茫然一片,双腿一软却是跪在在地,眼睛已然阖上,身子亦是一动不动。

    而在地上,一滩鲜血渐渐洇开,而且越来越多,转瞬间已然将他的衣衫浸染,令其好似血人一般,更和他往常一样,没有留下半分生息,便这样的逝去了。

    不远处,成风只觉眼中一片血色,嘴角抽搐:“他死了?”

    虽知自进入赤凤军之后就生死无常,成风却没想到一个人可以死的这么简单,之前还有说有笑,没想到转眼间便黄泉两分。

    这天杀的世道,当真操蛋。

    “哼!这就是不服我的下场。你若是不服,便和他一样,也会就此覆灭。”运转真元,只见此人一对肉掌之上已然泛起一阵黑雾,黑雾旋即沉下,当即让这一对肉掌漆黑如墨、坚硬如铁。

    此人也不急着攻击,却将双掌朝着不远处一块山石猛地一挥,便见于双掌之中有锐利罡气冒出,将那山石整个切成数块:“看明白了吗?你若是继续抵抗,也会和这山岩一样,成为一堆碎肉。识相的,尽快告诉我军火库的地方,若是不识相,那就莫要怪我心狠手辣。”

    “呵呵。”

    身子摇摇晃晃,成风勉强站了起来,却是昂首看着那人:“你不就是想要直到军火库的地方吗?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如何?”

    “哦?”

    那人顿时笑了起来:“既然你打算告诉我,那现在就说吧。记住,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若是再不说,那就莫怪我不客气,送你和你那位兄弟一起在黄泉之上做伴。”凌空一拍,这一掌虽是控制住威力,却也让成风感觉胸闷无比,不得不连连咳嗽,甚至都咳出血丝了。

    拭去嘴角血丝,成风又是撑起身子,缓声说道:“说实在的,军火库的所在之地我也不太清楚。因为这个即使是在我等赤凤军之内,也是只有少数人才能知晓。比如说主公还有她的两位徒弟,而这军火库一直都是指派给这两人直接管理,其余人莫说是插手,就连询问都会遭到训斥。”

    “哼!”

    那人冷哼一声,低声威胁道:“你这厮在耍我吗?”

    他也知晓自己的分量,虽然能够轻易解决如常忍这般刚刚打通全身经脉、已得归藏之境的寻常武者,但面对萧月、萧星这两人,那就相差甚远,至于萧凤那就简直是蝼蚁之别。

    更何况此刻萧凤已然隐退,而萧星、萧月也随行护持,那军火库的管理定然是交由别人处置,否则这战斗如何进行下去?

    “阁下武功高强,我岂敢耍你?要知道,军中但凡是涉及到火器之事,皆有定额。每日由专属人员派送,并且登记造册,傍晚时候亦需要检查,确保万无一失,这般手段可谓是森严无比。毕竟咱们赤凤军就是靠着这东西成名的,自然要守得严一点。”成风摇摇头,苦笑道:“而如今时候,这军火库的秘密也就只有总参谋长才能知晓。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自然可以去询问总参谋长赵志,他自然会告诉你的。至于我?在下不过一位寻常参谋,如何能够知晓这至关重要的军事机密?”

    “哦?没想到你这厮倒还有些用处,居然会这样坦然托出此事?”那人不觉感觉诧异,上下打量了一下成风。

    成风摇了摇头,只是辩解道:“事关性命,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既然如此,那你带我前去赵志所在之地。待我将此人也一并擒下之后,定然会犒劳你带路之恩。”那人大手一挥,旋即下令。而剩余的五位士兵也纷纷走出来,将常忍的尸体搬起来,却是藏在了一个山洞之中,就连整个打斗现场也被重新粉饰一片,让人看不出有战斗过的痕迹来。

    整个动作相当流利,很显然并非第一次做。

    成风只在一边看着,神色相当淡漠,就连那些人将常忍的尸体丢入山洞之中,他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就那么站在原地。

    “很好。你可以带路了。”

    待到完事之后,此人扬手一挥,便让所有士兵重新恢复原来模样,却是纷纷跟在成风后面。

    很显然,这帮人打算借着成风的名头,在这赤凤军之内继续探察,好查处那火药库藏身之地,并且将其彻底摧毁。

    成风也不敢有所反抗,自然就按着那人的吩咐走在前面,余光掠过那人粗壮身体,忽的问道:“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阁下姓名是谁?”

    那人顿时警觉起来:“嗯?你想知道什么?”

    “只是想知道阁下究竟是谁,也好叫我日后进入蒙军之后,能够多多伺候阁下。”

    “哈哈。本以为你这厮乃是一个忠诚义士,没想到也是个未雨绸缪的家伙,早早的知晓这赤凤军迟早会覆没,便开始为自己另寻出路吗?既然如此,那就告诉你,某家移剌石,不过粗人一个,幸亏有将军赏识,才赚到一个吃饭的军职。”移剌石虽是笑声爽朗,然而双目却似雄鹰,始终盯着周围,以防有人窥破他的伪装。

    成风又问:“移剌石?你是契丹人?我听闻昔日辽国覆灭之后,曾有耶律大石入西北之域建有西辽之国,那里可是你的故乡?”

    “你问这个作甚?”移剌石顿露不悦,却感眼前之人着实令人厌烦。

    明知道自己正在被人劫持,这成风却始终喋喋不休,而自己还得确保对方不至于出现什么状况,这般情况也让他倍感烦心,以至于注意力都稍稍分散了许多。

    “没什么。只是问问,问问罢了。”

    成风连连哂笑,方才让移剌石放弃警惕,嘴中小声嘀咕道:“只是想知道加入覆灭自己国度的敌人之中,你现在又究竟是什么心情罢了。毕竟我也是在这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突然就这么叛变了,岂不是感觉心疼?”

    他虽是小声嘀咕,但是终究逃不过移剌石那敏锐听力。

    移剌石也顿感尴尬,脸上泛起几分潮红,旋即就压了下来,低声喝道:“继续前进,不得停留知道了吗?”

    “知道!我当然知道。”连连道歉,成风这才闭嘴。

    而那移剌石却是眼神茫然,嘴角之处露出一丝苦笑。

    需要知晓,那西辽当初就是被蒙古人所摧毁了,而他那个时候尚且还是小孩子,因为不满六岁便被当作马奴,后来因为屡次建功立业、奋勇杀敌,所以才被从马奴之中提升出来,开始作为蒙古大军麾下的一位士兵作战。

    历经二十余载之后,如今的他已然升至千户,又因为作战经验丰富,故此被派到赤凤军之内,执行此项任务。

    而被成风这一说,移剌石脑海里面也不觉浮现出当初年幼时候的诸多场景,而这些场景他本以为早就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已然彻底消磨掉了,如今忆起除却了怀恋之外,却是再无别的情感。

    什么时候,自己居然成为了这样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成风侧目看着移剌石那满脸困惑样子,也不觉露出几分讥笑来,心中暗想:“不就是带路吗?我当然会帮你带。而且还会帮你带到黄泉之上,让你这厮再也回不来了。”